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八十六 銓選二

斜封官 盧從願 韋抗 張仁願 杜暹 魏知古 盧齊卿 王丘 崔琳 裴光庭 薛據 李林甫 張說 張奭 楊國忠 陸贄 鄭餘慶 裴遵慶 李絳 李建 崔安潛
下一卷 

目录

斜封官编辑

  唐景龍年中,斜封得官者二百人,從屠販而踐高位。景雲踐祚,尚書宋璟、御史大夫畢構,奏停斜封人官。璟、構出後,見鬼人彭卿受斜封人賄賂,奏云:見孝和怒曰,我與人官,何因奪卻?於是斜封皆復舊職。偽周革命之際,十道使人,天下選殘明經進士及下村教童蒙博士,皆被搜揚。不曾試練,並與美職。塵黷士人之品,誘悅愚夫之心。庸才者得官以為榮,有才得官以為辱。昔趙王倫之篡也,天下孝廉秀才茂異,並不簡試。雷同與官,市道屠沽,亡命不軌,皆封侯略盡。太府之銅不供鑄印,至有白版侯者。朝會之服,貂者大半。故謠云:貂不足,狗尾續。小人多幸,君子恥之。無道之朝,一何連類也,惜哉!(出《朝野簽載》)

盧從願编辑

  景雲元年,盧從願為侍郎,精心條理,大稱平允。其有冒名偽選,虛增功狀之類,皆能擿發其事。典選六年,頗有聲稱。時人曰:前有裴馬,後有盧李。裴即行儉,馬謂戴,李謂朝隱。(出《唐會要》)

韋抗编辑

  景雲二年,御史中丞韋抗加京畿按察使。舉奉天縣尉梁升卿、新豐尉王倕、金城縣尉王水、(明抄本「水」作「永」,唐會要「水」作「冰」。)華原縣尉王燾為判官。其後皆著名位。(出《唐會要》)

張仁願编辑

  景雲二年,朔方總管張仁願奏用監察御史張敬忠、何奕,長安縣尉寇泚,鄠縣尉王易從,始平縣主簿劉體微分判軍事;義烏縣尉晁良貞為隨軍。後皆至大官。(出《唐會要》)

杜暹编辑

  景雲二年,盧從願為吏部侍郎。杜暹自婺州參軍調集,補鄭縣尉。後暹為戶部尚書,從願自益州長史入朝。暹立在盧上,謂之曰:「選人定何如?」盧曰:「亦由僕之藻鑒,遂使明公展千里足也。」(出《唐會要》)

魏知古编辑

  先天元年,侍中魏知古嘗表薦洹水縣令呂太一、蒲州司功參軍齊瀚、右內率府騎曹柳澤。及為吏部尚書。又擢密縣尉宋遙,左補闕袁暉、封希顏,伊闕縣尉陳希烈。其後咸居清要。(出《唐會要》)

盧齊卿编辑

  開元元年,盧齊卿為幽州刺史。時張守珪為果毅,特禮接之。謂曰:「十年內當節度。」果如其言也。(出《唐會要》)

王丘编辑

  開元八年七月,王丘為吏部侍郎,擢山陰尉孫逖、桃林尉張鏡微、湖城丞張晉明、進士王冷然、李昂等。不數年,登禮闈,掌綸誥焉。(出《唐會要》)

崔琳编辑

  十一年十二月,吏部侍郎崔琳銓日,收選殘人盧怡、裴敦復、於號卿等十數人。無何,皆入台省。眾以為知人。(出《唐會要》)

裴光庭编辑

  開元十八年,蘇晉為侍郎,而侍中裴光庭每過官,應批退者,但對眾披簿,以硃筆點頭而已。晉遂榜選院:門下點頭者,更引注擬。光庭以為侮己,不悅。時有門下主事閻鱗之,為光庭腹心,專主吏部過官。每鱗之裁定,光庭隨口下筆。時人語曰:鱗之口,光庭手。(出《唐會要》)

薛據编辑

  開元中,薛據自恃才名,於吏部參選,請授萬年錄事。諸流外官共見宰執訴云:「錄事是某等清要官,今被進士欲奪,則某等色人,無措手足矣。」遂罷。(出《摭言》)

