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三十二

殘卷三十一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三十二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三十三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二雍熙二年正月盡二月

雍熈二年春正月丙午朔 上不受朝羣臣詣閤拜

表稱賀庚戌以右諌議大夫段思恭知壽州司農卿

李惲知孟州甲寅詔曰國家書軌混同封域遼逺將

共康於庶務必廣擇於羣材舉其所知厥有前典況

今官常之列俊乂尤多雖藴長材或居下位守道者

以躁進爲恥懷能者以自衒爲非式開薦善之門用

廣得人之路冝令翰林學士兩省御史臺尚書省官

保舉京官幕職縣官可陞朝者各一人丙辰以皇姪

德恭爲左武衞大將軍判濟州封安定侯德𨺚爲右

武衞大將軍判沂州封長寧侯皆故涪陵王廷美之

子也初廷美徙房陵諸子皆從行至是並受封仍厚

賜緡錢遣髙品衞紹欽送之治所又以起居舎人韓

檢通判沂州右𥙷闕劉蒙叟通判濟州以皇姪在郡

面諭旨令檢等專郡政焉己未上元節御乹元門樓

觀燈夜漏初上密雪忽降 上謂宰相曰可各賦觀

燈夜瑞雪滿皇州詩以爲娯樂上賦詩示羣臣宰

相宋琪等咸奉和辛酉分命左領衞大將軍郭重吉

等十三人監治河隄癸亥以翰林學士司封郎中賈

黃中右散𮪍常侍徐鉉屯田郎中知制誥趙昌言虞

部郎中知制誥韓丕祠部貟外郎知制誥蘇易簡主

客貟外郎知制誥宋準禮部郎中張洎左𥙷闕直史

范杲著作郎直史館宋湜席貽慶等同知禮部貢舉

以登州流人曹翰爲右千牛衞大將軍分司西京令

便道之官遇赦故也乙丑詔賜安定侯德恭長寜侯

德隆常俸外年支錢各三百萬以水部貟外郎閻象

春秋博士𡊮逢吉毛詩博士解損袐書丞張雍著作

郎杜新殿中丞趙化右賛善大夫呉淑著作佐郎杜

鎬大理寺丞王炳國子監丞楊文舉等試禮部諸科

貢舉人戊戍以袐書丞何績爲京東轉運副使己亥

詔曰國家設俊造之科啓公平之路務要藝實以副

勤求近年舉人動盈萬計姦僞之迹朋結相連或成

於他人或傳以相授紛然雜亂無以辨明考覈旣難

妄冒滋甚冝令知舉官專察之如有濫謬具以名聞

甲戍制加髙麗國王王治檢校太傅光禄卿裴迎責授

感德軍節度行軍司馬坐知相州日選僕𨽻伉健夜入

更直與之卧起郡中有卒尤健壯迎召之諸僕由是

不平因𨷖競事發上令鞫之得實醜狀詔削籍配

𨽻商州禁錮迎錢俶之姻也俶屢請於 上乃改是命

二月戊寅詔曰朝廷選用賢能分膺事任必資公共

以副憂勤向者聮事同僚多不連署奏牘自今並須

同署永定爲式庚辰遣内客省使郭守文領兵屯三

交壬午以翰林侍書左拾遺王著翰林侍讀著作郎

吕文仲使髙麗甲申權交州三使留後𥠖桓遣牙校

張詔馮阮伯簮等以方物來貢壬辰詔左諫議大夫

滕中正兵部郎中楊徽之屯田郎中孔承恭同試知

貢舉官親屬凡九十八人乙未夏州上言都巡檢使

汝州團練使曹光實殁於賊光實字顯忠雅州人也

父疇唐末爲静南軍使控印峽以捍蠻蜑光實㓜武

勇有膽氣輕財好施不事細行意豁如也疇卒僞蜀

孟昶以光實爲永平軍管内捕盜游兵使 太祖命

王全斌平蜀蜀地羣盜蜂起有夷人張樂忠者常攻

劫郡縣且憾光實殺其徒黨率衆數千人中夜掩至

