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六十二 感應二

崔恕 何瑚 陳遺 王虛之 河南婦人 岑文本 鄭鮮 張楚金 羅道悰 陵空觀 皇甫氏 田仁會 徐州軍士 唐宣宗 李彥佐 胡生 劉行者 王法朗 郗法遵 王暉 李夢旗 孟熙
下一卷 

崔恕编辑

  譙郡有功曹澗,天統中,濟南來府君,出除譙郡。功曹清河崔恕,弱冠有令德於人。時春夏積旱,送別者千餘人。至此澗上,眾渴甚,來公有思水之色。恕獨見一青鳥,於澗中乍飛乍止。怪而就焉。鳥起,見一石,方五六寸。以鞭撥之,清泉湧注。盛以銀瓶,瓶滿,水立竭。惟來公與恕供飲而已。議者以為德感所致焉。時人異之,故以為目。(出《酉陽雜俎》)

何瑚编辑

  梁何瑚字重寶,為北征咨議。博問強學,幼有令名。性淳深,事親恭謹。母病求醫,不乘車馬。忽感聖僧,體質殊異,手執香炉,來求齋食,而至無早晚。故疑其非常。如此十餘日,母病有瘳,僧便辭去。留素書般若經一卷。因執手曰:「貧道是二十七賢聖,不近相人(《辯正論》八「近」作「退」)。感檀越至心,故來看。病者已瘥,貧道宜還。」言訖前行,忽不見,而炉煙香氣,一旬方歇。精誠所感,朝野歎嗟。因舍別宅為目(明抄本「目」作「因」)愛寺也。(出《辯正論》)

陳遺编辑

  吳人陳遺少為郡吏。母好食焦飯。遺在役,恒帶囊,每煮食,漉其焦以獻母。孫恩作亂,遺隨例奔逃。母憶遺,晝夜哭泣,遂失明。遺脫難還家,入門見母,再拜號泣,母目忽然開朗。(出《孝子傳》)

王虛之编辑

  王虛之,廬陵西昌人。年十三,喪父母。二十年鹽酢不入口。後得重病。忽有一人來詣,謂之曰:「君病尋瘥。」俄而不見。又所住屋室,夜有異光,庭中橘樹,隆冬三實。病果尋愈。咸以至孝所感。(出《孝子傳》)

河南婦人编辑

  隋大業中,河南婦人養姑不孝。姑兩目盲,婦以蚯蚓為羹以食之。姑怪其味,竊藏其一臠,留示兒。兒見之號泣,將錄婦送縣。俄而雷雨暴作,失婦所在。尋見婦自空墮地,身及服玩如故,而首變為白狗,言語如恒。自云:「不孝於姑,為天神所罰。」夫乃斥去之。後乞食於道,不知所在。(出《冥報記》)

岑文本编辑

  唐中書令岑文本,江陵人。少信佛,常念誦法華經普門品。曾乘船於巨江中,船壞,人盡死,文本沒有水中,聞有人言:「但念佛,必不死也。」如是三言之。既而隨波湧出,已著北岸,遂免死。後於江陵設齋,僧徒集其家。有一客僧獨後去,謂文本曰:「天下方亂,君幸不預其災,終逢太平,致富貴也。」言訖,趨出外不見。既而文本就齋,於自食碗中得舍利二枚。後果如其言。(出《法苑珠林》)

鄭鮮编辑

  唐鄭鮮字道子,善相法,自知命短,念無以可延。夢見沙門問之:「須延命耶?可大齋日,放生念善,持齋奉戒,可以延齡得福。」鮮因奉法,遂獲長年。(出《宣驗記》)

張楚金编辑

  唐則天朝,刑部尚書張楚金為酷吏周興搆陷。將刑,乃仰歎曰:「皇天后土,豈不察忠孝乎?奈何以無辜獲罪。」因泣下數行,市人皆為覷欷。須臾,陰雲四塞,若有所感。旋降敕釋罪。宣示訖,天地開朗,慶雲紛紏。時議言其忠正所致也。(出《御史臺記》)

