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八 草木三

草 柰祗草 三賴草 席箕草 護門草 仙人縧 合離草 老鴉笊籬草 鬼皂莢 青草槐 銅匙草 水耐冬 三白草 無心草 盆甑草 女草 媚草 醉草 舞草 相思草 無情草 忘憂草 睡草 千步香草 麝草 治盅草 蛇銜草 鹿活草 解毒草 毒草 蕉毒草 牧麻草 龍芻 紅草 宮人草 焦茅 銷明草 黃渠草 聞遐草 始皇蒲 夢草 漢武牧馬草 水網藻 地日草書帶草 金橙草 望舒草 神草
下一卷 

目录

编辑

柰祗草编辑

  柰祗,出拂林國。苗長三四尺。根大如鴨卵。葉似蒜,葉中心抽條甚長。莖端有花六出,紅白色,花心黃赤。不結子。其草冬生夏死,與薺麥相類。取其花,壓以為油,涂身,除風氣。拂林國王及國內貴人用之。(出《酉陽雜俎》)

三賴草编辑

  曹州及揚州淮口,出夏梨三賴草。如金色,出於高崖。魅藥中最切用。(出《酉陽雜俎》)

席箕草编辑

  席箕一名塞蘆,生北胡地。古詩云:「千里席箕草。」(出《述異記》)

護門草编辑

  常山北有草,名護門。置諸門上,夜有人過,輒叱之。(出《酉陽雜俎》)

仙人縧编辑

  衡岳出仙人縧。無根,多生石上。狀如帶,三股,色綠。亦不常有。(出《酉陽雜俎》)

合離草编辑

  合離,根如芋(「芋」原作「草」,據許本改)魁,有游子十二環之。相須而生。而實不連,以氣相屬。一名獨搖,一名離母。若土人所食者,呼為「赤箭」矣。(出《酉陽雜俎》)

老鴉笊籬草编辑

  老鴉笊籬,葉如牛蒡而狹。子熟時,色黑。狀如笊籬。(出《酉陽雜俎》)

鬼皂莢编辑

  鬼皂莢,生江南地澤,如皂莢,高一二尺。沐之長髮,葉亦去衣垢。(出《酉陽雜俎》)

青草槐编辑

  龍陽縣裨牛山南,有青草槐。叢生,高尺餘。花若金燈,仲夏發花。(出《酉陽雜俎》)

銅匙草编辑

  銅匙草,生水中,葉如剪刀。(出《酉陽雜俎》)

水耐冬编辑

  水耐冬,此草終冬在水不死。段成式城南別墅池中有之。(出《酉陽雜俎》)

三白草编辑

  三白草,初生不白。入夏,葉端方白。農人候之蒔田。三葉白,草畢秀矣。其葉似署預。(出《酉陽雜俎》)

無心草编辑

  蚍蜉酒草,一曰鼠耳,像形也。亦曰無心草。(出《酉陽雜俎》)

盆甑草编辑

  盆甑草,即牽牛子也。秋節後斷之,狀如盆甑。其中有子,似龜蔓署預。(出《酉陽雜俎》)

女草编辑

  葳蕤草,一名麗草,亦呼為女草。江湖中呼為娃草。美女曰娃,故以為名。(出《酉陽雜俎》)

媚草编辑

  鶴子草,蔓生也。其花曲塵色,淺紫蒂。葉如柳而短。當夏開花,(又呼為「綠花綠葉」),南人云是媚草。彩之曝乾,以代面靨。形如飛鶴,翅尾觜足,無所不具。此草蔓至春生雙蟲,只食其葉。越女收於妝奩中,養之如(「如」原作「知」,據明抄本改)蠶。摘其草飼之。蟲老不食,而蛻為蝶,赤黃色。婦女收而帶之,謂之媚蝶。(出《嶺表錄異》)

醉草编辑

  《屍子》:赤縣洲為崑崙之墟。其東則鹵水島。山左右,玉紅之草生焉。食其一實,醉臥三百歲。(出《文樞鏡要》)

舞草编辑

  舞草出雅州。獨莖三葉。葉如決明。一葉在莖端;兩葉居莖半。相對。人或近之則欹;抵掌謳曲,則搖動如舞矣。(出《酉陽雜俎》)

相思草编辑

  秦趙間有相思草。狀若石竹,而節節相續。一名斷腸草,又名愁婦草,亦名孀草,又呼為寡婦莎。蓋相思之流也。(出《述異記》)

