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三十三

殘卷三十二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三十三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三十四

太宗皇帝實緑卷第三十三起雍熈二年四月盡八月

夏四月乙亥朔詔曰朕撫御寰區惠養𥠖庶軫憂勤

而是切在夙夜以寧忘江南數州向罹旱歉雖行賑

貸未救疲羸更均推食之恩以表憂人之意今遣監

察御史安國楨等乗驛至彼與長吏度人户闕食者

賑給之仍發官廩減價出糶因令訪察郡縣官吏爲

政善惡民間利病以聞先是去秋䖍吉洪撫饒信等

州旱歉人民艱食雖巳令賑貸至是又遣國楨及太

常丞馮拯榮見素左賛善大夫馬得一王茂之張茂

才樊素著作郎宋鎬張維嵩張濤等分往慰撫察視

之丙子詔曰夫經術者王化之本也故懸科取士要

在得宜明經入用期於專業向者以毛詩周易尚書

三經各爲一科顧其本大小不相倫等況復選序之

一致豈容藝學之不侔今後以周易尚書各爲一科

而附以論語爾雅孝經三小經毛詩卷秩差大可令

專習法家之學最切於時廢之已乆甚無謂也可復

置明法一科亦附以三小經庶使爲學精專用功均

一是日 上習射於後苑召近臣賞花釣魚張樂賜飲

上連中的者五戊寅遣忠武軍節度使潘美復屯于

三交以國子博士鄭濬文爲水部貟外郎致仕老病

求解官故也己卯啓聖禪院成詔僧睿齊主之其地

即晉之護聖營也 宣祖時典禁軍天福四年

誕於其地 上即位太平興國中詔建爲寺六年而

功畢所費鉅數千萬計殿宇凡九百餘間皆以瑠璃

瓦覆之先是平江南得旃檀瑞像并桑門寶誌眞身

初置内寺至是並遷於是院辛巳詔諸郡選胥吏之

廉幹者𨽻於三司初 上以三司積弊之淵藪也舊

吏姦猾尤爲難制故於外郡選吏補之優給糧禄冀

其畏法而自謹也己丑月掩心後星殿前承旨王著

棄市坐監護資州兵馬爲姦贓故也庚寅詔曰判四

方館事田仁朗任𭔃腹心職居親近昨因戎羯騷擾

邊陲令緫師徒往伸平蕩而稽違詔旨詿誤軍謀畏

懦不前張皇邊事遂使腥膻餘𩔖敢揺蠆毒傾陷我

城堡俘掠我吏民翫宼長姦實由於爾敗吾師律合

寘嚴誅尚念嘗侍軒墀乆經歳月屈於朝憲伸我私

恩勉懷思過之心以荷曲全之意可特責授商州團

練副使令御史臺遣吏監送赴任初李繼遷率蕃部

屢爲邊患是歳二月攻麟州汝州團練使曹光實領

兵檄巡爲其所誘而殁又圍三族寨麟州馳驛以聞

