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十一 畫二

宗測 袁茜 梁元帝 陶弘景 張僧繇 高孝珩 楊子華 劉殺鬼 鄭法士 閻立德 閻立本 薛稷 尉遲乙僧 王維 李思訓 韓乾
下一卷 

目录

宗測编辑

  南齊宗測字敬微,炳之孫也,代居江陵。不應招辟。驃騎將軍豫章王嶷請為參軍,測答曰:「何得謬傷海鳧,橫斤山木?」性善書畫。傳其祖業,志欲游名山。乃寫祖炳所畫《尚子平圖》於壁。隱廬山,居炳舊宅。畫阮籍遇孫登於行障上,坐臥對之。又永業寺佛影台。皆稱臻絕。(出《南齊記》)

袁茜编辑

  齊袁茜,陳郡人。時南康郡守劉繒妹為鄱陽王妃,伉儷甚篤。王為齊明帝所誅。妃追傷過切,心用恍惚,遂成癔病。醫所不療。袁茜善圖寫。畫人面,與真無別。乃令畫王形象,並圖王平生所寵姬,共照鏡,狀如偶寢。密令媼奶示妃。妃見乃唾之,因罵曰:「斲老奴晚!」於是悲情遂歇,病亦痊除。(出謝赫《畫品》)

梁元帝编辑

  梁元帝常畫聖僧,武帝親為作贊。任荊州刺使時,畫《蕃客入朝圖》,帝極稱善(據梁書)。又畫《職貢圖》,並序外國貢獻之事(序具本集)。又遊春苑,白麻紙《畫鹿圖》、《師利像》、《鸛鶴》、《陂池芙蓉》、《醮鼎圖》。並有題印傳於代。(出《名畫記》)

陶弘景编辑

  梁陶弘景字通明,明眾藝,善書畫。武帝嘗欲徵用。隱居畫二牛:一以金籠頭牽之,一則逶迤就水草。梁武知其意,遂不以官爵逼之。(出《名畫記》)

張僧繇编辑

  梁張僧繇,吳人也。天監中,為武陵王國將軍吳興太守。武帝修飾佛寺,多命僧繇畫之。時諸王在外,武帝思之。遣僧繇傳寫儀形,對之如面也。江陵天皇寺,明帝置,內有柏堂。僧繇畫廬舍那像及仲尼十哲。帝怪問:「釋門內如何畫孔聖?」僧繇曰:「後當賴此耳。」及後周滅佛法,焚天下寺塔,獨此殿有宣尼像,乃不毀拆。又金陵安樂寺畫四龍,不點眼睛。每云:「點之即飛去。」人以為妄誕,因請點之。須臾,雷電破壁,二龍乘雲騰上天。未點睛者見在。初吳曹不興圖青溪龍,僧繇見而鄙之,乃廣其像於龍泉亭。其畫留在秘閣,時未之重。至太清中,雷震龍泉亭。遂失其壁,方知神妙。又畫《天竺二胡僧》。因侯景亂,散拆為二。一僧為唐右常侍陸堅所寶。堅疾篤,夢胡僧告云:「我有同侶,離拆多年,今在洛陽李家。若求合之,當以法力助君。」陸以錢帛,求於其處,果購得之。疾亦尋愈。劉長卿為記述之。其張畫所有靈感,不可具戴。(出《名畫記》)

  又潤州興國寺,苦鳩鴿棲樑上穢污尊容。僧繇乃東壁上畫一鷹,西壁上畫一鷂,皆則首向簷外看。自是鳩鴿等不復敢來。(出《朝野僉戴》)

高孝珩编辑

  北齊高孝珩,世宗第二子,封廣寧郡王尚書大司徒同州牧。博涉多才藝。嘗於廳壁畫蒼鷹,觀者疑其真,鳩雀不敢近。又畫《朝士圖》,當時妙絕。為周師所虜,授開府,封縣侯。孝珩亦善音律。周武宴齊君君臣,自彈琵琶,命孝珩吹笛。(出《名畫記》)

楊子華编辑

  北齊楊子華,世祖時,任直閣將軍員外散騎侍郎。常畫馬於壁。夜聽,聞啼齧長鳴,如索水草聲。圖龍於素,舒之輒雲氣縈集。世祖重之,使居禁中。天下號為畫聖,非有詔,不得與外人畫。時有王子衝善棋通神,號為二絕。(出《名畫記》)