無情草编辑

  左行草。使人無情。范陽長貢。(出《酉陽雜俎》)

忘憂草编辑

  萱草一名紫萱,又名忘憂草。吳中書生謂之療愁。嵇康《養生論》云:「萱草忘憂」。(出《述異記》)

睡草编辑

  桂林有睡草,見之則令人睡。一名醉草,亦呼懶婦箴。出《南海地記》。(出《述異記》)

千步香草编辑

  南海出百步香,風(「風」原作「楓」,據明抄本改)聞於千步也。今海隅有千步香,是其種也。葉似杜若,而紅碧間雜。《貢籍》云:「日南郡貢千步香。」(出《述異記》)

麝草编辑

  龜甲香即桂香。善者紫術香。一名金杜香,一名麝草香。出蒼梧桂林二郡界。今吳中有麝草,似紅而甚芳香。(出《述異記》)

治盅草编辑

  新州郡境有藥,土人呼為吉財。解諸毒及盅,神用無比。昔有人嘗至雷州,途中遇毒,面貌頗異,自謂即斃。以吉財數寸飲之,一吐而愈。俗云,昔人有遇毒,其奴吉財得是藥,因以奴名名之。實草根也,類芍藥。遇毒者,夜中潛取二三寸,或剉或磨,少加甘草,詰旦煎飲之,得吐即愈。俗傳將服是藥,不欲顯言,故云潛取。而不詳其故。或云,昔有裡媼病盅,其子為小胥,邑宰命以吉財飲之,暮乃具藥。及旦,其母謂曰:「吾夢人告我,若飲是且死,亟去之。」即僕於地。其子又告縣尹,縣尹固令飲之,果愈。豈中盅者亦有神,若二豎哉!(出《投荒雜錄》)

蛇銜草编辑

  《異苑》云:昔有田父耕地,值見傷蛇在焉。有一蛇,銜草著瘡上。經日傷蛇走。田父取其草餘葉以治瘡,皆驗。本不知草名,因以蛇銜為名。《抱樸子》云:「蛇銜能續已斷之指如故。」是也。(出《感應經》)

鹿活草编辑

  天名精,一曰鹿活草。青州劉炳,宋元嘉中。射一鹿。剖五臟,以此草塞之,蹶然而起。炳密錄此草種之,多愈傷折。俗呼為劉炳草。(出《酉陽雜俎》)

解毒草编辑

  建寧郡烏句山南五百里,生牧靡草,可以解毒。百卉方盛,烏多誤食烏啄。中毒,必急飛牧靡山,啄牧靡以解。(出《酉陽雜俎》)

毒草编辑

  博落回有大毒,生江淮山谷中。莖葉如麻,莖中空,吹作聲,如勃邏。故名之。(出《酉陽雜俎》)

蕉毒草编辑

  蕉毒草如芋巨,狀如雀頭。置乾地則潤,置濕地則乾。炊飯時種於灶上,比飯熟,即著花結子。人食之立死。(出《感應經》)

牧麻草编辑

  有牧麻草,大毒。有此草,值風吹其氣所至,則數里內稻皆即死。李淳風云:「其汁本清,得水則稠,見日則濕,入蔭即乾,在夏欲涼,在冬欲溫。」(出《感應經》)

龍芻编辑

  東海島龍駒川,穆天子養八駿處。島中有草名龍芻。馬食之,日行千里。古語:「一株龍芻,化為龍駒。」(出《述異記》)

紅草编辑

  山戎之北有草,莖長一丈,葉如車輪,色如朝霞。齊桓時,山戎獻其種,乃植於庭,以表霸者之瑞。(出《酉陽雜俎》)

宮人草编辑

  楚中往往有宮人草。狀似金橙,而甚芬氳。花似紅翠。俗說:「楚靈王時,宮人數千,皆多怨曠。有因死於宮中者,葬之,墓上悉生此草。(出《述異記》)

焦茅编辑

  焦茅,高五丈。火燃之成灰,以水灌之,復成茅。是謂靈茅。

銷明草编辑

  銷明草,夜視如列星,晝則光自銷滅也。

黃渠草编辑

  黃渠,照日如火。實甚堅。內食者,焚身不熱。

聞遐草编辑

  聞遐草,服者輕身。葉如桂,莖如蘭。其國獻根,植之多不生實,草葉多萎黃。詔並除焉。(焦茅、銷明、黃渠、聞遐四種,並出《王子年拾遺記》)

