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太平廣記
←上一卷 卷第五 神仙五 下一卷→


王次仲

王次仲者,古之神仙也。當周末戰國之時,合縱連衡之際, 居大夏小夏山。以為世之篆文,功多而用寡,難以速就。四海多事,筆扎所先。乃變篆籀之體為隸書。始皇既定天下,以其功利於人,徵之入秦,不至。復命使召之,勑使者曰:「吾削平六合,一統天下,孰敢不賓者! 次仲一書生而逆天子之命,若不起, 當殺之,持其首來,以正風俗,無肆其悍慢也。」詔使至山致命,次仲化為大鳥,振翼而飛。使者驚拜曰:「無以復命,亦恐見殺,惟神人憫之。」鳥徘徊空中,故墮三翮,使者得之以進。始皇素好神仙之道,聞其變化,頗有悔恨。今謂之落翮 山,在幽州界,鄉里祠之 不絕。出《仙傳拾遺》

墨子

墨子者,名翟,宋人也,仕宋為大夫。外治經典,內修道術,著書十篇 ,號為墨子。世多學者,與儒家分途,務尚儉約,頗毀孔子。有公輸般者,為楚造雲梯之械以攻宋。墨子聞之,往詣楚。腳壞,裂裳裹足,七日七夜到。見公輸般而說之曰:「子為雲梯以攻宋,宋何罪之有?餘於地而不足於民,殺所不足而爭所有餘,不可謂智;宋無罪而攻之,不可謂仁;知而不爭,不可謂忠;爭而不得,不可謂彊。」公輸般曰:「吾不可以已,言於王矣。」墨子見王曰:「於今有人,捨其文軒,隣有一弊輿而欲竊之;舍其錦繡,隣有短褐而欲竊之;舍其梁肉,隣有糟 糠而欲竊之,此為何若人也?」王曰:「若 然也,必有狂疾。」翟曰:「楚有雲 之麋鹿,江漢之魚龜,為天下富,宋無雉 兎鮒魚,猶梁肉與糟糠也。楚有杞梓豫章,宋無數丈之木,此猶錦繡之與短褐也。臣聞大王更議攻宋,有與此同。」 王曰:「善哉,然公輸盤已為雲梯,謂必取宋。」於是見公輸般。 墨子解帶為城,以幞為械,公輸般乃設攻 城之機。 九變而墨子九拒之,公輸之攻城械盡,而墨子之守有餘也。公輸般曰:「吾知所以攻子矣,吾不言。」墨子曰:「吾知子所以攻 我,我亦不言。」王問其故。墨子曰:「公輸之意,不過殺臣,謂宋莫能守耳。然臣之弟子禽滑釐等三百人,早已 操臣守禦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雖殺臣,不能絕也。」楚乃止,不復攻宋。

墨子年八十有二,乃歎曰:「世事已可知,榮位非常保,將委流俗,以從赤松子游耳。 」乃入周狄山,精思道法,想像神仙。於是數聞左右山間,有誦書聲者,墨子臥後,又有人來,以衣覆足。墨子乃伺之,忽見一人,乃起問之曰:「君豈非山岳之靈氣乎,將度世之神仙乎?願且少留,誨以道 要。」神人曰:「知子有志好道,故來相候。子欲何求?」墨子曰:「願得長生,與天地相畢耳。」於是神人授以 素書,朱英丸方,道靈教戒,五行變化,凡二十五篇,告墨子曰:「子有仙骨,又聰明,得此便成,不復須師。」墨子拜受合作,遂得其驗,乃撰集其要,以為《五行記》。乃得地仙,隱居以避戰國。至漢武 帝時,遣使者楊違,束帛加璧,以聘墨子,墨子不出。視其顏色,常如五十許人。周游五嶽,不止一處。出《神仙傳》

