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二十三 鬼八

張隆 吉宕石 富陽人 給使 甄法崇 謝晦 謝靈運 梁清 徐道饒 東萊陳氏 謝道欣 沈寂之 王胡 陶繼之 朱泰 戴承伯 章授 旋續門生 張道虛
下一卷 

目录

張隆编辑

  宋永初三年,吳郡張隆家,忽有一鬼。云:「汝與我食,當相佑助。」後為作食,因以大刀斲其所食處。便聞數十人哭,哭亦甚悲,云:「死何由得棺?」又聞云:「主人家有破船,奴甚愛惜,當取為棺。」見取船至,有釜鋸聲。日既暝,聞呼喚舉屍置船中。隆皆不見,惟聞處分。便見船漸升空,入雲宵中。及滅後,復聞如有數十人大笑云:「汝那能殺我也,但向以惡我憎汝,故隱沒汝船耳。」隆便回意奉事此鬼,問吉凶及將來之計,語隆曰:「汝可以大甕著壁角中,我當為覓物也。」十日一倒,有錢及金銀銅鐵魚腥之屬。(出《幽明錄》)

吉礐石编辑

  吉未翰從弟名礐石,先作檀道濟參軍。嘗病,因見人著朱衣前來,揖云:「特來相迎。」礐石厚為施設,求免。鬼曰:「感君延接,當為少停。」乃不復見。礐石漸差。後丁艱,還壽陽,復見鬼曰:「迎使尋至,君便可束妝。」礐石曰:「君前已留懷,復得見愍否?」鬼曰:「前召欲相使役,故停耳。今泰山屈君為主簿,又使隨至,不可辭也。」便見車馬傳教,油戟羅列於前,指示家人,人莫見也。礐石介書呼親友告別,語笑之中,便奄然而盡。(出《幽明錄》)

富陽人编辑

  宋元嘉初,富陽人姓王,於窮瀆中作蟹籪。旦往視,見一材頭,長二尺許,在籪裂開,蟹出都盡,乃修治籪,出材岸上。明往看之,見材復在籪中,敗如前。王又治籪,再往視,所見如初。王疑此材妖異,乃取納蟹籠中,繫擔頭歸,云:「至家當破燃之。」未之家三里,聞中倅動,轉顧,見向材頭變成一物,人面猴身,一手一足,語王曰:「我性嗜蟹,此實入水破若蟹籪,相負已多,望君見恕。開籠出我,我是山神,當相佑助,使全籪大待蟹。」王曰:「汝犯暴人,前後非一,罪自應死。」此物轉頓,請乞放,又頻問君姓名為何,王回顧不應答。去家轉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姓名,當復何計,但應就死耳。」王至家,熾火焚之,後寂無復異。土俗謂之山魈,云:「知人姓名,則能中傷人,所以勤問,正欲害人自免。」(出《述異記》)

給使编辑

  近世有人得一小給使,頻求還家未遂。後日久,此吏在南窗下眠。此人見門中有一婦人,年五六十,肥大,行步艱難。吏眠失復,婦人至床邊,取被以復之。回復出門去,吏轉側衣落,婦人復如初。此人心怪,明問吏:「以何事求歸?」吏云:「母病。」次問狀貌及年,皆為所見,唯云形瘦不同。又問母何患,答云:「病腫。」而即與吏假,使出。便得家信云:「母喪。」追什所見之肥,乃是其腫狀也。(出《幽明錄》)

甄法崇编辑

  宋甄法崇,永初中,為江陵令,在任嚴明。其時南平繆士為江安令,卒於官。後一年,崇在廳,忽見一人從門而入,云:「繆士謹通。」法崇知其亡,因問卿貌何故瘦,答云:「我生時所行,善不補惡,罹係苦,復勤劇理墨。」又云:(「云」原作「去」,據明抄本改。)「卿縣民某甲,負我米千餘擔,無券書。悍不還。今兒累窮斃,乞為嚴敕。」法崇曰:「卿可作詞。」士云:「向不齎紙,且又不復書矣。」法崇令省事取筆,疏其語,士口授,其言歷歷。詞成,謝而去。法崇以事問繆家,云:「有此。」登時攝問,負米者畏怖,依實輸還。(出《諸宮舊事》)

謝晦编辑

  謝晦在荊州,壁角間有一赤鬼,長可三尺,來至其前,手擎銅盤,滿中是血。晦得乃紙盤,須臾而沒。(出《異苑》)

