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八十三 巫(附厭咒)

巫師舒禮 女巫秦氏 楊林 來俊臣 唐武後 阿來 雍文智 彭君卿 何婆 來婆 曾勤 阿馬婆 白行簡 許至雍 韋覲 高駢 厭咒 厭盜法 雍益堅 宋居士
下一卷 

目录

巫師舒禮编辑

  巴丘縣有巫師舒禮,晉永昌元年病死,土地神將送詣太山。俗常謂巫師為道人。初過冥司福舍前,土地神問門吏:「此云何所?」門吏曰:「道人舍也。」土地神曰:「舒禮即道人。」便以相付。禮入門,見千百間屋,皆懸簾置榻。男女異處,有念誦者,吹唱者,自然飲食,快樂不可言。禮名已送太山,而身不至。忽見一人,八手四眼,提金杵逐禮,禮怖走出。神已在門外,遂執禮送太山。太山府君問禮:「卿在世間何所為?」禮曰:「事三萬六千神,為人解除祠祀。」府君曰:「汝佞神殺生,其罪應重。」付吏牽去。禮見一物,牛頭人身,持鐵叉。捉禮投鐵床上。身體燋爛,求死不得。經累宿,備極冤楚。府君主者,知禮壽未盡,命放歸。仍誡曰:「勿復殺生淫祀。」禮既活,不復作巫師。(出《幽明禮》)

女巫秦氏编辑

  義熙五年,宋武帝北討鮮卑,大勝,進圍廣固。軍中將佐,乃遣使奉牲薦幣,謁岱岳廟。有女巫秦氏,奉高人,同縣索氏之寡妻也。能降靈宣教,言無虛唱,使使者設禱,因訪克捷之期。秦氏乃稱神教曰:「天授英輔,神魔所擬。有徵無戰,蕞爾小虜,不足制也。到來年二月五日,當剋。」如期而三齊定焉。(出《述異記》)

楊林编辑

  宋世,焦湖廟有一柏枕,或云「玉枕」。枕有小坼。時單父縣人楊林為賈客,至廟祈求,廟巫謂曰:「君欲好婚否?」林曰:「幸甚。」巫即遣林近枕邊。因入坼中,遂見朱樓瓊室。有趙太尉在其中,即嫁女與林。生六子,皆為秘書郎。曆數十年,並無思歸之志。忽如夢覺,猶在枕旁。林愴然久之。(出《幽明錄》)

來俊臣编辑

  唐載初年中,來俊臣羅織,告故庶人賢二子夜遣巫祈禱星月,咒詛不道。栲楚酸痛,奴婢妄證,二子自誣,(「誣」原作「巫」,據明抄本改。)並鞭殺之。朝野傷痛。浮休子張鷟曰:「下裡庸人,多信厭禱;小兒婦女,甚重符書。蘊匿崇奸,構虛成實。塪土用血,誠伊戾之故為;掘地埋桐,乃江充之擅造也。」(出《朝野僉載》)

唐武後编辑

  唐武後將如洛,至閿鄉東,騎忽不進。召巫者問之,巫言:「晉龍驤將軍王濬云:臣墓在道南,每為採樵者所苦。聞大駕至,故來求哀。」後敕,去墓百步,禁耕植。今荊棘森然。(出《國朝雜記》)

阿來编辑

  唐韋庶人之全盛日,好厭禱,並將昏鏡以照人,令其迷亂。與崇仁坊邪俗師婆阿來,專行厭魅。平王誅之。後往往於殿上掘得巫盅,逆韋之輩為之也。(出《朝野僉載》)

雍文智编辑

  唐韋庶人葬其父韋貞,號酆王。葬畢,葬官人賂見鬼師雍文智。詐宣酆王教曰:「當作官人,甚太艱苦,宜與賞,著綠者與緋。」韋庶人悲慟,欲依鬼教與之。未處分間,有告文智詐受賄賂,驗遂斬之。(出《朝野僉載》)

彭君卿编辑

  唐中宗之時,有見鬼師彭君卿,被御史所辱。他日,對百官總集,詐宣孝和敕曰:「御史不存檢校,去卻巾帶。」即去之。曰:「有敕與一頓杖。」大使曰:「御史不奉正敕,不合決杖。」君卿曰:「若不合,有敕且放卻。」御史裹頭,仍舞蹈拜謝而去。觀者駭之。(出《朝野僉載》)