李林甫编辑

  自開元二十年,吏部置南院,始懸長名,以定留放。時李林甫知選,寧王私謁林甫曰:「就中乞一人。」林甫責之。於是榜云:據其書判,自合得留,緣屬寧王,且放冬集。(出《國史補》)

張說编辑

  中書舍人張均知考,父左相張說知京官考。特注曰:父教子忠,古之善訓。祁奚舉子,義不務私。至如潤色王言,章施帝載,道參墳典,例絕常功,恭聞前烈,尤難其任。豈以嫌疑,敢撓綱紀?考上下。(出《玄宗實錄》)

張奭编辑

  苗晉卿典選,御史中丞張倚男奭參選,晉卿以倚子思悅附之。考等第凡六十四人,奭在其首。蘇考蘊者為薊令,乃以選事告祿山。祿山奏之,玄宗乃集登科人於花萼樓前重試,升第者十無一二。奭手持試紙,竟日不下一字。時人謂之拽白。上大怒,貶倚。敕曰:庭闈之間,不能訓子;選調之際,乃以托人天下為戲談。晉卿貶安康。(出《盧氏雜說》)

楊國忠编辑

  天寶十載十一月,楊國忠為右相,兼吏部尚書,奏請兩京選人,銓日便定留放,無少長各於宅中引注。虢國姊妹垂簾觀之。或有老病醜陋者,皆指名以笑。雖士大夫亦遭斥恥。故事,兵吏部事中行列於前曰:「既對注擬,即是過門下了。」希烈等腹悱而已。侍郎韋見素、張倚皆衣紫,與本曹郎官,藩屏外排比案牘,趨走語事。乃謂簾中楊氏曰:兩個紫袍主事何如?楊乃大噱。選人鄭怤(「怤」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附會其旨,與二十餘人率錢於勤政樓設齋,兼(「兼」原作「簾」,據明抄本改)為國忠立碑於尚書省南。所注吏部三銓選人,專務鞅掌,不能躬親,皆委典及令史孔目官為之。國忠但押一字,猶不可遍(出《唐續會要》)

陸贄编辑

  貞元八年春,中書侍郎平章事陸贄,始復令吏部每年集選人。舊事,吏部每年集人。其後遂三數年一置選。選人並至,文書多,不可尋勘,真偽紛雜,吏因得大為奸巧。選人一蹉跌,或十年不得官。而官之缺者,或累歲無人。贄命吏部分內外官員為三分,計缺集人,歲以為常。其弊十去七八。天下稱之。(出《唐會要》)

鄭餘慶编辑

  劉禹錫曰:「宣平鄭相之銓衡也,選人相賀,得入其銓。」劉禹錫曰:予從弟某在鄭銓,注湖州一尉,唱唯而出。鄭呼之卻回曰,如公所試,場中無五六人。一唱便受之,此而不獎,何以銓衡?公要何官,去家穩便。曰:家住常州,乃注武進縣尉。選人翕然,畏而愛之。及後作相,過官又稱第一,其有後於魯也。又云:「(」雲「原作」去「,據明抄本改)陳諷、張復元各注畿縣,請換縣,允之。既而張卻請不換。鄭榜了。(」了「原作」子「,據明抄本改)引張才入門,已定不可改。時人服之。(出《嘉話錄》)

裴遵慶编辑

  裴遵慶罷相,知選。朝廷優其年德,令就第注官。自宣平坊榜引士子,以及東市兩街。時人以為盛事。(出《國史補》)

李絳编辑

  長慶初,吏部尚書李絳議置郎官十人,分判南曹,吏人不便。旬日出為東都留守。自是選曹成狀,常速畢。(出《國史補》)

李建编辑

  李建為吏部郎中,常曰:方今秀茂,皆在進士。使僕得志,當令登第之歲,集於吏部,使尉緊縣;既罷復集,稍尉望縣;既罷乃尉畿縣,而升於朝。大凡中人,三十成名,四十乃至清列。遲速為宜。既登第,遂食祿,既食祿,必登朝,誰不欲也?無淹翔以守常限,無紛競以來奔捷。下曹得其循舉,上位得其更厲。就而言之,其利甚博。議者多之。(出《國史補》)

崔安潛编辑

  崔安潛東洛掌選。時選人中不能顯其名姓,竊顧雲啟事投獻者。崔公不之知,大賞歎,召之與語,便注一超資縣令。後有人白,崔公方悔。(出《盧氏雜說》)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