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七十六

殘卷四十五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七十六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七十七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七十六至道二年正月盡二月

至道二年正月壬寅朔 上不視朝羣臣詣閤拜表

稱賀戊申 上齋宿于朝元殿已酉宿 太廟庚戍

親饗五室出次南郊齋宫禮儀使宋白上言臣今詳

儀注朝饗 大廟 皇帝先詣罍洗奠瓉祀 昊天

上帝即未詣罍洗奠玉幣望詣罍洗後奠玉幣為允

上遽召宰相問前代祀 上帝未罍洗而先奠玉幣

於禮可乎吕端等對曰王者親執玉帛以事 上帝

玉帛者接神之物也於禮尤冝蠲㓗若未盥沃而先

奠獻殊失恭䖍之意宋白奏曰如允臣所陳止一次

升壇 上𢥠然改容而言曰朕親行郊祀蓋為蒼生

祈福若變禮為允固當依卿所奏如合遵舊典雖百

次登降亦不以為勞也吕端等皆言斯所謂得禮之

中也遂從宋白之議 上以文物仗衛之盛因詔有

司畫南郊圖凡為三幅外幅列儀衛中幅車輅及導

駕官人物皆令長寸餘警場青城别為圖以紀一時

之盛辛亥合祭 天地於圎丘回御乹元門下制曰

國家誕膺𤣥貺光啓鴻圖 列聖在天鍳臨乎下

土羣后在位翊戴于眇躬奄有多方殆兹二紀夙夜

寅畏若涉淵谷小心祗惕罔敢遑寕而風雨弗迷蠻

夷率服𭛌埸甫定無復金革之聲田疇屡登聿起京

坻之詠流亡云集冨庶可期天瑞荐臻朝政粗治非

三𤫊之眷命 九廟之儲祥不榖不徳安能致此是

用講求典禮祗祀郊丘爰祈福於 天宗因譲徳于

穹昊高煙上逹既展於精誠麗澤滂流冝覃於大慶

可大赦天下自至道二年正月十日昧爽已前天下

繫囚除故殺謀殺劫殺闘殺官典犯正枉法贓至死

并犯十惡外其餘罪無輕重咸赦除之内外諸軍将

士並與兵級SKchar賞文武前任見任官並與加恩文武

常参官内諸司使副内殿崇班禁軍都指揮使已上

藩鎮馬步軍都指揮行軍使諸道節度副使行軍司

馬父母妻並與敘封亡父母即與追贈殿前指揮使

及御龍直未有功臣者並與功臣應亡命卒及聚山

林為羣盗者限詔到百日許于所在陳首限滿不首

即論其罪貶降官未量移者與量移已量移者與復

資已復資者與叙用除籍削任免所居官人等並令

於刑部投牒三班使臣亦各於本院投牒引對取進

止配流徒役人及先配充奴婢等並免為庶人内有

曽任職官者件析以聞别聴敕㫖文班常参官衣緋

緑及二十周年者許以吏部投牒引對五嶽四凟名

山大川及厯代聖帝明王忠臣烈士有祠字在逐䖏

並令精㓗致祭近祠廟陵寝䖏並禁樵採如廟貌隳

壞令所在量加修葺天下義夫節婦孝子順孫及高

蹈山林不求聞逹者冝令所在捜訪以聞孤老惸獨

不能自給者長吏倍加存恤自淳化五年已前諸道

州府逋懸租調及官吏監筦酒榷茶鹽市征所逋官

錢無以償者並與除放貶降官殁於貶所者許令歸

𦵏先削奪官爵並與追復叛逆縁坐者不在此限應

官吏殁于王事者先已録其子弟内有妻息寡弱不

能自逹者委所在長吏搜訪聞奏諸司職掌及郊廟

行事官等並與加恩欠一選者吏部即與注擬欠兩

選與減一選者乙卯陕西轉運使上言成州界金坑

両䖏先是州遣長吏掌之歳課不能充入舊貫望遣

