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六十 嗤鄙三

公羊傳 李文禮 殷安 姓房人 元宗逵 獨孤守忠 王熊 曲崇裕 梁士會 張懷慶 康聓 徵君 李佐 元載常袞 崔阡 黎乾 崔叔清 常願 劉士榮 袁德師 蔣乂 崔損
下一卷 

公羊傳编辑

  有甲欲謁見邑宰,問左右曰:「令何所好?」或語曰:「好《公羊傳》。」後入見,令問:「君讀何書?」答曰:「唯業《公羊傳》。」試問:「誰殺陳他者?」甲良久對曰:「平生實不殺陳他。」令察謬誤,因復戲之曰:「君不殺陳他,請是誰殺?」於是太怖,徒跣走出,人問其故,乃大語曰:「見明府,便以死事見訪,後直不敢復來,遇赦當出耳。」(出《笑林》)

李文禮编辑

  唐李文禮,頓丘人也,好學有文華,累遷至揚州司馬,而質性遲緩,不甚精審。時在揚州。有吏自京還,得長史家書,雲姊亡,請擇日發之。文禮忽聞姊亡,乃大號慟。吏伺其便,復白曰:「是長史姊。」文禮久而徐問曰:「是長史姊耶?」吏曰:「是。」文禮曰:「我無姊,向亦怪矣。」(出《御史臺記》)

殷安编辑

  唐逸士殷安,冀州信都人。謂薛黃門曰:「自古聖賢,數不過五人。伏羲八卦,窮天地之旨。一也。」乃屈一指。「神農植百穀,濟萬人之命。二也。」乃屈二指。「周公制禮作樂,百代常行。三也。」乃屈三指。「孔子前知無窮,卻知無極。拔乎其萃,出乎其類。四也。」乃屈四指。「自此之後,無屈得指者。」良久乃曰:「並我五也。」遂屈五指。而疏籍卿相,男徵諫曰:「卿相尊重,大人稍敬之。」安曰:「汝亦堪為宰相。」徵曰:「小子何敢。」安曰:「汝肥頭大面,不識今古,噇(徒江切)食無意智,不作宰相而何?」其輕物也皆此類。

姓房人编辑

  唐有姓房人,好矜門地,但有姓房為官,必認雲親屬。知識疾其如此,乃謂之曰:「豐邑公相(豐邑坊在上都,是凶肆,出方相也),是君何親?」曰:「是(是下原有姓字。據明抄本刪)某乙再從伯父。」人大笑曰:「君既是方相姪兒,只堪嚇鬼。」(出《啟顏錄》)

元宗逵编辑

  唐元宗逵為果州司馬,有婢死,處分直典云:「逵家老婢死,驅使來久,為覓一棺木殯之。逵初到家貧,不能買得新者,但得一經用者,充事即得。亦不須道逵買,雲君家自有須。」直典出門說之,一州以為口實。(出《大唐新語》)

獨孤守忠编辑

  唐杭州參軍獨孤守忠領租船赴都,夜半,急追集船人,更無他語,乃曰:「逆風必不得張帆。」眾大哂焉。(出《朝野僉載》)

王熊编辑

  唐王熊為澤州都督。府法曹斷略糧賊,惟各(明抄本惟各作準格)決杖一百,通判,熊曰:「總略幾人?」法曹曰:「略七人。」熊曰:「略七人(熊曰略七人五字,據明抄本補)合決七百。」法曹曲斷,府司科罪。時人哂之。前尹正義為都督,公平,後熊來替。百姓歌曰:「前得尹佛子,後得王癩獺。判事驢咬瓜,喚人牛嚼鐵。見錢滿面喜,無鏹從頭喝。常逢餓夜叉,百姓不可活。」(出《朝野僉載》)

