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七 書二

王羲之 王獻之 王修 荀輿 謝安 王慄 戴安道、康昕 韋昶 蕭思話 王僧虔 王融 蕭子雲 蕭特 僧智永 僧智果
下一卷 

目录

王羲之编辑

  晉王羲之字逸少,曠子也。七歲善書。十二,見前代《筆說》於其父枕中,竊而讀之。父曰:「爾何來竊吾所秘?」羲之笑而不答。母曰:「爾看用筆法。」父見其小,恐不能秘之,語羲之曰:「待爾成人,吾授也。」羲之拜請,今而用之,使待成人,恐蔽兒之幼令也。父喜,遂與之。不盈期月,書便大進。衛夫人見,語太常王策曰:「此兒必見用筆訣,近見其書,便有老成之智。」涕流曰:「此子必蔽吾名。」晉帝時,祭北郊文,更祝板,工人削之,筆入木三分。三十三書《蘭亭序》,三十七書《黃庭經》。書訖,空中有語:「卿書感我,而況人乎,吾是天台文(說郛九二文作丈)人。」自言真勝鍾繇。羲之書多不一體,(出羊欣《筆陣圖》)逸少善草、隸、八分、飛白、章行,備精諸體,自成一家法。千變萬化,得之神功。逸少隸、行、草、章、飛白五體俱入神,八分入妙。妻郗氏甚工書。有七子,獻之最知名。玄之、凝之、徽之,操之並工草。(出《書斷》)

  又 羲之,書以章草答庾亮。示翼,翼見,乃歎伏。因與羲之書云,「吾昔有伯英章草八紙,過江顛沛,遂乃亡失。常歎妙跡永絕,忽見足下答兄書,煥若神明,頓還舊觀。」羲之罷會稽,住蕺山下。旦見一老姥,把十許六角竹扇出市。王聊問:「比欲貨耶,一枚幾錢?」答云:「二十許。」右軍取筆書扇,扇五字。姥大悵惋云:「老婦(婦字原缺,據明抄本補)舉家朝餐,俱仰於此,云何書壞。」王答曰:「無所損,但道是王右軍書字,請一百。」既入市,人競市之。後數日,復以數扇來詣,請更書,王笑而不答。又云,羲之曾自書表與穆帝,專精任意。帝乃令索紙色類,長短闊狹,與王表相似。使張翼寫效,一毫不異,乃題後答之。羲之初不覺,後更相看,乃歎曰:「小人亂真乃爾。」羲之性好鵝,山陽曇忀村有一道士養好者十餘。王清旦乘小船,故往看之。意大願樂,乃告求市易,道士不與。百方譬說,不能得之。道士言性好道,久欲寫河上公老子,縑素早辦,而無人能書。府君若能自書老子(「老子」原作「屈」,據明抄本改)《道德》各兩章,便合群以奉。羲之停半日,為寫畢。籠鵝而歸,大以為樂。又嘗詣一門生家,設佳饌供給,意甚感之,欲以書相報。見有一新榧幾,至滑淨,王便書之,草正相半。門生送王歸郡,比還家,其父已刮削都盡,兒還去看,驚懊累日。(出《圖書會粹》)

  又 晉穆帝永和九年,暮春三月三日嘗遊山陰。與太原孫統承、公孫綽興、公(公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廣漢王彬之道生、陳郡謝安石、高平郗罷重熙、太原王(王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蘊叔仁、釋支遁道林、並逸少子凝、徽、操之等四十一人,修袚禊之禮。揮毫制序,興樂而書。用蠶繭紙鼠須筆,遒媚勁健,絕代更無。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字有重者皆別體,就中之字最多。(出《法書要錄》)

王獻之编辑

  王獻之字子敬,尤善草隸。幼學於父,習於張芝。爾後改變制度,別創其法。率爾師心,冥和天矩。初謝安請為長史。太元中,新起太極殿。安欲使子敬題榜,以為萬代寶,而難言之。乃說韋仲將題靈雲台之事。子敬知其旨,乃正色曰:「仲將魏之大臣,寧有此事。使其有此,知魏德之不長。」安遂不之逼。子敬年五六歲時學書,右軍從後潛掣其筆,不脫。乃歎曰:「此兒當有大名,遂書《樂毅論》與之。學竟能極。小真書可謂窮微入聖,筋骨緊密,不減於父。如大則尤直而寡態,豈可同年。唯行草之間,逸氣過也。及論諸體,多劣右軍。總而言之,季孟差耳。子敬隸、行、草、章草、飛白五體,俱入神。八分入能。(出《書斷》)

