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四十七 詼諧三

穆子客 僧重公 孫紹 魏市人 魏彥淵 陸乂 王元景 李庶 邢子才 盧詢祖 北海王晞 李騊駼 盧思道 石動筩 徐之才 蕭彪
下一卷 

目录

穆子客编辑

  魏使穆子客聘梁,主客范胥謂之曰:「卿名子客,思歸之傳,一何太速。」客曰:「吾名子客,所以將命四方。禮成告返,那得言速。」(出《談藪》)

僧重公编辑

  魏使主客郎李恕聘梁,沙門重公接恕曰:「向來全無菹酢膎乎!」(「酢膎乎」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恕父名諧,以為犯諱,曰:「短髮稀疏。」重公曰:「貧道短髮是沙(「是沙」二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門種類。以君交聘二國,不辨膎諧!」(「諧」原作「詣」,據許本改。)重公嘗謁高祖,問曰:「天(「天」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子聞在外有四聲,何者為是?」重公應聲答曰:「天保寺剎中,(「中」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出逢劉孝綽,說以為能。」綽曰:「何如道天子萬福。」(出《談藪》)

孫紹编辑

  後魏孫紹歷職內外,垂老始拜太府少卿。謝日,靈太后曰:「公年似太老。」紹重拜曰:「臣年雖老,臣卿太少。」後大笑曰:「是將正卿?」(出《啟顏錄》)

魏市人编辑

  後魏孝文帝時,諸王及貴臣多服石藥,皆稱石發。乃有熱者,(明抄本「乃有熱者」作「其時乃有」。)非富貴者,亦云服石發熱,時人多嫌其詐作富貴體。有一人,於市門前臥,宛轉稱熱,因眾人競看。同伴怪之,報曰:「我石發。」同伴人曰:「君何時服石?今得石發。」曰:「我昨在市得米。米中有石,食之乃今發。」眾人大笑。自後少有人稱患石發者。(出《啟顏錄》)

魏彥淵编辑

  北齊崔昂嘗宴筵招朝彥。酒酣後,人多散走。即令著作郎鉅鹿魏彥淵追之。彥淵左手執中參軍周子淵,淵以□□知名,右手執御史鄭守(「守」原作「寺」,據明抄本、黃本。)信,來諮昂曰:「彥淵後(明抄本」後「作」投「,黃本」後「作」役「。)周入鄭,執訊獲丑。濟州長史李翥嘗為主人,朝士咸集,幽州長史陸仁惠不來,翥甚銜之。彥淵曰:「一目之羅,豈能獲鳥。」翥眇一目,陸號角鴟。又崔儦謂彥淵曰:「我拙於書,不能儦字使好。」彥淵曰:「正可長牽人腳,斜飄鹿尾,即好。」彥淵,司農卿李(明抄」李「作」季「。)昌之子。(出《談藪》)

陸乂编辑

  北齊散騎常侍河南陸乂,黃門郎卯之子。卯字雲駒,而乂患風,多所遺志。嘗與人言:(「言」字原缺,據明抄本補。)馬曰雲駒。有劉某(「劉某」原作「神符」,據明抄本改。)者常帶神符,(「神符」原作「符與神」,據明抄本刪改。)渡漳水致失。乂笑曰:「劉君渡水失神符。」其人答曰:「陸乂名馬作雲駒。」(出《談藪》)

王元景编辑

  北齊王元景為尚書。性雖懦緩,而每事機捷。有奴名典琴嘗旦起,令索食,謂之解齋。奴曰:「公不作齋,何故嘗云解齋。」元景徐謂奴曰:「我不作齋,不得為解齋。汝作字典琴,何處有琴可典?」(出《啟顏錄》)

李庶编辑

  世呼病瘦為崔家疾。北齊李庶無須,時人呼為天閹。崔諶調之曰:「教弟種須法。以錐錐遍刺作孔,插以馬尾。」庶曰:「持此還施貴族。藝眉有驗,然後樹須。」崔氏世有惡疾,故庶以此嘲之。俗呼「滹沱河」為崔氏墓田。(墓田二字原缺,據《酉陽雜俎續》四補。)(出《酉陽雜俎》)

