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七十七

殘卷七十六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七十七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七十八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七十七至道二年三月盡四月

三月辛丑朔 上幸晉國公主第省疾也台州言黄

巖縣民郭琮年七十四歲兄弟三人事母年一百四歲

終身𬞞食爲郷里所稱詔旌表門閭賜其母米五碩

帛十匹壬寅詔曰淮南西川峽路等處州府軍監每

歲度僧尼並如江浙福建之例癸卯訪王府侍講邢

昺上言𬒳皇太子令召臣於府内講毛詩乆之賔客

李至李沆皆列坐共聽戊申靈州言兵馬部署安州

觀察使郭密卒密大名涇城人氣貌雄偉膂力絶人

少喪父隨母適同郡人王乙因冒姓王氏瀛帥馬仁

瑀聞其名使人召之因以𨽻帳下上在晉邸方寤寐

竒傑仁瑀薦密得侍左右即位補衞士始復姓郭氏

遷直長累遷至都虞𠉀領冨州刺史改馬歩軍都軍

頭出爲棣州刺史遷本州團練使髙陽關兵馬都部

署㑹李繼遷冦邊郡以密有武略擢領安州觀察使

充靈州兵馬部署至是卒年五十八贈保順軍節度

使庚戌以府州界五族大首領折突厥移爲安逺大

將軍父死來請命故也詔曰應𠆸術官見任京官者

自今遇慶澤只加勲階不得擬常參官仍著爲定式

SKchar2靈州言部署洋州觀察使皇甫繼明卒繼明信

都蓨人也父濟仕至汾川令繼明身長七尺善𮪍射

以膂力聞於郡中刺史張延翰以𨽻左右國𥘉𥙷衞

士遷本班直長 上即位累遷至馹𮪍都指揮使領

檀州刺史龍神衞四廂都指揮使領羅州防禦使未

幾改領洋州觀察使出環慶路兵馬部署受詔護送

輜重靈州繼明巳先約靈州部署田紹斌率軍迎援

𬒳疾篤禆將白守榮謂繼明曰君疾甚不可行恐

失期㑹我率兵先往繼明宿將慮守筞等輕佻與戎

人接戰失利因謂之曰我疾少間遂矍鑠𬒳甲上馬

彊行至清逺軍而卒年六十三 上聞之惜悼詔贈

彰武軍節度使繼明性謹愿御下嚴肅士卒頗畏憚

之甲寅保州團練使曹思進卒思進中山人少時戎

人入冦虜其父思進奮擊得之州里稱其勇應募𥙷

本城永順軍使選爲鐵𮪍軍使累遷至馹𮪍指揮使

馬歩軍都軍頭領澄州刺史受詔護邊兵屢與戎虜

接戰殺獲甚衆以功遷領本州團練使改濮州圑練

使定州兵馬副部署移保州團練使至是卒年七十

贈滄州觀察使司天言熒惑守東井河北轉運使言

順安軍民鄭彦珪六丗同居内無異㸑詔旌表門閭

常稅外免其他役庚申詔曰先是諸道州府借官民

錢令市耕牛皆貧無價以償並除之吏勿復徴督辛

酉桂陽監言方鎔銀次騞然有聲銀液皆湧起(⿱艹石)

