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二十二 鬼七

陶侃 謝尚 襄陽軍人 呂順 桓恭 庾崇 曹公船 王志都 唐邦 王矩 周義 袁乞 王恒之 劉遁 王思規 華逸 張君林 蠻兵 陳皋 袁無忌 新蔡王昭平 遠學諸生
下一卷 

目录

陶侃编辑

  陶侃,字士竹,曾如廁,見數十人,悉持大印。有一人單衣平上幘,自稱後帝,云:「君長者,故出見。三載勿言,富貴至極。」侃便起,旋失所在。有大印作公字,當其穢所。雜五行書曰:「廁神曰後帝也。」(出《異苑》)

謝尚编辑

  夏侯弘自云見鬼,與其言語。鎮西謝尚所乘馬忽死,憂惱甚至,謝曰:「卿若能令此馬生者,卿真為見鬼也。」弘去良久,還曰:「廟神樂君馬,故取之。當活。」尚對死馬坐,須臾,馬忽自門外走還,至馬屍間,便滅,應時能動起行。謝曰:「我無嗣,是我一身之罰?」弘經時無所告,曰:「頃所見小鬼耳,必不能辨此源由。」後忽逢一鬼,乘新車,從十許人,著青絲布袍。弘前提牛鼻,車中人謂弘曰:「何以見阻?」弘曰:「欲有所問,鎮西將軍謝尚無兒,此君風流令望,不可使之絕嗣?」車中人動容曰:「君所道,正是僕兒。年少時,與家中婢通,誓約不再婚而違約。今此婢死,在天訴之,是故無兒。」弘具以告。尚曰:「吾少時誠有此事。」弘於江陵,見一大鬼,提矛戟,有小鬼隨從數人。弘畏懼,下路避之。大鬼過後,提得一小鬼。問此何物,曰:「殺人以此矛戟,若中心腹者,無不輒死。」弘曰:「治此病有方否?」鬼曰:「以烏雞薄之,即差。」弘又曰:「今欲何行也?」鬼曰:「當至荊揚二州。」爾時比日行心腹病,無有不死者,弘乃教人殺烏雞以薄之,十不失八九。今有中惡,輒用烏雞薄之,弘之由也。(出《志怪錄》)

襄陽軍人编辑

  晉太(晉太二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元初,苻堅遣將楊安侵襄陽。其一人於軍中亡,有同鄉人扶喪歸,明日應到家,死者夜與婦夢曰:「所送者非我屍,倉(我屍倉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樂面下者是也。汝昔為吾作結髮猶存,可解看便知。」迄明(知迄明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日送喪者果至。婦語母如此,母不然之。婦自至南豐細檢(豐細檢三字原空缺。據黃本補。)他家屍,發如先分明是其手跡。(出《幽明錄》)

呂順编辑

  呂順喪婦,要娶妻之從妹,因作三墓。構累垂就,輒無成。一日順晝臥,見其婦來就同寢,體冷如冰。順以死生之隔,語使去。後婦又見其妹,怒曰:「天下男子復何限,汝乃與我共一婿,作塚不成,我使然也。」俄而夫婦俱殪。(出《幽明錄》)

桓恭〔譯者按,此條與卷第三百二十《桓恭》條重。但內文略有不同。〕编辑

  桓恭與桓安(安字原空缺,據明鈔本補。)民參軍,在丹陽,所住廨,床前有一陷穴。詳見古塚,視之果有壞棺。恭每食,常先以飯投穴中。如此經年,忽見一人在床前,云:「吾沒已來七百餘年,嗣息絕滅,烝嘗莫及。常食見餐,感君之德,報君以寧州刺史也。」未幾果遷。(出《幽明錄》,黃本無此篇。)

庾崇编辑

  庾崇者,建元中,於江州溺死。爾日即還家見形,一如平生,多在妻樂氏室中。妻初恐懼,每呼諸從女作伴。於是作伴漸疏,時或暫來。輒恚罵云:「貪與生者接耳。反致疑惡,豈副我歸意耶?」從女在內紡績,忽見紡績之具在空中,有物撥亂,或投之於地。從女怖懼皆去,鬼即常見。有一男,才三歲,就母求食,母曰:「無錢,食那可得?」鬼乃悽愴,撫其兒頭曰:「我不幸早世,令汝窮乏,愧汝念汝,情何極也。」忽見將二百錢置妻前,云:「可為兒買食。」如此徑年,妻轉貧苦不立,鬼云:「卿既守節,而貧苦若此,直當相迎耳。」未幾。妻得疾亡,鬼乃寂然。(出《幽明錄》)

