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九十七 山(溪附)

山 玉笥山 大翮山 山精 石雞山 新豐山 慶山 甕峰 夸父山 插灶 河山石斛 終南乳洞 古鐵鎖 崖山 聖鍾山 嵩梁山 石鼓山 射的山 怪山 鳴鐃山 贛台 上霄峰 麥積山 斗山觀 大竹路 溪 溪毒山
下一卷 

编辑

玉笥山编辑

  漢武帝好仙,於玉笥山頂上,置降真壇大還丹灶。道士晝夜祈禱,天感其誠,乃降白玉笥,置壇上。武帝遣使取之,至其壇側,飄風大震,卷玉笥而去。因此則為玉笥山焉。(出《玉笥山錄》)

大翮山编辑

  上郡人王次仲,少有異志,變倉頡舊文為今隸書。秦始皇時,官務煩多,以次仲所易文,簡便於事,因而召之。凡三徵不致。次仲懷道履真,窮數術之妙。始皇怒其不恭,令檻車送之,次仲行次。忽化為大鳥,出車外,翻飛而去。落二翮於斯山,故其峰巒有大翮小翮之名矣。魏《土地記》曰:「沮陽城東北六十里,有大翮小翮山。山上神名大翮。廟東有溫湯水口,溫湯療治萬病。泉所發之麓,俗謂之土亭山。北水熱甚諸湯,療病者,要須別消息用之。(出《水經》)

山精编辑

  吳天門張蓋,冬月,與村人共獵。見大樹下有蓬庵,似寢息處,而無煙火。有頃,見一人,身長七尺,毛而不衣,負數頭死猿。蓋與語不應,因將歸,閉空屋中。十餘日,復送故處。

  又孫皓時,臨海得毛人。《山海經》云:「山精如人,面有毛。」此(「此」字下原空闕一字,明字作將字。)山精也。故《抱樸子》曰:「山之精,形如小兒而獨足。足向後,喜來犯人。其名蚑,知而呼之,即當自卻耳。(「耳」原作「再」,據明抄本改)一名曰超空,亦可兼呼之。」

  又有山精,或如鼓,赤色一足,其名曰渾。

  又或如人,長九尺,衣裘戴笠,名曰金累。

  又或如龍,有五赤色角,名曰飛龍。見之,皆可呼其名,不敢為害。玄中記。山精如人,一足,長三四尺。食山蟹,夜出晝藏。(出《異苑》)

石雞山编辑

  晉永嘉之亂,宜陽有女子,姓彭名娥。父母昆弟為長沙賊所虜。時娥負器出汲於溪,還見塢壁已破,殆不勝哀。與賊相格,賊縛娥,驅去溪邊。將殺之際,有大山石壁,娥仰呼皇天:「山靈有神不,我為何罪?」因奔走向山,山立開,廣數丈。平路如砥。群賊亦逐娥入山,山遂崩合,泯然如初。賊皆壓死山裡,頭出山外。娥遂隱不復出。娥所舍汲器,化為石,形似雞。土人因號曰石雞山,溪為娥潭。(出《幽明錄》)

新豐山编辑

  唐高宗朝,新豐出山,高二百尺。有神池,深四十尺。水中有黃龍現,吐寶珠,浮出大如拳。山中有鼓鳴。改新豐縣為慶山縣。(出《廣德神異錄》)

慶山编辑

  昭應慶山,長安中,亦不知從何飛來。夜過,聞有聲如雷,疾若奔,黃(「若奔黃」三字原空闕,據明抄本補。)土石亂下,直墜新豐西南。一村百餘家,因山為墳。今於其上起持國寺。(出《傳載》)

甕峰编辑

  華嶽雲台觀,中方之上,有山崛起,如半甕之狀,名曰甕肚峰。玄宗嘗賞望,嘉其高回,欲於峰腹大鑿「開元」二字,填以白石,令百餘里外望見之。諫官上言,乃止。(出《開天傳信記》)

夸父山编辑

  辰州東有三山,鼎足直上,各數千丈。古老傳曰:鄧夸父與日競走,至此煮飯,此三山者,夸父支鼎之石也。(出《朝野僉載》)