環光實所居鼔噪飛矢四面並進光實貟其母揮戈突

圍以出賊衆辟易不敢輒近光實舉族三百餘口賊

殺之無噍𩔖又發疇墓壞其棺槨光實詣全斌具以

事白時蜀中諸郡多未下乃圖雅州地形要害陳用

兵攻取之𫝑請官軍先下之全斌壯之遂令光實率

兵前導旣克其城果得樂忠而甘心焉全斌乃署光

實爲義軍都指揮使而殘宼猶保沈𥠖光實以所部

盡平之遂以光實知𥠖州兼𥠖雅二州都巡檢使安

集來蠻獠懷之全斌遣入貢京師且陳郡境安靜不

須義軍巡警請罷之 太祖喜謂左右曰此蜀中之

竒士也乃以爲𥠖州刺史踰年改唐州刺史時初平

交廣羣盗未息以光實爲嶺南五十七州都巡檢旣

至捕逐羣盗海隅寜靜上即位遷本州團練使

車駕征河東以光實知威勝軍事河東平充汾遼石

沁等州都巡檢使領汝州團練使王師北伐與潘美

分道出鴈門光實爲前鋒遇賊斬首五千級優詔嘉

奬李繼捧之入朝也以光實爲夏銀綏麟等州都巡

檢使繼捧弟繼遷遁入蕃落爲宼邊民苦之光實乗

間掩襲𫉬繼遷母妻及牛羊萬計斬首數千級繼遷

僅以身免繼遷旣敗使人紿光實曰我數奔北勢窘

不能自存矣公許我降乎因導致情𣢾願陳甥舅之

禮之禮期其日於近城十許里約降光實武人勇而

無謀心信之且欲專其功故不以語人至期繼遷設

伏於隱蔽與數人近城迎光實領數百𮪍徑赴之繼

遷前導北行將至其地忽舉手麾鞭而伏兵盡起光

實遂𬒳害年五十五 上聞之驚悼賵贈加等録其

子克讓爲五品正貟官丙申詔曰應天下佛寺道宫

自來累有詔書約束除舊有名籍者存之所在不得

上請建置初有僧乞於近城之地積薪自焚 上以

其惑衆令配流逺惡處仍毀其所居院舎因謂宰相

曰近日多奏請建置僧院有十餘間屋宇便求院額

甚無謂也多是誑惑閭閻藏隱姦弊冝申明禁止之

故有是詔免著作佐郎鄭用和仍削兩任坐密州監

稅日受賕故也己亥占城國王施利陀盤呉日歡使

婆羅門金歌麻來獻方物三佛齊國舶主金花亦以

方物來獻庚子忠武軍節度使潘美來朝壬寅以彰

德軍節度使李繼捧爲隨州刺史崇信軍節度使單

州防禦使李克憲爲道州防禦使遣博州防禦使李

克文歸本郡克文 先朝集在京師故也癸卯以著

作郎韋亶通判隨州殿中侍御史李式通判道州武

元潁通判博州初李繼俸歸朝其弟繼遷遁入蕃部

率戎人爲宼㑹有從塞上來者繼遷悉知朝廷事意

繼捧等漏露之故其宗族悉置之于外令亶等爲通

判專司郡政

三月丁未以如京使石保興爲銀夏等州都廵檢使

己酉以崇儀副使莫侯陳利用爲右監門衞將軍領

應州刺史乙卯武成軍節度使劉遇卒遇浮陽人也

周髙祖在鄴遇爲親信吏周有天下遷控鶴都軍頭

顯德中改控鶴副指揮使 國初遷御龍直指揮使

建𨺚末領溪州刺史轉控鶴第三軍都指揮使又改

眉州刺史乹德初授控鶴右廂都指揮使領瓊州團

練使從征河東以功授虎捷右廂都指揮使鬱州防

禦使乆之遷應州觀察使侍衞歩軍都虞候開寶七

年征江南充昇州西南路行營歩軍兼戰棹右廂都

指揮使㑹諸路兵生擒江南大將朱令贇呉人因是

喪氣江南平以功領大同軍節度使 上嗣位改曹

州刺史彰信軍節度使從征幽州失律責授宿州觀

察使六年入朝從幸魏郡授宿州刺史保靜軍節度

使充幽州西路壕寨都部署護築保州威虜靜戎平

塞長城等五城八年授滑州刺史武成軍節度使至是

卒年六十六詔輟視朝一日贈侍中遇純謹善射上

待之尤厚旣卒貶翰林醫官使劉翰爲和州團練副

使翰素剛褊同列多𬒳構(“冉”換為“冄”)及遇病 上使候之言

