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九 草木四

草花 旌節花 野悉密花 都勝花 簇蝶花 茙葵 金燈花 金錢花 毗屍沙花 木花 敘牡丹 白牡丹 紅紫牡丹 正倒暈牡丹 合歡牡丹 染牡丹花 斸牡丹 月桂花 牡桂花 桂花 海石榴花 南海朱槿 嶺表朱槿 紅槿花 那提槿花 佛桑花 貞桐花 梔子花 山茶花 三色石楠花 比閭花 木蓮花 那伽花 木蘭花 異木花 碧玫瑰 刺桐花 懷風花 躑躅花 凌霄花 分枝荷 夜舒荷 睡蓮花 碧蓮花 染青蓮花 三朵瑞蓮 藕 蓮實 芰菱
下一卷 

草花编辑

旌節花编辑

  黎州漢源縣有旌節花,去地三二尺,行行皆如旌節也。(出《黎州漢源縣圖經》)

野悉密花编辑

  野悉密出佛林國,亦出波斯國。苗長七八尺,葉似梅。四時敷榮。其花五出,白色,不結子。花開時,遍野皆香。與嶺南詹糖相類。西域人常彩其花,壓以為油,涂其香滑。

都勝花编辑

  都勝花,紫色,兩重心,數葉卷上,如蘆朵,蕊黃葉細。

簇蝶花编辑

  簇蝶花,花朵簇一蕊,如蓮房。色淺紅。出在溫州。

茙葵编辑

  茙葵,本湖中葵也,一名胡葵。似葵。大者紅,可緝為布。燒作灰,藏大火,久不滅。有重台者。

金燈花编辑

  金燈一曰九形,花葉不相見。俗惡人家種之,故一名無義草。

金錢花编辑

  金錢花。梁時荊州掾屬,雙六賭金錢,錢盡,以金錢花相足。魚弘謂得花勝得錢。

毗屍沙花编辑

  毗屍沙,一名曰中金錢花。本出外國,梁大同二年來中土。(已上七花並出《酉陽雜俎》)

木花编辑

敘牡丹编辑

  牡丹花,世謂近有。蓋以隋末文士集中,無牡丹歌詩。則楊子華有晝牡丹處極分明。子華北齊人,則知牡丹花亦已久矣(出《尚書故實》)。又《謝康樂》集,亦言「竹間水際多牡丹」。而隋朝《種植法》七十餘卷中,不說牡丹者,則隋朝花藥中所無也。(出《酉陽雜俎》)

白牡丹编辑

  唐開元末,裴士淹為郎官,奉使幽冀回,至汾州眾香寺,得白牡丹一棵。值於長興私地。天寶中,為都下奇賞。當時名士,有《裴給事宅看牡丹》詩。詩尋訪未獲。太常博士張乘,嘗見裴祭酒說,又房琯有言:「牡丹之會,琯不與焉。」(出《酉陽雜俎》)

紅紫牡丹编辑

  唐至德中,馬僕射總鎮太原。得紅紫二色牡丹,移於城中。元和初猶少,今與茙葵較(「較」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校本補。)多少耳。(出《酉陽雜俎》)

正倒暈牡丹编辑

  長安興唐寺,有牡丹一棵,唐元和中,著花二千一百朵。其色有正暈倒暈,淺(「淺」原作「深」,據明抄本、陳校本改)紅深紫,黃白檀等,獨無深紅。又無花葉中無抹心者。重台花。有花面徑七八寸者。(出《酉陽雜俎》)

合歡牡丹编辑

  長安興善寺素師院牡丹,色絕嘉。元和末,一枝花合歡。(出《酉陽雜俎》)

染牡丹花编辑

  唐朝韓文公愈,有疏從子姪,自江淮來。年甚少,韓令學院中伴子弟。子弟悉為凌辱。韓知,遂送街西僧院中,令讀書。經旬,寺主綱復訴其狂率,韓遽令歸,且責曰:「市肆賤類,營衣食,尚有一事長處。汝所為如此,竟作何物?」姪拜謝。徐曰:「某有一藝,恨叔不知。」因指階前牡丹曰:「叔要此花青紫黃赤,唯命也。」韓大奇之,遂給所須試之。乃豎箔曲,盡遮牡丹叢,不令人窺。掘棵四面,深及其根,寬容人坐。唯齎紫礦輕粉朱紅,旦暮治其根。凡七日,遂掩坑。白其叔曰:「根校遲一月。」時冬初也,牡丹本紫,及花發,色黃紅歷緣。每朵有一聯詩,字色紫分明,乃是韓公出關時詩頭一韻,曰:「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十四字。韓大驚異。遂乃辭歸江淮,竟不願仕。(出《酉陽雜俎》)

