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一百九十七 博物

東方朔 劉向 胡綜 張華 束皙 沈約 虞世南 傅奕 郝處俊 孟詵 唐文宗 賈耽 段成式 江陵書生
下一卷 

東文朔编辑

  漢武帝時,嘗有獨足鶴。人皆不知,以為怪異。東方朔奏曰:此山海經所謂畢方鳥也。驗之果是。因敕廷臣皆習山海經。山海經伯翳所著,劉向編次作序。伯翳亦曰伯益。《書》曰:益典朕虞。蓋隨禹治水,取山海之異,遂成書。(出《尚書故實》)

劉向编辑

  貳負之臣曰危,與貳負殺契窳。帝乃梏之疏屬之山。桎其右足,反縛兩手與發,繫之山上,在關提西北,郭璞注云。漢宣帝使人發上郡磐石,石室中得一人,徒裸,被發反縛,械一足。以問,群臣莫知。劉向按此言之。宣帝大驚,由是人爭學山海經矣。(出《山海經》)

胡綜编辑

  胡綜博物多識。吳孫權時,有掘地得銅匣長二尺七寸,以琉璃為蓋,雕縷其上,得一白玉如意,所執處皆刻龍虎及蟬形。時莫能識其所由者。權以綜多悉往事,使人問之。綜云:「昔秦始皇東遊,以金陵有天子氣,乃改縣名。並掘鑿江湖,平諸山阜,處處輒埋寶物,以當王土之氣。事見於秦記,此蓋是乎。」眾人咸歎其洽聞,而悵然自失。(出《綜別傳》)

張華编辑

  魏時,殿前鐘忽大鳴,震駭省署。華曰:「此蜀銅山崩,故鐘鳴應之也。」蜀尋上事,果云銅山崩。時日皆如華言。(出《小說》)

又 張華编辑

  晉陸士衡嘗餉張華,於時賓客盈座。華開器,便曰:「此龍肉也。」眾雖素伏華博聞,然意未知信。華曰:「試以苦酒灌之,必有異。」試之,有五色光起。士衡乃窮其所由。鮓主曰:「家園中積茅下,得一白魚,質狀殊常,以作鮓過美,故以餉陸。(出《世說》)

又 張華编辑

  又吳郡臨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無聲。以問華。華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作魚形,扣之則鳴矣。」即從華言,聲聞數十里。(出《小說》) 

编辑

  惠帝時,有得一鳥毛長數丈。華見而歎曰:「此所謂海鳧毛。此毛出則天下土崩。」果如其言。(出《異苑》)

编辑

  洛中有一洞穴深不可測。有一婦人欲殺夫,謂夫曰:「未曾見此穴。」夫自過視之。至穴,婦推夫墜穴,至底,婦擲飯物,如欲祭之。此人當時顛墜恍惚,良久乃蘇。得飯食之,氣力稍強。周惶覓路,乃得一穴。匍匐從就,崎嶇反側。行數十里,穴小寬,亦有微明。遂得寬平廣遠之地。步行百餘里,覺所踐如塵,而聞粇米香,啗之芬美,過於充饑。即裹以為糧,緣穴行而食。此物既盡,復遇如泥者,味似向塵,又齎以去。所歷幽遠,里數難測。就明曠而食所齎盡,便入一都:郛郭修整,宮館壯麗。台榭房宇,悉以金魄為飾。雖無日月,明逾三光。人皆長三丈,被羽衣,奏奇樂,非世所聞也。便告請求哀。長人語令前去,從命進道。凡遇如此者九處。最後所至,苦告饑餒。長人入,指中庭一大柏樹,近百圍,下有一羊,令跪捋羊須。初得一球,長人取之。次捋又取,後捋令啗食,即得療饑。請問九處之名,求停不去。答曰:「君命不得停,還問張華當悉。」此人便復隨穴而行,遂得出交郡。往還六七年間,即歸洛,問華,以所得二物視之。華云:「如塵者是黃河龍涎;泥是崑山下泥;九處地仙名九館;羊為癡龍;其初一珠,食之與天地等壽,次者延年,後者充饑而已。」(出《幽明錄》)

