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三十四

殘卷三十三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三十四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三十五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四起雍熈二年九月盡十二月

九月壬寅朔以主客郎中史館修撰張宏比部郎中

知制誥知廣州徐休復並守本官充樞密直學士休

復仍知廣州乙巳以西上閤門使王侁領蔚州刺史

丙午制曰朕祗膺景命嗣守丕圖夕惕晨興十年於

此風雨咸(⿱艹石)禾麥屢登四鄙無虞五兵不試富壽之

福普及生民顧以眇躬安能臻此蓋乾坤之睠祐致

動植以昭蘇特開三面之網羅用荅二儀之覆燾應

兩京諸道州府軍監縣鎭繫囚等限德音到日已前

除十惡官典犯贓及謀殺故殺劫殺人不赦其餘罪

至死者減一等流罪以下並放江浙之間亢陽爲殄

雖行賑貸尚軫憂勞冝行蠲除用伸憫恤應有曽差

使臣賑貸處人户欠太平興國九年夏秋稅賦并SKchar

徴物色並特與除放庚戌重陽節賜近臣令飲宴於

宰相李昉第御製七言二韻詩一首令中官就賜之

是日 上召親王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及内臣後

苑習射張樂賜飲極歡而罷夜分楚王宫火遲明煙

熖未止 上以元佐素病心疾意火必元佐也令攝

赴中書遣御史按問置巨校於前元佐恐懼對云數

年已來心神迷亂因重陽被酒夜持簾幕卷蠟炬不

令左右知覺遂起此火案具 上遣入内都知王仁

睿謂曰汝爲親王冨貴極矣何兇悖如是國家典憲

我不敢私父子之情從此斷矣元佐無詞以對陳王

元佑以下洎宰相近臣號泣營救 上涕泗謂曰朕

每讀書見前代帝王子孫不率教訓者無不扼腕憤

歎豈知我家自有此事朕爲宗社之計斷不捨之遂

下制曰楚王元佐童丱以來慈愛所厚洎其成長性

忽變移訓導莫從往悖自恣親行殘忍之事潜形詛

詈之言忽於宫中縱火爲患違教廢禮所不能言宜

廢爲庶人送均州安置 上謂宰相曰比者内外安

寧方思自適而以元佐縱火實撓朕懷宋琪等對曰

堯舜有丹朱商均此不足以上累 聖德元佐(⿱艹石)

