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三百九十八 石(坡沙附)

石 黃石 馬肝石 石鼓 彩石 青石 石文 石連理 太白精 古鐵鏵 走石 石橋 石磨 釜瀨 石魚 墜石 立石 孤石 網石 卵石 臥石 僧化 隕石 目岩 石駝 石柱 石響 石女 藏珠石 化石 松化 自然石 熱石 犬吠石 甕形石 三石 人石 金蠶 坡沙 飛坡 鳴沙
下一卷 

编辑

黃石编辑

  帝堯時,有五星自天而隕。一是土之精,墜於谷城山下。其精化為圯橋老人,以兵書授張子房。云:「讀此當為帝王師,後求我於谷城山下,黃石是也。」子房佐漢功成,求於谷城山下,果得黃石焉。子房隱於商山,從四皓學道。其家葬其衣冠(原本「冠」下有「於」字,據明抄本刪)黃石焉。古者常見墓上黃氣高數十丈。後赤眉所發,不見(「見」原作「發」,據明抄本改)其屍,黃石亦失,其氣自絕。(出《錄異記》)

馬肝石编辑

  元鼎五年,郅支國貢馬肝石百斤。長以水銀養,內於玉函中,金泥封其上。其國人長四尺,唯餌馬肝石。此石半青半白,如今之馬(「今之馬」三字原作「金」,據明抄本改)肝。舂(「舂」原作「石」,據明抄本改)碎之,以和九轉丹,吞之一丸,彌年不饑渴。以之拭發,白者皆黑。帝嘗坐群臣於甘泉殿,有發白者,以此拭之,應手皆黑。是時公卿語曰:「不用作方伯,唯願拭馬肝石。」此石酷烈。不雜丹砂,唯可近發。(出《洞冥記》)

石鼓编辑

  吳郡臨江半岸崩,出一石鼓,槌之無聲。武帝以問張華,華曰:「可取蜀中桐材,刻為魚形,扣之則鳴矣。」於是如其言,果聲聞數里。(出《錄異記》)

彩石编辑

  石季龍立河橋於雲昌津,彩石為中濟。石無大小,下輒隨流,用工五百餘萬,不成。季龍遣使致祭,沉璧於河。俄而所沉璧流於渚上。地震,水波騰上津所。樓殿傾壞,壓死者百餘人。(出《錄異記》)

青石编辑

  唐顯慶四年,魚人於江中網得一青石,長四尺,闊九寸,其色光潤,異於眾石。懸而擊之,鳴聲清越,行者聞,。莫不駐足。都督滕王表送,納瑞府。(出《豫章記》)

石文编辑

  昌松瑞石文,初李襲譽為涼州刺史,奏昌松有瑞石,自然成字。凡千一十字。其略曰,高皇海宇字李九王八千太平天子李世王千年太子治書燕山人士國主尚任諤獎文通千古大王五王七王十王鳳手才子武文貞觀昌大聖四方上下萬古忠孝為喜,敕禮部郎中柳逞,馳驛檢覆,並同所奏。(出《錄異記》)

石連理编辑

  永昌年中,台州司馬孟詵奏:「臨海水下馮義,得石連理樹三株,皆白石。」(出《洽聞記》)

太白精编辑

  金星之精,墜於中南圭峰之西,因號為太白山,其精化為白石,狀如玉美,時有紫氣覆之。天寶中,玄宗立玄元廟於長安大寧裡臨淄舊邸,欲塑玄元像。夢神人曰:「太白北谷中有玉石,可取而琢之,紫氣見處是也。」翌日,令使入谷求之。山下人云:「旬日來(「來」原作「未」,據明抄本改),嘗有紫氣,連日不散。」果於其下掘獲玉石,琢為玄元像,高二丈(「丈」原作「尺」,據明抄本改)許,又為二真人二侍童,及李林甫、陳希烈之形,高六尺以來。(出《錄異記》)

古鐵鏵编辑

  天寶中,玄宗以三門河道險阨,漕轉艱阻,乃令旁北山,鑿石為月河,以避湍急,名曰天寶河。歲省運夫五十餘萬,又無覆溺淹滯之患,天下稱之。其河東西徑直,長五里餘,闊四五丈,深二丈三丈至五六丈,皆鑿堅石。匠人於堅石之下,得古鐵鏵,長三尺餘,上有「平陸」兩字,皆篆文也。玄宗異之,藏於內庫。遂命改河北縣為平陸縣,旌其事也。(出《開天傳信記》)

走石编辑

  寶曆元年乙巳歲,資州資陽縣清弓村山,有大石,可三間屋大,從此山下。忽然吼踴,下山越澗,卻上坡,可百步。其石走時,有鋤禾人見之。各手執鋤,趕至止所,其石高二丈。(出《朝野僉載》)

