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八十四 幻術一

客隱游 天毒國道人 騫霄國畫工 營陵人 扶婁國人 徐登 周眕奴 趙侯 天竺胡人 鞫道龍 陽羨書生 侯子光
下一卷 

客隱游编辑

  魏安釐王觀翔鵠而樂之,曰:「寡人得如鵠之飛,視天下如芥也。」客有隱游者聞之,作木鵠而獻王。王曰:「此有形無用者也。夫作無用之器,世之奸民也。」召隱游,欲加刑焉。隱游曰:「大王知有用之用,未悟無用之用也。今臣請為大王翔之。」乃取而騎焉,遂翻然飛去,莫知所之也。(出《異苑》)

天毒國道人编辑

  燕昭王七年,沐骨之國來朝,則申毒國之一名也。有道術人名屍羅。問其年,云:「百四十歲。」荷錫持瓶,云:「發其國五年,乃至燕都。」喜炫惑之術。於其指端,出浮圖十層,高三尺,乃諸天神仙,巧麗物絕。列幢蓋鼓舞,繞塔而行,人皆長五六分,歌唱之音,如真人矣。屍羅噴水為氛霧,暗數里間。俄而復吹為疾風,氛霧皆止。又吹指上浮圖,漸入雲裡。又於左耳出青龍,右耳出白虎。始入之時,才一二寸,稍至八九尺。俄而風至雲起,即以一手揮之,即龍虎皆入耳中。又張口向日,則見人乘羽蓋,駕螭、鵠,直入於口內。復以手抑胸上,而聞衣袖之中,轟轟雷聲。更張口,則向見羽蓋、螭、鵠,相隨從口中而出。屍羅常坐日中,漸漸覺其形小,或化為老叟,或變為嬰兒,倏忽而死,香氣盈室,時有清風來,吹之更生,如向之形。咒術炫惑,神怪無窮。(出《王子年拾遺記》)

騫霄國畫工编辑

  秦始皇元年。騫霄國獻刻玉善畫工名裔。使含丹青以漱地,即成魑魅及鬼怪群物之象;刻石為百獸之形,毛髮宛若真矣。皆銘其臆前,記以年月。工人以絹畫地。方寸之內,寫四瀆五嶽列國之圖。又為龍鳳,騫翥若飛。皆不得作目,作必飛走也。始皇嗟曰:「刻畫之形,何能飛走。」使以淳漆各點兩玉虎一眼睛,旬日則失之,不知何所在。山澤人云:「見二白虎,各無一眼,相隨而行,毛色形相,異於常見者。」至明年,西方獻兩白虎,皆無一眼。始皇發檻視之,疑是先所失者,乃刺殺之,檢其臆前,果是元年所刻玉虎也。(出《王子年拾遺記》)

營陵人编辑

  漢北海營陵有道人,能令人與已死人相見。其同郡,婦死已數年,聞而往見之曰:「願令我一見亡婦,死不恨矣。」道人曰:「卿可往見之。若聞鼓聲,即出勿留。」乃語其相見之術。於是與婦言語悲喜,恩情如生。良久,聞鼓聲,恨恨不能得往。當出戶時,奄忽其衣裙戶間,掣絕而去。至後歲餘,此人身亡。室家葬之,開塚,見婦棺蓋下有衣裾。(出《搜神記》)

扶婁國人编辑

  南垂有扶婁之國。其人善能機巧變化,易形改服,大則興雲霧,小則入纖毫。綴金玉毛羽為衣服。能吐雲噴火,鼓腹則如雷霆之聲。或為巨象、獅子、龍、蛇、犬、馬之狀。或為虎口中生人,或於掌中備百獸之樂,宛轉屈曲於指間。人形或長數分,或複數寸,神怪倏忽,炫(「炫」原作「佳」,據明抄本改。)麗於時。樂府皆傳此伎,至末(「末」原作「宋」,據明抄本改。)猶學焉,得粗得精,代代不絕,乃俗謂之婆侯伎,則扶婁之音訛耳。(出《拾遺記》)

徐登编辑

  閩中有徐登者,女子化為丈夫。與東陽趙 並善方術。時遭兵亂,相遇於溪,各矜其所能。登先禁溪水為不流, 次禁枯柳為生稊。二人相視而笑。登年長,師事之。後登身故,東入長安。百姓未知笑而不應,屋亦不損。又嘗臨水求渡,船人不許。乃張蓋坐中,長嘯呼風,亂流而濟。於是百姓敬服,從者如歸。長安令惡而殺之。民立祠於永寧,而蚊蚋不能入。(出《水經》)

