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八十四 貢舉七(代族附)

貢舉 昭宗 韋甄 劉纂 鍾傅 盧文煥 趙光逢 盧延讓 韋貽范 楊玄同 封舜卿 高輦 氏族 李氏 王氏 七姓 李積 崔湜 類例 李嶠 張說 楊氏 李益 莊恪太子妃 白敏中 汝州衣冠 黃生
下一卷 

  貢舉

目录

昭宗编辑

  昭宗皇帝,頗為孤進開路。崔凝覆試,但是子弟,無問文章高下,率多退落,其間屈人頗多。孤寒中,唯程晏、黃韜擅場之外,其

韋甄(本條原缺。據明抄本、陳校本補)编辑

  韋甄及第,勢固萬全矣。然未知名第高下,未免撓懷。俄聆於光德里南街。忽睹一人扣一板門甚急。良久,軋然門開。呼曰:「十三官尊體萬福。」既而甄果是第十三人矣。(出《摭言》)

劉纂编辑

  劉纂者,商州劉蛻之子也,亦善為文。乾寧中,寒棲京師。偶與一醫士為鄰。纂待之甚至,往往假貸之。其人即樞密使門徒。嗣薛王為大京兆,醫工因為知柔診脈。從容之際,盛言纂之窮且屈。知柔甚領覽。會試官以解送等第,稟於知柔。知柔謂纂是開府門前人醫者之言,必開府之意也,非解元不可。由是以纂居首送,纂亦莫知其由。自是纂落數學,方悟。竟無以自雪。(出《摭言》)

鍾傅编辑

  僖宗廣明之亂(庚子誤為甲辰)甲辰,天下大荒,車駕再幸岐梁。饑殣相望,郡國率不以貢士為意。江西節帥鍾傅起於義聚,奄有疆土,充庭述職,為諸侯表式。而乃孜孜以薦賢為急務。雖州裡白丁,片文隻字求貢於有司者,莫不盡禮接之。至於考試之辰,設會供帳,甲於治平。行鄉飲之禮,嘗率賓佐臨視,拳拳然有喜色。後大會以餞之,筐篋之外,率皆資以桂王。解元三十萬,解副二十萬,其餘皆不減十萬。垂三十載,此志未嘗稍息。時舉子者以公卿關節,不遠千里而求首薦,歲常不下數輩。

盧文煥编辑

  盧文煥,光化二年狀元及第,頗以宴醵為急務。常府開宴,同年皆患貧,無以致之。一旦紿以游齊國公亭子,既自皆解帶從容。煥命團司牽驢。時柳璨告文煥,以驢從非己有。文煥曰:「藥不瞑眩,厥疾弗瘳。」璨甚銜之。居四年,璨登庸,文煥憂慼日加。璨每遇之曰:「藥不瞑眩,厥疾弗瘳。」(出《摭言》)

趙光逢编辑

  光化二年,趙光逢放柳璨及第。光逢後三年不遷。時璨自內庭大拜,光逢始以左丞徵入。未幾,璨坐罪誅死,光逢膺大用,居重地十餘歲。上表乞骸,守司空致仕。二年,復徵拜上相。(出《摭言》)

盧延讓编辑

  盧延讓光化三年登第。先是延讓師薛能為詩,詞意入癖,時人多笑之。吳融向為侍御史,出官峽中。延讓時薄游荊渚,貧無卷軸,未遑贄謁。會融表弟滕籍者,偶得延讓百篇。融既覽,大奇之。且曰:「此無他貴,語不尋常耳。於是稱之於府主成汭。時故相張公職於是邦,常以延讓為笑端。及融言之,咸所改觀。由是大獲舉糧。延讓深所感激。然猶困循,竟未相面。值融赴急徵,尋入內庭,孜孜於公卿間稱譽不已。光化戊午歲,來自襄之南。融一見如舊相識,延讓嗚咽流涕,於是攘臂成之矣。(出《摭言》)

韋貽范编辑

  羅隱、顧雲,俱受知於相國令狐綯。顧雖鹺賈之子,而風韻詳整。羅亦錢塘人,鄉音乘刺。相國子弟每有宴會,顧獨預之。風韻談諧,莫辨其寒素之士也。顧文賦為時所稱,而切於成名。嘗有啟事陳於所知,只望丙科盡處,竟列於尾株之前也。羅既頻不得意,頗怨望,竟為貴游子弟所排,契闊東歸。黃寇事平,朝賢議欲召之。韋貽范沮之曰:「某與同舟而載,雖未相識,舟人告云:此有朝官。羅曰:是何朝官,我腳夾筆,亦可敵得數輩。必若登科通籍,吾徒為秕糠也,」由是不果召。(出《北夢瑣言》)

楊玄同编辑

  唐天祐年,河中進士楊玄同老於名場,是歲頗亦彷徨,未涯兆朕,宜祈吉夢,以卜前途。是夕,夢龍飛天,乃六足。及見榜,乃名第六。則知固有前定矣。(出《玉堂閒話》)

封舜卿编辑

  封舜卿梁時知貢舉。後門生鄭致雍同受命,入翰林為學士。致雍有俊才。舜卿才思拙澀,及試五題,不勝困弊,因托致雍秉筆。當時識者,以為座主辱門生。同光初致仕。(出《北夢瑣言》)

