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七 草木二

異木(兩門凡四十目) 主一州樹 偃桑 不晝木 蚊子樹 聖鼓枝 鹿木 倒生木 黝木 桄榔樹 怪松 楓人 楓鬼 楓生人 靈楓 破木有肉 江中楓材 河伯下材 鬥蚊船木 交讓木 千歲松 汗杖 化蝶樹 涪水材 端正樹 崇賢裡槐 三枝槐 癭槐 荊根枕 五重桑 蜻蜓樹 無患木 醋心樹 登第皂莢 辨白檀樹 藟蔓 藤實杯 鍾藤 人子藤 蜜草蔓 胡蔓草 野狐絲
下一卷 


異木编辑

主一州樹编辑

  東方荒外,有豫章焉。此樹主一州。其高千丈,圍百丈。本上三百丈,始(「始」原作「本」,據陳校本改)有枝條,敷張如帳。上有玄狐黑猿。樹主一州,南北並列,面向西南。有九力士,操斧伐之,以占九州吉凶。斲復,其州有福;創者州伯有病;積歲不復者,其州滅亡(「亡」言州伯死,「復」者木創復也,出《神異經》。「伯」字原闕。出《神異經》四字原在「者」字下,據陳校本補改)

偃桑编辑

  東方有樹焉,高八十丈。敷張自輔。其葉長一丈,廣六七尺。名曰桑。其上自有蠶,作繭長三尺。繰一繭,得絲一斤。有椹焉,長三尺五寸,圍如長(桑是偃桑,但樹長大耳)(出《神異經》)

不晝木编辑

  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晝之木,晝夜火燃,得曝風不猛,猛雨不滅。(出《神異經》)

蚊子樹编辑

  有樹如冬青,實生枝間,形如枇杷子。每熟即坼裂,蚊子群飛,唯皮殼而已。土人謂之蚊子樹。(出《嶺南異物志》)

聖鼓枝编辑

  含洭(「含洭」原作「舍溯」,據《酉陽雜俎》十改)縣 水口下東岸,有聖鼓,即楊山之鼓枝也,橫在川側。衝波所激,未嘗移動。眾鳥飛鳴,莫有萃者。般人誤以篙觸,以患瘧。(出《酉陽雜俎》)

鹿木编辑

  武陵郡北,有鹿木二株,馬伏波所種。木多節。(出《酉陽雜俎》)

倒生木编辑

  倒生木,此木依山生,根在上。有人觸則葉翕,人去則葉舒。出東海。(出《酉陽雜俎》)

黝木编辑

  黝木,節以盅獸,可以為鞭。(原闕出處,今見《酉陽雜俎續》十)

桄榔樹编辑

  古南海縣有桄榔樹,峰頭生葉,有面。大者出面,乃至百斛。以牛乳啖之,甚美。(出《酉陽雜俎》)

怪松编辑

  南康有怪松。從前刺史,每令畫工寫松,必數枝衰悴。後因一客與妓,環飲其下,經日松死。(出《酉陽雜俎》)

楓人(種田)编辑

  嶺中諸山多楓樹。樹老多有瘤癭。忽一夜遇暴雷驟雨,其樹贅則暗長三數尺。南人謂之楓人。越巫雲,取之雕刻神鬼,異致靈驗。(出《嶺表錄異》)

楓鬼编辑

  《臨川記》云,撫州麻姑山,或有登者,望之,廬岳彭蠡,皆在其下。有黃連厚樸,恒山楓樹。數千年者,有人形,眼鼻口臂而無腳。入山者見之,或有砟之者,皆出血。人皆以藍冠於其頭,明日看失藍,為楓子鬼。(出《十道記》)

楓生人编辑

  江東江西山中,多有楓木人,於楓樹下生,似人形,長三四尺。夜雷雨,即長與樹齊,見人即縮依舊。曾有人合笠於首(「首」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校本補),明日看,笠子掛在樹頭上。旱時欲雨,以竹束其頭,禊之即雨。人取以為式盤,極神驗。楓木棗地是也。(出《朝野僉載》)

靈楓编辑

  南中有楓子鬼,楓木之老者人形,亦呼為靈楓焉。(出《述異記》)

