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五十八 嗤鄙一

魏人鑽火 齊俊士 元魏臣 并州士族 高敖曹 梁權貴 柳騫之 阮嵩 郝象賢 朱前疑 張由古 侯思正 王及善 逯仁杰 袁琰 台中語 沈子榮 武懿宗 張衡 李良弼 來子珣 閻知微 崔湜 權龍襄
下一卷 

目录

魏人鑽火编辑

  魏人夜暴疾,命門人鑽火。是夕陰暝。督迫頗急。門人念然曰:「君責人亦大無理。今暗如漆,何以不把火照我?當得覓鑽火具,然後易得耳。」孔文舉聞之曰:「責人當以其方也。」(出《笑林》)

齊俊士编辑

  《漢書》.《王莽贊》云:「紫色蛙聲,餘分閏位。」謂以偽亂真。顏之推常言:「吾近共人讀書,與言及王莽形狀,有一俊士自許知史學,名價甚高,乃云:王莽非直鴟目虎吻,亦紫色蛙聲。」(出《顏氏家訓》)

元魏臣编辑

  元魏之世,在洛京時,有一才學重臣,新得《史記》音,而頗紕誤。及見顓頊字為許綠,錯作許緣。其人遂謂朝士言:「從來謬音專旭,當專翲耳。」此人先有高明,翕然行信。期年之後,更(「更」原作「史」,據明抄本改)有碩儒,苦相究討,方知誤焉。(出《顏氏家訓》)

并州士族编辑

  北齊并州有士族,好為可笑詩賦,輕蔑邢魏諸公。眾共嘲弄。虛相稱贊,必擊牛釃酒延之。其妻明鑒人也,泣而諫之。此人歎曰:「才華不為妻子所容(容下原有與字,據明抄本刪),何況(「況」原作「兄」,據明抄本改)行路。」至死不覺。(出《顏氏家訓》)

高敖曹编辑

  高敖曹常為「雜詩」三首云:「塚子地握槊,星宿天圍棋。開壇甕張口,卷席床剝皮。」又:「相送重相送,相送至橋頭。培堆兩眼淚,難按滿胸愁。」又:「桃生毛彈子,瓠長棒槌兒。牆欹壁亞肚,河凍水生皮。」(出《啟顏錄》)

梁權貴编辑

  梁有一權貴,讀誤本《蜀都賦》,注解「蹲鴟,芋也」,而為羊字。後有人餉羊肉。答書云:「損惠蹲鴟。」舉朝驚駭,不解事義。久後尋繹。方知如此。(出《顏氏家訓》)

柳騫之编辑

  隋內史舍人河東柳騫之,奏事好錯。嘗有周家公主,表請出家。騫之奏云:「周家公主上表,求作道人。」上大笑。及出,虞僕射慶則問之曰:「奏事若為錯。」騫之復錯答曰:「周家公主,欲得還俗。」騫之歷位光祿卿。

阮嵩编辑

  唐貞觀中,桂陽令阮嵩,妻閻氏,極妒。嵩在廳會客飲,召女奴歌。閻被發跣足袒臂,拔刀至席。諸客驚散,嵩伏床下,女奴狼狽而奔。刺史崔邈為嵩作考詞云:「婦強夫弱,內剛外柔。一妻不能禁止,百姓如何整肅?妻既禮教不修,夫又精神何在?考下。」省符,解見任。(出《朝野僉載》)

郝象賢编辑

  唐郝象賢,侍中處俊之孫,頓丘令南容之子也,弱冠。諸友生為之字曰寵之,每於父前稱字。父紿之曰:「汝朋友極賢,吾為汝設饌,可命之也。」翌日,象賢因邀致十數人,南容引生與之飲,謂曰:「諺云:三公後,出死狗。小兒誠愚,勞諸君製字,損南容之身尚可,豈可波及侍中也?」因泣涕,眾慚而退。寵之者,反語為癡種也。(出《朝野僉載》)

朱前疑编辑

  周朱前疑淺鈍無識,容貌極丑。上書云:「臣夢見陛下八百歲。」即授拾遺,俄遷郎中。出使回,又上書云:「聞嵩山唱萬歲聲。」即賜緋魚袋,未入五品,於綠衣衫上帶之。朝野莫不怪笑。後契丹反,有敕京官出馬一匹供軍者,即酬五品。前疑買馬納訖,表索緋。上怒,批其狀:「即放歸丘園。」憤恚而卒。(出《朝野僉載》)

張由古编辑

  唐張由古有吏才而無學術,累歷台省。嘗於眾中,歎班固有大才,而文章不入《文選》。或謂之曰:「《兩都賦》、《燕山銘》、《典引》等,並入《文選》,何為言無?」由古曰:「此並班孟堅文章,何關班固事。」聞者掩口而笑。又謂同官曰:「昨買得《王僧襦集》,(蓋僧孺也)大有道理。」杜文范知其誤,應聲曰:「文范亦買得《佛袍集》,倍勝《僧襦(「襦」原作「儒」,據許本改)集》。」由古竟不知覺。累遷司計員外。以罪放於庭州。時中書令許敬宗綜理詔獄。帖召之。由古喜,至則為所責,懼而手戰,笏墜於地,口不能言。初為殿中正班,以尚書郎有錯立者,謂引駕曰:「員外郎小兒難共語,可鼻衝上打。」朝士鄙之。(出《大唐新語》)