编辑

  豫章有然石,以水灌之便熱,用以烹煮,可使食成。熱盡,下可以冷水灌之更熱。如此無窮。世人貴其異,不能識其名。雷煥元康中入洛,乃齎以示華。華云:「此所謂」然石「。」(出《異物志》)

编辑

  嵩高山北有大穴空,莫測其深。百姓歲時每游其上。晉初,嘗有一人誤墜穴中。同輩冀其倘不死,試投食於穴。墜者得之為糧,乃緣穴而行。可十許日,忽曠然見明。又有草屋一區,中有二人,對坐圍棋,局下有一杯白飲。墜者告以饑渴。棋者曰:「可飲此。」墜者飲之,氣力十倍。棋者曰:「汝欲停此不?」墜者曰:「不願停。」棋者曰:「汝從西行數十步,有一井,其中多怪異,慎勿畏,但投身入中,當得出。若饑,即可取井中物食之。墜者如其言。井多蛟龍,然見墜者,輒避其路。墜者緣井而行。井中有物若青泥,墜者食之。了不復饑。可半年許,乃出蜀中。因歸洛下,問張華。華曰:」此仙館,所飲者玉漿,所食者龍穴石髓也。「(出《小說》)

束皙编辑

  晉武帝問尚書郎摯仲冶:「三月三日曲水,其義何旨?」答曰:「漢章帝時,平原徐肇以三月初生三女,至三日而俱亡。一村以為怪,乃相推之水濱盥洗,因流以濫觴。曲水之義,蓋起此也。」帝曰:「若如所談,便非嘉事也。」尚書郎束皙進曰:「仲冶小生,不足以知此。臣請說其始。昔周公城洛邑,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詩云:」羽觴隨東(明抄本「東」作「洝」,《太平御覽》三十引「東」作「氵安」)流。又秦昭王三日上巳置酒河曲,見金人自淵而出,奉水心劍曰,今君制有西夏,乃秦霸諸侯。乃因此處立為曲水。二漢相沿,皆為盛業。「帝曰:」善。「賜金五十斤,而左遷仲冶為陽城令。(出《續齊諧記》)

沈約编辑

  梁武帝多策事。因有貢徑寸栗者,帝與沈約策栗事:帝得十餘事,約得九事。及約出,人問今日何不勝?約曰:「此人忌前,不讓必恐羞死。時又策錦被事。(出《盧氏雜說》)   又天監五年,丹陽山南得瓦物,高五尺,圍四尺,上銳下平,蓋如盒焉。中得劍一,瓷具數十。時人莫識。沈約云:「此東夷盂也,葬則用之代棺。此制度卑小,則隨當時矣。東夷死則坐葬之。」武帝服其博識。語在江右(明抄本「右」作「左」)雜事。(出《史係》)

虞世南编辑

  唐太宗令虞世南寫列女傳,屏風已裝,未及求本,乃暗書之,一字無失。(出《國史異纂》)

又 虞世南编辑

  太宗常出行,有司請載副書以從。帝曰:「不須,虞世南此行秘書也。」

傅奕编辑

  唐貞觀中,有婆羅門僧言得佛齒,所擊前無堅物。於是士女奔湊,其外如市。傅奕方臥病,聞之。謂其子曰:「非佛齒。吾聞金剛石至堅,物莫能敵,唯羚羊角破之。汝可往試焉。」僧緘滕甚嚴,固求,良久乃見。出角叩之,應手而碎,觀者乃止。今理珠玉者用之。(出國史異纂)

郝處俊编辑

  唐太宗問光祿卿韋某,須無脂肥羊肉充藥。韋不知所從得,乃就侍中郝處俊宅問之。俊曰:「上好生,必不為此事。」乃進狀自奏;其無脂肥羊肉,須五十口肥羊,一一對前殺之,其羊怖懼,破脂並入肉中。取最後一羊,則極肥而無脂也。上不忍為,乃止。賞處俊之博識也。(出《朝野僉載》)