必瘳故𬒳黜焉丙辰詔曰應中外官私發故舊書題

不得用官印記違者罪之丁巳以右諌議大夫劉保勲

權御史中丞以日𮪍天武左右廂都指揮使師州防

禦使張訓爲殿前都虞候領永州觀察使日𮪍右廂

都指揮使嚴州團練使傅潜爲日𮪍天武左右廂都

指揮使領雲州防禦使涼州觀察使判霸州趙延浦

領蔚州觀察使判冀州内客省使檀州刺史郭守文

領武州團練使左神武軍將軍營州刺史劉知信領

檀州團練使宫苑使嬀州刺史李繼𨺚領環州團練

使軍器庫使儒州刺史劉文𥙿領順州團練使八作

使張濬領嬀州刺史文思使薛繼昭領儒州刺史戊

午習射於後苑 上七發皆中的張樂賜從官飲宦

官何紹貞決杖配北班初紹貞護送宫人詣 永昌

陵還至中牟天未明見數人持兵行道傍紹貞疑其

盗捕而笞掠之人不勝其苦皆自誣服縛送致京師

上初聞甚驚旣而思之曰此人雖持兵且未見劫盗之

狀假令爲劫豈紹貞能制而縛之乎因令送開封府

鞫之及獄成果縣民詣嵩嶽祈禱以兵自防耳 上

大駭曰幾陷平民於法各賜茶荈束帛而遣之故紹

貞及於罪己未上御崇政殿親試禮部合格貢舉

人得梁顥等一百九十七人第爲三等諸科三百一十八

人亦爲三等有經生王從善能并注通誦其書 上

乃取五經舉其端從善應聲誦之無有凝滯上甚

嗟賞加賜九經及第其時或云下第進士中甚有可

取者 上未盡得之壬戌復試又得進士七十六人復

爲三等以洪湛文詞可採特陞爲第三人餘皆附本

等末癸卯復試下等諸科爲三等凡三百二人學究髙

南金自陳曰臣家貧父頔年八十四嘗在大名府幕

罷職乆矣今無存養者願賜一第以慰臣父之老

上謂侍臣曰其父何人宋琪對曰前天雄軍掌書記

髙頔也性廉介搢紳推之今以致政年老素行愈厲

上曰吾早知其爲人惜其不能從政不欲彊起之可

即授左𥙷闕致仕仍賜錢十萬擢南金髙第頔開封

雍丘人清泰中舉進士儕輩紿之曰何不投裴僕射

求知乎是時裴皥以左僕射致仕後進無復至其門

者頔純朴信之遂以文爲䞇明年禮部侍郎馬裔孫

知舉裔孫即皥之門生也皥以頔語之裔孫曰謹受

命遂擢頔乙科後歷州縣周顯德中佐符彦卿幕府

太祖時董禁兵上居近職親迎 懿德皇后于大

名府彦卿遣頔迎候接納尤伸誠𣢾 上由是因南

金而記憶之故有是命甲子詔御前下第人有十五

舉巳上者及貢院第四等人凡八十四人並賜同本科

及第丙寅殿直潘昭慶以禇遂良歐陽詢虞丗南墨

迹三本來獻戊辰賜新及第進士等詩二章以泰寜

軍節度使孫承祐知滑州屯田郎中知制誥趙昌言

知大名府祠部貟外郎知制誥蘇易簡罷知制誥初

上使易簡賈黃中等同知貢院各以子弟甥姪籍名

求别試易簡妻兄進士崔範故職方貟外郎憲之子

也憲死易簡以外服請告範服未闋易簡隱而不奏

薦名在髙等又有王千里者故水部貟外郎孚之子

也孚在蜀爲翰林學士易簡父協即孚之門生易簡

以故薦千里 上聞之甚怒範及千里並加罪仍令

御史劾易簡于私第及罷制誥之任壬申宴中書門

下文武常參官翰林學士節度防禦團練使刺史諸

軍校百夫長巳上及諸州進奉使占城國三佛齊使

諸國蕃客於大明殿癸酉賜新及第貢舉人宴於瓊

林苑蘄州言江南歳歉民飢流移入所部津吏以未

受詔多拒之望許渡江自占詔從其請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二




書寫人李竒初對吕興宗 覆對霍良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