邢子才编辑

  北齊中書侍郎河東裴襲字敬憲,患耳。新構山池,與賓客宴集。謂河間邢子才曰:「山池始就,願為一名。」子才曰:「海中有蓬萊山,仙人之所居。宜名蓬萊。」蓬萊、裴聾(「聾」原作「襲」,據明抄本改,下同。)也。故以戲之。敬憲初不悟,於後始覺。忻然謂子才曰:「長忌及戶,高則無害。公但大(明抄本」大「作」不「)語,聾亦何嫌。」(出《談藪》)

盧詢祖编辑

  齊主客郎頓丘李恕身短而袍長,盧詢祖腰麄而帶急。恕曰:「盧郎腰麄帶難匝。」答曰:「丈人身短袍易長。」恕又謂詢祖曰:「盧郎聰明必不壽。」答曰:「見丈人蒼蒼在鬢,差以自安。」(出《北史》)

北海王晞编辑

  齊北海王晞字叔朗,為大丞相府司馬。嘗共相祭酒盧思道禊飲晉湖,(「湖」原作「胡」,據明抄本改。)晞賦詩曰:「日暮應歸去,魚鳥見留連。」時有中使召晞,馳馬而去。明旦,思道問晞:「昨被召以朱顏,得無以魚鳥致責。」晞曰:「昨晚陶然,頗以酒漿被責。卿等亦是留連之一物,何獨魚鳥而已。」晞好文酒,樂山水。府寮呼為方外司馬焉。及昭孝立,待遇彌隆。而晞每日自疏退,謂人曰:「非不愛熱官,但思其(明抄本」其「作」之「。)爛熟耳。」(出《談藪》)

李騊駼编辑

  陳使聘齊,見朝廷有赤鬣者,顧謂散騎常侍趙郡李騊駼曰:「赤也何如?」騊駼曰。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騊駼時接客。(出《談藪》)

盧思道编辑

  北齊盧思道聘陳,陳主令朝貴設酒食,與思道宴會,聯句作詩。有一人先唱,方便譏刺北人云:「榆生欲飽漢,草長正肥驢。」為北人食榆,兼吳地無驢,故有此句。思道援筆即續之曰:「共甑分炊米,(「米」原作「水」,據明抄本改。)同鐺各煮魚。」為南人無情義,同炊異饌也,故思道有此句。吳人甚愧之。又衛尉卿京兆杜台卿,共中兵忝軍清河崔儦握塑,十子成都,止賭一雉。盧思道曰:「翳成都,不過一雉。」儦又謂思道曰:「昨夜大雷,吾睡不覺。」思道曰:「如此震雷,不能動蟄。」太子詹事范陽盧叔虎有子十人。大者字畜生,最有才思。思道謂人曰:「從叔有十子,皆不及畜生。」叔虎、主客郎中澤之孫也。散騎常侍隴西辛德源謂思道曰:「昨作羌嫗詩,惟得五字云:皂陂垂肩井。苦無其對。」思道尋聲曰:「何不道黃物(明抄本物作楊)插腦門。」思道嘗謂通直郎渤海封孝騫曰:「卿既姓封,是封豕之後。」騫曰:「卿(曰卿二字據明抄本補。)既姓盧,是盧令之裔。」(出《談藪》)

