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六 草木一(文理木附)

木 夫子墓木 五柞 白銀樹 合離樹 玉樹 豫樟 荔枝木 酒樹 娑羅綿樹 刺桐 黃漆樹 木蘭樹 椰子樹 菩提樹 婆羅樹 獨梪樹 波斯皂莢樹 木龍樹 貝多樹 沒樹 槃碧穡波樹 齊暾樹 通脫木 山桂 五鬣松 三鬣松 魚甲松 合掌柏 黃楊木 青楊木 俱那衛 山茶 夏州槐 赤白檉 楷木 楮 文理木 宗廟文木 文木簡 古文柱 三字薪 天尊薪 太平木 天王槐 色陵木 馬文木
下一卷 


编辑

夫子墓木编辑

  魯曲阜孔子墓上,時多楷木。(出《述異記》)

  又曰:曲阜城有顏回墓,上石柟二株,可三四十圍。土人云,顏回手植之木。(出《述異記》)

五柞(青梧附說)编辑

  漢五柞宮,有五柞樹,皆連抱,上枝覆蔭數十里。宮西有青梧觀。觀前有三梧桐樹。樹下有石麒麟二枚,刊其肋為文字。是秦始王驪山墓上物也。頭高一丈三尺。東邊左腳折,折處有赤如血。父老謂有神。皆含血屬筋焉。(出《西京雜記》)

白銀樹编辑

  平原郡高苑城西,晉寧州刺史辟閭允墓,前有白銀樹二十株。

合離樹编辑

  終南山多合離樹。葉似江離,而紅綠相雜。莖皆紫色,氣如羅勒。其樹直上,百尺無枝。上結藂條,狀如車蓋,一青一丹,斑駁如錦繡。長安謂之丹青樹,亦云華蓋樹。亦生於熊耳山中。(出《西京雜記》)

玉樹编辑

  雲陽縣界,多漢離宮故地。有樹似槐而葉細,土人謂之玉樹。楊子雲《甘泉賦》云:「玉樹菁蔥。」後左思以為假稱珍,蓋未詳也。(出《國史異纂》)

豫樟编辑

  豫樟之為木也,生七年而後可知也。漢武寶鼎二年,立豫樟宮於昆明池中,作豫樟木殿。(出《述異記》)

荔枝木编辑

  南海郡多荔枝樹。荔枝為名者,以其結實時,枝條弱而蒂牢,不可摘取,以刀斧劙取其枝,故以為名。凡什具以木製者,率皆荔枝。(出《扶南記》)

酒樹编辑

  頓遜國有酒樹,如安石榴。華汁停杯中,數日成酒,美而醉人。《博物志》:「酒樹出典遜國,名榐酒。」(出《扶南記》)

娑羅綿樹编辑

  黎州通望縣,有銷樟院,在縣西一百步。內有天王堂。前古柏樹。下有大池。池南有娑羅綿樹,三四人連手合抱方匝。先生花而後生葉。其花盛夏方開。謝時不背而墮,宛轉至地。其花蕊有綿,謂之娑羅棉。善政鬱茂,違時枯凋。古老相傳云:是肉齒和尚住持之靈跡也。縣界有和尚山和尚廟,皆肉齒也。(出《黎州通望縣圖經》)

刺桐编辑

  蒼桐不知所謂,蓋南人以桐為蒼梧(「梧」原作「桐」,據明抄本、陳校本改),因以名郡。刺桐,南海至福州皆有之,叢生繁茂,不如(「如」原作「知」,據明抄本改)福建。梧州子城外,有三四株,憔悴不榮,未嘗見花。反用名郡,亦未喻也。(出《嶺南異物志》)

黃漆樹编辑

  日濟國西南海中,有三島,各相去數十里。其島出黃漆,似中夏漆樹。彼土六月,破樹腹,承取汁,以漆器物。若黃金,其光奪目。(出《洽聞記》)

木蘭樹编辑

  七里洲中,有魯斑刻木蘭為舟。舟至今在洲中。詩家所云木蘭舟,出於此也。木蘭洲(「洲」原作「舟」,據《述異記》改)在潯陽江中,多木蘭樹。昔吳王闔閭,植木蘭於此,用構宮殿也。(出《述異記》)

椰子樹编辑

  椰子樹,亦類海棕。實名椰子,大如甌盂。外有粗皮,如大腹子;次有硬殼,圓而且堅,厚二三分。有圓好者,即截開頭,砂石摩之,去其皴皮,其爛斑錦文,以白金裝之,以為水罐子,珍奇可愛。殼中有液數合,如乳,亦可飲之而動氣。(原闕出處,今見《嶺表錄異》)

