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八十八 妖妄一

蔡誕 須曼卿 馬太守 鄴城人 紇乾狐尾 李恒 惠范 史崇玄 嶺南淫祀 賀玄景 瀛州婦人 薛懷義 胡僧寶嚴 胡超僧 調貓兒鸚鵡 駱賓王 馮七姨 姜撫先生
下一卷 

蔡誕编辑

  蔡誕好道,廢家業,晝夜誦《黃庭》、《太清》、《中經》、《觀天》、(天字原缺。據明抄本補。)《節解》之屬,謂道盡於此矣。家患之,己亦慚悔。忽棄家,言:「我仙道成矣。」因走入深山,賣薪以易衣。三年不堪苦而還家,黑瘦骨立,欺家云:「吾但為地仙,位卑,為老君牧數十龍。有一斑龍五色,老君嘗與吾,後與仙人博戲,輸此龍。為此見謫,送吾付崑崙下芸鋤芝草三四頃,皆生細石中,多莽穢,甚苦。當十年乃得原。會偓佺、子喬來案行,吾首訴之,並為吾作力,得免也。」(出《抱樸子》)

須曼卿编辑

  蒲坂有須曼卿者曰:「在山中三年精思,有仙人來迎我,乘龍昇天。龍行甚疾,頭昂尾低,令人在上危怖。及到天上,先過紫府,金床玉幾,晃晃昱昱,真貴處也。仙人以流霞一杯飲我,輒不饑渴。忽然思家,天帝前謁拜失儀,見斥來還。令更自修責,乃可更往。昔淮南王劉安,昇天見上帝,而箕坐大言,自稱寡人,遂見謫,守天廁三年。吾何人哉?」河東因號曼卿為斥仙人。(出《抱樸子》)

馬太守编辑

  興古太守馬氏在官,有親故人投之,求恤焉。馬乃令此人出住外,詐云:「是神人道士,治病無不手下立愈。」又令辯士遊行,為之虛聲,云:「能令盲者明,躄者即行。」於是四方雲集,赴之如市,而錢帛固已山積矣。又敕諸來治病者:「雖不便愈,其當告人已愈也,如此則必愈也;若告人言未愈者,則後終不癒也。道法正爾,不可不承信。」於是後人問前來者,輒告之雲已愈,無敢言未愈者也。旬月之間,乃致巨富焉。(出《抱樸子》)

鄴城人编辑

  北齊後主武平中,和士開諷百官。奏胡太后臨朝,所在皆言有狐魅,截人頭髮。鄴城北兩三坊無人居住,空牆。時有某家婢子,年十六七,獨行。荷一大黃袱。袱內有錦被。忽逢一嫗。年可五十餘,面作白妝,漫糊可畏,以皂巾抹頭。四顧無人,便走逐婢子,脫卻皂巾,頭髮盡作屈髻十餘道,綖束之,手持一剃刀。云:「我是狐魅,汝急舍袱反走。」此嫗得袱,趨走入東坊。婢子行啼,逢同州人乘馬來,借問何為。云:「狐奪我被袱,始入東坊。」人馳馬往,執得之,蓋是人也。數百人看之,莫不競笑,天下有如此造妖事。經略財貨,毆擊垂死,行路勸放之。(出《廣古今五行記》)

紇乾狐尾编辑

  并州有人姓紇乾,好劇。承間在外有狐魅。遂得一狐尾,綴著衣後。至妻旁,側坐露之。其妻私心疑是狐魅,遂密持斧,欲斲之。其人叩頭云:「我不是魅。」妻不信。走遂至鄰家,鄰家又以刀杖逐之。其人惶懼告言:「我戲劇,不意專欲殺我。此亦妖由人興矣。」(出《廣古今五行記》)

