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五十九 妖怪一

武都女 東方朔 雙頭雞 張遺 翟宣 臧仲英 頓丘人 王基 應璩 公孫淵 諸葛恪 零陵太守女 滎陽廖氏 陶璜 趙王倫 張騁 懷瑤 裴楷 衛瓘 賈謐 劉嶠 王敦 王獻 劉寵 桓溫府參軍 郭氏
下一卷 

目录

武都女编辑

  武都有一丈夫,化為女子,美而豔,蓋女(明抄本「女」作「山」)精也。蜀王納為妃,不習水土,欲去,主留之。乃為東平之歌以樂之。無幾物故,王哀之,乃遣五丁之武都。擔土為妃作塚,蓋地數畝,高七丈,上有石鏡。今成都北角(「角」原作「商」,據明抄本改。)武擔是也。(出《華陽國志》)

東方朔编辑

  漢武帝東遊,至函谷關,有物當道,其身長數丈,其狀象牛。青眼而曜精,四足入土,動而不徙。百官驚懼,東方朔乃請酒灌之,灌之數十斛而消。帝問其故,答曰:「此名憂,患之所生也。此必是秦之獄地。不然,罪人徙作地聚。夫酒忘憂,故能消之也。」帝曰:「博物之士,至於此乎?」(出《搜神記》)

雙頭雞编辑

  漢太初二年,大月氏貢雙頭雞,四足一尾,鳴則俱鳴。武帝致於甘泉館,更有餘雞媲之,得種類也。而不能鳴,非吉祥也,帝乃送還西域。至西關,雞返顧,望漢宮而哀鳴,言曰:「三七末,雞不鳴,犬不吠。宮中荊棘亂相移,當有九虎爭為帝。」至王莽篡位,將軍九虎之號。其後喪亂弘多,宮掖中並生蒿棘,家無雞犬。此雞未至月支,乃飛,而聲似鵾雞,翱翔雲裡。(出《拾遺錄》)

張遺(《搜神記》「遺」作「遼」)编辑

  桂陽太守江夏張遺,字叔高,居傿(「居」上原有「隱」字,據明抄本刪。「傿」字原闕,據《法苑珠林》三一補。)陵。田中有大樹,十圍餘,蓋六畝,枝葉扶疏,蟠地不生谷草。遣客斲之,斧數下,樹大血出。客驚怖,歸白叔高,叔高怒曰:「老樹汗出,此等何怪?」因自斲之,血大流出,叔高更斲之。又有一空處,白頭髮翁長四五尺,突出趁(「趁」原作「稱」,據《法苑珠林》三一改。)叔高,叔高以刀迎斲,殺之,四五老翁並出。左右皆驚怖伏地,叔高神態恬然如舊。諸人徐視之,似人非人,似獸非獸,此所謂木石之怪。夔魍魎者乎。其伐樹年中,叔高辟司空御史兗州刺史。(出《法苑珠林》,《法苑珠林》四二作出《搜神記》)

翟宣编辑

  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知其將篡也,謀舉兵。兄宣,教授諸生滿堂,群雁數十中庭,有狗從而齧之。皆驚,比救之,皆斷頭。狗走出門,求不知處。宣大惡之,數日,莽夷其三族。(出《搜神記》)

臧仲英编辑

  扶風臧仲英為侍御史,家人作食,有塵垢在焉;炊熟,不知釜處;兵弩自行。火從篋中起,衣盡燒而篋簏如故;兒婦女婢使,一旦盡亡(「亡」原作「之」。據明抄本改。)其鏡,數日後,從堂下投庭中。言:「還汝鏡。」女孫年四歲,亡之,求之不知處,二三日,乃於圊中糞下唬。若此非一。許季山上之曰:「家當有青狗,內中御者名蓋喜,與共為之,誠欲絕之。」殺此(「此」原作「之」,據明抄本改。)狗,遣蓋喜歸鄉里,從之遂絕,仲英遷太尉長史魯相。(出《搜神記》)