菩提樹编辑

  (自此木下,凡二十三種木,並見《酉陽雜俎》)

  菩提樹,出摩伽阤國,在摩訶菩提樹寺,蓋釋迦如來成道時樹。一名思惟樹。莖乾黃白,枝葉青翠,經冬不凋。至佛入滅日,變色凋落。過已還生。此日國王人民,大小作佛事,收葉而歸,以為瑞也。樹高四百尺,下有銀塔,周回繞之。彼國人四時常焚香散化,繞樹下作禮。唐貞觀中,頻遣使往,於寺設供,並施袈裟。至高宗顯慶五年,於寺立碑,以紀聖德。此樹有梵名二:一曰「賓撥梨婆力義」(明抄本作「力叉」),二曰「阿濕曷咃婆刀義」(明抄本「義」作「叉」)。《西域記》謂之「卑缽(「缽」原作「銓」,據《酉陽雜俎十八》改)羅」。以佛於其下成道,即以道為稱,故號「菩提婆刀叉」。漢翻為道樹。昔中天無憂王翦伐之,令事大婆羅門,積薪焚焉,熾燄之中,忽生兩樹。無憂王因懺悔,號灰菩提樹。遂周以石垣,至賞設迦王。復掘之,至泉,其根不絕。坑火焚之,溉(「溉」字原闕,據《酉陽雜俎》十八補)以甘蔗汁,欲(「欲」字原闕,據《酉陽雜俎》十八補)其焦爛。後摩揭阤國滿胄王,無憂之曾孫也,乃以千牛乳澆之。信宿,樹生如舊。更增石垣,高二丈四尺。玄奘至西域,見樹出石垣上二丈餘。

婆羅樹编辑

  巴陵有寺,僧房床下,忽生一木,隨伐隨長。外國僧見曰:「此婆羅也。」元嘉初,出一花如蓮。唐天寶初,安西進婆羅枝。狀言:「臣所管四鎮,有拔汗那,最為密近。木有婆羅樹,特為奇絕,不庇凡草,不止惡禽。聳乾無慚於松栝,成陰不愧於桃李。近差官拔汗那,使令彩得前件樹枝二百莖。如得託根長樂,擢穎建章,布葉垂陰,鄰月中之丹桂;連枝接影。對天上之白榆。」

獨梪樹编辑

  獨梪樹。頓丘南有應足山。山上有一樹。高十丈餘。皮青滑,似流碧。枝幹上聳。子若五彩囊,葉如亡子鏡。世名之「仙人獨梪樹」。

波斯皂莢樹编辑

  波斯皂莢,出波斯國,呼為忽野詹默。拂林呼為阿梨去伐。樹長三四丈,圍五六尺。葉似拘綠而短小,經寒不凋。不花而實。其莢長二尺,中有隔,隔內各有一子。大如指,赤色,至堅硬。中黑如墨。甜如飴。可啖,亦宜藥用。

木龍樹编辑

  徐之高塚城南,有木龍寺。寺有三層磚(「磚」原作「轉」,據明抄本改)塔,高丈餘。塔側生一大樹,縈繞至塔頂。枝幹交橫,上平,容十餘人坐。枝杪四向下垂,如百子帳。莫有識此木者。僧呼為龍木。梁武曾遣人圖寫焉。

貝多樹编辑

  貝多,出摩伽陀國,長六七丈(「丈」原作「尺」,據明抄本、陳校本改)經冬不凋。此樹有三種:一者多羅婆力義(明抄本「義」作「叉」)多。二者多梨婆力義(明抄本「義」作「叉」)貝多,三者部婆力義(明抄本「義」作「叉」)多羅多梨。並書其,。部闍一色。取其皮書之。「貝多」是梵語,漢翻為「葉」。「貝多婆力義」(明抄本義作叉。)者漢言「樹葉」也。西域經書,用此三種皮葉。若能保護,亦得五六百年。《嵩山記》稱貝多葉似枇杷,並謬。交趾近出貝多枝,材(「材」原作「林」,據明抄本、陳校本改)中第一。

沒樹编辑

  沒樹,出波斯國。拂林呼為阿縒。長一丈許。皮青白色,葉如槐而長,花似橘而大。子黑色,大如山茱萸,其味酸甜,可食。

槃碧穡波樹编辑

  槃碧穡波樹,出波斯國,亦出拂林國。拂林呼為群漢。樹長三丈,圍四五尺。葉似細榕,經寒不凋。花似橘,白色。子綠,大如酸棗,其味甜膩,可食。西域人壓為油,以涂身,可出風癢。