曹公船编辑

  濡須口有大船,船覆在水中,水小時便出見。長老云:「是曹公船。」常有漁人夜宿其旁,以船繫之。但聞竽笛弦歌之音,又香氣非常,漁人始得眠。夢人驅遣云:「勿近官妓。」傳曰,曹公載妓船覆於此,至今在焉。(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志都编辑

  馬仲叔、王志都,並遼東人也。相知至厚,叔先亡。後年忽形見,謂曰:「吾不幸早亡,心恒相念。念卿無婦,當為卿得婦。期至十一月二十日,送詣卿家,但掃除設床席待之。」至日,都密掃除施設,天忽大風,白日晝昏,向暮風止。寢室中忽有紅帳自施,發視其中,床上有一婦,花媚莊嚴。臥床上,才能氣息。中表內外驚怖,無敢近者,唯都得往。須臾便蘇,起坐。都問卿是誰,婦曰:「我河南人,父為清河太守。臨當見嫁,不知何由,忽然在此。」都具語其意,婦曰:「天應令我為君妻。」遂成夫婦。往詣其家,大喜,亦以為天相與也,遂與之。生一男,後為南郡太守。(出《幽明錄》)

唐邦编辑

  恒(恒字原空缺,據黃本補。)山唐邦,義熙中,聞扣門者。出視,見兩朱衣吏。云:「官欲得汝。」遂將至縣東崗殷安塚中,塚中有人語吏云:「本取唐福,何以濫取唐邦?」敕鞭之,遣將出。唐福少時而死。(出《異苑》)

王矩编辑

  衡陽太守王矩,為廣州。矩至長沙,見一人長丈餘,著白布單衣。將奏在岸上,呼:「矩奴子過我。」矩省奏,為杜靈之。入船共語,稱敘希闊。矩問:「君京兆人,何時發來?」答矩朝發。矩怪問之,杜曰:「天上京兆,身是鬼,見使來詣君耳。」矩大懼,因求紙筆,曰:「君必不解天上書,乃更作。」折卷之,從矩求一小箱盛之,封付矩曰:「君今無開,比到廣州,可視耳。」矩到數月,悁悒,乃開視,書云:「令召王矩為左司命主簿。矩意大惡,因疾卒。(出《幽明錄》)

周義编辑

  汝南周義,取沛國劉旦孫女為妻。義豫章艾縣令弟,路中得病,未至縣十里,義語:「弟必不濟。」便留家人在後,先與弟至縣。一宿死,婦至臨屍,義舉手別婦,婦為梳頭,因復拔婦釵。殮訖,婦房宿,義乃上床,謂婦曰:「與卿共事雖淺,然情相重,不幸至此。兄不仁,離隔人室家,終沒不得執別。實為可恨。我向舉手別,他又拔卿釵,因欲起,人多氣逼不果。」自此每夕來寢息,與平生無異。(出《述異記》)

袁乞编辑

  吳興袁乞,妻臨亡,把乞手云:「我死,君再婚否?」乞曰:「不忍。」後遂更娶。白日見其婦語云:「君先結誓,何為負言?」因以刀割陰,雖不致死,(死字原缺,據明抄本補。)人理永廢也。(出《異苑》)

王恒之编辑

  沙門竺法師,會稽人,與北中郎王恒(《搜神後記》卷六恒作坦。)之,周旋甚厚,共論死生罪福報應之事,茫昧難明,因便共要,若有先死,當先報語。後王於廟中,忽見法師來曰:「貧道以某月日命過,罪福皆不虛,應若影響,檀越當勤修道德,以升躋神明耳。先與君要,先死者相報,故來相語。」言訖,不復見。(出《續搜神記》)

劉遁编辑

  安帝義熙中,劉遁母憂在家。常有一鬼,來住遁家。搬徙床幾,傾覆器物,歌哭罵詈。好道人之陰私,僕役不敢為罪。遁令弟守屋,遁見繩係弟頭,懸著屋樑,狼狽下之,因失魂,逾月乃差。遁每爨欲熟,輒失之。遁密市野葛,煮作糜,鬼復竊之,於屋北乃聞吐聲,從此寂滅。故世傳劉遁藥鬼。遁後為劉毅參軍,為宋高祖所殺。(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思規编辑