劉政

劉政者,沛人也。高才博物,學無不覽。以為世之榮貴,乃須臾耳,不如學道,可得 長生。乃絕進趨之路,求養生之術。勤尋異 聞,不遠千里。苟有勝己,雖奴客必師事之。復治墨子《五行記》,兼服朱英丸,年百八十餘歲,色如童子。能變化隱形,以一人分作百人,百人作千人,千人作萬人。又能隱三軍之衆,使成一叢林木,亦能使成鳥獸;試取他人器物,易置其處,人不知覺。又能種五果,立 使華實可食。坐致 行厨,飯膳俱數百人。又能吹氣為風,飛砂揚石。以手指屋宇山陵壺器,便欲頹壞;復指之,即還如故。又能化生美女之形 ,及作水火。又能一日之中 ,行數千里。能噓水興雲,奮手起霧,聚土成山,刺地成淵。能忽老忽少,乍大乍小,入水不沾,步行水上,召江海中魚鼈蛟龍黿鼉,即皆登岸。又口吐五色之氣,方廣十里,直上連天,又能躍上。下去地數百丈。後去 不知所 在。出《神仙傳》

孫博

孫博者,河東人也。有清才,能屬文,著書百餘篇,誦經數十萬言 。晚乃好道,治墨子之術。能令草木金石皆為火,光照數里;亦能使身成火,口中吐火,指大樹生草則焦枯,更指還如故。又有人亡奴,藏匿軍中者,捕之不得。博語奴主曰:「吾為卿燒其營舍,奴必走出,卿但諦伺捉之。 」於是博以一赤丸子 ,擲軍 門,須臾火起燭天,奴果走 出, 得之。博乃復以一青丸 子擲之,火即滅,屋舍百物,如故不損。博每作火有所燒,他人以水灌之,終不可滅,須臾自止之,方止。行水火中不沾灼,亦能使千百人從己蹈之,俱不沾灼,又與人往水上,布席而坐,飲食作樂,使衆人舞於水上。又山間石壁,地上盤石,博入其中,漸見背及兩耳,良久都沒。又能吞刀劒數千枚,及壁中出入,如孔穴也。能引鏡為刀,屈刀為鏡,可積時不改,須博指之,乃復如故。後入林慮山,服神丹而仙去。出《神仙傳》

天門子

天門子者,姓王名綱,尤明補養之道。故其經曰:「陽生立於寅,純木之精;陰生立於申,純金之精。天以木投金,無往不傷,故陰能疲陽也。陰人所以著脂粉者,法金之白也。是以真人道士,莫不留心注意,精其微妙,審其盛衰。我行青龍,彼行白虎,取彼朱雀,煎我玄武,不死之道也。又陰人之情也,每急於求陽,然而外自收「收」原作「戕」,據明鈔本改抑,不肯請陽者,明金不為木屈也。陽性氣剛燥,志節踈略。至於遊宴,言和氣柔,辭語卑下,明木之畏於金也。」天門子既行此道,年二百八十歲,猶有童子之色。乃服珠醴得仙,入玄洲山去也。出《神仙傳》

玉子

玉子者,姓韋明鈔本「韋」作「章」名震,南郡人也。少好學衆經,周幽王徵之不出。乃歎曰:「人生世間,日失一日,去生轉遠,去死轉近。而但貪富貴,不知養性命,命盡氣絕則死,位為王侯,金玉如山,何益於灰土乎?獨有神仙度世,可以無窮耳。乃師長桑子,具受衆術。乃別造一家之法,著道書百餘篇。其術以務魁為主,而精於五行之意,演其微妙,以養性治病,消災散禍。能起飄風,發屋折木,作雷雨雲霧。能以木瓦石為六畜龍虎立成,能分形為百千人。能涉江海。含水噴之,皆成珠玉,亦不變。或時閉氣不息,舉之不起,推之不動,屈之不曲,伸之不直,或百日數十日乃起。每與子弟行,各丸泥為馬與之,皆令閉目,須臾成大馬,乘之日行千里。又能吐氣五色,起數丈,見飛鳥過,指之即墮。臨淵投符,召魚鼈之屬,悉來上岸。能令弟子舉眼見千里外物,亦不能久也。其務魁時,以器盛水,着兩肘之間,噓之,水上立有赤光,輝輝起一丈。以此水治病,病在內飲之,在外者洗之,皆立愈。後入崆峒山合丹,白日昇天而去。出《神仙傳》

茅濛

茅濛,字初成,咸陽南關人也,即東卿司命君盈之高祖也。濛性慈憫,好行陰德,廉靜博學。逆覩周室將衰,不求進於諸侯。常歎人生若電流,出處宜及其時。於是師北郭鬼谷先生,受長生之術,神丹之方。後入華山,靜齋絕塵,修道合藥,乘龍駕雲,白日昇天。先是其邑歌謠曰:「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昇入太清。時下玄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臘嘉平。」秦始皇聞之,因改臘為「嘉平」。出《洞仙傳》