始皇蒲编辑

  齊南城東有蒲台,秦始皇所頓處。時始皇在台下,縈蒲以繫馬。至今蒲生猶榮,俗謂之秦始皇蒲。(出《殷芸小說》)

夢草编辑

  漢武時,異國獻夢草。似蒲。晝縮入地,夜若抽萌。懷其草,自知夢之善惡。帝思李夫人,懷之輒夢。(出《酉陽雜俎》)

漢武牧馬草编辑

  漢武於湖中牧馬處,至今野草皆有嚼齧之狀。湖中呼為馬澤。澤中有漢武彈棋方石,上有勒銘焉。(出《述異記》)

水網藻编辑

  漢武昆靈池中,有水網藻。枝橫倒水上,長八九尺,有似網目。鳧鴨入此草中,皆不得出。因名之。(出《酉陽雜俎》)

地日草编辑

  南方有地日草。三足烏欲下食此草,羲和之馭,以手掩烏目(「目」原作「日」,據明抄本改,陳校本作「口」),食此則悶不復動。東方朔言,為小兒時,井陷,墜至地下,數十年無所寄託。有人引之,令往此草。中隔紅泉,不得渡。其人以一隻履,因乘泛紅泉,得草處,食之。(出《酉陽雜俎》)

書帶草编辑

  鄭司農,常居不其城南山中教授。黃巾亂,乃避。遣生徒崔琰、王經諸賢於此,揮涕而散。所居山下草如薤,葉長尺餘許,堅韌異常。時人名作康成書帶。(出《三齊記》)

金橙草编辑

  晉武帝為撫軍時,府內後堂砌下,忽生異草三株。莖黃葉綠,若惣金抽翠。花蓧苒弱,狀如金橙。時人未得知是何祥瑞也,故隱蔽,不聽外人窺眎。有羌人姓姚名馥,字世芬,充廄養馬,妙解陰陽之術。雲,此草以應金德之瑞。馥年九十歲,姚襄即其祖也。馥好讀書,嗜酒,每醉歷月不醒。於醉時,好言王者興亡之事。善戲笑,滑稽無窮。常歎云:「九河之水,不足以為蒸薪;七澤麋鹿,不足以充庖俎。」每言凡人稟天地精靈,不知飲酒者,動肉含氣耳,何必土木之偶而無心識乎?好啜濁嚼糟,恒言渴於醇酒。群輩常弄狎之,呼為渴羌。及晉武踐位,忽見馥立於階下。帝奇其倜儻,擢為朝歌邑宰。馥辭曰:「氐羌異域,遠隔風化,得游中華,已為殊幸。請辭朝歌之縣,長充馬圉之役。時賜美酒,以樂餘年。」帝曰:「朝歌郡紂之故都,地有酒池,故使老羌不復呼渴。」馥於階下,高聲而應曰:「馬圉老羌,漸染皇教,溥天夷貊,皆為王臣。今者歡酒池之樂,受朝歌之地,更為殷紂之比乎?」帝撫玉幾大悅,即遷為酒泉太守。其地有青泉,其味如酒。馥乘酒而拜之。遂為善政。民為立生祠。後以府地賜張華,猶有此草。故茂先《金橙賦》云:「擢九莖於漢庭,美二株於茲館。貴表祥乎金德,名比類而相亂。」至惠帝咸熙元年,三株草化為樹,條葉似楊樹,高五尺,以應三楊擅(「三」字原闕,「擅」原作「璮」,據《拾遺記》九補改)之事。時有楊雋,弟瑤,弟濟,號曰三楊。醉羌之驗也。(出《拾遺錄》)

望舒草编辑

  晉太始十年,立河橋之歲,有扶支國,獻望舒草。其色紅,葉如荷。近望則如卷荷,遠望則如舒荷,團團如蓋。亦云,月出則葉舒,月沒則葉卷。植於宮內,穿池廣百步,名曰「望舒池」。愍帝之末,胡人移其種於胡中。至今絕矣。其池尋亦平也。(出《拾遺錄》)

神草编辑

  魏明時,苑中有合歡草。狀如蓍,一株百莖。晝則眾條扶疏,夜乃合作一莖。謂之神。(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