使按行更立新制詔曰捐 --捐金于山前聖之盛徳所寳

惟榖舊史之格言朕緬慕太古之風不貴難得之貨

何必言利徒以𠞰民其成州金坑両䖏並冝停癈丁

已祕書丞高紳上言臣受詔徃江南諸州首至宣州

勘責部内共欠官物千二百四十八萬数望擇清幹

勤事常参官一人專徴督之 上召宰相等謂曰高

紳言一郡之内逋負官物千餘萬盖轉運使不稱

長吏非其人之所致也吕端等奏曰近亷得荆湖轉

運使何士宗為政苛細河東轉運使王嗣宗蒞事麄

率江南轉運使李若拙奉公弛慢 上曰悉罷之更

授以他任即以若拙知涇州嗣宗知耀州士宗知華

州既而遣太常丞黄夢錫乗傳詣宣州挍計民所負

官物皆李煜日吏掌郵驛及鹽鐵酒榷供軍槀秸等

物以鐵錢計其数逮四十年州郡不為削去其籍夢

錫凡撿勘合徴督者纔三四萬数民貧皆無以償吏

督責猶急夢錫盡條奏其事云乃髙紳廣増其数以

誑惑人主之聴顗望恩澤也上覧奏徴夢錫赴闕

紳亦不加罪焉以四方館使曺璨知𤫊州庚申太常

寺言音律官田琮以上新増九絃琴五絃阮均配十

二律旋相為宫隔八相生並已叶律冠于雅楽以旋

宫相生之法畫為圖以獻 上覧之喜詔本寺即與

琮遷職以賞之辛酉宣政使王⿰糹⿱𢆶匹恩徴赴闕對于便

殿慰勞乆之丁夘禮部侍郎兼祕書監賈黄中卒黄

中字媧民滄州南皮人唐相魏國公耽之四代孫父

玭舉進士仕至兵部郎中開寳中坐舉官縁累削籍

上即位起為水部貟外郎卒官玭嚴毅善教子每士

大夫家有子弟好學必持刺修謁孜孜誨誘之故舊

親黨有未𦵏者皆有收瘞貧無以自給者悉字飬使

至成人為畢㛰嫁黄中㓜聦悟其父教督甚嚴日誦

書千言漢乾祐𥘉舉童子登科年始六歳自是能屬

文每觸𩔗必賦詠多傳誦人口其父常令𬞞食日俟

業成即得食肉十六舉進士中第解褐校書𭅺集賢

校理遷著作佐𭅺直史館國𥘉改左拾遺左𥙷闕判

太常礼院黄中多識故實每詳㝎典礼損益得中號

稱職㑹嶺表平以黄中為採訪使亷直平恕逺人

便之凡奏利害数十事皆稱㫖江南平受詔知宣州

歳飢民多起為盗賊黄中以已俸造糜粥以濟飢民

全活者以千数設法招誘盗悉解去 上即位拜礼

部貟外𭅺知昇州金陵歸復之始人心俶SKchar黄中以

簡易為政不任苛察部内甚治未幾召歸闕執政有

薦黄中文學高第令召試丞相府稱㫖擢為駕部貟

外𭅺知制誥遷司封𭅺中知制誥充翰林學士未幾

真拜中書舎人學士如故俄兼史館修撰同知京朝

官考課銓量平𠃔逺近稱之両受詔知貢舉多柬抜

寒雋號為無私又掌吏部選事除擬官吏数千負品

藻精當上益知其材拜給事中参知政事召見其

母王氏命坐與語曰教子如是真所謂今之孟母矣因

賦詩以美之賜予甚厚故與吕端厚善重其為人端

出領㐮陽黄中力薦扵 上因留為摳密直學士擢

参知政事黄中之引薦皆此𩔗頗小心畏慎廟堂政

事多稽留不决時論以此少之未幾以本官罷出知

澧州事上誡之曰夫小心翼翼君臣皆當如是若

乃太過即深失大臣之體黄中頓首謝 上因謂侍

臣曰朕常念其母有賢徳年七十餘未覺衰老每与

之語甚明敏黄中終日SKchar畏如此必先其母老矣至

所部視事数月疾作俄而瘳受代赴闕黄中先豊碩

氣貌雄壮自是頓羸瘵鬰(⿱艹石)枯腊 上憐之拜禮部

侍𭅺兼袐書監以黄中素嗜文籍而祕府無事SKchar

也纔数日疾復作 上亟命太醫診視勞問旁午至

是卒年五十六而其母尚無恙卒如 上言 上聞

之悼惜贈禮部尚書賵賻加等以其素貧别賜錢三

十萬給𦵏事起三子皆授官既葬其母求見 上謝

又賜白金三百兩謂之曰勿以諸孫為念朕常記