劉殺鬼编辑

  北齊劉殺鬼與楊子華同時,世祖俱重之。畫鬥雀於壁間,帝見之,以為生,拂之方覺。常在禁中,錫賚巨萬。任梁州刺史,名見北齊書。(出《名畫記》)

鄭法士编辑

  隋田楊與鄭法士同於京師光明寺畫小塔。鄭圖東壁北壁,田圖西壁南壁,楊畫外邊四面。是稱「三絕」。楊以簟蔽畫處,鄭竊觀之,謂楊曰:「卿畫終不可學。何勞障蔽?」鄭託以婚姻,有對門之好,又求楊畫本。楊引鄭至朝堂,指以宮闕衣冠、人馬車乘曰:「此是吾之畫本也。」由是鄭深伏。光明寺改為大雲寺,在長安懷遠裡也。(出《名畫記》)

閻立德编辑

  唐貞觀三年,東蠻謝元深入朝。冠烏熊皮冠,以金絡額,毛帔以裳,為行滕,著履。中書侍郎顏師古奏言:「昔周武王治致太平,遠國歸款。周史乃集其事為《王會篇》。今聖德所及,萬國來朝。卉服鳥章,俱集蠻邸。實可圖寫貽於後。以彰懷遠之德。」從之,乃命立德等圖畫之。又趙郡李嗣真《論畫》,其上品之第三,序右相博陵子閻立本,洎其兄工部尚書大安公立德之畫曰:「大安博陵,難兄難弟。自江右陸謝雲亡,北朝子華長逝,象人之妙,實為中興。至如萬國來庭,奉塗山之玉帛,百蠻朝貢,接應門之序位,折旋矩規,端簪奉笏之儀,魁詭譎怪、鼻飲頭飛之俗,莫不盡該豪末,備得精神。」(出《譚賓錄》)

閻立本编辑

  唐太宗朝,官位至重,與兄立德齊名。嘗奉詔寫太宗真容。後有佳手,傳寫於玄都觀東殿前間,以鎮九五岡之氣,猶可以仰神武之英威也。立德創《職貢圖》,異方人物,詭怪之狀。立本畫國王粉本在人間。昔南北兩朝名手,不足過也。時南山有猛獸害人,太宗使驍勇者捕之,不得。虢王元鳳忠義奮發,自往取之,一箭而斃。太宗壯之,使立本圖狀。鞍馬僕從,皆寫其真,無不驚服其能。有《秦府十八學士》、《凌煙閣功臣》等圖,亦輝映前古。唯《職貢》、《鹵簿》等圖,與立德同制之。俗傳慈恩畫功臣,雜手成色,不見其蹤。其人物鞍馬、冠冕車服,皆神也。李嗣真云:「師鄭法士,實亦過之。後有王知慎、師範,甚有筆力。閻畫神品。」(出唐《畫斷》)太宗嘗與侍臣泛春苑,池中有異鳥隨波容與。太宗擊賞數四,詔座者為詠,召閻立本寫之。閣外傳呼云。「畫師閻立本。」時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臨池則,手揮丹青,不堪愧赧。既而戒其子曰:「吾少好讀書,倖免牆面。緣情染翰,頗及儕流,唯以丹青見知。躬廝養之務,辱莫大焉。汝宜深戒,勿習此也。」至高宗朝。閻立本為右丞相,姜恪以邊將立功為左相。又以年饑,放國子學生歸,又限令史通一經。時人為之語曰:「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馳譽丹青。三館學生放散。五台令史明經(明經二字原作經明,據明抄本改)(出《大唐新語》)。立本家代善畫。至荊州,視張僧繇舊跡曰:「定虛得名耳。」明日及往,曰:「猶是近代佳手。」明日又往,曰:「名下定無虛士。」坐臥觀之,留宿其下,十日不能去。又梁張僧繇作《醉僧圖》。道士每以此嘲僧,群僧恥之。於是聚錢數十萬,貨閻立本作《醉道士圖》。今並傳於代。(出《國史異纂》)

薛稷编辑

  天後朝,位至少保。文章學術,名冠當時。學書師褚河南。時稱:買褚得薛不落節(稱買褚得薛不落節八字原缺,據名抄本補)。畫蹤閻令。秘書省有《畫鶴》,時號一絕。會旅遊新安郡,遇李白。因留連,書永安寺額,兼畫西方像一壁。筆力瀟灑,風姿逸發,曹張之亞也。二妙之跡,李翰林題贊見在。又聞蜀郡多有畫諸佛菩薩青牛之像,並居神品。(出《唐畫斷》)