  又 羲之為會稽,子敬齣戲。見北館新白土壁,白淨可愛。子敬令取掃帚,沾泥汁中,以書壁。為方丈一字,晻曖斐亹,極有勢好。日日觀者成市。羲之後見,歎其美,問誰所作。答曰:「七郎。」羲之於是作書與所親云:「子敬飛白大有,(按說郛九二有下多一進字)直是圖於此壁。」子敬好書,觸遇造玄。有一好事年少,故作精白紙械,著往詣子敬。便取械書之,草正諸體悉備,兩袖及標略周,自歎北來之合。年少覺王左右有凌奪之色,如是掣械而走。左右果逐及於門外,鬥爭分裂,少年才得一袖而已。子敬為吳興,羊欣父不疑為烏程令。欣時年十五六,書已有意。為子敬所知,往縣。入欣齋,著新白絹裙晝眠。子敬乃書其裙幅及帶,欣覺歡樂,遂寶之,後以上朝廷。(出《圖書會粹》)

  又 獻之嘗與簡文帝書十許紙。最後題雲,「下官此書甚合作,願聊存之。」此書為桓玄所寶。玄愛重二王,不能釋手。乃撰縑素及紙書正行之尤美者,合為一帙。嘗置左右,及南奔,雖甚狼狽,猶以自隨。將敗,並沒於江。(出《法書要錄》)

王修编辑

  王修字敬仁,仲祖之子,官至著作郎。少有秀令之譽,年十六著《賢令論》。劉真長見之,嗟歎不已。善隸行書,嘗就右軍求書。乃寫《東方朔畫贊》與之。王僧虔云:「敬仁書殆窮其妙,王子敬每看,咄咄逼人。」昇平元年卒,年二十四歲。始王導愛好鍾氏書,喪亂狼狽,猶衣帶中藏(「藏」原作「戲」,據明抄本改)尚書宣示。過江後,以賜逸少。逸少乞敬仁。敬仁卒,其母見此書平生所好,以入棺。敬仁隸行入妙,殷仲堪書,亦敬仁之亞也。(出《書斷》)

荀輿编辑

  荀輿能書,嘗寫狸骨方。右軍臨之,至今謂之《狸骨帖》。(出《尚書故實》)

謝安编辑

  謝安字安石,學正於右軍。右軍云:「卿是解書者,然知(「知」原作「之」,據明抄本改)解書為難。」安石尤善行書,亦猶衛洗馬,風流名士,海內所瞻。王僧虔云:「謝安入能書品錄也。」安石隸行草並入妙。兄尚字仁祖、萬石,(《法書要錄》萬石作弟萬字安石)並工書。(出《書斷》)

王慄编辑

  晉平南將軍後侍中王慄,右軍之叔父,工隸飛白,祖述張衛法。復索靖書七月二十六日一紙,每寶玩之。遭永嘉喪亂,乃四疊綴衣中以渡江。今蒲州桑泉令豆盧器得之,疊跡猶在。(出《圖史異纂》)

戴安道、康昕编辑

  晉戴安道隱居不仕。總角時,以雞子汁溲白瓦屑作鄭玄碑,自書刻之。文既奇麗,書亦絕妙。又有康昕,亦善草隸。王子敬嘗題方山亭壁數行,昕密改之,子敬後過不疑。又為謝居士題畫像,以示子敬,嗟歎(「嗟歎」原作「歎能」,據明抄本改)以為奇(「奇」原作「川河」,據明抄本改)絕矣。昕字君明,外國人,官臨沂令。(原缺出處,明抄本作出《書斷》)

韋昶编辑

  晉韋昶字文林,仲將兄康字元將,涼州刺史之玄孫。官至潁川太守散騎常侍。善古文大篆及草,狀貌極古。亦猶人則抱素,木則封冰,奇而且勁。太元中,孝武帝改治宮室及廟諸門,並欲使王獻之隸草書題榜,獻之固辭。及使劉瑰以八分書之,後又以文休以大篆改八分焉。或問王右軍父子書名,以為云何。答曰:「二王自可謂能,未知是書也。」又妙作筆,王子敬得其筆。歎為絕世。義熙末卒,年七十餘。文體古文、大篆、草書並入妙。(出《書斷》)