之矣先是黄中之卒上悼惜之甚念翰林無良醫

因遍令索京城善醫者得百餘人悉令試以方脉又

詔諸道州府令訪能醫者乗疾置闕下俾近臣各得

薦所知以𨽻太醫署其恩遇如此黄中端謹能守家

法多知䑓閣故事頗接引後進當丗知名之士多由

門下出清白恭恪中心常若SKchar畏未嘗暫釋然善談

論亹亹不絶令人聽之㤀倦在翰林日 上多召見

訪以時政得失黄中但言臣職當書詔思不出位至

于外事臣何由知 上益重之以為謹厚及知政事

專務循默無所𤼵明不為時論所許有文集三十卷

行於丗戊辰𦫵眉州為防禦使陵州為團練使詔廢

諸州司理判官只令参軍專鞫獄訟從著作佐𭅺虞綽

之請也以都官貟外𭅺梁𪔂為江南轉運副使太常

丞王挺為荆湖轉運副使以江南轉運副使宗搏為

轉運使庚午以翰林學士承㫖宋白兼祕書監内侍

裴愈自江東還凡購得古書六十餘卷名畫四十五

軸古琴九王羲之貝𤫊該懷素等墨跡共八本詔藏

於祕閣辛未詔曰先是祕書𭅺不給月俸自今冝與

著作佐𭅺同又詔京官先以三十月為滿即罷給俸

料自今冝續之並著于甲令

二月壬申朔癸酉司空致仕李昉薨昉字明逺真㝎

人父超仕至都官𭅺中集賢殿學士昉自襁褓叔父

沼飬為已子沼亦仕至右賛善大夫昉以門子𥙷齋

𭅺選授太子校書乾祐𥘉舉進士及第解褐袐書𭅺

宰相馮道引昉與吕端同直昭文館遷右拾遺集賢

殿修撰周顯徳中宰相李榖帥師征淮南表昉為記

室丗宗每覧軍中奏記爱其詞理明白多稱善問誰

為之左右以昉名對軍還擢為主客貟外𭅺知制誥

充集賢殿直學士㑹丗宗親征淮南駐蹕壽春城下

即行在所拜屯田𭅺中知制誥充翰林學士在内署

稱謹密國𥘉真拜中書舎人學士如故俄罷職改

給事中㑹湖外𥘉平受詔祀南嶽因命知衡州未踰

年受代歸闕翰林學士承㫖陶榖適掌選誣奏昉嘗

薦親黨求為東畿令太祖怒召吏部尚書張昭面

質其事昭老儒SKchar直扵 上前投冠于地抗聲論列

云榖㒺上 太祖終疑之昉亦不自辯出為彰武軍

行軍司馬在延州六年以吟嘯柸酒自適徴還復拜

中書舎人未幾入直翰林先是盧多遜已先任學士

因重陽宴近臣于講武殿太祖見昉在多遜下問

其所以宰相對曰昉以本官直學士院非即真即日

真拜學士令在多遜之上俄知貢舉㑹貢士徐士亷

訴昉取拾非當 太祖召問多遜奏云頗有遺落因

命覆試有覆退者坐是左遷太常少卿不踰年復拜

中書舎人翰林學士㑹宰相趙普為盧多遜所構数

以其短聞扵 太祖 太祖惑之因訪于昉昉對曰

臣書詔之外思不出位趙普行事臣何由而知 太

祖黙然既而普出鎮盧多遜知政事昉獨當制命自

江南平洎 車駕雩祀西洛書詔填委昉略無凝𣻉

時論稱之上即位拜户部侍郎學士如故受詔與

扈蒙李穆郭贄宋白同修 太祖實録数年而成從

征太原 車駕次常山常山即昉之故里有居第園

林焉賜羊酒俾為讌樂自丞相卿大夫藩侯悉預㑹

又召班白故老置酒盡歡如是者七日公卿皆賦詩

以美其事刋扵石師還拜工部尚書充翰林學士承

㫖改文明殿學士俄以本官参知政事㑹趙普出鎮

與宋琪同拜平章事加監修國史昉建議復時政記

故事時政記月終送史館昉先以進御而後付有司

時政記進御自昉始也雍熈𥘉郊祀進位中書侍𭅺

平章事如故先是 上面授昉與琪為左右傼射昉

率琪懇譲得㫖止加中書侍𭅺而已端拱𥘉耤田禮

畢布衣翟馬周訟昉任宰相屬戎虜入㓂不SKchar𫟪

但賦詩飲宴并奏女楽等数事上𢙣之召翰林學

賈黄中草制以昉為右僕射罷知政事令詔書切責