石橋编辑

  趙州石橋甚工,磨壠密致,如削焉。望之如初月出雲,長虹飲澗。上有勾欄,皆石也,勾欄並為石獅子。龍朔年中。高麗諜者盜二獅子去,後復募匠修之,莫能相類者。至天後大足年,默啜破趙定州,賊欲南過。至石橋,馬跪地不進,但見一青龍臥橋上,奮迅而怒,賊乃遁去。(出《朝野僉載》)

石磨编辑

  吳興故彰縣東三十里,有梅溪山。山根直豎一石,可高百餘丈,至青而團,如兩間屋大。四面鬥絕,仰之於雲外,無登陟之理。其上復有盤石,正員如車蓋,恒轉如磨,聲若風雨,土人號為石磨。轉駃則年豐,遲則歲儉。欲知歲之豐儉,以石磨候之,無差焉。(出《續齊諧記》)

釜瀨编辑

  夷道縣有釜瀨,其石大者如釜,小者如斗,形色亂真,唯實中耳。(出《酉陽雜俎》)

石魚编辑

  衡陽相鄉縣,有石魚山,山石黑,色理若生雌黃。開發一重,輒有魚形,鱗鰭首尾,有若畫焉,長數寸,燒之作魚腥。(出《酉陽雜俎》)

墜石编辑

  伊闕縣令李師晦,有兄弟任江南官,與一僧往還。嘗入山採藥,暴風雨,避於榿樹。須臾大震,有物瞥然墜地,倏而晴朗。僧就視,乃一石,形如樂(「樂」原作「藥」,據明抄本改)器,可以懸擊。其上平齊如削,中有竅,其下漸闊而員,狀若垂囊。長二尺,厚三分,左小缺。色理如碎錦,光澤可鑒,叩之有聲。僧意其異物,置於樵中歸。櫃而埋於禪床下,為其徒所見,往往有知者。李生懇求一見,僧確然無言。忽一日,僧召李生,既至,執手曰:「貧道已力衰弱,無常將至。君前所求物,聊用為別。」乃盡去侍者。引李生入臥內,撤榻掘地,捧匣受之而卒。(出《酉陽雜俎》)

立石编辑

  萊子國海上有石人,長一丈五尺,大十圍。昔始皇遣此石人追勞山,不得,遂立。(出《酉陽雜俎》)

孤石编辑

  築陽縣水中,有孤石挺出。其下澄潭,時有見此石根,如竹根,色黃。見者多凶,俗號承受石。(出《酉陽雜俎》)

網石编辑

  於季有(「有」《酉陽雜俎》續二作「友」)為和州刺史時,臨江有一寺,寺前魚釣所聚。有漁子,下網,舉之覺重,壞網,視之乃一石,如拳。因乞寺僧,置於佛殿中。石遂長不已,經年重四十斤。張司封員外入蜀時,親睹其事。(出《酉陽雜俎》)

卵石编辑

  常侍崔元亮,在洛中,嘗閒步涉岸,得一石子,大如雞卵,黑潤可愛。玩之,行一里,划然而破,有鳥大如巧婦,飛去。(出《酉陽雜俎》)

臥石编辑

  荊州永豐縣東鄉里,有臥石一,長九尺六寸,其形似人,而舉體青黃隱起,狀若雕刻。境若旱,使祭而舉之,小雨小舉之,大雨大舉之。相傳此石忽見如此,本長九尺,今加六寸矣。(出《酉陽雜俎》)

僧化编辑

  天台僧,乾符中,自台山之東臨海縣界,得洞穴。同志僧相將尋之。初一二十里,徑路低狹,率多泥塗。自外稍平闊,漸有山,山十許裡。見市肆居人,與世無異。此僧素習咽氣,不覺饑渴。其同行之僧饑甚,詣食市肆乞食,人或謂曰:「若能忍饑渴,速還無苦。或餐啖此地之食,必難出矣。」饑甚,固求食焉。食畢,相與行十餘里,路漸隘小,得一穴而出。餐物之僧,立化為石矣。天台僧出山逢人,問其所管,已在牟平海濱矣。(出《錄異記》)

隕石编辑

  唐天復十年庚午夏,洪州隕石於越王山下昭仙觀前,有聲如雷,光彩五色,闊十丈。袁吉江洪四州之界,皆見光聞聲。觀前五色煙霧,經月而散。有石長七八尺,圍三丈餘,清碧如玉,墮於地上。節度使劉威命舁入昭仙觀內,設齋祈謝。七日之內,石稍小,長三尺;又齋數日,石長尺餘;今只有七八寸,留在觀內。(出《錄異記》)

目岩编辑

  平樂縣有山,林石岩間,有目如人眼,極大,瞳子白黑分明,名曰目岩。(出《荊州記》)

