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八十五 銓選一

蔡廓 謝莊 劉林甫 張說 溫彥博 戴胄 唐皎 楊師道 高季輔 薛元超 楊思玄 張仁禕 裴行儉 三人優劣 劉奇 狄仁杰 鄭杲 薛季昶 鄧渴 李至遠 張文成 鄭愔、崔湜 糊名
下一卷 

目录

蔡廓编辑

  宋廢帝時,以蔡廓為吏部尚書。錄尚書徐羨之謂中書令傅亮曰:「黃門已下,悉委蔡,吾徒不復歷懷。自此已上,故宜共參同異。」廓聞之曰:「我不能為徐羨之署紙尾也。」遂辭不拜。(出《建康實錄》)

謝莊编辑

  宋謝莊字希逸,侍中微之子,黃門思之孫。美儀容,善談論,工書屬文,好言玄理。少為文帝所賞。帝一見之,輒歎曰:「藍田生美玉,豈虛也哉?」莊代顏峻為吏部尚書。峻容貌嚴毅,常有不可犯之色。莊風姿溫美,人有喧訴,常歡笑答之。故時人語曰:顏吏部瞋而與人官,謝吏部笑不與人官。莊遷中書令侍中,諡曰憲。莊家世無年五十者。莊年四十二,祖四十七,曾祖四十三,高祖三十。子朏、籥,並知名。(出《談藪》)

劉林甫编辑

  唐武德初,因隋舊制,以十一月起選,至春即停。至貞觀二年,劉林甫為吏部侍郎,以選限促,多不究悉,遂奏四時聽選,隨到注擬。當時以為便。(出《唐會要》)

張說编辑

  武德七年,高祖謂吏部侍郎張說曰:「今年選人之內,豈無才用者,卿可簡試將來,欲縻之好爵。」於是說以張行成、張知運等數人應命。時以為知人。(出《唐會要》)

溫彥博编辑

  貞觀元年,溫彥博為吏部郎中,知選,意在沙汰,多所擯抑,而退者不伏,囂訟盈庭。彥博惟騁辯與之相詰,終日喧擾。頗為識者所嗤。(出《唐會要》)

戴胄编辑

  貞觀四年,杜如晦臨終,請委選舉於民部尚書戴胄。遂以兼檢校吏部尚書。及在銓衡,頗抑文雅而獎法吏,不適輪轅之用。物議(「議」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以是刺之。(出《唐會要》)

唐皎编辑

  唐貞觀八年十一月,唐皎除吏部侍郎。常引人入銓,問何方穩便?或云:其家在蜀,乃注與吳。復有云:親老,先住江南,即唱之隴右。論者莫測其意。有一信都人希河朔,因紿云:願得江淮,即注與河北一尉。由是大被選人紿言欺之。(出《唐會要》)

楊師道编辑

  貞觀十七年,楊師道為吏部尚書。貴公子,四海人物,未能委練,所署多非其才。深抑勢貴及親黨,將以避嫌。時論譏之。(出《唐會要》)

高季輔编辑

  貞觀十七年,吏部侍郎高季輔知選。凡所銓綜,時稱允愜。至十八年於東都獨知選事,上賜金鏡一面,以表清鑒。(出《唐會要》)

薛元超编辑

  永徽元年,中書舍人薛元超好汲引寒俊,嘗表薦任希古、高智周、郭正一、王義方、孟利真等十餘人。時論稱美。(出《唐會要》)

楊思玄编辑

  龍朔二年,司列少常伯楊思玄恃外戚貴,待選流多不以禮而排斥之。為選者夏侯彪所訟,御史中丞郎餘慶彈奏免官。時中書令許敬宗曰:「必知楊吏部之敗。」或問之,對曰:「一彪一狼,共著一羊,不敗何待!」(出《唐會要》)

張仁禕编辑

  唐總章二年十一月,吏部侍郎李敬玄委事於員外張仁禕。有識略乾能,始造姓歷,改修狀抹銓替等程式。敬玄用仁禕之法,銓總式序。仁禕感國士見委,竟以心勞,嘔血而死。(出《唐會要》)

裴行儉编辑

  咸亨二年,有楊炯、王勃、盧照鄰、駱賓王,並以文章見稱。吏部侍郎李敬玄咸為延譽,引以示裴行儉。行儉曰:「才名有之,爵祿蓋寡。楊應至令長,餘並鮮能令終。」是時蘇味道、王勮未知名,因調選,遂為行儉深禮異。仍謂曰:有晚生子息,恨不見其成長,二公十數年當居衡石,願識此輩。(明鈔本「識此輩」作「此為托」)其後果如其言。行儉嘗所引偏裨將有程務挺、張虔勖、崔智聓、王方翼、黨金毗、劉敬同、郭待封、李多祚、黑齒常之盡為名將。(出《唐會要》)