沈羲

沈羲者,吳郡人,學道於蜀中。但能消災治病,救濟百姓,不知服食藥物。功德感天,天神識之。羲與妻賈共載,詣子婦卓孔寧家還,逢白鹿車一乘,青龍車一乘,白虎車一乘,從者皆數十騎,皆朱衣,仗矛帶劍,輝赫滿道。問羲曰:「君是沈羲否?」羲愕然,不知何等,答曰:「是也。何為問之?」騎人曰:「羲有功於民,心不忘道,自少小以來,履行無過。壽命不長,年壽將盡。黃老今遣仙官來下迎之。侍郎薄延之,乘白鹿車是也;度世君司馬生,青龍車是也;迎使者徐福,白虎車是也。」須臾,有三仙人,羽衣持節,以白玉簡、青玉介丹玉字,授羲,羲不能識。遂載羲昇天。昇天之時,道間鉏耘人皆共見,不知何等。斯須大霧,霧解,失其所在,但見羲所乘車牛,在田食苗。或有識是羲車牛,以語羲家。弟子恐是邪鬼,將羲藏山谷間,乃分布於百里之內,求之不得。四百餘年,忽還鄉里,推求得數世孫,名懷喜。懷喜告曰:「聞先人說,家有先人仙去,久不歸也。」留數十日,說初上天時,云不得見帝,但見老君東向而坐。左右勑羲不得謝,但默坐而已。宮殿鬱鬱如雲氣,五色玄黃,不可名狀。侍者數百人,多女少男。庭中有珠玉之樹,衆芝叢生,龍虎成羣,游戲其間,聞琅琅如銅鐵之聲,不知何等。四壁熠熠,有符書着之。老君身形略長一丈,披髮文衣,身體有光耀。須臾,數玉女持金按玉盃,來賜羲曰:「此是神丹,飲者不死。夫妻各一杯,壽萬歲。」乃告言:飲服畢,拜而勿謝。服藥後,賜棗二枚,大如鷄子,脯五寸,遺羲曰:「暫還人間,治百姓疾病。如欲上來,書此符,懸之竿杪,吾當迎汝。」乃以一符及仙方一首賜羲。羲奄忽如𥧌,已在地上。多得其符驗也。出《神仙傳》

陳安世

陳安世,京兆人也,為權叔本家傭賃。禀性慈仁,行見禽獸,常下道避之,不欲驚之,不踐生蟲,未嘗殺物。年十三四,叔本好道思神,有二仙人,託為書生,從叔本游,以觀試之。而叔本不覺其仙人也,久而意轉怠。叔本在內,方作美食,而二仙復來詣門,問安世曰:「叔本在否?」答曰:「在耳。」入白叔本,叔本即欲出,其婦引還而止曰:「餓書生輩,復欲來飽腹耳。」於是叔本使安世出答:「言不在。」二人曰:「前者云在,旋言不在,何也?」答曰:「大家君教我云耳。」二人善其誠實,乃謂:「叔本勤苦有年,今適值我二人,而乃懈怠,是其不遇,幾成而敗。」乃問安世曰:「汝好游戲耶?」答曰:「不好也。」又曰:「汝好道乎?」答曰:「好,而無由知之。」二人曰:「汝審好道,明日早會道北大樹下。」安世承言,早往期處,到日西,不見一人,乃起欲去,曰:「書生定欺我耳。」二人已在其側,呼曰:「安世汝來何晚也?」答曰:「早來,但不見君耳。」二人曰:「吾端坐在汝邊耳。」頻三期之,而安世輒早至。知可教,乃以藥二丸與安世,誡之曰:「汝歸,勿復飲食,別止於一處。」安世承誡,二人常來往其處。叔本怪之曰:「安世處空室,何得有人語?」往輒不見。叔本曰:「向聞多人語聲,今不見一人,何也?」答曰:「我獨語耳。」叔本見安世不復食,但飲水,止息別位,疑非常人,自知失賢,乃嘆曰:「夫道尊德貴,不在年齒。父母生我,然非師則莫能使我長生。先聞道者,即為師矣。」乃執弟子之禮,朝夕拜事之,為之灑掃。安世道成。白日昇天。臨去,遂以要道術授叔本,叔本後亦仙去矣。出《神仙傳》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太平廣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