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四十三 徵應九(人臣咎徵)

徐慶 周仁軌 徐敬業 杜景佺 黑齒 常之 顧琮 路敬淳 張易之 鄭蜀賓 劉希夷 崔玄暐 宋善威 李處鑒 曲先衝 呂崇粹 源乾曜 毋旻 楊慎矜 王儦 崔曙 元載 彭偃 劉淝 韓滉 嚴震 李德裕 李師道 韋溫
下一卷 

徐慶编辑

  唐高宗時,徐慶為征遼判官。有一典,不得姓名。慶在軍,忽夢己化為羊,為典所殺。覺後悸懼流汗。至曉,此典詣慶,慶問夜來有所夢否。典云:「夢公為羊,手加屠割。意甚不願,為官所使制不自由。」(「所使制不自由」六字明抄本作「則解制使之惑」。)慶自此不食羊肉矣。(「慶自此不食羊肉矣」八字明抄本作「慶慰留之遂不食葷」。)至則天時,慶累加至司農少卿雍州司馬,時典已任大理獄丞。後慶被誣與內史令裴炎通謀,應節(明抄本「節」作「接」)英公徐敬業揚州反,被執送大理。忽見此丞押獄,慶便流涕謂之曰:「征遼之夢,今當應之。」及被殺戮之日,竟是此丞引出。(出《廣古今五行記》)

周仁軌编辑

  唐周仁軌,京兆萬年人也,孝和皇后韋氏母黨,累遷金吾大將軍,除并州長史。性殘酷好殺。在州,忽於堂階下見一人臂,如新斷來,血流瀝瀝。仁軌令人送去州二十餘里外。數日令看,其臂尚在。時盛暑毒,肉色無變。人威怪之。其月,孝和崩,仁軌以韋氏黨伏誅。介士抽刀斲之,仁軌舉臂,承刃所中,其臂墮地,與比見者無異。又馳騎往於先送處看之,至彼一無所見。(出《廣古今五行記》)

徐敬業编辑

  唐徐敬業舉兵,有大星蓬蓬如筐籠,經三宿而失。俄而敬業敗。(出《朝野僉載》)

杜景佺编辑

  唐司刑卿杜景佺授并州長史,馳驛赴任。其夜,有大星如斗,落於庭前,至地而沒。佺至并州祁縣界而卒。群官迎祭,回所上食為祭盤。(出《朝野僉載》)

黑齒常之编辑

  唐將軍黑齒常之鎮河源軍。城極嚴峻。有三口狼入營,繞官舍,不如從何而至。軍士射殺。黑齒惡之,移之外。奏討三曲党項,奉敕許。遂差將軍李謹行充替。謹行到軍,旬日病卒。(出《朝野僉載》)

顧琮编辑

  唐天官侍郎顧琮新得三品。有子婿來謁。時大門造成,琮乘馬至門,鼓鼻踣地不進。鞭之,跳躍而入,從騎亦如之。有頃,門無故自倒。琮不悅,遂病。郎中員外已下來問疾,琮云:「未合入三品,為諸公成就至此。自知不起矣。」旬日而薨。(出《朝野僉載》)

路敬淳编辑

  唐則天如意中,著作郎路敬淳莊在濟源。有水碾,碾上柱去水五六尺,一柱將壞,已易之,家人取充樵。柱中有一鮎魚尺餘,尚活。至數年,敬淳坐罪被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張易之编辑

  唐張易之初造一大堂,甚壯麗,計用數百萬。紅粉泥壁,文柏帖柱,琉璃沉香為飾。夜有鬼書其壁曰:「能得幾時?」易之令削去,明日復書之。前後六七削。易之乃題其下曰:「一月即令足。」自是不復更書。經半年,易之籍沒,入官。(出《朝野僉載》)

鄭蜀賓编辑

  唐長壽中,有滎陽鄭蜀賓頗善五言,竟不聞達。年老,方授江左一尉。親朋餞別於上東門,蜀賓賦詩留別曰:「畏途方萬里,生涯近百年;不知將白首,何處入黃泉。」酒酣自詠,聲調哀感,滿座為之流涕。竟卒於官。(出《大唐新語》)