頓丘人编辑

  黃初中,頓丘界騎馬夜行者,見道中有物,大如兔,兩眼如鏡。跳梁遮馬,令不得前。人遂驚懼墮馬,魅便就地犯之。人懼驚怖,良久得解,遂失魅,不知所往。乃更上馬,前行數里,逢一人相(「相」字原「闕」,據明抄本補。)問訊,(「問」下原有「曰」字,據明抄本刪。)因說向者之事變如此,今相得甚歡。人曰:「我獨行,得君為伴,快不可言。君馬行疾前,我在後相隨也。」遂共行,乃問:「向者物何如,乃令君如此怖?」對曰:「身如兔,眼如鏡,形狀可惡。」人曰:「試顧我眼。」又觀視之,猶復是也,魅就跳上馬,人遂墮地,怖死。家人怪馬獨歸,即行推索,於道邊得之,宿昔乃蘇,說事如此狀。(出《搜神記》)

王基编辑

  安平太守王基,家數有怪,使管輅筮之。卦成,輅曰:「君之卦,當有一賤人生一男,墮地,便走入灶中死;又床上當有一大蛇銜筆,大小共視,須臾便去;又鳥來入室,與燕鬥,燕死鳥去。有此三卦?」王基大驚曰:「精義之致,乃至於此。幸為處其吉凶。」輅曰:「非有他禍,直以官舍久遠,魑魅魍魎,共為妖耳。兒生入灶,宋無忌之為也;大蛇者,老書佐也;鳥與燕鬥者,老鈴下也。夫神明之正者,非妖能亂也;萬物之變,非道所止也;久遠之浮精,必能之定數也。今卦中不見其凶,故知假託之類,非咎妖之徵。昔高宗之鼎,非雉所雊;太戊之階,非桑所生。然而妖並至,二年俱興,安知三事不為吉祥?願府君安神養道,勿恐於神奸也。」後卒無他,遷為安南將軍。(出《搜神記》)

應璩编辑

  朱建平善相,相應璩曰:「君年六十二,位為常伯。先此一年,當獨見白狗也。」璩年六十一,為侍中,直內省,忽見白狗。眾人悉不見。作急遊觀,飲宴自娛,六十二卒。(出《魏志》)

公孫淵编辑

  魏司馬太傅懿平公孫淵,斬淵父子。先時淵家有犬,著朱幘絳衣。襄平城北市,生肉,有頭目,無手足而動搖。占者曰:「有形不成,有體無聲,其國滅亡。」(出《搜神記》)

諸葛恪编辑

  諸葛恪為丹陽太守,出獵兩山之間。有物如小兒,伸手欲引人。恪令伸之,仍引去故地,去故地即死。既而參佐問其故,以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澤圖》內。曰:兩山之間,其精如小兒,見人則伸手欲引人,名曰俟,引去故地則死。無謂神明而異之,諸君偶未之見耳。」(出《搜神記》)

零陵太守女编辑

  零陵太守史,(闕其名)有女,悅書吏,乃密使侍婢,取吏盥殘水飲之。遂有孕,十月而生一子。及晬,太守令抱出門,兒匍匐入吏懷,吏推之,仆地化為水。窮問之,省前事,太守遂以女妻其吏。(出《搜神記》)

滎陽廖氏编辑

  滎陽郡有一家,姓廖,累世為蠱,以此致富。後取新婦,不以此語之。曾遇家人咸出,唯此婦守舍。忽見屋中有大缸,婦試發之,見有大蛇,婦乃作湯,灌殺之。及家人歸,婦具白其事,舉家驚惋。未幾,其家疾疫,死亡略盡。又有沙門曇游,戒行清苦。時剡縣有一家事蠱,人啖其食飲,無不吐血而死。曇游曾詣之,主人下(「下」原作不,據明抄本改。)食,游便咒焉。見一雙蜈蚣,長尺餘,於盤中走出,游因飽食而歸,竟無他。(出《靈鬼志》及《搜神記》)

陶璜编辑

  盧王將陶璜掘地,於土穴中得一物,白色,形似蠶,長數丈。大十圍餘,蠕蠕而動,莫能名。(「名」原作「多」,據明抄本改。)剖腹,內如豬肪,遂以為臞。甚香美,璜啖一杯,於是三軍盡食之。《臨海異物志》云,土肉正黑,如小兒臂大,長(「大」,「長」原作「長大」,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五寸,中有腸,無目,有三十足,如釵股。大者一頭長尺餘,中肉味。又有陽遂蟲,其背青黑,腸下白。有五色,長短大小皆等,不知首尾所在。生時體軟,死則乾脆。(出《感應經》)