羅道悰编辑

  唐司竹園羅道悰上書忤旨,配流。時有同流者道病卒,泣曰:「所恨委骨異壤。」退悰曰:「吾若生還,當取同歸。」遂瘞之而去。及還,為大水漂蕩,失其所在。道悰哭告之,請示其靈。俄而水際沸湧,又咒曰:「如真在此下,更請一沸。」又然,遂得之,志銘可驗,負之還鄉。(出《廣德神異錄》)

陵空觀编辑

  唐景龍四年,洛州陵空觀失火,萬物並盡。惟有一真人,巋然獨存,乃泥塑為之。乃改為聖真觀。(出《朝野僉載》)

皇甫氏编辑

  唐僕射裴遵慶,母皇甫氏,少時常持經。經函中有小珊瑚樹。異時,忽有小龍骨一具,立於樹側。時人以為裴氏休祥,上元中,遵慶遂居宰輔云爾。(出《廣異記》)

田仁會编辑

  唐田仁會為郢州刺史,自暴得雨。人歌曰:「父母育我田使君,精誠為人上天聞。田中致雨山出雲,但願常在不患貧。」(出《廣德神異錄》)

徐州軍士编辑

  唐王智興在徐州,法令甚嚴。有防秋官健交代歸,其妹婿於家中設饌以賀,自於廚中磨刀,將就坐(明鈔本就坐二字作生)割羊腳。磨訖,持之疾行。妻兄自堂走入廚,倉卒相值,鋒正中妻兄心,即死。所由擒以告。智興訊問,但稱過誤,本無惡意。智興不之信,命斬之。刀輒自刑者手中躍出,徑沒於地。三換皆然。智興異之,乃不殺。(出《因話錄》)

唐宣宗编辑

  唐大中初,京師嘗淫雨涉月,將害粢盛。分命禱告,百無一應。宣宗一日在內殿,顧左右曰:「昔湯以六事自責,以身代犧牲。雖甚旱,卒不為災。我今萬姓主,遠慚湯德。而災若是,兆人謂我何?」乃執炉,降階踐泥,焚香仰視,若自責者。久之,御服沾濕,感動左右。旋踵而急雨止,翌日而凝陰開,比秋而大有年。(出《真陵十七史》)

李彥佐编辑

  李彥佐在滄景。唐太和九年,有詔詔浮陽兵北渡黃河。時冬十二月。至濟南,郡使擊冰進舟,冰觸舟,舟覆詔失。彥佐驚懼,不寢食六日,鬢髮白,至貌侵膚削,從事亦謬其儀形也。乃令津吏,不得詔盡死。吏懼,且請一祝禱於河,吏憑公誠明,以死索之。彥佐乃令具爵酒,及祝傳語詰河。其旨,明天子在上,川瀆山嶽,祝史咸秩。予境之望,祀未嘗匱,而(「而」原作「兩」,據明鈔本改)河伯洎鱗介之長,當衛天子詔,何反溺之乎?或不獲,予將齋告於天,天將謫爾。吏酹冰辭已,忽有聲如震,河冰中斷,可三十丈。吏知彥佐精誠已達,乃沉鉤索而出。封角如舊,惟篆印微濕耳。彥佐所至,令嚴務簡,推誠於物,著聲於官。如河水色渾駛流,大木與纖芥,頃刻千里矣,安有舟覆六日,一酹而堅冰陷,一鉤而沉詔獲,得非誠之至乎?(出《闕史》)