斸牡丹编辑

  長安貴游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就玩為恥。金吾鋪圍外寺觀,種以求利,一本有數萬者。元和末,韓令姪(《國史補》中「姪」作「始」)至長安,私第有之,遽令斸去。曰:「吾豈效兒女子也?」(出《國史補》)

月桂花编辑

  月桂,葉如桂。花淺黃色,四瓣。青蕊,花盛發如柿蒂。出蔣山。(出《酉陽雜俎》)

牡桂花编辑

  牡桂,葉大如苦竹。葉中有一脈如筆跡。花蒂葉三瓣,瓣端分為兩歧。其表色淺黃,近歧淺紅色。花六瓣,色白。心凸起如荔枝。其枝紫。出婺州山中。(出《酉陽雜俎》)

桂花编辑

  桂花,三月開,黃而不白。大庾詩皆稱桂花耐日,及張曲江詩「桂華秋皎潔」,妄矣。(出《酉陽雜俎》)

海石榴花编辑

  羅多海紅並海石榴。唐贊皇李德裕言,花中帶海者,悉從海東來。章川花差類海石榴,五朵簇生,葉狹長,重沓承。

南海朱槿编辑

  南海四時皆有朱槿,花常開。然一本之內,所發不過一二十花。且開不能如圖畫者,叢發爛熳。(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酉陽雜俎》」)

嶺表朱槿编辑

  嶺表朱槿花,莖葉皆如桑樹。葉光而厚(南人謂之弗桑)。樹身高者(出《酉陽雜俎》),止於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於中冬方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如大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有燄生。一叢之上,日開數百朵,雖繁而有豔,且近而無香。暮落朝開。插枝即活,故名之槿。俚女亦彩而鬻,一錢售數十朵。若微此花,紅梅無以資其色。(出《嶺表錄異》)

紅槿花编辑

  嶺南紅槿,自正月迄十二月常開,秋冬差少耳。(出《嶺南異物志》)

那提槿花编辑

  那提槿花,紫色,兩重葉。外重葉捲心,心中抽莖,高寸餘。葉端分五瓣,如蒂。瓣中紫蕊,莖上黃蕊。

佛桑花编辑

  閩中多佛桑樹。枝葉如桑,唯條上勾。花房如桐花,含長一寸餘,似重台狀。花亦有淺黃者。南中桐花有深色者。

貞桐花编辑

  貞桐,枝端抽赤黃條,條復旁對,分三層。花大如落蘇花,黃色。一莖上有五六十朵。

梔子花编辑

  諸花少六出者,唯梔子花六出。陶真白(「白」原作「曰」,據明抄本改)言:「梔子剪花六出,刻房七道。」其花香甚,相傳即西域薝卜也。

山茶花编辑

  山茶,葉如茶樹,高者丈餘。花大盈寸,色如緋。十二月開。

三色石楠花编辑

  衡山石楠花,有紫碧白三色。花大如牡丹。亦有無花者。

比閭花编辑

  白州比閭華,其華若羽。伐其木為薪,終日火不敗。

木蓮花编辑

  木蓮花,葉似辛夷,花類蓮色。出鳴玉溪,卬州亦有。

那伽花编辑

  那伽花,狀如三春,無葉,華色白,心黃,六瓣。出在舶上。

木蘭花编辑

  長安敦化坊百姓家,唐大和中,有木蘭一樹,花色深紅。後桂州觀察使李勃看宅人,以五千買之。宅在水北。經年,花紫色。

異木花编辑

  唐衛公李德裕,嘗獲異木一株,春花紫。予思木中一歲發花,唯木蘭。

碧玫瑰编辑

  洛中鬻花木者,言嵩山深處,有碧色玫瑰。而今亡矣。(自那提槿花下並出《酉陽雜俎》)

刺桐花编辑

  刺桐花,狀如圖畫者不類。其木為材。三四月時,布葉繁密,後有赤花。間生葉間三五房,不得如畫者。紅芳滿樹(謫椽陳去疾,家於閩,因語方物。去疾曰:「閩之泉州刺桐,葉綠而花紅房。照物皆朱殷然,與番禺者不同。乃知此地所畫者,實閣中之木。非南海之所生也。「椽」原作「緣」,「方」下原有「風」字,「閩之泉州」上原闕「曰」字,皆朱原作家未,「生」原作「意」,據明抄本改)(出《投荒雜錄》)