峯狀以獻以宗正少卿趙安易爲宗正卿丙寅有流

星過中天分爲三星相隨而隱丁卯内殿崇班閻光

澤國子博士邢用之上言請開白溝河自京師抵吕

梁口凡五六百里以通漕運無山源毎歳京師水潦

甚則通流可勝百餘石舟踰月不雨即渴涸光澤等

妄言其利 上聽之大發數郡丁夫以充役末幾宋

州通判王矩上表極陳其不可且言用之襄邑有田

園每歳苦水潦河渠成即無患矣上覽奏知其終

不可成因詔罷其事以皇后母陳留郡太夫人吳

氏進封衞國太夫人以歳旱宿戒乗輿將出諸寺觀

祈雨㑹大風不果遣宣政使王繼恩巳下分禱焉戊

辰詔曰自今侍御史寒暑服及殿中侍御史左右司

俸料春秋賜帛並如貟外郎例給之 上以京師少

雨命有司講求故實有司言凡京都旱則祈岳鎭海

瀆及諸山川能興雲雨者於北郊望而告又祈

宗廟社稷每七日一祈不雨還從北郊如初雨足則

報賽用酒脯醢如常祀詔以給事中參知政事李昌

齡祠北郊張洎祠 太廟冦準祠 社稷己巳以崇

信軍節度使王顯知泰州鎭寜軍節度使柴禹錫知

涇州以皇太子妃郭氏進封秦國夫人庚午以比部

貟外郎陳如錫爲河東轉運副使誠州觀使趙滔卒

滔貝州清河人嘗給事壽帥趙賛上在藩邸日以

𨽻帳下即位補衞士遷直長累遷至都虞候領敏州

刺史龍衞右第三軍都指揮使領本州團練使出護

鎭州屯兵從破虜徐河降璽書襃諭遷本軍右廂都

指揮使出爲博州團練使俄充鎭州兵馬副部署遷

誠州觀察使部署如故至是卒年七十詔贈歸義軍

節度使葬事官給

夏四月甲戌以侍衞馬歩軍都指揮使李繼隆爲環

慶靈等州兵馬都部署殿前都虞候范延召副之以

㑹州觀察使知靈州田紹斌爲靈州兵馬都部署内

外都巡檢使先是 上命洛苑使白守榮馬紹忠等

率兵護送芻粟四十萬於靈州李繼遷偵知之要擊

於浦洛河我師與戰不利役夫棄輜重潰走悉爲繼

遷所獲始 上令調發車乗分爲三輩護送冦至易

爲禦而民力不匱乏轉運使違旨擅併爲一遂致陷

没而丁夫相踏藉死者數萬人 上聞之怒遽命繼

隆等率師討致又遣國子博士王用和乗傳捕轉運

副使竇玭繫獄詔驗問丙子宴近臣於長春殿餞李

繼隆等赴河西行營故也丁SKchar2命宰相及羣官分於

京城寺觀祠廟祈雨布衣韓拱辰詣檢院上言訴宣

政使王繼恩有平賊大功當秉機務今止得防禦使

賞甚薄無以慰中外之望 上大怒以拱辰妖言惑

衆杖脊黥面配𨽻崖州禁錮癸未澍雨霑足近臣稱

賀甲申屯田貟外郎吕奉天上言臣伏見經史年曆

自漢魏巳降雖有編聮周秦巳前多無甲子太史公

司馬遷雖言歳次詳求朔閏則與經傳都不符合乃

言周武王元年歳在乙酉唐兵部尚書王起撰五位

圖言周桓王十年歳在甲午四月八日佛生常星不

見又言孔子生於周靈王庚戌之年卒於周悼王四

十一年壬戌之歳皆非是也馬遷乃古之良史王起

又近丗名儒後人因循莫敢改易臣竊以史氏凡編

一年則有十二月有晦朔氣閏則須與歳次合同苟

不合同何名歳次恭惟 聖朝文教聿興禮樂咸備

唯此一事乆未刋詳臣探隱百家用心十載乃知唐

堯即位之年歲在丙子迄太平興國元年歳亦在丙

子凡三年三百一年矣虞夏之間未有甲子可證成

湯旣没太甲元年始有二月乙SKchar2朔旦冬至伊尹祀

于先王至武王伐商之年正月辛卯朔二十八日戊

午二月五日甲子昧爽又康王十二年六月戊辰朔

三日庚午朏王命作𠕋畢自堯即位年距春秋魯隱

公元年凡一千六百七年從隱公元年距今至道二

年凡一千七百一十五年從太甲元年距今至道二

年凡二千七百三十二年魯莊公七年四月辛卯夜

常星不見距今至道二年凡一千六百八十一年從

周靈王二十年孔子生其年九月庚戍十月庚辰兩

朔頻食距今至道二年凡一千五百四十五年從魯

哀公十六年四月已SKchar2孔子卒距今至道二年凡一

千四百七十二年巳上並據經傳正文用古曆推校

無不符合乃知史記及五位圖所編之年殊爲闊略

諸如此事觸𩔖甚多(⿱艹石)盡披陳恐煩聖覽臣耽研旣

乆引證尤明起商王小甲七年二月甲申朔旦冬至

自此之後每七十六年得一朔旦冬至至此及古曆

一蔀每蔀積月九百四十積日二萬七千七百五十

九率以爲常直至春秋魯僖公五年正月辛亥朔冬

至了無差爽用此爲法以推經傳縱小有増減抑有

經傳之誤皆可以發明也古曆到齊梁巳來或差一

日更用近曆校課亦得符合伏望聖慈許臣撰進不

出百日其書必成儻有可觀願藏袐府詔許之書終

不就戊子賜川峽路知州𡊮逢吉朱協李虚已薛顔

邵曄查道劉檢等七人璽書奬諭章衮部内不理

即令代還韓起SKchar酒郡務多稽留不決李文斐得狂