插灶编辑

  荊州有空舲峽,絕崖壁立數百丈,飛鳥不棲。有一火燼,插在崖間,望見可長數尺。傳云,洪水時,行舟者泊爨於此,餘燼插之,至今猶曰插灶。(出《洽聞記》)

河山石斛编辑

  融州河水,有泉半岩,將注其下,相次九磴,每磴下一白石浴斛承之,如似鐫造。嘗有人攜一婢,取下浴斛中浣巾。須臾,風雨忽至,其婢震死。所浣巾斛,碎於山下。自別安一斛,新於向者。(出《酉陽雜俎》)

終南乳洞编辑

  有人游終南山一乳洞,洞深數里,乳旋滴瀝,(「滴瀝」原作「的歷」,據明抄本改。)成飛仙狀。洞中已有數十,眉目衣服,形制精巧。一處滴至腰已上,其人因手承漱之。經年再往,見所承滴象已成矣,乳不復滴,當手承處,衣缺二寸不就。(出《酉陽雜俎》)

古鐵鎖编辑

  齊郡接歷山,上有古鐵鎖。大如臂,繞其峰再浹。相傳本海中山,山神好移,故海神鎖之。挽鎖斷,飛於此。(出《酉陽雜俎》)

崖山编辑

  太原郡東有崖山,天旱,土人常燒此山以求雨。俗傳崖山神娶河伯女,故河伯見火,必降雨救之。今山上多生水草。(出《酉陽雜俎》)

聖鍾山编辑

  黎州聖鍾山,古老傳此山有鍾,聞其聲而形不見。南詔犯境,鍾則預鳴。唐天寶、大和、咸通、乾符之載,群蠻來寇,皆有徵也。昔有名僧講《大乘經論》,鍾亦震焉。乾寧中,刺史張惠安請門僧京師右街淨眾寺惠維講《妙法蓮花經》一遍,此鍾頻鳴,如人扣擊,知向所傳者不謬矣。(出《黎州圖經》)

嵩梁山编辑

  澧州嵩梁山,今名石門。永安六年,自然洞開,玄朗如門,高三百丈。角上生竹,倒垂下拂,謂之天帚。(出《十道記》)

石鼓山编辑

  歙州石鼓山,有石如鼓形,又有石人石驢。俗傳石鼓鳴,則驢鳴人哭,而縣官不利。後鑿破其鼓,遂不復鳴。(出《歙州圖經》)

射的山编辑

  孔曄(「曄」字原空闕,據明抄本改)《會稽記》云:「射的山,遠望的的,有如射侯,故曰射的。南有石室,可方丈,謂之射室。傳云,羽人所遊憩,土人常以此占穀貴賤。諺云:『射的白,米斛一百;射的玄,米斛一千。』」孔靈符《會稽記》云:「射的石水數十丈,其清見底。其西有山,上參煙云。半嶺石室,曰仙人射堂。水東高岩臨潭(「潭」原作「渾」,據明抄本改)有石的,形甚員明,視之如鏡。」又《會稽錄》云:「仙人常射如此,使白鶴取箭,北有石帆壁立。」(出《洽聞記》)

怪山编辑

  會稽山陰郭中,有怪山,世傳本瑯琊東武山。時天夜雨晦冥,旦而見在此焉。百姓怪之,因名曰怪山。(出《廣古今五行記》)

鳴鐃山编辑

  鳴鐃山,蕭子開《建安記》云:「一名大戈山,越王無諸,乘象輅,大將軍乘。鳴鐃載旗,畋獵登於此山。」古老傳,天欲雨,其山即有音樂聲也。(出《建州國經》)

贛台编辑

  虔州贛台縣東南三百六十三里。《南康記》云:山上有台,方廣數丈,有自然霞,如屋形。風雨之後,景氣明淨,頗聞山上有鼓吹聲,即山都木客,為其舞唱。(出《十道記》)