  長沙王思規,為海鹽令。忽見一吏,思規問是誰。吏云:「命召君為主簿。」因出板置床前。吏又曰:「期限長遠,在十月。若不信我,到七月十五日日中時,視天上,當有所見。」思規敕家人,至期看天。聞有哭聲,空中見人,垂旐羅列,狀為送葬。(出《甄異錄》)

華逸编辑

  廣陵華逸,寓居江陵,亡後七年來還。初聞語聲,不見其形。家人苦請,求得見之。答云:「我因瘁,未忍見汝。」問其所由,云:「我本命雖不長,猶應未盡。坐平生時伐撻失道,又殺卒反奴,以此減算。」云:「受使到長沙,還當復過。」如期果至,教其二子云:「我既早亡,汝等當勤自勖勵。門戶淪沒,豈是人子。」又責其兄不垂教誨,色甚不平,乃曰:「孟禺已名配死錄,正餘有日限耳。」爾時,禺氣強力壯,後到所期,暴亡。(出《甄異錄》)

張君林编辑

  吳縣張君林,居東鄉楊里。隆安中,忽有鬼來助驅使。林原有舊藏器物中破甑,已無所用,鬼使撞甕底穿為甑。比家人起,飯已熟。此鬼無他須,唯啗甘蔗。自稱高褐。或云,此鬼為反語,(「語」原作「器」,據明抄本改。)高褐者葛號。丘壠累積,尤多古塚,疑此物是其鬼也。林每獨見之,形如少女,年可十七八許,面青黑色。遍身青衣。乃令林家取白罌,盛水,覆頭。明旦視之,有物在中。林家素貧,遂致富。嘗語:「毋惡我,日月盡自去。」後果去。(出《甄異記》)

蠻兵编辑

  南平國蠻兵,義熙初,隨眾來姑熟,便有鬼附之。聲呦呦細長,或在簷宇之際,或在庭樹上。若占吉凶,輒先索琵琶,隨彈而言。於時郄倚為府長史,問當遷官,云:「不久持節也。」尋為南蠻校尉,(尉字原空缺,據明抄本、許本補。)予為國郎中,親領此土。(「土」原作「上」,據明抄本改。)荊州俗語云,是老鼠所作,名曰鬼侯。(出《靈鬼志》)

陳皋编辑

  平原陳皋,於義熙中,從廣陵樊梁後乘船出。忽有一赤鬼,長可丈許,首戴絳冠,形如鹿角,就皋求載,倏爾上船。皋素能禁氣,因歌俗家南地之曲,鬼乃吐舌張眼。以杖竿擲之,即四散成火,照於野。皋無幾而死。(出《靈鬼志》)

袁無忌编辑

  晉陳國袁無忌,寓居東平。永嘉初,得疫癘,家百餘口,死亡垂盡。徙避大宅,權住田舍。有一小屋,兄弟共寢,板床薦席數重。夜眠及曉,床出在戶外,宿昔如此。兄弟怪怖,不能得眠。後見一婦人,來在戶前,知忌等不眠,前卻戶外。時未曙月明,共窺之,綵衣白妝,頭上有花插及銀釵象牙梳。無忌等共逐之,初繞屋走而倒,頭髻及花插之屬皆墜,無忌悉拾之,仍復出門南走。臨道有井,遂入其中。無忌還眠,天曉,視花釵牙梳,並是真物。遂壞井,得一楸棺,具已朽壞。乃易棺並服,遷於高燥處葬之,遂斷。(出《志怪錄》)

新蔡王昭平编辑

  晉世新蔡王昭平,犢車在廳事上,夜無故自入齋室中,觸壁而後出。又數聞呼噪攻擊之聲,四面而來。昭乃聚眾,設弓弩戰鬥之備,指聲弓弩俱發,而鬼應聲接矢,數枚皆倒入土中。(出《搜神記》)

遠學諸生编辑

  有諸生遠學,其父母夜作,兒忽至,歎息曰:「今我但魂魄耳,非復生人。」父母問之,兒曰:「此月初病,以今日某時亡,今在瑯邪任子成家。明日當殮,來迎父母。」父母曰:「去此千里,雖復顛倒,那得及汝!」兒曰:「外有車乘,但乘之,自得至矣。」父母從之,上車忽若睡,比雞鳴,已至所在,視其駕乘,但魂車木馬。遂與主人相見,臨兒悲哀,問其疾消息,如其言。(出《續搜神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