石駝编辑

  于闐國北五日行,又有山,山上石駱駝溺水,滴下,以金銀等器承之,皆漏。人掌亦漏,唯瓠取不漏。或執之,令人身臭,皮毛改。(出《洽聞記》)

石柱编辑

  劫比他國,中天竺之屬國也。有石柱,高七十尺,紺色有光。或觀其身,隨其罪福,悉見影中見之。(出《洽聞記》)

石響编辑

  南嶽岣嶁峰,有響石,呼喚則應,如人共語,而不可解也。南州南河縣東南三十里,丹溪之曲(「曲」字原缺,據明抄本補),有響石,高三丈五尺,闊二丈,狀如臥獸。人呼之應,笑亦應之,塊然獨處,亦號曰獨石也。(出《洽聞記》)

石女编辑

  桂陽有貞女峽,傳云,秦世數女,取螺於此,遇雨,一女化為石人。今石人形高七尺,狀似女子。(出《玉歆始興記》)

藏珠石编辑

  江州南五十里,有店名七里店,在沱江之南。小山下有十餘枚,如流星往來。或聚或散。石上常(「常」原作「石」,據明抄本改)有光景。相傳云,珠藏於此,乃無價寶也。或有見者,密認其處,尋求不得。(出《錄異記》)

化石编辑

  會稽進士李晀,偶拾得小石,青黑平正,溫滑可玩,用為書鎮焉。偶有蛇集其上,驅之不去,視以化為石。求它蟲試之,隨亦化焉。殼落堅重,與石無異。(出《錄異記》)

松化编辑

  婺州永康縣山亭中,有枯松樹,因斷之,誤墮水中。化為石。取未化者,試於水中,隨亦化焉。其所化者,枝幹及皮,與松無異,且堅勁。有未化者數段,相兼留之,以旌異物。(出《錄異記》)

自然石编辑

  洪州建昌縣界田中,有自然石碑石人及石龜,散在地中,莫知其數。皆如鐫琢之狀,而無文字。石人多倒臥者,時有立者。又云,側近有石井,深而無水。有好事者,持火入其中,旁有橫道,莫知遠近,道側亦皆是石人焉。(出《錄異記》)

熱石编辑

  新北市是景雲觀舊基,有一巨石,大如柱礎。人或坐之蹋之,逡巡如火燒。應心煩熱,因便成疾,往往致死。或云,若聚火燒此石吼,即瞿塘山吼而水沸。古老相傳耳。又蜀州晉原縣山亭中,有二大石,各徑二尺已來,出地七八寸。人或坐之,心痛往往不救。又是落星石,東邊者,坐即靈者;西邊者,與諸石無異。色並帶青白也。(出《錄異記》)

犬吠石编辑

  婺源縣有大黃石,自山墜於溪側,瑩徹可愛,群犬見而競吠之。數日,村人不堪其喧,乃相與推致水中。犬又俯水而吠愈急,取而碎之。犬乃不吠。(出《稽神錄》)

甕形石编辑

  潘祚為鄱陽縣令,後連帶古城,其中隙荒數十畝。祚嘗與家人望月於此,見城下草中有光,高數丈。其間荊棘蒙密,不可夜行,即取弓射其處,以志之。明日掘其地,得一甕,大腹小口,青石塞之。祚命舁歸其家,發其口,不可開。令擊碎之,乃一石,如甕之形,若冰凍之凝結者。復碎而棄之,卒無所得。(出《稽神錄》)

三石编辑

  處(明抄本「處」作「虔」)州石人山,在泥水口,近有三石,形甚似人。居中者為君,左曰夫人,右曰女郎。(出鄧德明《南康記》)

人石编辑

  昔有夫妻二人,將兒入山獵,其父落崖,妻子將下救之,並變為三石,因以為人石。(出《周地圖記》)

金蠶编辑

  右千牛兵曹王文秉,丹陽人,世善刻石,其祖嘗為浙西廉使裴璩彩碑。於積石之下,得一自然圓石,如球形,式如礱斲,乃重疊如殼相包。斲之至盡,其大如拳。復破之,中有一蠶,如蠐螬,蠕蠕能動。人不能識,因棄之。數年,浙西亂,王出奔至下蜀,與鄉人夜會,語及青蚨還錢事。佐中或云,人欲求富,莫如得石中金蠶畜之。則寶貨自致矣。問其形狀,則石中蠐螬也。(出《稽神錄》)

坡沙编辑

飛坡编辑

  永昌年,太州敷水店南西坡,白日飛四五里,直塞赤水。坡上桑畦麥壟,依然仍舊。(出《朝野僉載》)

鳴沙编辑

  靈州鳴沙縣有沙,人馬踐之,輒鈖然有聲。持至他處,信宿之後,無復有聲。(出《國史異纂》)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