侯思正编辑

  唐侯思正出自皂隸,言音不正,以告變授侍書御史。按制獄,苛酷日甚。嘗按中丞魏元忠曰:「急承白司馬,不然,即吃孟青。」白司馬者,洛陽有坂,號曰白司馬坂。孟青者,將軍姓孟名青,曾杖殺瑯玡王衝者也。思正閭巷庸人,常以此言逼諸囚。元忠辭氣不屈,思正怒而倒曳之。元忠徐起曰:「我薄命,如乘惡驢而墜,腳為鐙(鐙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所掛,遂被賊曳耳。」思正大怒,又曳之曰:「汝拒捍制使,奏斬之。」元忠曰:「侯思正,汝今為國家御史,須識禮儀輕重。如此須魏元忠頭,何不以鋸截去!無為抑我反。奈何佩服朱紱,親銜天命,不能行正道之事。乃言白司馬孟青,是何言也?若非魏元忠,無人仰教。」思正驚起,悚怍(怍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曰:「思正死罪,實不解,幸蒙中丞見教。」乃引上階,禮坐而問之。元忠徐就坐自若。又思正言音不正,時斷屠殺,思正曰:「今斷屠殺,雞、(古梨反)魚、(愚)豬、(計)(蔞)(居)不得吃(苦豉反),謂(謂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空吃米(弭)(滅之去聲),如(檽齊)何得飽。」侍御史霍獻可笑之。思正訴於則天。則天怒謂獻可曰:「我知思正不識字,我已用之,卿笑何也?」獻可具言雞豬之事,則天亦大笑。思正嘗命作籠餅,謂(謂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膳者曰:「與我作籠餅,可縮蔥作。比市籠餅,蔥多而肉少。故令縮蔥加肉也。」時人號為「縮蔥侍御史」。時來俊臣棄故妻,奏逼娶太原王慶詵女,思正亦奏請娶趙郡李自挹女,敕政事商量。鳳閣侍郎李昭德撫掌謂諸相曰:「大可笑,大可笑。」諸相問之,昭德曰:「往年來俊臣賊劫王慶(慶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詵女,已大辱國。今日此奴又請娶(娶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李自挹女,無乃復辱國耶?」事遂寢。竟為李昭德榜殺之。(出《御史臺記》)

王及善编辑

  唐王及善才行庸猥,風神鈍濁。為內史時,人號為「鳩集鳳池」。俄遷文昌右相,無他政,但不許令史之(「之」原作「雙」,據明抄本改)驢入台,終日迫逐,無時暫舍。時人號「驅驢宰相」。(出《朝野僉載》)

逯仁杰编辑

  周朝有逯仁杰,河陽人。自地官令史出尚書,改天下帳式,頗甚繁細,法令滋章。每村立社官,仍置平直老三員,掌簿案,設鎖鑰。十羊九牧,人皆散逃。而宰相淺識,以為萬代皆可行,授仁杰地官郎中。數年,百姓苦之,其法逐寢。(出《朝野僉載》)

袁琰编辑

  周考功令史袁琰,國忌,眾人聚會,充錄事勾當。遂判曰:「曹司繁鬧,無時暫閒。不因國忌之辰,無以展其歡笑。」合坐嗤之。(出《朝野僉載》)

台中語编辑

  周夏官侍郎侯知一,年老,敕放致仕。上表不伏,於朝堂踴躍馳走,以示輕便。張琮丁憂,自請起復。吏部主事高筠,母喪,親戚為舉哀。筠曰:「我不能作孝。」員外郎張犧貞,被訟,詐遭母憂,不肯起對。時台中為之語曰:「侯知一不伏致仕。張悰自請起復,高筠不肯作孝,張棲貞情願遭憂,皆非名教中人,並是王化外物。獸心人面,不其然乎?」(出《朝野僉載》)

沈子榮编辑

  周大官選人沈子榮誦判二百道,試日不下筆。人問之,榮曰:「無非命也,今日誦判,無一相當,有一道跡同,人名又別。」至來年選,判水磑。又不下筆。人問之,曰:「我誦水磑,乃是藍田,今問之富平,如何下筆。」聞者莫不撫掌焉。(出《朝野僉載》)

武懿宗编辑

  周則天內宴甚樂,河內王懿宗忽然起奏曰:「臣急告君,子急告父。」則天大驚,引前問之,對曰:「臣封物,承前府家自徵。近敕州縣徵送,大有損折。」則天大怒,仰觀屋椽,良久曰:「朕諸親飲正樂,汝是親王,為三二百戶封,幾驚殺我,不堪作王。」令曳下。懿宗免冠拜伏,諸王救之曰:「懿宗愚鈍,無意矣。」上乃釋之。(出《朝野僉載》)