石動筩编辑

  北齊高祖嘗宴近臣為樂。高祖曰:「我與汝等作謎,可共射之。卒律葛答。」諸人皆射不得。或云「是骮子箭」,高祖曰:「非也。」石動筩曰:「臣已射得。」高祖曰:「是何物?」動筩對曰:「是煎餅。」高祖笑曰:「動筩射著是也。」高祖又曰:「汝等諸人,為我作一謎,我為汝射之。」諸人未作,動筩為謎。復云:「卒律葛答。」高祖射不得,問曰:「此是何物?」答曰:「是煎餅。」高祖曰:「我始作之,何因更作。」動筩曰:「承大家熱鐺子頭,更作一個。」高祖大笑。高祖嘗令人讀《文選》。而郭璞遊仙詩,嗟歎稱善。諸學士皆云:「此詩極工,誠如聖旨。」動筩即起云:「此詩有何能,若令臣作,即勝伊一倍。」高祖不悅。良久語云:「汝是何人,自言作詩勝郭璞一倍,豈不合死。」動筩即云:「大家即令臣作,若不勝一倍,甘心合死。」即令作之:動筩曰:「郭璞《遊仙詩》云『青溪千餘刃,中有一道士』,臣作云『青溪二千仞,中有兩道士』,豈不勝伊一倍。」高祖始大笑。(明抄本「笑」下多七百四十八字,「至」高祖大笑動筩止,今據補。並將缺字用燉煌本(啟顏錄)校補。)又齊文宣帝曰:「□□□□□□□□□」曰:「恕臣萬死即得。」帝曰:「好。」曰:「臣昨□□□□□□□□□□落密甕裡,臣為陛下卻還復上天□□□□□□□」□□:「真乎?」對曰:「臣昨夜夢隨陛下行,落一廁中出來。□□□□舔之。」帝大怒,付所司殺卻。曰:「臣請一言而死。」帝曰:「好。」对曰:「陛下得臣頭極無用,臣失頭□□□。」笑而舍之。高祖□□齋會,大德法師開講。道俗有疑,滯者,即論難議。援引大義,說法門,言議幽深,皆在雅正。動筩最後論議,謂法師曰:「且問法師一個小議,佛常騎何物?」法師答曰:「或坐乾葉蓮花,或乘六牙白象。」動筩云:「法師今不讀經,不知佛所乘騎物。」師即問云:「檀越讀經,佛騎何物?」答曰:「騎牛。」法師曰:「何以知?」「經云『世尊甚奇特』,非騎牛?」座皆大笑。又謂法師曰:「法師既不知佛常騎牛,今更問法師一種法義。比來每經之上皆云價值百千兩金,未知百千兩金總有幾斤?」遂無以對。□嘗作內道場,時有法師先立「無一無二無是無非義」。高□升高坐講,還令立舊義,當呼儒生學士,大德名僧。義理百瑞,無能得者。動筩即講難此僧必令結舌。高祖大□□□高坐褰衣闊立,問僧:「看弟子有幾個腳?」僧曰:「兩腳。」又翹一腳向後,一腳獨立,問僧:「更看弟子有幾個腳?」僧曰:「兩腳。」動筩云:「向有兩腳,今有一腳,若為能無一無二?」僧答云:「若其二是直,(《啟顏錄》「直」作「真」,下同。)不應有一腳。腳既得有一,明二即非直。」動筩□以僧義不窮,無難得之理者,乃謂僧曰:「向者劇問法師,未是好義。法師云:無一無二,無是無非。今問法師,此義不得不答。弟子問天無二日,上無二王。今者天子一人,臨御四海,法師豈更得云無一?易有乾坤,天有日月,星辰配於天子,即是二人。法師豈更得云無二?今者帝臨廣德,無幽不燭,昆蟲草木,皆得其生。法師豈更得無是?今四海為家,萬方歸順,唯有宇文黑獺,獨阻皇風。法師豈更得云無非?」於是僧默然以無應,高祖撫掌大笑。高祖又常集儒生會講,酧難非一。動筩後來謂眾士曰:「先生知天何姓?」博士:「天子姓高。」動筩曰:「天子姓高,天□必姓高。此乃學他蜀臣秦密,本非新義。正經之上,自有天姓。先生可引正文,不須假託舊事。」博士云:「不知何經,得有天姓?」動筩云:「先生全不讀書,《孝經》亦似天本姓也。先生可不見《孝經》云:「父子之道,天姓也!」豈不是天姓。」高祖大笑。動筩(以上據明鈔本補。)又嘗於國學中看博士論云:「孔子弟子,達者七十二人。」動筩因問曰:「達者七十二人,幾人已著冠,幾人未著冠?」博士曰:「經傳無文。」動筩曰:「先生讀書,豈合不解。孔子弟子,已著冠有三十人,未著冠有四十二人。」博士曰:「據何文以辨之?」曰:「《論語》云:『冠者五六人』——五六三十人也;『童子六七人』——六七四十二人也。豈非七十二人也。」坐中皆大悅,博士無以復之。(出《啟顏錄》)

徐之才编辑

  齊西陽王高平徐之才博識,有口辨。父雄,祖成伯,並善(明抄本善下空一字,按《北齊書》徐之才傳,疑當是「醫」字。)術世傳其業。納言祖孝徵戲之,呼為「師公」。之才曰:「即為汝師,復又汝公。在三之義,頓居其兩。」孝徵僕射瑩之子。之才嘗以劇談調僕射魏收。收熟視之曰:面似小家方相。「之才答曰:「若爾,便是卿之葬具。」(出《談藪》)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