謝靈運编辑

  謝靈運以元嘉五年,忽見謝晦,手提其頭,來坐別床,血流淋落,不可忍視。又所服貂裘,血淹滿篋。及為臨川郡,飯中欻有大蟲。遂被誅。(出《異苑》)

梁清编辑

  宋文帝世,天水梁清,家在京師新亭。臘月將祀,使婢於爨室造食,忽覺空中有物,操杖打婢。婢走告清,清遂往,見甌器自運,盛飲斟羹,羅列案上,聞哺啜之聲。清曰:「何不形見?」乃見一人,著平上幘,烏皮褲褶,云:「我京兆人,亡沒飄寄,聞卿好士,故來相從。」清便席地共坐,設肴酒。鬼云:「卿有祀事云云。」清圖某郡,先以訪鬼,鬼云:「所規必諧。」某月某日除出,果然。鬼云:「郡甚優閒,吾願周旋。」清答:「甚善。」後停舟石頭,待之五日,鬼不來。於是引路,達彭城,方見至。同在郡數年,還都,亦相隨而返。(出《述異記》)

徐道饒编辑

  徐道饒,以元嘉十年,忽見一鬼,自言是其先人。於時冬日,天氣清朗,先積稻屋下,云:「汝明日可曝谷,天方大雨,未有晴時。」饒從其教,鬼亦助輦。後果霖雨。時有見者,形如獮猴。饒就道士請符,懸著窗戶。鬼便大笑:「欲以此斷我,我自能從狗竇中入。」雖則此語,而不復進。經數日,歎云:「徐叔寶來,吾不宜見之。」後日果至,於是遂絕。(出《異苑》)

東萊陳氏编辑

  東萊有一家姓陳,家百餘口。朝炊釜不沸,舉甑看之,忽有一白頭公,從釜中出。便詣師,師云:「此大怪,應滅門。便歸大作械,械成,使置門壁下,堅閉門在內。有馬騎麾蓋來叩門者,慎勿應。」乃歸,合手伐得百餘械,置門屋下。果有人至,呼不應。主帥大怒,令緣門入。從人窺門內,見大小械百餘。出門還說如此,帥大惶惋。語左右云:「教速來。不速來,遂無復一人當去,何以解罪也?從此北行,可八十里,有一百三口,取以當之。」後十日中,此家死亡都盡。此家亦姓陳。(出《搜神記》)

謝道欣编辑

  會稽郡常有大鬼,長數丈,腰大數十圍,高冠玄服。郡將吉凶,先於雷門示憂喜之兆。謝氏一族,憂喜必告。謝弘道未遭母艱數月,鬼晨夕來臨。及後將轉吏部尚書,拊掌三節舞,自大門至中庭,尋而遷問至。謝道欣遭重艱,至離塘行墓地。往向夜,見離塘有雙炬。須臾,火忽入水中,仍舒長數十丈,色白如練。稍稍漸還赤,散成數百炬,追逐車從而行。悉見火中有鬼,甚長大,頭如五石羅,其狀如大醉者,左右小鬼共扶之。是年孫恩作亂,會稽大小,莫不翼戴。時以為欣之所見,亂之徵也。禹會諸侯會稽,防風之鬼也。(出《志怪錄》)

沈寂之编辑

  吳興沈寂之,以元嘉中,忽有鬼於空中語笑。或歌或哭,至夜偏盛。寂之有靈車,鬼共牽走,車為壞。寂之有長刀,乃以置甕中,有大鏡,亦攝以納器中。(出《異苑》)