高輦编辑

  禮部貢院,凡有榜出,書以淡墨。或曰,名第者,陰注陽受,淡墨書者,若鬼神之跡耳。此名鬼書也。范質云:未見故實,涂說之言,未敢為是。嘗記未應舉日,有登第者相告,舉子將策名,必有異夢。今聊記憶三數夢,載之於此。高輦應舉,夢雷電晦冥,有一小龍子在前,吐出一石子。輦得之。占者曰:雷電晦冥,變化之象,一石十科也。將來科第,其十數矣。及將放榜,有一吏持主文貼子至,問小吏姓名:則曰姓龍。詢其名第高卑,則曰第十人。又郭俊應舉時,夢見一老僧屐於臥榻上,蹣跚而行。既寤,甚惡之。占者曰:老僧上座也,著屐於臥塌上行,屐高也,君其巍峨矣。及見榜,乃狀元也。王汀應舉時,至滑州旅店,夢射王慎徵,一箭而中。及將放榜,或告曰:君名第甚卑。汀答曰:苟成名,當為第六人。及見榜,果如所言。或者問之,則告以夢。王慎徵則前年第六人及第,今射而中之,故知亦此科第也。質於癸巳年應舉,考試畢場。自以孤平(明抄本「孤平」作「幼年」。)初舉,不敢決望成名,然憂悶如醉。晝寢於逆旅,忽有所夢。寐未吪間,有九經蔣之才相訪。即驚起而坐,且告以夢。夢被人以硃筆於頭上亂點,己牽一胡孫如驢許大。蔣即以夢占之曰:「君將來必捷,兼是第三人矣。」因問其說,即曰:「亂點頭者,再三得也;朱者、事分明也;胡孫大者為猿,算法圈三徑一,故知三數也。」及放榜,即第十三人也。(出《玉堂閒話》)   氏族

李氏编辑

  後魏孝文帝定四姓,隴西李氏大姓,恐不入,星夜乘鳴駝,倍程至洛。時四姓已定訖。故至今謂之駝李焉。(出《朝野僉載》)

王氏编辑

  太原王氏,四姓得之為美,故呼為釢鏤王家,喻銀質而金飾也。(出《國史補》)

七姓编辑

  高宗朝,以太原王,范陽盧,滎陽鄭,清河博陵二崔,趙郡隴西二李等七姓,其族望恥與諸姓為婚,乃禁其自相姻娶。於是不敢復行婚禮,密裝飾其女以送夫家。(出《國史異纂》)

李積(國史補。積作慎)编辑

  李積。酒泉公義琰姪孫,門戶第一而有清名。常以爵位不如族望,官至司封郎中懷州刺史,與人書札,唯稱隴西李積。(出《國史補》)

崔湜编辑

  崔仁師之孫崔湜、滌(「滌」原作「湜」,據明抄本改。)等昆仲數人,並有(「並有」二字原缺,據唐《摭言》十二補。)文翰,列官清要。每私宴之際,自比王謝之家。謂人曰:「吾之門第(」門第「原作」人門「,據明抄本改。)及出身官歷,未嘗不為第一。丈夫當先據要路以制人,豈能默默受制於人。」故進取不已,而不以令終。(出《摭言》)

類例编辑

  世有山東士大夫類例三卷。其有非士族及假冒者,多不見錄。署雲相州僧曇剛撰。後柳衝亦明族姓,中宗朝為相州刺史。詢問舊老,云:「自隋已來,不聞有僧曇剛。」蓋懼嫉於時,故隱其名氏。(出《國史補》)

李嶠编辑

  初,李嶠與李迥秀同在廟堂,奉詔為兄弟。又西祖王璋與信安王禕同產。故趙郡隴西二族,昭穆不定,一會之中,或孫為祖,或祖為孫。(出《國史補》)

張說编辑

  張說好求山東婚姻,當時皆惡之。及後與張氏親者,乃為甲門(「甲門」原作「申明」,據明抄本改。)四姓。鄭氏不離滎陽,又崗頭盧,澤底李,土門崔,皆為鼎甲。(出《國史補》)

楊氏编辑

  楊氏,自楊震號關西孔子,葬於潼關亭,至今七百餘年,子孫猶在閿鄉故宅,天下一家而已。(出《國史補》)

李益编辑

  李尚書益有宗人庶子同名,俱出於姑臧公。時人謂尚書為文章李益,庶子為門戶李益,而尚書亦兼門地焉。嘗姻族間有禮會,尚書歸,笑謂家人曰:「太甚笑,今日局席,兩個坐頭,總是李益。(出《因話錄》)

莊恪太子妃编辑

  文宗為莊恪選妃,朝臣家子女者(明抄本「子女者」作「有女子」。)悉被進名,士庶為之不安。帝知之,召宰臣曰:「朕欲為太子婚娶,本求汝鄭門衣冠子女為新婦,(明抄本」婦「下有」扶出來田舍齁齁地如「九字。)聞在外朝臣,皆不願共聯作親情,(明抄本情作家。)何也?朕是數百年衣冠。」無何神堯打(明抄本打作把朕二字。)家羅訶去。因遂罷其選。(出《盧氏雜說》)

白敏中编辑

  白敏中為相,嘗欲以前進士侯溫為子婿。且有日矣,其妻盧氏曰:「身為宰相,願為我婿者多矣。己既姓白,又以侯氏兒為婿,必為人呼作侯白爾。」敏中為之止焉。敏中始婚也,已朱紫矣,嘗戲其妻為接腳夫人。又妻出,輒導之以馬。妻既憾其言,每出,必命撤其馬,曰:「吾接腳夫人,安用馬也。」(出《玉泉子》)

汝州衣冠编辑

  汝州衣冠,無非望族,多有子女。有汝州參軍亦令族內,於一家求親,其家不肯曰:「某家世不共軒冕家作親情。」(出《盧氏雜說》)

黃生编辑

  有黃生者,擢進士第。人問與頗同房否?對曰:別洞。黃本溪洞豪姓,生故以此對。人雖咍之,亦賞其直實也。(出《尚書故實》)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