曲崇裕编辑

  唐冀州參軍曲崇裕《送司功入京》詩曰:「崇裕有幸會,得遇明流行。司士向京去,曠野哭聲哀。」司功曰:「大才士,先生其誰?」曰:「吳兒博士,教此聲韻。」司功曰:「師明弟子哲。」(出《朝野僉載》)

梁士會编辑

  唐滑州靈昌尉梁士會,官科烏翎,裡正不送。舉牒判曰:「官喚烏翎,何物裡正,不送烏翎。」佐使曰:「公大好判,烏翎太多。」會索筆曰:「官喚烏翎,何物裡正,不送雁翅。」有識之士,聞而笑之。(出《朝野僉載》)

張懷慶编辑

  唐李義府嘗賦詩曰:「鏤月成歌扇,裁雲作舞衣。自憐回雪影,好取洛川歸。」有棗強尉張懷慶好偷名士文章,乃為詩曰:「生情鏤月為歌扇,出意裁雲作舞衣。照鏡自憐回雪影,來時好取洛川歸。」時人謂之語曰:「活剝王昌齡,生吞郭正一。」(出《大唐新語》)

𧦬编辑

  唐玄宗既用牛仙客為相,頗憂時議不葉,因訪於高力士:「用仙客相,外議以為如何?」力士曰:「仙客出於胥吏,非宰相器。」上大怒曰:「即當用康𧦬?!」蓋上一時恚怒之詞,舉其極不可者。或有竊報𧦬,以為上之於君,恩渥頗深,行當為相矣。𧦬聞之,以為信然。翌日,盛服趨朝,既就列,延頸北望,冀有成命。觀之者無不掩口。然時論亦以長者目焉。𧦬為將作大匠,多巧思,尤能知地。嘗謂人曰:「我居是宅中,不為宰相耶?」聞之者益為嗤笑。(今新昌里西北牛相第,即𧦬宅也。出《明皇雜錄》)

徵君编辑

  唐肅宗之代,爭於賢良,下詔搜山林草澤,有懷才抱德及匡時霸國者,皆可爵而任之。有徵君自靈武,衣草衣,躡芒跔,詣於國門。肅宗聞之喜曰:「果有賢士應募矣。」遂召對,訪時事得失,卒無一辭。但再三瞻望聖顏而奏曰:「微臣有所見,陛下知之乎?」對曰:「不知。」奏曰:「臣見陛下聖顏,瘦於在靈武時。」帝曰:「宵旰所勞,以至於是。」侍臣有匿笑不禁者。及退,更無他言。帝知其妄人也,恐閉將來賢路,黽勉除授一邑宰。洎將寒食,京兆司逐縣索杏仁,以備貢奉。聞之,大為不可,獨力抗之,遂詣闕請對。京兆司亦慎此徵君必有異見,將奈之何。及召對,奏曰:「陛下要寒節杏仁,今臣敲將來,烏復進渾杏仁。」上咍而遣之,竟不置其罪。(出《玉堂閒話》)

李佐编辑

  唐李佐,山東名族。少時因安史之亂,失其父。後佐進士擢第,有令名,官為京兆少尹。陰求其父。有識者告後,往迎之於鬻兇器家,歸而奉養。如是累月。一旦,父召佐謂曰:「汝孝行絕世,然吾三十年在此黨中,昨從汝來,未與流輩謝絕。汝可具大豬五頭,白醪數斛,蒜韭數甕,薄餅十拌,開設中堂,吾與群黨一酬申款,則無恨矣。」佐恭承其教,數日乃具。父散召兩市善薤歌者百人至,初即列坐堂中。久乃雜謳。及暮皆醉。眾扶佐父登榻。而薤歌一聲。凡百齊和。俄然相扶父出,不知所在。行路觀者億萬。明日,佐棄家人入山,數日而卒。(出《獨異志》)