何婆编辑

  唐浮休子張鷟,為德州平昌令。大旱,郡符下令,以師婆師(師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補。)僧祈之。二十餘日無效。浮休子乃推土龍倒,其夜雨足。江淮南好神鬼,多邪俗,病即祀之,無醫人。浮休子曾於江南洪州停數日,遂聞土人何婆,善琵琶卜。與同行人郭司法質焉。其何婆,士女填門,餉遺滿道,顏色充悅,心氣殊高。郭再拜下錢,問其品秩。何婆乃調弦柱,和聲氣曰:「個丈夫富貴,今年得一品,時年得二品,後來得三品,更後年得四品。」郭曰:「何婆錯,品少者官高,品多者官小。」何婆曰:「今年減一品,明年減二品,後年減三品,更後年減四品,忽更得五六年,總沒品。」郭大罵而起。(出《朝野僉載》)

來婆编辑

  唐崇仁坊阿來婆,彈琵琶卜,朱紫填門。浮休子張鷟,曾往觀之,見一將軍,紫袍玉帶,甚偉。下一匹細綾,請一局卜。來婆鳴弦柱,燒香,合眼而唱:「東告東方朔,西告西方朔,南告南方朔,北告北方朔,上告上方朔,下告下方朔。」將軍頂禮既,告請甚多,必望細看,以決疑惑。遂即隨意支配。(出《朝野僉載》)

曾勤编辑

  唐曾勤(「曾勤」原作「勤曾」,據明抄本改。)任魏州館陶縣尉,敕捕妖書人王直。縣界藏失。刺(「刺」原作「敕」,據明抄本改。)史蔣欽緒奏請:「一百日捉不獲,與中下考。」其時限已過半。有巫云:「少府必無事,不用過憂。」後遇按察史邊沖寂奏,奉敕卻奪刺史曾(刺史曾原作敕史曹。據明抄本改。)勤俸。會十一月二十二日,巡陵恩赦,遂得無事。其時遣人分捕王直不得。又有日者云:「至某月某日,必獲王直,反縛送來。」果有人於相州界,捉得別一王直。以月日反縛送到。推問逗留,不是畜妖書者,遂卻放之。(出《定命錄》)

阿馬婆编辑

  唐玄宗東封,次華陰,見嶽神數里迎謁。帝問左右,左右莫見。遂召諸巫,問神安在。獨老巫阿馬婆奏云:「在路左,朱鬢紫衣,迎候陛下。」帝顧笑之,仍敕(「敕」原作「勒」,據明抄本改。)阿馬婆,敕神先歸。帝至廟,見神橐鞬,俯伏殿庭東南大柏之下。又召阿馬婆問之,對如帝所見。帝加禮敬,命阿馬婆致意而旋。尋詔先諸岳封為金天王,帝自書制碑文,以寵異之。其碑高五十餘尺,闊丈餘,厚四五尺,天下碑莫大也。其陰刻扈從太子王公已下官名。製作狀麗,鐫琢精巧,無比倫。(出《開天傳信記》)

白行簡编辑

  唐郎中白行簡,太和初,因大醉,夢二人引出春明門。至一新塚間,天將曉而回。至城門,店有鬻餅飣飥者。行簡餒甚,方告二使者次。忽見店婦抱嬰兒,使者便持一小土塊與行簡,令擊小兒。行簡如其言擲之,小兒便驚啼悶絕。店婦曰:「孩兒中惡。」令人召得一女巫至。焚香,彈琵琶召請曰:「無他故,小魍魎為患耳。都三人,一是生魂,求酒食耳,不為祟。可速作飣飥,取酒。」逡巡陳設。巫者拜謁,二人與行簡就坐,食飽而起。小兒復如故。行簡既寤,甚惡之,後逾旬而卒。(出《靈異記》)