胡生编辑

  列子終於鄭,今墓在效藪。謂賢者之跡,而或禁其樵彩焉。裡有胡生者,家貧,少為洗鏡鍍釘之業。遇甘果名茶美醞,輒祭於禦寇之壟,似求聰慧而思學道。歷稔,忽夢一人,刀划其腹開,以一卷之書,置於心腑。及覺,而吟詠之意,皆綺美之詞,所得不由於師友也。既成卷軸,尚不棄於猥賤之業,真隱者之風。遠近號為胡釘鉸。太守名流,皆仰矚之,而門多長者。或有遺賂,必見拒也。或持茗酒而來,則忻然接奉。其文略說數篇,喜圃田韓少府見訪云:「忽聞梅福來相訪,笑著荷衣出草堂。兒童不慣見車馬,爭入蘆花深處藏。」又觀鄭州崔郎中諸妓繡樣云:「日暮堂前花蕊嬌,爭拈小筆上床描。繡成安向春園裡,引得黃鶯下柳條。」江際小兒垂釣云:「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蒼苔草映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恐畏魚驚不應人。』(出《雲溪友議》)

劉行者编辑

  唐廬陵闤闠中,有一劉行者。以釘鉸為業。性至孝。母親患眼二十餘年,行者懇苦救療。一日,忽有衲僧,攜淨水銅瓶子,覓行者磨洗,出百金為酬,行者不受。告云:「家有母親患眼多年,和尚莫能有藥療否?」僧云:「待磨洗瓶子了,與醫。」磨洗畢,便出門,而行者隨問之,僧云:「但歸去,已與醫了。」言訖,失僧所在。行者奔還家,見母親忽自床墜地,雙目豁開。闔家驚喜,方知向者僧是羅漢。遂畫其形影供養。至今存焉。(出《報應錄》)

王法朗编辑

  唐夔州道士王法朗,舌大而長,呼文字不甚典切,常以為恨。因發願讀道德經。夢老君與剪其舌。覺而言詞輕利,精誦五千言,頗有徵驗。(出《錄異記》)

郗法遵编辑

  唐道士郗法遵居廬山簡寂觀,道行精確。獨力檢校,已曆數年,全無徒弟。忽夢玄中法師謂之曰:「汝無人力,甚見勤勞。今有二童子,所恨年小耳。」既覺,話於眾。出山過民王家,有孩子,年才一晬。見法遵,抱其足不肯捨。遵去,晝夜啼號不息。遵復至則欣然。後數年,父母即舍為童子。又一小兒姓劉,眼有五色光,父母疑其怪異,因灸眼屋,其光遂絕。已四五歲,亦舍在觀中,相次入道。果符玄中夢授之語矣。(出《錄異記》)

王暉编辑

  西蜀將王暉嘗任集州刺史。集州城中無水泉,民皆汲於野外。值岐兵急攻州城,且絕其水路,城內焦渴。旬日之間,頗有死者。王公乃中夜有所祈請,哀告神祗。及寐,夢一老父告曰:「州獄之下,當有美泉。」言訖而去,王亦驚寤。遲明,且命畚鍤,於所指之處掘數丈,乃有泉流。居人飲之,蒙活甚眾。岐兵比知城中無水,意將坐俟其斃。王公命汲泉水數十罌,於城上揚而示之,其寇乃去。是日神泉亦竭。豈王公精誠之所感耶?踈勒拜井之事,固不虛耳。王后致仕,家於雍州,嘗言之,故記耳。(出《玉堂閒話》)

李夢旗编辑

  偽蜀拔山軍卒李夢旗經敵擒歸岐陽,老母悲泣,因瞽雙目。夢旗在岐陽,虔祈切至,願見慈母,三載方還。夢旗刺股血點母眼,即時如故。乃知孝道感通,其昭然耳。(出《儆誡錄》)

孟熙编辑

  蜀孟熙,販果實養父母,承顏順旨,溫清定省,出告反面,不憚苦辛。父常云:「我雖貧,養得一曾參。」及父亡,絕漿哀號,幾至滅性。布苫於地,寢處其上。三年不食鹽酪。遠近歎服。因見鼠掘地,得黃金數千兩,自此巨富焉。(出《儆誡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