尉遲乙僧编辑

  唐尉遲乙僧,土火羅國胡人也。貞觀初,其國以丹青巧妙,薦之闕下云:「其國尚有兄甲僧,未有見其畫蹤。」乙僧今茲恩寺塔前面中間功德,叉(明抄本叉作又)凹垤花,西面中間千手千眼菩薩,精妙之極。光宅寺七寶台後面畫降魔像,千怪萬狀,實奇蹤也。然其畫功德人物花草,皆是外國之象,無中華禮樂威儀之德。(出《唐畫斷》)

王維编辑

  唐王右丞維家於藍田玉山,游止輞川。兄弟以科名文學冠絕當代,故時稱朝廷左相筆,天下右丞詩者也。其畫山水松石,蹤似具生,而風標特出。今京都千福寺西塔院有掩障,一畫楓戍,一圖輞川。山谷鬱盤,雲水飛動,意出塵外,怪生筆端。常自題詩云:「夙世謬詞客,前身應畫師。」其自負也如此。慈恩寺東院,與畢庶子鄭廣文,各畫一小壁。時號「三絕」。故庾右丞宅,有壁圖山水兼題記,亦當時之妙也。山水松石,妙上上品。(出《唐畫斷》)

  又維嘗至招國坊庾敬休宅,見屋壁有畫《奏樂圖》。維熟視而笑。或問其故,維曰:「此霓裳羽衣曲第三疊第一拍。」好事者集樂工驗之,無一差者。(出《國史補》)

李思訓编辑

  唐開元中,諸衛將軍李思訓,子昭道為中舍,俱得山水之妙。時人云:「大李將軍」、「小李將軍」是也。思訓格品高奇,山川絕妙。鳥、獸草木,皆其能。中舍之圖,山水鳥獸,甚多繁巧。智思筆力不及也。天寶中,玄宗召思訓,畫大同殿壁兼掩障。異日因奏對,詔云:「卿所畫掩障,夜聞水聲。通神之佳手,國朝山水第一。」思訓神品。昭道妙上品。(出《唐畫斷》)

韓乾编辑

  唐韓乾,京兆人也。唐玄宗天寶中召入供奉。上令師陳閎畫馬,怪其不同。詔因詰之。奏云:「臣自有師。陛下內廄馬,皆臣之師也。」上甚異之。其後果能狀飛龍之質,盡噴玉之奇。九方之識既精,伯樂之相乃備。且古之畫馬,有《周穆王八駿圖》;國朝閻立本畫馬,似模展鄭。多見筋骨,皆擅一時之名,未有希代之妙。開元後,四海清平。外域名馬,重譯累至。然而砂磧且遙,蹄甲多薄。玄宗遂擇其良者,與中國之駿,同頒馬政。自此內廄有「飛黃」、「照夜」、「浮雲」、「五方」之乘。奇毛異狀,筋骨既健(「健」原作「同」,據明抄本改),蹄甲皆厚。駕御歷險,若舉輦之安,馳驟應心,中韶頀之節。是以陳閎貌之於前,韓乾繼之於後。寫渥窪之狀,不在水中。移騕褭之形,出於天上。韓故居神品。陳兼寫真,居妙品上。寶應寺三門神,西院北方天王,佛殿前面菩薩,西院佛像,寶聖寺北院二十四聖等,皆其蹤也。畫馬高會菩薩西院鬼神等神品。(出《唐畫斷》)

  又乾閒居之際,忽有一人朱衣玄冠而至。乾問曰:「何得及此。」對曰:「我鬼使也。聞君善圖良馬,願賜一匹。」乾立畫焚之。數日因出,有人揖而謝曰:「蒙君惠駿足,免為山川跋涉之勞,亦有以酬效。」明日,有人送素縑百疋,不知其來。乾收而用之。(出《獨異志》)

  建中初,曾有人牽馬訪醫。稱馬患腳,以二千求治。其馬毛色骨相,馬醫未嘗見。笑曰:「君馬酷似韓乾所畫者,真馬中固無也。」因請馬主繞市門一匝,馬醫隨之。忽值韓乾。乾亦驚曰:「真是吾設色者。」乃知隨意所匠,必冥會所肖也。遂摩挲。馬若蹶,因損前足。乾心異之。至舍,視其所畫馬本,腳有一點黑缺。方知畫通靈矣。馬醫所獲錢,用曆數主,乃成泥錢。(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