劉希夷编辑

  唐劉希夷一名庭芝,汝州人,少有文華,好為宮體詩。詞旨悲苦,不為時人所重。善彈琵琶,嘗為白頭翁詠云:「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既而自悔曰:「我此詩讖,與石崇白首同所歸何異也。」乃更作一聯云:「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既而歎曰:「此句復似向讖矣,然死生由命,豈復由此。」乃兩存之。詩成未週歲,為奸人所殺。或云:「宋之問害之。」後孫昱撰《正聲集》,以希夷詩為集中之最,由是大為時人所稱。(出《大唐新語》)

崔玄暐编辑

  唐崔玄暐初封博陵王,身為益府長史。受封,令所司造輅初成,有大風吹其蓋傾折。識者以為不祥。無何,弟暈為雲陽令,部人殺之雍州衙內。暐三從以上,長流嶺南。斯亦咎徵之先見也。(出《朝野僉載》)

宋善威编辑

  唐瀛州饒陽人宋善威曾任一縣尉。嘗晝坐,忽然取靴衫笏,走出門迎接,拜伏引入。諸人不見,但聞語聲。威命酒饌樂飲,仍作詩曰:「月落三株樹,日暎九重天;良夜歡宴罷,暫別庚申年。」後威果至申年而卒。(出《朝野僉載》)

李處鑒编辑

  唐開元三年,有熊晝日入廣府城內,經都督門前過。軍人逐十餘里,射殺之。後月餘,都督李處鑒死。自後長史朱思賢被告反,禁身半年,才出即卒。司馬宋慶賓、長史竇崇嘉相繼而卒。(出《朝野僉載》)

曲先衝编辑

  唐開元四年,尚書考功院廳前一雙桐樹,忽然枯死。旬日,考功員外郎邵某卒。尋而曲先衝為郎中,判邵舊案。月餘,西邊樹又枯死。省中憂之,未幾而先衝又卒。(出《朝野僉載》)

呂崇粹编辑

  唐開元中,諫議大夫呂崇粹,東平人,美秀魁梧,薄有詞彩。宅在京永崇坊。於家忽見數個小兒腳脛,自膝下自踝已上,流血淋瀝,如新截來。旬日,粹遇疾而卒。(出《廣古今五行記》)

源乾曜编辑

  唐源乾曜為宰相,移政事床。時姚元崇歸休。及假滿來,見床移,忿之。曜懼下拜。玄宗聞之,而停曜。宰相諱移床,移則改動。曜停後,元崇罷。此其應也。(出《朝野僉載》)

毋旻编辑

  唐右補闕毋旻,博學有著術才。上表請修古史,先撰目錄以進。玄宗稱善,賜絹一百疋。性不飲茶,著代飲茶序。其略曰:「釋滯消壅,一日之利暫佳;瘠氣侵精,終身之累斯大。獲益則歸功茶力,貽患則不謂茶災。豈非福近易知,禍遠難見云。」後直集賢,無何以熱疾暴終。初嘗夢著衣冠上北邙山,親友相送。及至山頂,回顧不見一人。意甚惡之。及卒,僚友送葬北邙,果如初夢。玄宗聞而悼之,贈朝散大夫。(出《大唐新語》)

楊慎矜编辑

  唐楊慎矜,隋室之後。其父崇禮,太府卿,葬少陵原。封域之內,草木皆流血。守者以告,慎矜大懼。問史敬忠。忠有術,謂慎矜,可以禳之免禍。乃於慎矜後園大陳法事。罷朝歸,則裸袒桎梏,坐於叢棘。如是者數旬,而流血亦止。敬忠曰:「可以免禍。」慎矜愧之。遣侍婢明珠,明珠有美色,路由八姨門。(貴妃妹也)姨方登樓。臨大道,姨與敬忠相識,使人謂曰:「何得從車乎?」敬忠未答。使人去簾觀之,姨於是固留。邀敬忠坐樓,乃曰:「後車美人,請以見遺。」因駕其車以入。敬忠不敢拒。姨明日入宮,以侍婢從。帝見而異之,問其所來。明珠曰:「楊慎矜家人也,近贈史敬忠。」帝曰:「敬忠何人,而慎矜輒遺其婢?」明珠乃具言厭勝之事。上大怒,以告林甫。林甫素忌慎矜才,必為相。以吉溫陰害。有憾於慎矜,遂構成其事,下溫案之。溫求得敬忠於汝州,誣慎矜以自謂亡隋遺裔,潛謀大逆,將復宗祖之業,於是賜自盡,皆不全其族。(出《明皇雜錄》)