齊暾樹编辑

  齊暾樹,出波斯國,亦出拂林,呼為齊匫(陽兮反)。樹長二三丈。皮青白。花似柚,極芳香。子似楊桃,六月熟。西域人壓為油,以煮餅果,如中國之巨勝也。

通脫木编辑

  通脫木,如蜱麻。生山側,花上粉主治惡瘡。如空,中有瓤,輕白可愛,女工取以飾物。

山桂编辑

  山桂,葉如麻,細花紫色,黃葉簇生。與慎火草出丹陽山中。

五鬣松编辑

  松凡言兩粒五粒,粒當言鬣。段成式修行裡私第大堂前,有五鬣松兩株,大才如碗。結實,味與新羅者不別。五鬣松皮不鱗。唐中使仇士良水磑亭子,有兩鬣皮不鱗者,又有七鬣者,不知自何而得。俗謂孔雀三鬣松也。松命根,下遇石則偃差,不必千年也。

三鬣松编辑

  唐衛公李德裕言,三鬣松與孔雀松別。又云,欲松不長,以石抵其直下根,便偃。(偃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校本補。)不必千年方偃。

魚甲松编辑

  洛中有魚甲松。

合掌柏编辑

  唐太常博士崔石雲,汝西有練溪,多異柏。及暮秋,葉斂。俗呼合掌柏。

黃楊木编辑

  黃楊木性難長。世重黃楊,以無火。或曰,以水試之,沉則無火。取此木以陰晦,夜無一星,則伐之為枕不裂。

青楊木编辑

  青楊木,出峽中。為床,臥之無蚤。

俱那衛编辑

  俱那衛,葉如竹,三莖一層,莖端分條如貞桐,花小,類木槲。出桂州。

山茶编辑

  山茶似海石榴,出桂州。蜀地亦有。

夏州槐编辑

  夏州唯一郵,有槐樹數株。鹽州或要葉,行牒求之。

赤白檉编辑

  赤白檉出涼州,大者無,灰傷人(「灰傷人」原作「炭人以」,據明抄本改)。灰汁煮銅,可以為銀。

楷木编辑

  蜀中有木類柞。眾木榮時,如枯枿。隆冬方蔭芽布陰。蜀人呼為楷木。

编辑

  殼田久廢,必生構(「構」字原闕,據明抄本、陳校本補)。葉有瓣。大曰楮,小曰構。

文理木编辑

  (凡八種並見《酉陽雜俎》)

宗廟文木编辑

  宗廟地中生赤木,人君禮各得其宜也。

文木簡编辑

  齊建元初,延陵季子廟,舊有湧井,井北忽有金石聲,掘深二丈,得沸泉。泉中得木簡,長尺,廣一寸二分。隱起字曰:「廬山道士張陵再拜謁。」木堅而白,字色黃。

古文柱编辑

  齊建元二年夏,廬陵長溪水沖擊山麓崩,長六七尺。下得柱千餘根,皆十圍,長者一丈,短者八九尺。頭題古文,字不可識。江淹以問王儉。儉云:「江東不閒隸書,秦漢時柱也。」

三字薪编辑

  齊永明九年,秣陵安時寺,有古樹,伐以為薪。木理自然有「法天德」三字。

天尊薪编辑

  唐都官員外陳修古言,西川一縣,不記名,吏因換獄卒木為薪,有天尊形像存焉。

太平木编辑

  異木。唐大曆中,成都百姓郭遠,因樵,獲瑞木一莖。理成字曰:「天下太平」。詔藏於秘閣。

天王槐编辑

  長安持國寺,寺門前有槐樹數株。金監買一株,令所使巧工解之。及入內回,工言木無他異。金大嗟惋,令膠之。曰:「此不堪矣。但使爾知予工也。」及別理解之,每片一天王,塔戟成就焉。

色陵木编辑

  台山有色陵木,理如綾窠。百姓取為枕,呼為色陵枕。

馬文木编辑

  鳳翔知客郭璩,其父曾主作坊。將解一木,其間疑有鐵石,鋸不可入。遂以新鋸,兼焚香祝之,其鋸乃行。及破,木文有二馬形,一黑一赤,相齧,其口鼻鬃尾,蹄腳筋骨,與生無異。(出《聞奇錄》)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