上遣仁朗與閤門使王侁宫苑使李繼𨺚閤門副使

董愿馳發邊兵數千擊之仁朗兵至綏州駐月餘奏

請益兵於是三族寨蕃將折御乜殺監軍使者與繼

遷合 上聞之大怒亟遣軍器庫使劉文𥙿自三交

疾馳代仁朗先是繼遷巳攻陷三族因急攻府寧寨

報至仁朗喜謂諸將曰戎人隨逐水草散保巖險常

烏合蝟聚以寇邊境勝則進敗則退無以窮其巢穴

今繼遷嘯聚羌戎數萬衆圍守孤城慮王師之至必

盡銳攻之謂朝夕可拔府寧城小而堅戎兵雖少皆

勁卒猶可以旬日受敵我俟其困率大兵擊之遣一

將將彊弩三百以邀其歸路北虜成擒矣部署已定

㑹使者齎詔召仁朗赴闕下御史按問仁朗陷三族

狀對云所征兵在銀綏夏等州本州以城守爲備不

遣有兵千餘乃曹光實舊卒器甲不完故請益兵轉

運芻粟復未備三族寨與綏州道逺非元詔所救也

昨臣已定擒繼遷䇿㑹詔至其謀不果因言繼遷得

蕃情願且降優詔懷來之或懸厚賞以誘部落酋長

令斬其酋不爾恐他日漸爲難制雖大益兵深入其

地無益也臺司以聞上大怒切責憲府官吏御史

遂重劾之法司以乏軍興者斬征人違期二十日者絞

上止令降黜焉是行也仁朗誠爲稽緩然計巳決而

爲王侁等媒孽構(“冉”換為“冄”)成其罪故及於貶人皆惜之丙申

上幸金明池因幸瓊林苑習射 上爲歌詩賜羣臣

庚子夜甘露降于後苑花木之上辛丑夏州行營上

言破西蕃悉利族斬首六百級虜生口三千梟僞代

州刺史折羅遇并弟埋乞獲馬牛羊畜三萬計皆繼

遷之黨也癸卯以香藥庫使張遜領嬀州刺史

五月庚戌以商州團練使翟守素知延州左諌議大

夫滕中正知河中府辛亥天長軍上言有蝗食苗稼

癸丑命右諌議大夫權御史中丞劉保勲同知京朝

官考課庚申左羽林軍統軍周保權卒保權武平軍

節度使行逄之子也建隆三年行逄卒保權尚㓜部

將衡州刺史張文表叛率兵襲朗州保權不能制及

王師致討逃于山谷事定來見 太祖不之罪授諸

衞大將軍累遷上將軍統軍至是卒壬戌亳州獻兩

歧秀麥癸亥賜近臣御製五言詩草書扇各一又草

書李白廬山瀑布詩共二十幅分賜之謂宋琪等曰

朕公事之外未嘗晝寢讀書冩書自得其趣琪等對

曰天下庶務陛下皆親決之又以讀書染翰爲樂前

代帝王所不能及也甲子 上幸城南觀麥賜田夫

布帛有差庚午中書門下言有常任職官譴謫在外

者昨經赦宥望令歸闕責其後效 上不許謂宰相

曰朝廷致理當任賢良君子小人宜在明辨大抵人

君宜先正其身亦如治家家長不正家亦亂矣故聽

讒邪之言則骨肉至親坐成離間豈能致肥家睦族

之道歟大小雖殊其致一也今海島瓊崖逺處甚有

竄謫之人郊禋以來豈不在念蓋此等爲行巇嶮(⿱艹石)