破木有肉编辑

  有人破大木,木中有肉,可五斤,如熟豬肉。(出《稽神錄》)

江中楓材编辑

  循海之間,每構屋,即命民踏木於江中,短長細大,唯所取。率松材也。彼俗常用,不知古之何人斷截。埋泥沙中,既不朽蠹,又多如是。事可異者。(出《嶺南異物志》)

河伯下材编辑

  中宿縣山下有神宇,溱水至此,沸騰鼓怒。槎木泛至此淪沒,竟無出者,世人以為河伯下材。(出《酉陽雜俎》)

鬥蛟船木编辑

  樟木,江東人多取為船。船有與蛟龍鬥者。(出《酉陽雜俎》)

交讓木编辑

  武陵郡記,白雉山有木,名交讓。眾木敷榮後,方萌芽;亦更歲迭榮也。(出《酉陽雜俎》)

千歲松编辑

  《玉策記》稱,千歲松樹,四邊披越,上杪不長。望而視之,有如偃蓋。其中有物,如青犬,或如人。皆壽萬歲。(出《抱樸子》)

汗杖编辑

  東方朔西那汗國回。得聲木十枚。帝以賜大臣。人有疾則杖汗,將死則折。裡語:「生年未半杖不汗。」(出《酉陽雜俎》)

化蝶樹编辑

  長安城禁苑內一大樹,冬月雪中,忽花葉茂盛。及凋落結實,其子光明璨爛,如火之明焉。數日,皆化為紅蛺蝶飛去。至明年,唐高祖自唐國入長安。此必前兆也。(出《瀟湘錄》)

涪水材编辑

  梓童郪縣,唐大曆七年,夏六月甲子,涪水泛溢,流木數千條。梁棟欀桷具備。補內城屋,悉此木。喬林為之記。(出《洽聞記》)

端正樹编辑

  長安西端正樹,去馬嵬一舍之程,乃唐德宗皇帝幸奉天,睹其蔽芾,錫以美名。後有文士經過,題詩逆旅,不顯姓名。詩曰:「昔日偏沾雨露榮,德皇西幸賜嘉名。馬嵬此去無多地,合向楊妃塚上生。」風雅有如此焉。(出《抒情詩》)

崇賢裡槐编辑

  唐陳樸者,元和中,崇賢裡此街大門外,有槐樹,嘗黃昏徙倚窺外。見若婦人及老狐異鳥之類,進入樹中。遂伐視之。樹凡三槎,並空中,一槎中有獨頭栗一百二十一枚,中襁一死兒,長尺餘。(出《酉陽雜俎》)

三枝槐编辑

  唐相國李石,河中永樂有宅。庭槐一本,抽三枝,直過堂前屋脊,一枝不及。相國同堂昆弟三人,曰石,曰而(陳校本「而」作「程」),皆登宰執;唯福一人,歷七鎮使相而已。(原闕出處,今見《酉陽雜俎續》十)

癭槐编辑

  華州三家店西北道邊,有槐甚大,蔥鬱周回,可蔭數畝。槐有癭,形如二豬,相趂奔走。其回顧口耳頭足,一如塑者。(出《聞奇錄》)

荊根枕编辑

  賈人張弘者,行至華嶽廟前,忽昏懵,前進不可,繫馬於一金荊樹而酣睡。馬驚,拽出樹根而去。寤,逐而及之。樹根形如獅子,毛爪眼耳足尾,無不悉具。乃於華陰縣,求木工修之為一枕,獻於廟。守廟者常以匱鎖之。行人聞者,賂守廟者百錢,始獲一見。(出《聞奇錄》)

五重桑编辑

  洛中願會寺,魏中書侍郎王翊舍宅立也。佛堂前生桑樹一株,直上五尺,枝條橫繞,柯葉旁布,形如羽蓋。復高五尺,又然。凡為五重。每一重,葉椹各異。京師道俗,謂之神桑。觀者甚眾。帝聞而惡之,以為惑眾,命給事黃門侍郎元紀,伐殺之。其日雲霧晦冥,下斧之處,流血至地,見者莫不悲泣。(出《洛陽伽藍記》)