蕭思話编辑

  宋蕭思話,蘭陵人。父源,冠軍瑯琊太守。思話官至徵西將軍左僕射。工書,學於羊欣,得具體法。雖無奇峰壁立之秀,連岡盡望,勢不斷絕,亦可謂有功矣。王僧虔云:「蕭全法羊,風流媚好,殆欲不減,筆力恨弱。」袁昂云:「羊真孔草,蕭行范篆,各一時之妙也。」(出《書斷》)

王僧虔编辑

  瑯琊王僧虔博通經史,兼善草隸。太祖謂虔曰:「我書何如卿。」曰:「臣正書第一,草(「草」原作「章」,據明抄本改)書第三;陛下草書第二;正書第三。臣無第二,陛下無第一。」上大笑曰:「卿善為詞也。然天下有道,丘不與易也。」虔歷左僕射尚書令,諡簡穆公。僧虔長子慈,年七歲,外祖江夏王劉義恭,迎之入中齋,施實寶物,恣其所取。慈唯取素琴一張孝子圖而已。年十歲,共時輩蔡約入寺禮佛。正見沙門等懺悔,約戲之曰:「眾僧今日何干乾。」慈應聲答曰:「卿如此不知禮,何以興蔡氏之宗。」約,興宗之子也。謝超宗見慈學書,謂之曰:「卿書何如虔公。」答云:「慈書與大人,如雞之比鳳。」超宗,鳳之子。慈歷侍中,贈太常卿。約歷太子詹事。(出《談藪》)

  又 齊高帝嘗與王僧虔賭書畢,帝曰:「誰為第一?」僧虔對曰:「臣書人臣中第一,陛下書帝中第一。」帝笑曰:「卿可謂善自謀矣。」(出《南史》)

王融编辑

  宋末,王融圖古今雜體,有六十四書。少年倣效,家藏紙貴。而風魚蟲鳥,是七國時書。元長皆作隸字,故貽後來所誥。(明抄本誥作詰)湘東王遣沮陽令韋仲定為九十一種,次功曹謝善勛增其九法,合成百體。其中以八卦為書焉,(「焉」原作「為」,據明抄本改)一以太為兩法,徑丈一字,方寸千言。(出《法書要錄》)

蕭子雲编辑

  梁蕭子雲字景喬。武帝謂曰:「蔡邕飛而不白,羲之白而不飛。飛白之間,在卿斟酌耳。」嘗大書蕭字,後人匣而寶之。傳之張氏賓護,東部舊第有蕭齋,前後序皆名公之詞也。(出《尚書故實》)武帝造寺,令蕭子雲飛白大書蕭字,至今蕭字存焉。李約竭產,自江南買歸東洛,建一小亭以玩,號曰「蕭齋」。(出《國史補》)

蕭特编辑

  海鹽令蘭陵蕭特善草隸,高祖賞之曰:「子敬之書,不如逸少;蕭特之跡,逐過其父。」(出《談藪》)

僧智永编辑

  陳永欣寺僧智永,永師遠祖逸少。曆紀專精,攝齋升堂,員草唯命。智永章草及草書入妙,行入能。兄智楷亦工書,丁覘亦善隸書。時人云:「丁真永草。」(出《書斷》)

  又 智永嘗於樓上學書,業成方下。(出《國史纂異》)

  梁周興嗣編次千字文,而有王右軍者,人皆不曉。其始乃梁武教諸王書,令殷鐵石於大王書中,榻一千字不重者,每字片紙,雜碎無序。武帝召興嗣謂曰:「卿有才思,為我韻之。」興嗣一夕編綴進上,鬢髮皆白,而賞錫甚厚。右軍孫智永禪師,自臨八百本,散與人外,江南諸寺各留一本。永公住吳興永欣寺,積學書,後有禿筆頭十甕,每甕皆數千。人來覓書,並請題額者如市。所居戶限為穿穴,乃用鐵葉裹之,謂為鐵門限。後取筆頭瘞之,號為退筆塚,自制銘志。(出《尚書故實》)

  常居永欣寺閣上臨書,所退筆頭,置之於大竹簏。簏受一石餘,而五簏皆滿。(出《法書要錄》)

僧智果编辑

  隋永欣寺僧智果,會稽人也。煬帝甚善之。工書銘石,其為瘦健,造次難類。嘗謂永師云:「和尚得右軍肉,智果得骨。夫筋骨藏於膚肉,山水不厭高深。而此公稍乏清幽,傷於淺露。若吳人之戰,輕進易退,勇力而非武,虛張誇耀,無乃小人儒乎。智果隸、行、草入能。(出《書斷》)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