小得其志即復結朋樹黨恣其毁譽如害羣之馬豈

宜輕議哉辛未以虞部郎中王龜從水部貟外郎王

素左拾遺畢士元袐書丞張茂直充諸王府記室參

軍上謂龜從等曰諸子生長深宫未知丗務必資

良士賛導爲善使日聞忠孝之道卿等皆謹恪有行

故兹慎選各宜勉之龜從等頓首謝仍詔各賜衣一

襲銀帶銀鞍馬以寵之壬申霸州獻白烏癸酉鳯翔

府言歧山縣周公廟有泉忽湧𦒿老相傳云時平則

流丗亂則竭唐安史之亂泉竭至大中年復流賜號

德潤泉自後又涸今泉忽湧清澄甘㓗甚異於常因

圖之以進

六月甲戌朔將作監丞木令儀削籍爲民以知化州

日坐贓故也己卯詔兩街供奉僧於内殿建道場

上謂宰相曰今夏麥豐登比聞歳稔則民多疾疫朕

恐百姓有災患今建此爲民祈福未必便能獲祐且

表朕請禱之意壬午中書門下言州縣官舊制南曹

判成申流内銓注擬其職事官經中書陳狀除官中

書不見本官歷任功過須下南曹勘覆方除官今後

望令罷任職事官並赴銓曹準格注擬其特除拜不

在此限從之乙酉中書門下言近日諸州府官吏去

官赴舉者禮部貢院考試多是所業未精今後望令

本處先呈試合格以聞待報方得解送貢舉院考試

(⿱艹石)所業紕繆其考試舉送官必當加罪本人免所居

官從之丙戌以新及第第一等進士梁顥等二十一

人爲節度觀察推官第二等第三等并諸科三等人

令右諫議大夫劉保勲兵部郎中楊徽之屯田郎中

孔承恭同於吏部依常調注擬戊子詔曰去年有司

上請通行江浙鹽商蓋欲均利於民而絶其犯禁者

然變法易制自古所難故且行之歳時以觀其利害

如聞罷榷之後重擾於民庶便於時宜仍舊貫自今

宜依太平興國九年七月己酉已前禁法從事己丑

詔曰先是兩浙轉運司言罷杭州榷酤令民隨稅輸

麴錢自聞更改未甚便宜郡縣豪舉之家坐專其利

郷村貧弱之户歳責所輸求便於民反罹其害復從

舊法庶協通規其所均錢宜並停庚寅詔廢西京稻

田務辛卯内客省使麟州巡檢郭守文等上言自四

月至六月三族寨諸蕃四十七族來降已令復舊業

岌羅賦等一十四族拒命尋率兵擊之斬首數千級

焚千餘帳獲人馬牛羊七千計乙未以金部貟外郎

楊緘爲江南轉運使比部貟外郎許驤副之庚子崖

州人言長流人盧多遜卒年五十三辛SKchar2詔曰古人

云父母之名耳可聞而口不可道則知卒哭而諱止

可施於私家閨門之事豈冝責於公府如聞州縣長

吏頗以私諱責人甚無謂也今後内外臣僚三代名

諱只可行之於已州縣長吏不得出家諱新授職官

内有家諱者除三省御史臺五品文班四品武班三

品已上許凖式上言其餘不在請改之限

秋七月甲辰朔以刑部貟外郎李繼凝爲兩浙轉運

使丙午府州上言三族寨折御乜率中府黃乜三族

五百餘户來降丁未蕃族㓂金明寨巡檢李繼周率

兵破之丁巳月有食之是日中元節 駕幸啓聖院

回御東華門樓觀燈召宰相親王節度使及近臣宴

飲夜分而罷庚申詔曰存救之術儲廩是資所以攘

凶災防水旱也備豫無素災至而思禦之其可及乎

今豐穰屢臻宜多積蓄可令諸道轉運使與所在長

吏共計度之考察倉儲無令敗損初 上謂宰相曰

國家以百姓爲本百姓以食爲命是知儲蓄最爲急

務昨江南災旱朕亟遣賑貸果無流亡盜賊之患(⿱艹石)

非積粟何以救之因下是詔甲子詔輟視朝一日以

陳王元佑夫人李氏卒故也夫人故隰州防禦使謙

浦之女旣歸於王未封而卒朗州上言江水溢害稼

乙丑以和州防禦使陸萬友爲右監門衞大將軍庚

午賜太平州道士趙王九錢三十萬仍改名自然自

然當塗人也丗爲縣民年十六甞萝一人年七八十

狀皃甚偉自云我是隂君也汝有道氣今以辟榖之

法授汝因出栢一枝令㗖之曰自此當不食矣㗖訖

復教篆籀數百字覺以示人皆不能識或曰此天篆

也道家符籙用之自是三五夕或一見於萝中自然

遂不食神色俊爽郷里異之長吏以聞召至闕自云

不食已三年矣故有是賜而遣之

八月癸酉朔詔曰朕以庶政之中獄訟爲切欽恤之

意何甞暫忘蓋郡縣至廣械繫者衆苟有冤抑即傷

至和今遣袐書丞崔維翰等分路案問小事即決之

大事須證佐者促行之仍廉察官吏勤惰以聞己卯

以度支貟外郎直史館張宏爲主客郎中史館修撰

庚辰詔曰王者任人各有攸處茍適其用則無曠官

近以新及第人爲司理參軍恐其初列官常未通刑

法令州郡長吏視其不勝任者於判司簿尉中兩易

之内戌熒惑與歳星合于軫癸巳西南奉化王子以

慈等三百五十人以方物來貢丙申教坊使郭守忠

上言求外任 上賜以束帛因謂宰相曰朕承累朝

喪亂之後所以勵情爲治祁寒暑雨未嘗自便蓋恐

政事壅滯今天下治自謂勞苦有效矣(⿱艹石)以酒樂自

娯則萬務將壅百姓何所訴哉然守忠之情亦可念

也宋琪等對曰陛下求理切至未甞游心宴樂徘優

之徒無所施其技故守忠求外任以自效辛丑瀛莫

二州上言大水損民田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三





書寫人馬頎 初對吕興宗  覆對劉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