賈黄中言僕射中䑓師長舊日宰相之任今日工部

尚書拜斯為美遷非黜責之義當以文昌務簡均劳

逸為詞 上然之淳化二年復以本官兼中書侍𭅺

平章事監修國史未幾以嫡孫死拜章求免SKchar詔不

許遣張齊賢等就弟諭㫖昉復起視事後数月罷先

是 上召翰林學士張洎草制罷昉為左僕射洎固

沮之上不得已止令本官罷張洎因草制書切責昉

弼諧無狀昉惶恐就位明年上表求解官凡両上詔

以司空致仕 上頗SKchar待之每逰讌必首召昉引至

御搨之側 上勞問安否又詔大朝㑹令綴丞相班

歳時賜予一與丞相等二年以三公陪祀南郊得疾

将亟召其孫昭廸口占遺表教戒諸子以忠謹無令

門户衰替至是薨年七十二 上聞之嗟悼輟視朝

兩日贈司徒有司謚文貞昉寛厚多恕士大夫稱其

長者両在相位循諱自守無赫赫稱為文章慕白居

易標格簡徑易曉為人温和無城府不念舊𢙣小心

畏謹在相位日不敢有所請託給事中張佖耿介士

也昉𥘉甚薄之而雅厚善張洎及昉之罷政事也洎

草制深攻昉之短而佖朔望常詣昉第謁見人或謂

佖李公待君素不厚佖曰我掌廷尉日朝廷公卿多

所請求李公未嘗以私事于我我由此重之故也昉

先蓄妓楽所居有園亭城外又有别墅每良辰美景

多召親友飲宴娱楽自翟馬周上書後昉甚恐懼因

不復逰宴矣昉素病心悸每数歳一𤼵必彌年不瘳

常語諸子曰我典誥命三十年勞役思慮而致是疾

汝曹當戒之素與盧多遜善待之不疑多遜知政事

多譛昉扵 上人有言于昉者昉曰盧與我厚不當

爾後盧敗昉知政事上言及盧事昉頗為揮解之

上因言盧多遜居常毁卿不直一錢昉始信 上由

此益重昉常目為善人丙子宴中書門下翰林學士

文武常参官節度𮗚察防禦團練使刺史諸軍校百

夫長已上諸州進奉使外國蕃客于含光殿丁丑寕

州團練使侯延廣卒延廣西河平遥人祖益仕至太

子太師先是晋末益自鳯翔召赴闕王景崇據城叛

盡殺益親屬百餘口延廣時在襁褓乳母劉氏以己

子代延廣死劉氏丐扶抱延廣至京師以還益後延

廣甫十数歳父仁矩任徳州刺史𥙷牙校會虜数十

𮪍突入州城居民驚擾延廣引親信数𮪍馳出牙門

引弓亂射殺其酋長一人斬首数級悉擒其餘黨仁

矩聞之喜曰他日興吾門者必汝也護軍李漢超以

其事聞 太祖嘉歎詔以錦𫀆銀𢃄以賜之仁矩死

起家授供奉官預修 永昌陵督石作功畢賜予加

等㑹西北戎人擾亂求可使徼廵者左右言延廣将

家子習𫟪事無出其右延廣時𬒳病強起之拜崇儀

副使充同鄜坊延丹河西廵撿遣太醫随延廣之

治所視其疾疾亦㝷愈叛卒劉渥嘯聚亡命数百人

㓂耀州冨平縣謀入京兆其势甚盛所𬨨州郡皆城

守渥必殺居民奪其財物縦火而去関右騷然延廣

率輕兵数百自間道追之㑹渥于冨平西十五里衆

已千餘人相持乆之渥素惮延廣傳言我草間求活

視死如鴻毛爾公侯家丗冨貴柰何不思保守而与

亡卒争一旦之命扵𨦟鏑之下乎延廣怒因急擊之

挺身與渥闘于大𣗳下㫁其右臂因亡走乗勝大破

其衆渥創甚止谷中後数日為追兵所獲渥素號驍

勇無敵至是為延廣所殺羣盗丧SKchar餘黨稍稍自歸

関右以定 上嘉之擢拜崇儀使領奨州刺史知𤫊

州㑹趙保忠隂結⿰糹⿱𢆶匹遷上遣大将李⿰糹⿱𢆶匹隆率兵問

罪以延廣護其軍既而夏䑓平保忠就縛受詔知延

州兼管内廵撿先是延廣知𤫊州日戎人悦服部下

嚴整李⿰糹⿱𢆶匹遷素避之護軍康賛元害其功誣奏延廣

得虜情恐後倔彊難制遽徴還以慕容徳豊代之部

内甚不治至是⿰糹⿱𢆶匹遷㓂𤫊武即拜延廣寕州圑練使

知𤫊州戎人塞道糧餽使命皆不通延廣獨引数十