孟詵编辑

  唐孟詵,平昌人也,父曜明經擢第,拜學官。詵少敏悟,博聞多奇,舉世無與比。進士擢第,解褐長樂縣尉,累遷鳳閣舍人。時鳳閣侍郎劉禕之臥疾,詵候問之,因留飯,以金碗貯酪。詵視之驚曰:「此藥金,非石中所出者。」禕之曰:「主上見賜,當非假金。」詵曰:「藥金仙方所資,不為假也。」禕之曰:「何以知之?」詵曰:「藥金燒之,其上有五色氣。」遽燒之,果然。禕之以聞。則天以其近臣,不當旁稽異術,左授台州司馬,累遷同州刺史。每曆官,多煩政,人吏殆不堪。薄其妻室,常曰,妻室可烹之以啖客。人多議之。(出《御史臺記》)

唐文宗编辑

  唐文宗皇帝聽政暇,博覽群書。一日,延英顧問宰臣,毛詩云:呦呦鹿鳴,食野之蘋。蘋是何草?時宰相李珏、楊嗣復、陳夷行相顧未對。珏曰:「臣按爾雅,蘋是藾蕭。」上曰:「朕看毛詩疏,蘋葉圓而花白,叢生野中,假非藾蕭。」又一日問宰臣,古詩云:輕衫襯跳脫。跳脫是何物?宰臣未對。上曰:即今之腕釧也。《真誥》言,安姑有斲粟金跳脫,是臂飾。(出《盧氏雜說》)

賈耽编辑

  唐賈耽好地理學。四方之使,乃是(明抄木「乃是」作「自乃」)蕃虜來者,而與之坐,問其土地山川之所終始。凡三十年,所聞既備,因撰海內華夷圖。以問其郡人,皆得其實,事無虛詞。(出《盧氏雜說》)

段成式编辑

  唐段成式詞學博聞,精通三教;復強記,每披閱文字,雖千萬言,一覽略無遺漏。嘗於私第鑿一池,工人於土下獲鐵一片,怪其異質,遂持來獻。成式命尺,周而量之,笑而不言。乃靜一室,懸鐵其室中之北壁。已而泥戶,但開一牖方才數寸,亦緘鐍之。時與近親闢牖窺之,則有金書兩字,以報十二時也。其博識如此。(出《南楚新聞》)

又 段成式编辑

  成式多禽荒,其父文昌嘗患之。復以年長,不加面斥其過,而請從事言之。幕客遂同詣學院,具述丞相之旨,亦唯唯遜謝而已,翌日,復獵於郊原,鷹犬倍多。既而諸從事各送兔一雙,其書中徵引典故,無一事重疊者。從事輩愕然,多其曉其故實。於是齊詣文昌,各以書示之。文昌方知其子藝文該瞻。山簡云:「吾年四十,不為家所知。」頗亦類似。(出《玉堂閒話》)

江陵書生编辑

  江陵南門之外,雍門之內,東垣下有小瓦堂室一所,高尺許,具體而微。詢其州人,曰:「此息壤也。」鞠其由,曰:數百年前,此州忽為洪濤所漫,未沒者三二版。州帥惶懼,不知所為。忽有人白之曰,洲之郊墅間,有一書生博讀甚廣,才智出人。請召詢之。及召問之,此是息壤之地,在於南門。僕嘗讀《息壤記》云,禹湮洪水,茲有海眼。泛之無恒,禹乃鐫石,造龍之宮室,置於穴中,以塞其水脈。後聞版築此城,毀其舊制,是以有此懷襄之患。請掘而求之。果於東垣之下,掘數尺,得石宮室,皆已毀損。荊帥於是重葺,以厚壤培之。其洪水乃絕。今於其上又起屋宇,志其處所。旋以《息壤記》驗之,不謬。(出《玉堂閒話》)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