心疾必不至是惟陛下開適丁巳宰相文武百僚伏

閤拜表以庶人元佐乞留京師詔不允表三上乃許

之命寘於京師使者監護不通外事元佐 上長子

也初名德崇後改今名出閤封衞王及長漸驕恣後

病恍惚煩躁或經時絶朝請自是屢爲殘忍不守法

度左右微過必加手刄僕吏過庭輒彎弓射之 上

誨責之甚厲皆不悛是歳夏秋疾甚 上深以爲憂

是月初以疾小愈 上恱故爲肆赦九日 上宴諸

王而元佐以病新間不預㑹至暮罷陳王等往謝之

元佐謂曰汝等與 至尊宴射吾不預焉是爲 君

父所棄也因發憤中夜閉媵妾於室縱火 上怒遂

廢焉楚王府諮議趙齊王遹翊善戴𤣥以輔導無狀

上表請罪 上曰朕教訓猶不從豈汝等能賛導之

乎皆釋不問令解職守本官戊午 上以火故欲廣

宫城詔殿前都指揮使劉延翰等經度之以地圖來

上 上曰居民甚多吾不欲徙之也令罷己未西南

蕃王權南寧州事兼蕃落使龍漢璿使牂牁諸州酋

長趙文撟等率種落百餘人來獻方物名馬納僞蜀

所給符印而聽朝命即授漢璿歸德將軍南寜州刺

史刻印賜之以趙文撟張漢遷等並爲懷化司戈以

殿中侍御史張郢爲西川轉運副使崇儀使知府州

折御卿兼領成州刺史乙SKchar2以濮州刺史安守忠知

夏州戊辰召近臣習射於後苑 上七發皆中的左

驍衞上將軍致仕張美卒美字𤣥圭清河人也少精

書計𨽻三司爲吏周祖初有天下丗宗爲鎭寧軍節

度使美時掌郡中財榖丗宗每有求取美必曲爲供

備周祖聞之怒將加譴責而重傷子意故徙爲濮州

馬歩軍都虞候丗宗嗣位徴爲樞密都承㫖未幾權

判三司丗宗征淮南留美兼大内都部署一日於禁

中假寢忽覺心動因周行宫城謹飭諸司俄頃内醖

署火起旣有備即撲滅之尋拜左領衞大將軍充三

司使歷宣徽南北院領三司如故專掌邦計條奏利

害時論以爲精敏故屢行征討財用不乏然丗宗甞

以澶淵有所求假頗不以公忠待之美亦内自懷愧

恭帝立李筠鎭上黨美度筠必叛潜於懷孟多積芻

粟國初筠果叛 太祖親討之師徒十餘萬出太行

糧運素備未幾平之美有力焉以功授同州刺史定

國軍節度使時關中官出緡錢以市材木歳至數千

萬先是長吏每出錢給民十取其一謂之率分錢多

至數百萬少亦不下百萬美至所部吏白其事美曰

官市木長吏何故規其利獨不取後他郡民有訴長

吏受率分錢者皆命責償焉乹德中改滄州刺史横

海軍節度使 上即位來朝改左驍衞上將軍未幾

以本官致仕䑓是卒輟視朝一日己巳㤗寜軍節度

使孫承祐卒承祐字祐之餘杭倡家子也錢俶之在

浙東以承祐姊爲妃承祐因得處親要之地累遷至

浙江東道營田副使改鎭東鎭海兩軍節度副使知

威勝軍節度事太祖征江南命俶統所部兵攻常

潤承祐以禆將從謀畫居多江南平詔改中呉軍爲

平江軍以承祐爲蘇州刺史平江軍節度使 上即

位俶舉國歸明以承祐爲兖州刺史㤗寧軍節度使

知大名府踰年移知滑州至是卒年五十詔輟視朝

兩日贈太子太師承祐甞夢人以蓍草一本增其一

而授之旣寤以語人或謂曰大演之數五十其用四

十有九今増其一君年止於是乎及是果驗承祐性

奢侈每一食殺生命數十方下筯所居之室皆焚龍

腦日費數兩甞從 車駕北征承祐以橐駞負巨斛

貯水載魚以隨之至幽州南村落間日已旰西京留

守石守信與其子駙馬都尉保吉洎近臣數十人尚

未食適遇承祐承祐即命設幄於野旋令鱠魚窮極

水陸人咸異之

閏九月壬申朔以SKchar州刺史孫繼業爲右衞將軍致

仕以老病故也甲戌以虞部郎中知制誥韓丕知SKchar

州丕有文行朝右稱爲長者然誥命應用傷於稽緩

宰相宋琪性褊急常加督責丕不能平故上章求外

任焉丙子以感德軍節度使崔翰知滑州辛巳以崇