許至雍编辑

  許至雍妻某氏,儀容淡雅。早歲亡沒,至雍頗感歎。每風景閒夜,笙歌盡席,未嘗不歎泣悲嗟。至雍八月十五日夜於庭前撫琴玩月。已久,忽覺簾屏間有人行,吁嗟數聲。至雍問曰:「誰人至此?必有異也。」良久,聞有人語云:「乃是亡妻。」云:「若欲得相見,遇趙十四。莫惜三貫六百錢。」至雍驚起問之。乃無所見。自此常記其言。則不知趙十四是何人也。後數年,至雍閒遊蘇州。時方春,見少年十餘輩,皆婦人裝,乘畫舡,將謁吳太伯廟。許君因問曰:「彼何人也?而衣裾若是。」人曰:「此州有男巫趙十四者,言事多中為土人所敬伏,皆趙生之下輩也。」許生問曰:「趙生之術,所長者何也?」曰:「能善致人之魂耳。」許生乃知符其妻之說也。明日早,詣趙十四,具陳懇切之意。趙生曰:「某之所致者,生魂耳。今召死魂,又今生人見之,某久不為,不知召得否?知郎君有重念之意,又神理已有所白,某安得不為召之?」乃計其所費之直,果三貫六百耳。遂擇良日,於其內,灑掃焚香,施床幾於西壁下,於簷外結壇場,致酒脯。呼嘯舞拜,彈胡琴。至夕。令許君處於堂內東隅,趙生乃於簷下垂簾臥,不語。至三更,忽聞庭際有人行聲,趙生乃問曰:「莫是許秀才夫人否?」聞吁嗟數四,應云:「是。」趙生曰:「以秀才誠意懇切,故敢相迎,夫人無怪也。請夫人入堂中。」逡巡,似有人謁簾,見許生之妻。淡服薄妝,拜趙生,徐入堂內,西向而坐。許生涕泗嗚咽:「君行若此,無枉橫否?」妻曰:「此皆命也,安有枉橫。」因問兒女家人及親舊閭里等事,往複數十句。許生又問:「人間尚佛經,呼為功德,此誠有否?」妻曰:「皆有也。」又問:「冥間所重何物?」「春秋奠享無不得,然最重者,漿水粥也。」趙生致之。須臾粥至,向口如食,收之,復如故。許生又曰:「要功德否?」妻云:「某平生無惡,豈有罪乎?足下前與為者,亦已盡得。」良久,趙生曰:「夫人可去矣,恐多時即有譴謫。」妻乃出,許生相隨泣涕曰:「願惠一物,可以為記。」妻泣曰:「幽冥唯有淚可以傳於人代。君有衣服,可投一事於地。」許生脫一汗衫,置之於地。其妻取之,於庭樹前懸一樹枝,以汗衫蔽其面,大哭。良久,揮手卻許生,掛汗衫樹枝間,若乘空而去。許生取汗衫視之,淚痕皆血也。許生痛悼,數日不食。盧求著幽居蘇州,識趙生,趙生名何,蘇州人皆傳其事。(出《靈異記》)

韋覲编辑

  唐太僕卿書覲欲求夏州節度使。有巫者知其所希,忽詣韋曰:「某善禱祝星辰,凡求官職者,必能應之。」韋不知其誑詐,令擇日。夜深,於中庭備酒果香燈等。巫者乘醉而至,請書自書官階一道,虔啟於醮席。既得手書官銜,仰天大叫曰:「韋覲有異志,令我祭天。」韋合族拜曰:「乞山人無以此言,百口之幸也。」凡所玩用財物,盡與之。時崔侃充京尹。有府囚叛獄,謂巫者是其一輩。里胥詰其衣裝忽異?巫情窘,乃云:「太僕卿韋覲,曾令我祭天。我欲陳告,而以家財求我。非竊盜也?」既當申奏,宣宗皇帝召覲至殿前,獲明冤狀。復召宰臣論曰:「韋覲城南上族,軒蓋承家。昨為求官,遂招誣謗。無令酷吏加之罪俧。」其師巫便付京兆處死,韋貶潘州司馬。(出《雲溪友議》)

高駢编辑

  唐高駢嘗誨諸子曰:「汝曹善自為謀。吾必不學俗物,死入四板片中,以累於汝矣。」及遭畢師鐸之難,與諸甥姪同坎而瘞焉。唯駢以舊氈苞之,果符所言。後呂用之伏誅,有軍人發其中堂,得一石函。內有桐人一枚,長三尺許,身披桎,口貫長釘,背上琉駢鄉貫甲子官品姓名,為厭勝之事。以是駢每為用之所制,如有助焉。(出《妖亂志》)

厭咒厭盜法编辑

  厭盜法,七日以鼠九枚,置籠中,埋於地,秤九百斤土覆坎,深各二尺五寸,築之令堅固,雜五行書曰:「亭部地上土涂灶,水火盜賊不經;涂屋四角,鼠不食蠶;涂倉廩,(廩字原空缺。據黃本補。鼠不食稻;以塞坎,百鼠種絕。」(出《酉陽雜俎》)

雍益堅编辑

  唐雍益堅云:「主夜神咒,持之有功德,夜行及寐,可已恐怖惡夢。」咒曰:「婆珊婆演底。」(出《酉陽雜俎》)

  唐代的雍益堅說,有一個專管夜晚的咒語,如果堅持每天都念就會靈驗。夜晚走路和睡覺時如果害怕,或者作惡夢,一念咒語就會立桿見影。這句咒語是:「婆珊婆演底。」

宋居士编辑

  唐宋居士說,擲骰子咒云:「伊帝彌帝,彌揭羅帝。」念蒲十萬遍,彩隨呼而成。(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