李恒编辑

  陳留男子李恒家事巫祝,邑中之人,往往吉凶為驗。陳留縣尉陳增妻張氏,召李恒。恒索於大盆中置水,以白紙一張,沉於水中,使增妻視之。增妻正見紙上有一婦人,被鬼把頭髻拽,又一鬼,後把棒驅之。增妻惶懼涕泗,取錢十千,並沿身衣服與恒,令作法禳之。增至,其妻具其事告增。增明召恒,還以大盆盛水,沉一張紙,使恒觀之。正見紙上有十鬼拽頭,把棒驅之,題名雲,此李恒也。慚惶走,遂卻還昨得錢十千及衣服物。便潛竄出境。眾異而問,增曰:「但以白礬畫紙上,沉水中,與水同色而白礬乾。驗之亦然。(出《辨疑志》)

惠范编辑

  周有婆羅門僧惠范,奸矯狐魅,挾邪作盅,趑趄鼠黠,左道弄權。則天以為聖僧,賞賚甚重。太平以為梵王,接納彌優,生其羽翼,長其光價。孝和臨朝,常乘官馬,往還宮掖。太上登極,從以給使,出入禁門。每入,即賜綾羅金銀器物。氣岸甚高,風神傲誕,內府珍寶,積在僧家。矯說妖祥,妄陳禍福。神武斬之,京師稱快也。(出《朝野僉載》)

史崇玄编辑

  唐道士史崇玄,懷河內縣縫靴人也,後度為道士。矯假人也,附太平,為太清觀主。金仙、玉真出俗,立為尊師。每入內奏請,賞賜甚厚,無物不賜。搜鴻臚卿,衣紫羅裙帔,握象笏,佩魚符。出入禁闈。公私避路。神武斬之,京師中士女相賀。(出《朝野僉載》)

嶺南淫祀编辑

  嶺南風俗:家有人病,先殺雞鵝等以祀之,將為修福;若不差,即刺殺豬狗以禮之;不差,即次殺太牢以禱之;更不差,即是命也。不復更祈。死則打鼓鳴鐘於堂,比至葬訖。初死,但走大叫而哭。(出《朝野僉載》)

賀玄景编辑

  唐景雲中,有長髮賀玄景,自稱五戒賢者。同為妖者十餘人,陸渾山中結草舍,幻惑愚人子女,傾家產事之。紿云:「至心求者,必得成佛。」玄景為金薄袈裟,獨坐暗室。令愚者竊視,雲佛放光,眾皆懾伏。緣於懸崖下燒火,遣數人於半崖間,披紅碧紗為仙衣,隨風習颺。令眾觀之,誑曰:「此仙也。」各令著仙衣,以飛就之,即得成道。剋日設齋,飲中置莨菪子,與眾餐之。女子好發者截取,為剃頭。串仙衣,臨崖下視,眼花恍惚,推崖底,一時燒殺。沒取資財。事敗,官司來檢,灰中得焦拳屍骸(「骸」原作「柩」,據明抄本改。)數百餘人。敕決殺玄景,縣官左降。(出《朝野僉載》)

瀛州婦人编辑

  唐景龍中,瀛州進一婦人,身上隱起浮圖塔廟諸佛形像。按察使進之,授五品,其女婦留內道場。逆韋死後,不知去處。(出《朝野僉載》)

薛懷義编辑

  周證聖元年,薛師名懷義,造功德堂一千尺,於明堂北。其中大像,高九百尺,鼻如千斛船,小指中容數十人並坐。夾紵以漆之。正月十五,起無遮大會於朝堂。掘地五丈深,以亂彩為宮殿台閣,屈竹為胎,張施為楨蓋。又為大像金剛,並坑中引上,詐稱從地湧出。又刺牛血,畫作大像頭,頭高二百尺,誑言薛師膝上血作之。觀者填城溢郭,士女雲會。內載錢拋之,更相蹈藉,老少死者非一。至十六日,張像於天津橋南,設齋。二更,功德堂火起,延及明堂,飛燄沖天,洛城光如晝日。其堂作仍未半,已高七十餘尺。又延燒金銀庫,鐵汁流液,平地尺餘。人不知錯入者,便即焦爛。其堂煨燼,尺木無遺。至曉,乃更設會,暴風欻起,裂血像為數百段。浮休子曰:「梁武帝捨身同泰寺,百官傾庫物以贖之。其夜欻電霹靂,風雨暝晦。寺浮圖佛殿,一時蕩盡。非理之事,豈如來本意哉?」(出《朝野僉載》)