儀使郭令圖領平州刺史癸未司天言太白入南斗

甲申駕幸天駟監 上親選名馬賜宰相參知政

事樞密三司使翰林學士節度使因幸含芳園張樂

習射丙戌詔曰饒州多荒田其地肥美宜令募民耕

種母出五年租庚寅崇儀副使王賛決杖降爲供奉

官坐監綾錦院挾私誣奏錦工請加刑 上召錦工

詰問之工因言賛隂事賛具伏抵罪 上謂宰相曰

朕躬親庶政猶或如是(⿱艹石)游宴自適下情何以上通

乎乙未詔曰嶺嶠之外封域且殊蓋乆隔於華風乃

染成於汙俗朕嘗覽傳記備知其土風飲食男女之

儀婚姻喪葬之制不循敎義有虧禮法昔漢之任延

理九眞郡遂變遐陋之地而成禮讓之俗是知時無

古今人無逺近問化之如何耳豈有弗率者乎應邕

容桂廣諸州婚嫁喪葬衣服制度并殺人以祭鬼

病不求醫藥及増置妻孥等事並委本屬長吏多方

化導漸以治之無宜峻法以致煩擾初 上覽邕管

記知其俗陋故下是詔丙申以丹州刺史禹萬成爲

右領軍衞將軍己亥坊州獻一角獸左右皆曰麟也

上謂宰相曰時和歳豐兆民安泰此爲上瑞鳥獸草

木夫何足云不必宣示中外

冬十月辛丑朔 上親録御史臺開封府繫囚及罷

謂宰相曰朕日録囚徒殊不覺勞心但坐少時耳若

中外臣僚皆留心政務天下安有不治者古人宰一

邑治一郡或致飛蝗避境猛虎渡江況人君能惠養

𥠖庶伸理冤滯豈不感召和氣乎宋琪等對曰陛下

勤勞致治蒼生之幸也丙午以天竺僧天息災爲譯

經三藏明覺大師施護爲傳法大師法天爲傳教大

師並授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仍月給俸禄初天息

災等旣至詔令與禮部郎中張洎同譯西天𣑽夾而

潤色之至是成六十卷以獻詔附於經藏㑹 乹明

節天息災等上言昔唐三藏號大廣智不空試鴻臚

卿封肅國公臣等微薄無以發明教法然遇盛明之

時竊慕前代之美上覽之故有是命丁未 乹明

節羣臣上壽己酉汴河押運使臣決杖配𨽻商州禁

錮斷主糧胥吏腕徇於河側三日而後斬初 上或

聞汴河漕運軍人至京頗有寒餓乃令中官訪求果

得百餘人有飢凍之色詰其故乃主糧吏奪其口食

而自取之 上大怒故加其罪給軍人衣服而慰撫

焉癸丑宴中書門下文武常參官翰林樞密直學士

節度觀察防禦團練使刺史諸軍校百夫長巳上諸

州進奉使外國蕃客於大明殿甲寅𥠖州卭部川蠻

王子阿有等百七十二人以方物良馬來貢乙卯下

元節京城張燈賜近臣於樞密使王顯第宴飲夜分

上遣中使以御製詩一首賜之丙辰以鹽鐵判官祠

部貟外郎張鴻漸爲河北轉運使改左右天廏院爲

左右騏驥院丁巳命右諫議大夫雷德驤同知京朝

官考課 上謂宰相曰朕前日閱班籍欲擇一人爲

河北轉運使而臣僚旣衆不能盡識亦不知其履行

自今令德驤具臣僚歷任功過之跡引對取㫖旣德

漸識羣臣可以擇才委任且使有官政者樂於召對

負瑕累者恥於顧問懲惡勸善於是在焉以膳部貟

外郎鞠礪爲嶺南轉運使命宫苑使李繼隆護髙陽

關屯兵六宅使符昭壽左神武將軍劉知信護鎭州

屯兵引進副使董思愿護定州屯兵辛酉月掩御女星

十一月壬申日南至 上不視朝羣臣詣閤拜表稱

賀以御製詩二首賜宰相宋琪等丙子右領軍衞將

軍翟美請還姓李氏從之丁丑詔曰先是郊祀乹明

節及國家大慶州郡多遣幕職州縣官入貢自今宜

罷之戊寅以光禄卿髙保寅知同州庚辰以左諫議

大夫知開封府辛仲甫爲御史中丞以中書舎人王

祐知開封府翰林學士賈黃中知吏部選事壬午詔

曰順時蒐狩禮有舊章非取樂於畋游將薦誠於

宗廟乆隳前制闕熟甚焉今者暫狩近郊爰遵時令

其以所獲禽獸付所司薦饗 宗廟永以爲式初

上獵于西郊射中走兎五因謂宰相曰蒐狩之事著