蜻蜓樹编辑

  昔婁約居常山,據禪座。有一野嫗,手持一樹。植之於庭,言此是蜻蜓樹。歲久芬芳鬱茂。有一烏,身赤尾長,常止息其上。(出《酉陽雜俎》)

無患木编辑

  無患木,燒之極香,避惡氣。一名噤婁,一名桓。昔有神巫曰瑤眊,能符劾百鬼,擒魑魅,以無患木擊殺之。世人競取此木為器,用卻鬼,因曰無患木。(出《酉陽雜俎》)

醋心樹编辑

  杜師仁嘗賃居。庭有巨杏樹。鄰居老人,每擔水至樹側,必歎曰:「此樹可惜。」杜詰之。老人云:「某善知木病,此樹有疾,某請治。」乃診樹一處,曰:「樹病醋心。」杜染指於蠹處嘗之,味若薄醋。老人持小鉤披蠹,再三鉤之,得一白蟲,如蝠。乃傅藥於瘡中。復戒曰:「有實,自青皮時,必標之。十去八九,則樹活。」如其言,樹益茂盛矣。又云:「嘗見《栽植經》三卷,言木有病醋心者。(出《酉陽雜俎》)

登第皂莢编辑

  泉州文宣王廟,庭宇嚴峻,學校之盛,冠於藩府。庭中有皂莢樹,每州人將登第,則生一莢。以為常矣。梁真明中,忽然生一莢有半,人莫諭其意。乃其年,州人陳逖,進士及第;黃仁穎,學究及第。仁穎恥之,復應(「應」原作「登」,據明抄本改)進士舉。至同光中,舊生半莢之所,復生全莢。其年,仁穎及第。後數年,廟為火焚。其年,閩自稱尊號,不復貢士,遂至於今。(出《稽神錄》)

辨白檀樹编辑

  劍門之左峭岩間(「間」原作「聞」,據明抄本改)有大樹,生於石縫之中,大可數圍,枝幹純白。皆傳曰白檀樹。其下常有巨虺,蟠而護之,民不敢採伐。又西岩之半,有志公和尚影,路人過者,皆西向擎拳頂禮,若親面其如來。王仁裕癸未歲入蜀,至其岩下,注目觀之,以質向來傳說。時值晴朗,溪谷洗然,遂勒轡移時望之。其白檀,乃一白栝樹也。自歷大小漫天。夾路溪谷之間,此類甚多,安有檀香蛇繞之事?又西瞻志公影,蓋岩間有圓柏一株,即其笠首也;兩面有上下石縫,限之為身形;斜其縫者,即袈裟之文也;上有苔蘚斑駁,即山水之毳文也。方審其非白檀。志公不留影於此,明矣。仍知人之誤傳者何限哉!(出《玉堂閒話》)

藟蔓藤實杯编辑

  藤實杯出西域。藤大如臂。葉似葛花實如梧桐。實成堅固,皆可酌酒。自有文章,映澈可愛。實大如杯,味如荳蔻,香美消酒。士人提酒,來至藤下,摘花酌酒,乃以其實消醒。國人寶之,不傳於中土。張騫入宛得之。事在《張騫出關志》。(出《炙轂子》)

鍾藤编辑

  松楨,即鍾藤也。葉大者,晉安人以為盤。(出《酉陽雜俎》)

人子藤编辑

  安南有人子藤,紅色,在蔓端有刺。其子如人狀。崑崙燒之集象。南中亦難得。(出《酉陽雜俎》)

蜜草蔓编辑

  北天竺國出蜜草,蔓生大葉,秋冬不死。因重霜露,遂結成蜜,如塞上蓬鹽。(出《酉陽雜俎》)

胡蔓草编辑

  胡蔓草,此草在邕間,叢生。花偏如梔子,稍大,不成朵,色黃白。葉稍異。誤食之,數日卒死。飲白鵝白鴨血(「血」字原闕,據明抄本補)則解。或以物投之,祝曰:「我買你,食之不死。」(出《酉陽雜俎》)

野狐絲编辑

  有草蔓生,色白,花微紅,大如粟。秦人呼為野狐絲。(出《酉陽雜俎》)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