趙王倫编辑

  永康初,趙王倫篡位。京師得一鳥,莫能名。倫使人持出,周旋城邑以問人。積日,有一小兒見之,自言曰:「鵂鹠。」即還白倫,倫使更求,又見之,乃將入宮。密籠鳥,並閉小兒。明日視之,封閉如故,悉不見。時倫有目瘤之疾,故言鵂鹠。倫尋被誅。(出《廣古今五行記》)

張騁编辑

  晉大安中,江夏功曹張騁,乘車周旋,牛言曰:「天下方亂,吾甚極為,乘我何之?」騁及從者數人,皆驚懼,因紿之曰:「令汝還,勿復言。」乃中道還。至家,未釋駕,牛又言曰:「歸何也?」騁益憂懼,秘而不言。安陸具有善卜者,騁從之,卜之曰:「大凶,非一家之禍,天下將有起兵。一郡之內,皆破亡乎。」騁還家,牛(「牛」字原空闕,據明抄本、許本、黃本補。)又人立而行,百姓聚觀。其秋,張昌賊起,先略江夏,誑曜百姓,以漢祚復興,有鳳凰之瑞,聖人當世。從軍者皆絳抹額,以彰火德之祥。百姓波蕩,從亂如歸。騁兄弟並為將軍都尉,未期而敗。於是一郡殘破,死傷者半,而騁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出《搜神記》)

懷瑤编辑

  晉元康中,吳郡婁縣懷瑤家,聞地中有犬子聲隱隱。其聲上有小穿,大如蚓。懷以杖刺之,入數尺,覺如有物。及掘視之,得犬,雌雄各一,目(「目」原作「穴」,據明抄本改。)猶未開,形大於常犬也。哺之而食,左右咸往觀焉。長老或云,此名犀犬,得之者家富昌,宜當養活。以為目未開,還置穿中,覆以磨礱。宿昔發視,左右無孔,而失所在,瑤家積年無他福禍也。(出《搜神記》)

裴楷编辑

  晉裴楷家中炊,黍在甑,或變為拳,或化為血,或作蕪菁子。未幾而卒。(出《五行記》)

衛瓘编辑

  衛瓘家人炊,飯墮地,悉化為螺,出足而行。尋為賈后所誅。(出《五行記》)

賈謐编辑

  賈謐字長淵,元康九年六月,夜暴雷電。謐齋柱陷,壓毀床帳。飄風吹其服,上天數百丈,久乃下。(出《異苑》)

劉嶠编辑

  永嘉末,有劉嶠居晉陵。其兄早亡,嫂寡居。夜,嫂與婢在堂中眠,二更中,婢(「婢」原作「嫂」,據明抄本改。)忽大哭,走往其房。云:「嫂屋中及壁上,奇怪不可看。」劉嶠便持刀然火,將婦至。見四壁上如人面,張目吐舌,或虎或龍,千變萬形。視其面長丈餘,嫂即亡。(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敦编辑

  元帝時,王敦在於武昌。鈴下儀杖生花,如蓮花,五六日而萎落。干寶曰:「榮華之盛,如狂花之不可久也。」敦以逆命自死,加戮其屍焉。(出《廣古今五行記》)

王獻编辑

  王獻失鏡,鏡在罌中,罌才數寸,而鏡尺餘。以問郭璞,曰:「此乃邪魅所為。」使燒車轄以擬鏡,鏡即出焉。(出《搜神記》)

劉寵编辑

  東陽劉寵字道弘,居姑熟。每夜,門庭自有血數斗,不知所從來,如此三四日。後寵為折衝將將軍,見遣北征,將行而炊飯盡變為蟲,其家蒸炒亦為蟲,火愈猛而蟲愈壯。寵遂北征,軍敗於檀丘,為徐龕之所殺。(出《搜神記》)

桓溫府參軍编辑

  穆帝末年,桓溫府參軍夜坐,忽見屋樑上有伏兔,張目切齒向之,兔來轉近。以刀砟之,見正中兔,而實及傷膝流血。復以刀重砟,又還自傷。幸刀不利,不至於死。(出《幽明錄》)

郭氏编辑

  畢修之外祖母郭氏,嘗夜獨寢,喚婢,應而不至。郭屢喚猶爾。後聞蹋床聲甚重,郭厲聲呵婢,又應諾諾不至。俄見屏風上有一面。如方相,兩目如升,光明一屋。手中如簸箕,指長數寸。又挺動其耳目。郭氏道精進,一心至念,凡物乃去。久之,婢輩悉來,云:「向欲應,如有物鎮壓之者,體輕便來。」(出《幽明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