王胡编辑

  宋王胡者,長安人也。叔死數載,元嘉二十三年,忽形見還家。責胡以修謹有缺,家事不理,罰胡五杖。傍人及鄰里,並聞其語及杖聲,又見杖瘢,而不見其形。唯胡獨得親接。叔謂胡曰:「吾不應死,神道須吾算諸鬼錄。今大從吏兵,恐驚損鄉里,故不將進耳。」胡亦大見眾鬼紛鬧於村外。俄而辭去曰:「吾來年七月七日,當復暫還。欲將汝行,遊歷幽途,使知罪福之報也。不須費設,若意不已,止可茶食耳。」至期果還,語胡家人云:「吾今將胡遊觀,觀畢當還,不足憂也。」胡即頓臥床上,泯然如盡。叔於是將胡遍觀群山,備觀鬼怪。末至嵩高山,諸鬼道胡,並有饌設,其品味不異世中,唯姜甚脆美。胡懷之將還,左右人笑云:「止可此食,不得將遠也。」胡又見一處,屋宇華曠,帳筵精美,有二少僧居焉。胡造之,二僧為設雜果檳榔等,胡遊歷久之,備見罪福苦樂之報,及辭歸,叔謂曰:「汝即已知善之當修,返家尋白足阿練。此人戒行精高,可師事也。」長安道人足白,故時人謂為白足阿練也。甚為魏虜所敬,虜王事為師。胡即奉此訓,遂與嵩山上年少僧者遊學。眾中忽見二僧,胡大驚,與敘乖闊,問何時來此。二僧云:「貧道本住此寺,往日不意與君相識。」胡復說嵩高之遇,眾僧云:「君謬耳,豈有此耶?」至明日,二僧不辭而去。胡乃具告諸沙門,敘說往日嵩山所見,眾咸驚怪。即追求二僧,不知所在。

陶繼之编辑

  陶繼之,元嘉末為秣陵令,嘗枉殺樂伎。夜夢伎來云:「昔枉見殺,訴天得理,今故取君。」遂跳入陶口,仍落腹中。須臾復出,乃相謂曰:「今直取陶秣陵,亦無所用,更議上丹陽耳。」言訖並沒。陶未幾而卒,王丹陽果亡。(出《述異記》)

朱泰编辑

  朱泰家在江陵。宋元徽中,病亡未殯,忽形見,還坐屍側,慰勉其母,眾皆見之,指揮送終之具,務從儉約,謂母曰:「家比貧,泰又亡歿。永違侍養,殯殮何可廣費?」(出《述異記》)

戴承伯编辑

  宋戴承伯,元徽中,買荊州治下枇杷寺,其額乃悞東空地為宅。日暮,忽聞恚罵之聲。起視,有人形狀可怪,承伯問之,答曰:「我姓龔,本居此宅。君為何強奪?」承伯曰:「戴瑾賣地,不應見咎。」鬼曰:「利身妨物,何預瑾乎?不速去,當令君知。」言訖而沒,承伯性剛,不為之動。旬日,暴疾卒。(出《諸宮舊事》)

章授编辑

  丹陽郡史章授,使到吳郡,經毗陵。有一人,年三十餘,黃色單衣,從授寄載笥。行數日,略不食,所過鄉甲,輒周旋。里中即聞有呼魄者,良久還船。授疑之,伺行後,發其笥,有文書數卷,皆是吳郡諸人名。又有針數百枚,去或將一管。後還,得升餘酒,數片脯,謂授曰:「君知我是鬼也,附載相煩,求得少酒,相與別。所以多持針者,當病者,以針針其神焉。今所至皆此郡人,丹陽別有使往。今年多病,君勿至病者家。」授從乞藥,答言:「我但能行病殺人,不主藥治病也。」元嘉末,有長安僧什曇爽,來游江南,具說如此也。(出《法苑珠林》)

施續門生编辑

  吳興施續,有門生,常秉無鬼論。忽有一單衣白袷客,與共語,遂及鬼神。移日,客辭屈,乃曰:「君辭巧,理不足。僕即是鬼,何以雲無?」問鬼何以來,答曰:「受使來取君,期盡明日食時。」門生請乞酸苦,鬼問:「有人似君者否?」云:「施續帳下都督,與僕相似。」便與俱往。與都督對坐,鬼手中出一鐵鑿,可尺餘,安著都督頭,便舉椎打之。都(「都」原作「聲」,據明抄本改。)督云:「頭覺微痛。」向來轉劇,食頃便亡。(出《搜神記》)

張道虛编辑

  吳郡張道虛、張順,知名士也,居在閶門。遭母喪中,買新宅。日暮,聞人扣門云:「君是佳人,何為危人自安也?」答云:「僕自買宅,得君棺器,為市甓作塚相移,有何負?」鬼曰:「移身著吳將軍塚,吾是小人,日夜鬥,不可堪忍。不信,君可隨我視之。」於是二張恍惚,便至閶門外。二張聽之,但聞塚中淘淘打拍。鬼便語云:「當令君知。」少時兄弟俱亡。(出《神鬼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