三人優劣编辑

  長壽二年,裴子餘為鄠縣尉。同列李隱朝、程行諶皆以文法著稱,子餘獨以詞學知名。或問雍州長史陳崇業,三人優劣孰先?崇業曰:「譬之春蘭秋菊,俱不可廢。」

劉奇编辑

  證聖元年,劉奇為吏部侍郎。注張文長(《唐會要》七五「長」作「成」)、司馬鍠為監察御史。二人因申屠瑒以謝之。奇正色曰:「舉賢本自無私,二君何為見謝?」(出《唐會要》)

狄仁杰编辑

  聖歷初,狄仁杰為納言,頗以藻鑒自任,因舉桓彥范、敬暉、崔玄暐、張柬之、袁恕己等五人。後皆有大勛。復舉姚元崇等數十人悉為公相。聖歷中,則天令宰相各舉尚書郎一人。仁杰獨薦其子光嗣,由是拜地官員外,蒞事有聲。則天謂之曰:「祁奚內舉,果得人也。」(出《唐會要》)

鄭杲编辑

  聖歷二年,吏部侍郎鄭杲,注韓思復為太常博士,元稀聲京兆士曹。嘗謂人曰:「今年掌選,得韓、元二子,則吏部不負朝廷矣。」(出《唐會要》)

薛季昶编辑

  長安三年,則天令雍州長史薛季昶,擇僚吏堪為御史者。季昶以問錄事參軍盧齊卿,齊卿舉長安縣尉盧(「盧」原作「處」,據《唐會要》七五改。)懷慎,李體光。(《唐會要》作季休光。)萬年縣尉李義,崔湜;咸陽縣丞倪若冰;周至縣尉田崇壁;新豐縣尉崔日用。後皆至大官。(出《唐會要》)

鄧渴编辑

  弘道元年十二月,吏部侍郎魏克己銓綜人畢,放長榜,遂出得留人名。於是衢路喧嘩,大為冬集人授(明抄本「授」作「援」。)引指摘,貶為太子中允,遂以中書舍人鄧玄挺替焉。又無藻鑒之目,及患消渴,選人因號鄧渴。(出《唐會要》)

李至遠编辑

  如意元年九月,天官郎中李至遠權知侍郎事。時有選人姓刁,又有王元忠,並被放。乃密與令史相知,減其點畫,刁改為丁,王改為士。擬授官後,即添成文字。至遠一覽便覺曰:「今年銓覆萬人,總識姓名。安有丁士者哉?此刁某王某者。」省內以為神明。(出《唐會要》)

張文成编辑

  唐張文成曰:「乾封以前,選人每年不越數千;垂拱以後,每歲常至五萬。人不加眾,選人益繁者,蓋有由矣。嘗試論之。只如明經進士,十週三衛,勛散雜色,國官直司,妙簡實材,堪入流者十分不過一二。選司考練,總是假手冒名。勢家囑請,手不把筆,即送東司。眼不識文,被舉南館。正員不足,權補試攝檢校之官。賄貨縱橫,贓污狼籍。流外行署,錢多即留。或貼司助曹,或員外行案。更有挽郎輦腳,營田當屯,無尺寸功夫,(明抄本夫作效。)並優與處分。皆不事學問,唯求財賄,是以選人冗冗,甚於羊群;吏部喧喧,多於蟻聚。若銓實用,百無一人。積薪化薪,所從來遠矣。」(出《朝野僉載》)

鄭愔、崔湜编辑

  唐鄭愔為吏部侍郎,掌選,贓污狼籍。引銓,有選人係百錢於靴帶上。愔問其故,答曰:「當今之選,非錢不行。」愔默而不言,時崔湜亦為吏部侍郎,掌銓。有選人引過,分疏云:「某能翹關負米。」湜曰:「若壯,何不兵部選?」答曰:「外邊人皆雲,崔侍郎下,有氣力者即得。」(出《朝野僉載》)

糊名编辑

  武後以吏部選人多不實,乃令試日自糊其名,暗考以定等第。判之糊名,自此始也。武後時,投匭者或不陳事,而有嘲謔之言。於是乃置使,先閱其書奏,然後投之。匭院有司,自此始也。(出《國史異纂》)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