于典禮古者以所獲之禽薦饗 宗廟而其禮乆廢

今可復之遂下是詔癸未以司門貟外郎陳諤爲工

部郎中致仕以老病故也甲申以祠部貟外郎蘇易

簡復知制誥詔瓊州送故流人盧多遜家屬于容州

安置以元年十一月丁卯赦書故也戊子以時雪未

降命羣臣分禱京師祠廟是日雨雪 上恱製詩二

首賜宰相等令屬和辛卯詔曰三年之制謂之通喪

蓋聖人之垂教貫百代而不易向者臣僚居喪多從

抑奪蓋切於爲理急於用人求便一時誠非乆制方

敦孝治以厚時風宜從欒𣗥之心俾守苴麻之禮自

今京官幕職州縣官有丁父母憂者並放離任常參

官奏取進止壬辰以左補闕直史館范杲本官知制誥

十二月庚子朔日有食之辛丑詔曰國家郡縣至多

官吏斯衆拘於選調頗爲滯淹應今年十二月終罷

秩幕職州縣官等並特放選犯贓殿選者不在此例

壬寅潭州獻白雀癸卯南康軍上言降雪三尺大江

凍合其上可勝重載丁未以大寒詔罷京城雜役尚

方減日課遣中使賜邊郡戍卒𥜗袴悉絮以綿丙辰

制曰王者欽(⿱艹石)大猷允𨤲庶政必藉台輔以張化源

上所以爕和隂陽下所以康濟𥠖獻惟公是務與衆

共之其或時望有虧物情未允進退之際公議在焉

門下侍郎兼刑部尚書同平章事宋琪早以時才常

依藩邸荐更歳月乆效官常洎朕纉承載懷求舊攀

附鱗翼騰躍風雲擢於㑹府之中處以公台之任而

識非逺大望闕具瞻曽無端愼之稱但有詼諧之誚

朝章政興無所發明百度彞倫如何式叙豈可以承

𠋣毗之重當憂責之任哉宜以秋卿俾還相印退之

以禮不謂無恩勉務欽承自求安逸可刑部尚書同

日制曰樞機重地密勿近司𠋣注所先無加於此苟

輿情之未洽在公議以難安宣徽南院使樞密副使

柴禹錫早自中㳙陞于近侍載承求舊之寵驟居宥

密之任而不能盡瘁于事傾輸乃誠苟且因循孤

委遇退居散地猶示優恩尚參翊衞之榮無忘欽承

之意可左驍衞大將軍 上謂宰相李昉等曰朕於

大臣豈容易進退事不獲已方行此命禹錫爲性憸

巧昨朕欲廣宫城禹錫有别第在表幟中上言願易

闤闠中官邸店朕聞之怳然不樂自此知朕薄其爲

人恐罷其職乃潜與宋琪相結爲琪來請流人盧多

遜第朕即賜之多遜犯罪籍没琪爲宰相復請居之

不避惡名與鍾離意何相逺耶卿等觀之豈大臣之

體乎丁巳以太常丞關韙直史館癸亥洪州上言奉

新縣民胡仲堯三丗義居置書堂聚游學之士詔旌

表門閭常稅外免其他役甲子詔曰瞻彼㤗嶽奠于

魯郊升中告成歷代之儀斯在泥金檢玉前聖之迹

猶存所宜肅恭常加營護先有發掘前代石檢隳壞

古之壇墠並令完修如故州縣常謹視之丙寅以殿

中侍御史夏侯嶠爲右補闕直史館膳部郎中知制

誥髙冕卒冕字子莊河中人左拾遺知制誥錫兄之

子也周顯德中以布衣詣闕上書送禮部考試有司

以甲科處之㑹丗宗將北征復召冕於中書試平燕

論丗宗方經略北鄙欲夸大其事以詫戎虜詔并上

其藁即以冕爲左諫議大夫宰相范質固執以爲不

可授右補闕賜銀鞍勒馬器幣甚厚將加大用㑹丗

宗晏駕國初累遷至都官貟外郎嘗保舉符𦒑𦒑坐

事敗冕責授太子左賛善大夫 上即位遷職方貟

外郎出爲兩浙轉運使未幾遷鄯部郎中知制誥踰

年出知益州冕性純質奉詔條尤謹蜀民好遨樂冕

拘以法民頗不便之至是卒年五十詔贈右諌議大

夫以錢二十萬粟三百斛賜其家仍録其子垂休爲

光州固始縣主簿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三十四









書寫人馬頎初對吕興宗  覆對劉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