元載常袞编辑

  唐代宗以庶務畢委宰相,而元載專政,益亂國典。非良金重寶,趑趄左道,不得出入於朝廷。及常兗為相,雖賄賂不行,而介僻自專,失於分別,故升陟多失。或同列進擬稍繁,別謂之沓伯。是時京師語曰:「常無分別元好錢,賢者愚,愚者賢。」崔祐甫素公直,因眾中唱言:「朝廷上下相蒙,善惡同致。清曹峻府,為鼠輩養資考,豈裨皇化耶?」(出《杜陽雜編》)

崔阡编辑

  唐順宗在東宮,韋渠薦崔阡。拜諭德,為侍書。阡觸事面牆,對東宮曰:「臣山野鄙人,不識朝典,見陛下合稱臣否?」東宮曰:「卿是宮僚,自合知也。」(出《嘉話錄》)

黎乾编辑

  唐代宗朝,京兆尹黎乾以久旱,祈雨於朱雀門街。造土龍,悉召城中巫覡,舞於龍所。乾與巫覡更舞,觀者駭笑。彌月不雨,又請禱於文宣王廟。上聞之曰:「丘之禱久矣。」命毀土龍,罷祈雨,減膳節用,以聽天命。及是甘澤乃足。(出《盧氏雜記》)

崔叔清编辑

  唐杜佑鎮淮南,進崔叔清詩百篇。德宗謂使者:「此惡詩,焉用進。」時人呼為「准敕惡詩」。(出《國史補》)

常願编辑

  唐劉禹錫云:貞元中,武臣常願,好作本色語。曾謂余曰:「昔在奉天,為行營都虞候。聖人門,都有幾個賢郎。」他悉如此。且曰:「奉天城斗許大,更被朱泚吃兵馬楦,危(「危」原作「為」,據明抄本改。)如累雞子。今拋向南衙,被公措大偉。齕鄧。」鄧把將他(「他」原作「化」,據明抄本改。)官職去。至永貞初,禹錫為御史監察,見常願攝事在焉,因謂之曰:「更敢道紇鄧否?」曰:「死罪死罪。」(出《嘉話錄》)

劉士榮编辑

  唐於頔之鎮襄陽也。朝廷姑息,除其子方為太常丞。頔讓之,表曰:「劉元佐兒士榮以佐之(明抄本之作命)功,先朝為太常丞。時臣與士榮同登朝列,見其凡劣,實鄙之。今臣功名不如元佐,男某(「男某」原作「某之」,據明抄本改)凡劣,不若士榮。若授此爵,更為叨忝。」德宗令將其表宣示百僚。時士榮為南衙將軍,目睹其表。有渾鐻者,錫之客(客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也。時鎬宴客飲酒,更為令曰:「徵近日凡劣,不得即雨。」鐻(鐻字原缺,據黃本補)曰:「劉士榮。」鎬曰:「於方。」鎬謂席人曰:「諸公並須精除。」(出《嘉話錄》)

袁德師编辑

  唐竇群與袁德師同在浙西幕,竇群知尉(明抄本尉作廚)。嘗嗔堂子曰:「須送伯禽。」問德師曰:「會否?」曰:「某乙亦不到如此,也還曾把書讀(讀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何乃相輕。」(「輕」原作「卿」,據明抄本改)詰之:「且伯禽何人?」德師曰:「只是古之堂子也。」滿座人哂。(出《嘉話錄》)

蔣乂编辑

  唐蔣乂撰宰臣錄,每拜一相,旬月必獻傳卷(「卷」原作「奉」,據明抄本改)故為物議所嗤。(出《國史補》)

崔損编辑

  唐崔損,性極謹慎。每奏對,不敢有所發揚。兩省清要,皆歷踐之,在位無稱於人。身居宰相。母野殯,不言展墓,不議遷袝(不議遷袝原作下議遷相,據《舊唐書》一三六《崔損傳》改)姊為尼,沒於近寺,終喪不臨。士君子罪之,過為恭遜,不止於容身,而卒用此中上意。竊大位者八年,上知物議不葉,然憐而厚之。(出《譚賓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