易病舉事乖當下轉運使問狀張嵩不曉時務委

轉運使按驗以聞皆採訪使廉得其狀故也庚寅錫

劒南招安使上官正手札曰言者君子之樞機也樞

機之發榮辱之主禍福無門唯人所召不可以不愼

不密遇事輒發悔不可追至(⿱艹石)劒南遺妖尚未殄滅

民庶未得安堵朝廷未得髙枕其誰罪乎汝律身御

下雖爲允當然而爲之首領如有聞見善惡但當密

具奏陳不令喜怒形於顔色使巴蜀官吏各安其所

豈不善乎先是上謂近臣曰上官正於國家甚著

忠節蜀川盜起之際氣𦦨甚盛朝廷深以棧道爲憂

正時在劒門逆黨奄至以孤軍破賊數萬之衆首挫

其鋒及李順就誅其餘黨多亡命山澤憑恃巖險復

相結集攻劫郡縣甚爲民患王繼恩等多方招誘猶

未能致正外抗威稜内推信誓諭以朝廷恩德稍稍

投戈來降蜀境漸寧正之力也正自以受朕特逹之

知左右𣹰潤之不行由是不畏彊禦不求聲援勵力

盡瘁乃心公家人有所不及必面攻其短至於詬詈

兩川官吏咸懷怨怒屢有封章訴其違越者朕以其

嘗著功効意欲全愛之縱謗書押至朕終與明辯其

如衆怒難犯古人不侮鰥寡柔亦不茹正終是武人

不知書率意麤暴因知人之材力兼備者亦云鮮矣

朕恐正功業未終而禍難先作因親書一幅以戒之

癸巳上以梁雍宿兵歳凶歉心憂之令宰相召司

天少監苗守信問以天道咎徴安在守信具爲奏曰

臣仰瞻𤣥象及推驗太一經歷宫分其荆楚呉越交

廣並安寧自來五緯凌犯彗星出見及四神太一臨

鬼之間屬秦分雍及梁益之地民罹其災四神太

一來歳入燕分歳在房心正當京都之地自兹朝野

多有喜慶上覽奏令付史館乙未詔自今五品以

上官任子不得復攝太祝悉令同學究出身依例赴

選集先是上謂宰相曰膏粱之族官勲固以崇貴

子孫仕宦者多至四五人每覃慶中書多授以攝官

末幾即授正貟不十數年至閨籍此甚弊政亟冝革

之故有是詔丁酉大理寺丞皇甫選光禄寺丞何亮

等言先受詔往諸州興水利臣等先至鄭渠相視舊

䟽按史記鄭渠元引涇水自仲山西抵瓠口並北山

東注洛三百餘里漑田四萬頃收皆畒一鐘白渠引

涇水首起谷口尾入櫟陽注渭中袤二百餘里漑田

四千五百頃兩處共田四萬四千五百頃今之存者

不及二千頃乃二十二分之一分也詢其所由皆云

因近代職守之人改脩渠堰坼壊舊防走失其水故

灌漑之功絶不及古況此水二郡六縣資其利以漑

田畒望令增築堰埭舊有於水斗門一百六十七處

悉巳毀壊望繕治之嚴禁豪民盜用水移大石洪門

就近上河岸不損處開渠口通河水愼選能吏專掌

其事又言鄧許陳潁蔡亳宿等七郡民力耕種不及

之處官私閑田共二十二萬餘頃凡三百五十一處

並是漢魏巳來邵信臣杜詩任峻司馬宣王鄧艾等

制置墾闢之地内鄧州界鑿山穿嶺䟽導河水散入

唐鄧襄等三州灌漑田土又諸處陂塘防埭大者長

三十里至五十里闊五丈至八丈髙一丈五尺至二

丈其溝渠大者長五十里至一百里闊三丈至五丈

深一丈至一丈五尺可行小舟臣等按視諸處増築

陂堰大費工役欲望於舊防未壞可以䟽引水利處

先耕二萬餘頃漸興置之詔從其請令自鄧州始但

募民耕墾免其稅令選等保舉一人與鄧州通判同

掌其事選與亮分路按察焉以右諫議大夫雷有終

知許州戊戍右領軍衞大將軍薛惟吉卒惟吉字丗

康故相國居正之養子居正妻妬悍不生育婢妾皆

不得侍側養惟吉爲已子愛之甚篤少有勇力形質

魁偉多追逐京師無頼少年蒲博角觝縱酒爲不法

事居正不能禁及居正卒 上親臨哭之居正妻拜

謁上撫存數四問不肖子安在頗改節否必不能

負荷堂構如何惟吉適在苫塊中聞其言驚懼愧赧

伏不敢起自是益變節謝絶故與遊不逞輩居喪哀

戚甚爲得禮惟吉以父累遷至左千牛衞大將軍出

知澶州改揚州俄丁母艱抗表求終制國朝故事唯

環衞之列有墨縗從事之文多卒哭起視事至是惟

吉懇求居喪時論異之優詔不從起復知河南府連

典歧秦二郡改左領軍衞大將軍受詔知延州未行

而卒於秦州之治所年四十二惟吉長貴家旣能折

節下士視財如糞土輿議稱之然治閨門無法度及

其死家人競財物妻子滿獄矣以西上閤門使張昭

允護靈州屯兵己亥殿前都虞候并代州都部署王

昭逺徴赴闕福州言天雨黄菽詔曰諸州司法參軍

有不明律令者冝令本路轉運司於管内判司簿尉

選通明格法者兩換之先是興國軍軍資庫卒十六

人共盜官錢並按棄市獄上有司駮奏内六人止坐

徒十人並合流三千里 上覽奏驚悼故有是詔


太宗皇帝實錄卷第七十七







書寫王壽昌𥘉對訖王良弼再對霍良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