王儦编辑

  唐太子僕通事舍人王儦,肅宗克復後降官。為人所告,係御史臺。儦未繫之前年九月,儦與嬖姬夜坐堂下,有流星大如盎,光明照耀,墜於井中,在井久猶光明。使人求之,無所得。儦懼出宅,竟徙播州。儦殊不意,行至鳳州,疽背裂死。(出《紀聞》)

崔曙编辑

  唐崔曙舉進士,作明堂火珠詩贖帖。曰:「夜來雙月滿,曙後一星孤。」當時以為警句。及來年曙卒。唯一女名星星。人始悟其自讖也。(出《本事詩》)

元載编辑

  唐元載為相時,正晝有書生詣焉。既見,拜語曰:「聞公高義好士。」輒獻詩一篇,以寄其意。詞曰:「城南路長無宿處,獲花紛紛如柳絮;海燕銜泥欲作窠,空屋無人卻飛去。」載亦不曉其意。既出門而沒。後歲餘,載被法家破矣。(出《通幽錄》)

彭偃编辑

  唐大歷中,彭偃未仕時,嘗有人謂曰:「君當得珠而貴,後且有禍。」尋為官得罪,謫為澧州司馬。既至,以江中多(「多」原作「名」,據明抄本改)蚌。偃喜,以為珠可取。即命人彩之,獲蚌甚多。而卒無有應。及朱泚反,召偃為偽中書舍人。偃方悟得珠乃朱泚也。後誅死。(出《宣室志》)

劉淝编辑

  唐貞元中,淮西用兵。時劉淝為小將,每捉生蹋伏,淝必在數,前後重創,將死數四。後因月黑風甚,又令捉生。淝憤激深入,意必死。行十餘里,因坐將睡。忽有人覺之,授以雙燭,曰:「君方大貴,但心存此燭在,即無憂也。」淝後拜將,常見燭影在雙旌上。後不復見燭,乃輿疾歸京卒。(出《酉陽雜俎》)

韓滉编辑

  唐丞相韓滉自金陵入朝。歲餘後,於楊子江中,有龜鱉滿江浮下,而悉無頭。當此時,滉在城中薨。人莫知其故。(出《戎幕閒談》)

嚴震编辑

  唐司空嚴震,梓州鹽亭縣人,所居枕釜戴山。但有鹿鳴,即嚴氏一人必殞。或一日,有親表對坐,聞鹿鳴,其表曰:「釜戴山中鹿又鳴。」嚴曰:「此際多應到表兄。」其表兄遽對曰:「表兄不是嚴家子,合是三兄與四兄。」不日,嚴氏子一人果亡。是何異也。(出《北夢瑣言》)

李德裕编辑

  唐衛公李德裕,初為太原從事。睹公牘中文水縣解牒稱:武士彟文水縣墓前有碑。元和中,忽失龜頭所在。碑上有武字十一處,皆鐫去之。其碑大高於華嶽者,非人力攀削所及。不經半年,武相遇害。(出《戎幕閉談》)

李師道编辑

  唐李師道既以青齊叛。章武帝將討之,凡數年而王師不勝。師道益驕。嘗一日坐於堂,其榻前有銀鼎,忽相鼓,其一鼎耳足盡墜。後月餘,劉悟手刃師道,青齊遂平。蓋銀鼎相鼓之兆也。(出《宣室志》)

韋溫编辑

  唐韋溫為宣州,病瘡於首,因托後事於女婿。且曰:「予年二十九,為校書郎,夢渡滻水,中流見二吏,齎牒相召。一吏言:『彼墳至大,功須萬日,今未也。』今正萬日,予豈免乎!」累日而卒。(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