張衡编辑

  周張衡,令史出身,位至四品,加一階,合入三品,已團甲。因退朝,路旁見蒸餅新熟,遂市其一,馬上食之。被御史彈奏。則天降敕:「流外出身,不許入三品。」遂落甲。(出《朝野僉載》)

李良弼编辑

  周右拾遺李良弼,自矜唇頰,好談玄理,請使北蕃說骨篤祿。匈奴以木盤盛糞飼之,臨以白刃。弼懼,食一盤並盡,乃放還。人譏之曰:「李拾遺能拾突厥之遺。」出為真源令,秩滿,還瀛州。遇契丹賊孫萬榮,使何阿小取滄、瀛、冀(「冀」原作「糞」,據明抄本改)具入(明抄本無入字)。良弼謂鹿城令李懷璧曰:「孫者胡孫,即是獼猴,難可當也。萬字者有草。即是草中藏。勸懷璧降。」何阿小授懷璧三品將軍。阿小敗,懷璧及良弼父子四人,並為河內王武懿宗斬之。(出《朝野僉載》)

來子珣编辑

  唐來子珣,則天委之按制獄,多希旨。賜姓武氏,字家臣。丁父憂起復,累加游擊將軍右羽林軍中郎將。常衣錦半臂,言笑自若。朝士誚之,諭德張元一好譏謔,曰:「豈有武家兒,為你來家老翁制服耶?」(出《御史臺記》)

閻知微编辑

  周春官尚書閻知微庸瑣駑怯,使入蕃,受默啜封為漢可汗。賊入恒定,遣知微先往趙州招慰。將將軍陳令英等守城西面,知微謂令英曰:「陳將軍何不早降下,可汗兵到然後降者,剪土無遺。」令英不答。知微城(「城」原作「成」,據明抄本改)下連手踏歌,稱「萬歲樂」。令英(「英」原作「兵」,據明抄本改)曰:「尚書國家八座,受委非輕,翻為賊踏歌,無慚也。」知微仍唱曰:「萬歲樂,萬歲年,不自由,萬歲樂。」時人鄙之。(出《朝野僉載》)

崔湜编辑

  唐崔湜為吏部侍郎,貪縱。兄憑弟力,父挾子威,咸受囑求,贓污狼籍。父挹,為司樂,受選人錢,湜不之知也。長名放之,其人訴曰:「公親將略去,何為不與官?」湜曰:「所親為誰?吾捉取鞭殺。」曰:「鞭即遭憂。」湜大怒慚。主上以湜父年老,瓜初熟,賜一顆。湜以瓜遺妾,不及其父。朝野誚之。時崔、岑、鄭愔,並為吏部。京中謠之曰:「岑義獠子後,崔湜令公孫,三人相比接,莫賀咄最渾。」(出《朝野僉載》)

權龍襄编辑

  唐左衛將軍權龍襄性褊急,常自矜能詩。通天年中,為滄州剌史,初到,乃為詩呈州官曰:「遙看滄海城,楊柳鬱青青。中央一群漢,聚坐打杯觥。」諸公謝曰:「公有逸才。」襄曰:「不敢,趁韻而已。」又秋日,《述懷》曰:「簷前飛七百,雪白後園強。飽食房裡側,家糞集野蜋。」參軍不曉,請釋,襄曰:「鷂子簷前飛。值七百文。洗衫掛後(「後」原作「彼」,據明抄本改)園,乾白如雪。飽食房中側臥,家裡(「裡」原作「襄」,據明抄本改)便轉,集得野澤蜣螂。」談者嗤之。皇太子宴,夏日賦詩:「嚴霜白浩浩,明月赤團團。」太子授筆為讚曰:「龍襄才子,秦州人士。明月晝耀,嚴霜夏起。如此詩章,趁韻而已。」襄以張易之事,出為容山府折衝。神龍中追入,乃上詩曰:「無事向容山,今日向東都。陛下敕進來,今作右金吾。」又為「喜雨」詩曰:「暗去也沒雨,明來也沒云。日頭赫赤出,地上綠氳氤。」為瀛州史日,新過歲,京中數人附書曰:「改年多感,敬想同之。」正新喚官人集云:「有詔改年號為多感元年。」將書呈判司已下。眾人大笑。龍襄復側聽,怪敕書來遲。高陽博野兩縣,競地陳牒,龍襄乃判曰:「兩縣競地,非州不裁。既是兩縣,於理無妨付司。權龍襄示。」典曰:「比來長官判事,皆不著姓。」龍襄曰:「餘人不解,若不著姓,知我是誰家浪驢也。」龍襄不知忌日,謂府史曰:「何名私忌?」對曰:「父母亡日,請假,獨坐房中不出。」襄至日,於房中靜坐,有青狗突入,龍襄大怒曰:「衝破我忌。」更陳牒,改作明朝,好作忌日。談者笑之。(出《朝野僉載》)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