胡僧寶嚴编辑

  唐景雲中,西京霖雨六十餘日。有一胡僧,名寶嚴,自云有術法,能止雨,設壇場,讀經咒。其時禁屠宰,寶嚴用羊二十口,馬兩匹以祭。祈請經五十餘日,其雨更盛。於是斬逐胡僧,其雨遂止。(出《朝野僉載》)

胡超僧编辑

  周聖歷年中,洪州有胡超僧,出家學道,隱白鶴山,微有法術,自云數百歲。則天使合長生藥,所費巨萬,三年乃成。自進藥於三陽宮。則天服之,以為神妙,望與彭祖同壽,改元為久視元年。放超還山,賞賜甚厚。服藥之後二年而則天崩。(出《朝野僉載》)

調貓兒鸚鵡编辑

  則天時,調貓兒鸚鵡同器食,命御史彭先覺監,遍示百官及天下考使。傳看未遍,貓兒饑,遂咬殺鸚鵡以餐之。則天甚愧。武者國姓,殆不祥之徵也。(出《朝野僉載》)

駱賓王编辑

  唐裴炎為中書令,時徐敬業欲反,令駱賓王畫計,取裴炎同起事。賓王足踏壁,靜思食頃,乃為謠曰:「一片火,兩片火,緋衣小兒當殿坐。」教炎莊上小兒誦之,並都下童子皆唱。炎乃訪學者令解之。召賓王至,數啖以寶物錦綺,皆不言。又賂以音樂妓女駿馬,亦不語。乃將古忠臣烈士圖共觀之,見司馬宣王,賓王歘然起曰:「此英雄丈夫也。」即說自古大臣執政,多移社稷。炎大喜,賓王曰:「但不知謠讖何如耳?」炎以謠言片片火緋衣之事白。賓王即下,北面而拜曰:「此真人矣。」遂與敬業等合謀,揚州兵起,炎從內應。書與敬業等,書唯有「青鵝」字。人有告者,朝臣莫之能解。則天曰:「此青字者,十二月。鵝字者,我自與也。」遂誅炎,敬業等尋敗。(出《朝野僉載》)

馮七姨编辑

  唐逆韋之妹,馮太和之妻,號七姨。信邪見,豹頭枕以辟邪,白澤枕以去魅,作伏熊枕以為宜男。太和死,嗣虢王娶之。韋之敗也,虢王砟七姨頭送朝堂。即知辟邪之枕失效矣。(出《朝野僉載》)

姜撫先生编辑

  唐姜撫先生,不知何許人也。嘗著道士衣冠,自云年已數百歲。持符,兼有長年之藥,度世之術,時人謂之姜撫先生。玄宗皇帝高拱穆清,棲神物表,常有升仙之言。姜撫供奉,別承恩澤。於諸州採藥及修功德,州縣牧宰,趨望風塵。學道者乞容立於門庭,不能得也。有荊岩者,於太學四十年不第,退居嵩少,自稱山人。頗通南北史,知近代人物。嘗謁撫,撫簡踞不為之動。荊岩因進(「進」原作「過」,據明抄本改。)而問曰:「先生年幾何?」撫曰:「公非信士,何暇問年幾?」岩曰:「先生既不能言甲子,先生何朝人也?」撫曰:「梁朝人也。」岩曰:「梁朝絕近,先生亦非長年之人。不審先生,梁朝出仕,為復隱居。」撫曰:「吾為西梁州節度。」岩叱之曰:「何得誑妄?上欺天子。下惑世人。梁朝在江南,何處得西梁州?只有四平、四安、四鎮、四徵將軍,何處得節度使?」撫慚恨,數日而卒。(出《辯疑志》)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