上霄峰编辑

  補闕熊皎云。廬山有上霄峰者,去平地七千仞,上有石跡,雲是夏禹治水之時,泊船之所。鑿石為竅,以係纜焉。磨崖為碑,皆科鬥文字,隱隱可見。則知大禹之功,與天地不朽矣。(出《玉堂閒話》)

麥積山编辑

  麥積山者,北跨清渭,南漸兩當,五百里岡巒,麥積處其半。崛起一石塊,高百萬尋,望之團團,如民間積麥之狀,故有此名。其青雲之半,峭壁之間,鐫石成佛,萬龕千室。雖自人力,疑其鬼功。隋文帝分葬神尼舍利函於東閣之下,石(「石」原作「加」據明抄本改)室之中,有庾信銘記,刊於岩中。古記云:「六國共修。自平地積薪,至於岩巔,從上鐫鑿其龕室佛像。功畢,旋旋折薪而下,然後梯空架險而上。其上有散花樓,七佛閣,(「閣」原作「用」,據明抄本改)金蹄銀角犢兒。由西閣懸梯而上,其間千房萬屋,緣空躡虛,登之者不敢回顧。將及絕頂,有萬菩薩堂,鑿石而成。廣若(「若」原作「古」,據明抄本改)今之大殿。其雕樑畫栱,繡棟雲楣,並就石而成。萬軀菩薩,列於一堂。自此室之上,更有一龕,謂之天堂,空中倚一獨梯,攀緣而上。至此,則萬中無一人敢登者,於此下顧,其群山皆如堷樓。王仁裕時獨能登之,仍題詩於天堂西壁上曰:「躡盡懸空萬仞梯,等閒身共白雲齊。簷前下視群山小,堂上平分落日低。絕頂路危人少到,古岩松健鶴頻棲。天邊為要留名姓,拂石慇懃手自題。時前唐末辛未年,登此留題。」於今三十九載矣。(出《玉堂閒話》)

斗山觀编辑

  漢乾祐中,翰林學士王仁裕雲,興元有斗山觀,自平川內,聳起一山,四面懸絕,其上方於鬥底,故號之。薜蘿松檜,景象尤奇。上有唐公昉飲李八百仙酒,全家拔宅之跡。其宅基三畝許,陷為坑,此蓋連地而上升也。仁裕辛巳歲,於斯為節度判官,嘗以片板題詩於觀曰:「霞衣欲舉醉陶陶(公昉一家飲八百洗瘡,一家酒醉而上升),不覺全家住絳霄。拔宅只知雞犬在,上天誰信路歧遙。三清遼廓拋塵夢,八景雲煙事早朝。為有故林蒼柏健,露華涼葉鎖金飆。」舊說雲,斗山一洞,西去二千里,通於青城大面山,又與嚴真觀井相通。仁裕癸未年入蜀,因謁嚴真觀,見斗山詩碑在焉。詰其道流,雲,不知所來,說者無不驚奇之。(出《玉堂閒話》)

大竹路编辑

  興元之南,有大竹路,通於巴州。其路則深溪峭岩,捫蘿摸石,一上三日,而達於山頂。行人止宿,則以緪蔓繫腰,縈樹而寢。不然,則墮於深澗,若沈黃泉也。復登措大嶺,蓋有稍似平處,路人徐步而進,若儒之布武也。其絕頂謂之孤雲兩角,彼中諺云:「孤雲兩角,去天一握。」淮陰侯廟在焉。昔漢祖不用韓信,信遁歸西楚。蕭相國追之,及於茲山,故立廟貌。王仁裕嘗佐褒梁師王思同,南伐巴人,往返登陟,亦留題於淮陰祠。詩曰:「一握寒天古木深,路人猶說漢淮陰,孤雲不掩興亡策,兩角曾懸去住心。不是冕旒輕布素,豈勞丞相遠追尋。當時若放還西楚,尺寸中華未可侵。」崎嶇險峻之狀。未可殫言。(出《玉堂閒話》)

编辑

溪毒编辑

  江南間有溪毒,疾發時,如重傷寒。識之者,取水筆管,內於鼻中,以指彈之三五下,即出墨血,良久疾愈。不然,即致卒矣。(出《錄異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