懷風花编辑

  樂游苑自生玫瑰樹。下多苜蓿。一名懷風。時人或謂之光風。風在其間常肅然,日照其花有光彩,故名曰苜蓿懷風。茂陵人謂之連枝草。(出《西京雜記》)

躑躅花编辑

  南中花多紅赤,亦彼之方色也,唯躑躅為勝。嶺北時有,不如南之繁多也。山谷間悉生。二月發時,照耀如火。月餘不歇。(出《嶺南異物志》)

凌霄花编辑

  凌霄花中露水,損人目。(出《酉陽雜俎》)

分枝荷编辑

  漢明帝時,池中有分枝荷,一莖四葉,狀如駢蓋。實如玄珠,可以飾珮。(出《酉陽雜俎》)

夜舒荷编辑

  靈帝時,有夜舒荷,一莖四蓮。其葉夜舒晝卷。(出《酉陽雜俎》)

睡蓮花编辑

  睡蓮。南海有睡蓮,夜則花低入水。(原闕出處,今見《酉陽雜俎》十九)

碧蓮花编辑

  宣平(「宣平」原作「唐室」,據陳校本改)中太傅相國盧公,應舉時,寄居壽州安豐縣別墅。嘗游芍陂,見裡人負薪者,持碧蓮花一朵。公驚問之。答曰:「陂中得之。」盧公後從事浙西。因使淮服。話於太尉衛公李德裕。德裕令搜訪芍陂,則無有矣。又遍尋於江渚間,亦終不能得。乃知向者一朵,蓋神異耳。(出《尚書故實》)

染青蓮花编辑

  唐韓文公愈之姪,有種花之異。聞其說於小說(「小說」二字原闕,據明抄本補)。杜給事孺休典(「典」原作「與」,據《北夢瑣言》改)湖州,有染戶家,池生青蓮花。刺史命收蓮子歸京,種於池沼,或變為紅蓮,因異之。乃致書問染工。染工曰:「我家有三(「三」原作「公」,據陳校本改)世治靛甕,嘗以蓮子浸於甕底,俟經歲年,然後種之。若以所種青蓮花子為種,即其紅矣。蓋還本質,又何足怪?」乃以所浸蓮子寄之。道士申匡圖,又見人以雞矢和土,培芍藥花叢,其淡紅者悉成深紅。染之所益信矣。偽蜀王先主將晏駕,其年,峨嵋山娑羅花,悉開白花。又荊文獻王未薨前數年,溝港城隍,悉開白蓮。一則染以氣類,一則表示凶兆,又何疑哉?(原闕出處,明抄本「作出《北夢瑣言》」)

三朵瑞蓮编辑

  偽蜀主當僭位,諸勳貴功臣,競起甲第。獨偽中令趙廷隱,起南宅北宅。千梁萬拱,其諸奢麗,莫之與儔。後枕江瀆,池中有二島嶼。遂甃石循池,四岸皆種垂楊,或間雜木芙蓉。池中種藕。每至秋夏,花開魚躍。柳蔭之下,有士子執卷者,垂綸者,執如意者,執塵尾者,談詩論道者。一旦岸之隈,有蓮一莖,上分兩歧,開二朵。其時謂之太平無事之秋,士女拖香肆豔,看者甚眾。趙廷隱畫圖以進,蜀主歎賞。其時歌者詠者不少。無何,禁苑中有蓮一莖,歧分三朵。蜀王開筵宴,召群臣賞之。是時詞臣已下,皆貢詩。當時有好事者,圖以繪事,至今傳之。

编辑

  蘇州進藕,其最上者名傷荷藕。或云,荷名;或云,葉甘為蟲所傷;或云,故傷其葉,以長其根。近多重台荷,實中又生花,亦甚異也。(出《國史補》)

蓮實编辑

  石蓮入水沉,唯煎鹼鹵能浮之。雁食之,糞落山中,百年不壞。相傳橡子落水為蓮。(出《酉陽雜俎》)

编辑

  芰一名水菜,一名蘚苔。漢武昆明池中,有浮根菱,根出水上,葉淪波下,亦曰青水芰。玄都有芰,碧色,狀如雞飛,名翻雞芰。仙人鳧伯子常彩之。(出《酉陽雜俎》)

编辑

  菱,今人但言菱芰。諸解草木書,亦不分別。唯伍安貧《武(「伍安貧武」原作「五安貨五」,據《全唐文》七六一改)陵記》,言四角曰芰,兩角曰菱。今蘇州折腰菱多兩角。荊州有僧,遺段成式一斗郢城菱,三角而無芒,可以挼莎。(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