周眕奴编辑

  魏時,尋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作虎。毛色爪身悉如真虎。鄉人周眕有一奴,使入山伐薪。奴有婦及妹,亦與俱行。既至山,奴語二人云:「汝且上高樹去,我欲有所為。」如其言。既而入草,須臾,一大黃斑虎從草山,奮越哮吼,甚為可畏。二人大怖。良久還草中,少時復還為人,語二人:「歸家慎勿道。」後遂向等輩說之。周尋復之,乃以醇酒飲之,令熟醉。使人解其衣服,乃身體事事祥視,了無異。唯於髻發中得一紙,畫作虎,虎邊有符,周密取錄之。奴既喚醒,問之。見事已露,遂具說本末,云:「先嘗於蠻中告糴,有一蠻師雲有此符,以三尺布,一斗米,一隻雞,一斗酒,受得此法。」(出《冥祥記》)

趙侯编辑

  晉趙侯少好諸術,姿形悴陋,長不滿數尺。以盆盛水作禁,魚龍立見。侯有白米,為鼠所盜。乃披髮持刀,畫作地獄,四面為門。向東嘯,群鼠俱到。咒之曰:「凡非啖者過去,盜者令止。」止者十餘,剖腹看髒,有米在焉。曾徒跣須屐,因仰頭微吟,雙屐自至。人有笑其形容者,便陽設,以酒杯向日,(《異苑》日作口。)即掩鼻不脫,仍稽顙謝過。著地不舉。永康有騎石山,山上有石人騎石馬,侯以印指之,人馬一時落首,今猶在山下。(出《異苑》)

天竺胡人编辑

  晉永嘉中,有天竺胡人來渡江南。有幻術,能斷舌吐火,所在人士聚觀。將斷舌,先吐以示眾。然後刀截,血流覆地。乃燒取置器中,傳以示人。視之,舌半猶在。既而還取,合續之,有頃如故,不知其實斷否也。嘗取絹布與人各執一頭,中斷之。已而取兩段,合祝之,絹布還連續,故一體也。又取書紙及繩縷之屬,投火中,眾共視之,見其燒爇了盡。乃撥灰,舉而出之,故向物也。(出《法苑珠林》)

鞫道龍编辑

  葛洪云:餘少所知有鞫道龍,善為幻術。向餘說古時事。有東海人黃公,少時能乘龍御虎,佩赤(「赤」原作「步」,據明抄本、許本改。)金為刀,以絳繒束髮。立興雲霧,坐成山河。及衰老,氣力羸憊,飲酒過度,不能行其術。秦末,有白虎見於東海,黃公以赤刀厭之,術既不行,為虎所殺。三輔人俗用以為戲,漢朝亦取以為角抵之戲焉。(出《西京雜記》)

陽羨書生编辑

  東晉陽羨許彥於綏安山行,遇一書生,年十七八,臥路側,云:腳痛,求寄彥鵝籠中。彥以為戲言,書生便入籠。籠亦不更廣,書生亦不更小。宛然與雙鵝並坐,鵝亦不驚。彥負籠而去,都不覺重。前息樹下,書生乃出籠。謂彥曰:「欲為君薄設。」彥曰:「甚善。」乃於口中吐一銅盤奩子,奩子中具諸饌殽,海陸珍羞方丈,其器皿皆是銅物,氣味芳美,世所罕見。酒數行,乃謂彥曰:「向將一婦人自隨,今欲暫要之。」彥曰:「甚善。」又於口中吐出一女子,年可十五六,衣服綺麗,容貌絕倫,共坐宴。俄而書生醉臥。此女謂彥曰:「雖與書生結好,(「好」原作「妻」,據明抄本改。)而實懷外心,向亦竊將一男子同來,書生既眠,暫喚之,願君勿言。」彥曰:「甚善。」女人於口中吐出一男子,年可二十三四,亦穎悟可愛,仍與彥敘寒溫。書生臥欲覺,女子吐一錦行幛,書生仍留女子共臥。男子謂彥曰:「此女子雖有情,心亦不盡,向復竊將女人同行,今欲暫見之,願君勿泄言。」彥曰:「善。」男子又於口中吐一女子,年二十許,共宴酌。戲調甚久,聞書生動聲,男曰:「二人眠已覺。」因取所吐女子,還內口中。須臾,書生處女子乃出,謂彥曰:「書生欲起。」更吞向男子,獨對彥坐。書生然後謂彥曰:「暫眠遂久,居獨坐,當悒悒耶。日已晚,便與君別。」還復吞此女子,諸銅器悉內口中。留大銅盤,可廣二尺餘。與彥別曰:「無此藉君,與君相憶也。」大元中,彥為蘭臺令史,以盤餉侍中張散,散看其題,雲是漢永平三年所作也。(出《續齊諧記》)

侯子光编辑

  安定人侯子光,弱冠美姿儀。自稱佛太子,從大秦國來,當王小秦國。易姓名為李氏,依鄘(明抄本鄘作鄠。)爰赤眉家。頗見其妖怪,事微有驗。赤眉信之,妻以二女。轉相扇惑,京兆樊綏、竺龍、謹(明抄本謹作嚴。)諶、謝樂等,眾聚數千於杜陽山,稱大皇帝。改元龍興,立官屬。大將軍鎮西石廣斬平之,子光頸無血,十餘日面色如生。(出《錄異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