𮪍之鎮戎人素服其威名皆却略引避既至視事日

𬒳病亟謂中貴曰人李知信曰延廣自度必不起家

丗受國恩今日得死所矣但恨未立尺寸功以報陛

下爾言訖而卒年五十 上聞之傷悼賵贈甚厚以

其子為六品正貟官戊寅以越王元份為抗州大都

督府兼領㑹稽吴王元傑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都督府兼領壽

春先是二王皆領大都督府長史張洎任翰林學士

適草吴王制嘗抗䟽論列至是洎知政事因郊祀

慶遂改正焉已夘以左衛上将軍徐國公元偓領

洪州都督鎮南軍節度使右衛上将軍涇國公元偁

領鄂州都督武清軍節度使先是 上謂宰相等曰

元偓等可與一徼外藩鎮若内郡國則本郡遣吏來

賀盖為劳擾爾吕端等曰奏故事皇子不合領徼外

藩鎮但可下詔本道不得遣人上京可也從之而有

是命以河隂縣依舊𨽻孟州庚辰制曰國家譲徳于

天聿舉吉蠲之典注意于相冝推蕃庶之恩銀青光

禄大夫行尚書户部侍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柱

國東平郡侯吕端岳瀆粹𤫊陽秋正SKchar自参大政式

副具瞻接物之誠薎聞於澄撓致君之節SKchar有於緇

磷朕𠋣之為股肱人望之若霖雨頃以郊祀 上帝

祈福 天宗琮𣂈具陳梯航畢至汝佐佑薄質翊宣

大猷威儀三千率周禮以無爽玉帛萬國𫯠禹㑹而

益恭文物聲明震疊華裔将順其美時乃之功是冝

踐黄闥之崇正夏卿之任併増階秩式示𠖥光勉罄

嘉謨永輔台徳可光禄大夫行門下侍郎兼兵部尚

書依前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餘如故給事中参知政

事㓂凖張洎並加金紫光禄大夫進封郡侯以御史

中丞李昌齡為給事中参知政事以皇姪孫左羽林

大将軍惟吉領閬州𮗚察使故魏王徳昭之長子也

辛已以左諫議大夫許𩦪為御史中丞右僕射吕䝉

正為左僕射吏部尚書宋琪為右僕射禮部尚書張

齊賢為刑部尚書吏部侍𭅺張宏為尚書右丞工部

侍𭅺王化基為禮部侍𭅺餘文武官進位有差以壬

子制書加恩故也以水部貟外𭅺祕閣校理吴淑兼

掌起居舎人事戊子以京東轉運使李中庸為劔南

轉運使先是轉運使劉錫擅舉牒與元廵檢水丘隆

同知利州隆不敢受牒以聞 上怒錫專逹故命中

庸代之也以兵部貟外𭅺郭異為京東轉運使工部

侍𭅺錢昱為郢州團練使昱秦國王俶兄之子歸朝

領白州刺史上表自陳嘗習文藝求改職除祕書監

遷工部侍𭅺連知宋宿泗等州無善政至是郊祀中

外官進秩 上謂宰相曰昱貴家子無撿操不冝任

丞𭅺故有是命壬辰内侍裴愈上言先受詔與越州

山隂縣令許待旦㑹稽縣令李易直等同尋訪縣界

得晋右将軍王羲之蘭亭舊跡其流抷褉飲䖏尚在

僧子謙状欲建佛廟殿閣以藏所賜御扎望賜名額

從之號天章寺又言茅山道𮗚凡九䖏有水田三百

頃並免租税令金壇句容兩縣籍入之歲量供給外

餘蓄藏以備修葺及三元齋醮從之戊戍詔先是造

明光細綱甲以給卒者無裏冝以紬裏之俾擐者不

磨傷肌體焉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七十六







書冩人杜友諒  𥘉對揩書王良弼  覆對劉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