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六十五 水族二

峰州魚 海蝦 瓦屋子 印魚 石斑魚 井魚 異魚 螃𧒯 鱓魚 玳瑁 海術 海鏡 水母 蠏 百足蠏 螗蠏 䱜魚 鸚鵡螺 紅螺 鴦龜 鯢魚 鱟 飛魚 虎蠏 蠔 赤鯶公 雷穴魚 虯尾 牛魚 蝤𥒥 奔䱐 係臂 雞嘴魚 劍魚 懶婦魚 黃雀化蛤 天牛魚
下一卷 

目录

峰州魚编辑

  峰州有一道水,從吐蕃中來,夏冷如冰雪。有魚長一二寸,來去有時,蓋水上如粥。人取烹之而食,千萬家取不可盡。不知所從來。(出《朝野僉載》)

海蝦编辑

  劉恂者曾登海舶,入舵樓,忽見窗板懸二巨蝦殼。頭、尾、鉗、足具全,各七八尺。首占其一分,嘴尖利如鋒刃,嘴上有須如紅箸,各長二三尺。雙腳有鉗,鉗粗如人大指,長二尺餘,上有芒刺如薔薇枝,赤而銛硬,手不可觸。腦殼烘透,彎環尺餘,何止於杯盂也。《北戶錄》云:「滕循為廣州刺史,有客語循曰:『蝦鬚有一丈長者,堪為拄杖。』循不之信,客去東海,取須四尺以示循,方伏其異。」(出《嶺表錄異》)

瓦屋子编辑

  瓦屋子,蓋蚌蛤之類也,南中舊呼為蚶(音憨)子。頃因盧鈞尚書作鎮,遂改為瓦屋子,以其殼上有稜如瓦壠,故以此名焉。殼中有肉,紫色而滿腹,廣人猶重之,多燒以薦酒,俗呼為天臠炙。食多即壅氣,背膊煩疼,未測其性也。(出《嶺表錄異》)

印魚编辑

  印魚,長一尺三寸,額上四方如印,有字,諸大魚應死者,先以印印之。(出《酉陽雜俎》)

石斑魚编辑

  僧行儒言,建州有石斑魚,好與蛇交。南中多隔蜂窠,窠大如壺,常群螫人。土人取石斑魚就蜂側炙之,標於竿上,向日,令魚影落其窠上,須臾,有鳥大如燕數百,互擊其窠,窠碎落如葉,蜂亦全盡。(出《酉陽雜俎》)

井魚编辑

  唐段成式雲,井魚腦有穴,每嗡水,輒於腦穴蹙出,如飛泉,散落海中,舟人競以空器貯之。海水鹹苦,經魚腦穴出,反淡如泉水焉。成式見梵僧善提勝說。(出《酉陽雜俎》)

異魚编辑

  異魚,東海人常獲魚,長五六尺,腹胃成胡鹿刀槊之狀,或號秦皇魚。(出《酉陽雜俎》)

螃𧒯编辑

  傍海大魚,脊上有石十二時,一名籬頭溺,一名螃𧒯,其溺甚毒。(出《酉陽雜俎》)

鱓魚编辑

  郫縣侯生者,於漚麻池側得鱓魚,大可尺圍,烹而食之,發白復黑,齒落復生,自此輕健。(出《錄異記》)

玳瑁编辑

  玳瑁形狀似龜,唯腹背甲有烘點。《本草》云:「玳瑁解毒,其大者悉婆薩石,兼雲辟邪。」廣南盧亭,(海島彝人也。)獲活玳瑁龜一枚以獻連帥嗣薛王。王令生取背甲小者二片,帶於左臂上以辟毒。龜被生揭其甲,甚極苦楚。後養於使宅後北池,伺其揭處漸生,復遣盧亭送於海畔。或云,玳瑁若生,帶之有驗,是飲饌中有盅毒,玳瑁甲即自搖動;若死,無此驗。(出《嶺表錄異》)

海術编辑

  南海有水族,前左腳長,前右腳短,口在肋旁背上,常以左腳捉物,置於右腳,右腳中有齒齧之,方內於口。大三尺餘,其聲「術術」,南人呼為海術。(出《酉陽雜俎》)

海鏡编辑

  海鏡,廣人呼為膏葉,盤兩片,合以成形。殼圓,中甚瑩滑。日(「日」原作「白」,據《太平御覽》卷九四三改。)照如雲母光。內有少肉如蚌胎,腹中有紅蟹子,其小如黃豆,而螯具足。海鏡饑,則蟹出拾食,蟹飽歸腹,海鏡亦飽。或迫之以火,則蟹子走出,離腸腹立斃。或生剖之,有蟹子活在腹中,逡巡亦斃。(出《嶺表錄異》)

水母编辑

  水母,廣州謂之水母,閩謂之魠。(癡駕反)其形乃渾然凝結一物,有淡紫色者,有白色者,大如覆帽,小者如碗。腸下有物如懸絮,俗謂之足,而無口眼。常有數十蝦寄腹下,咂食其涎。浮泛水上,捕者或遇之,即欻然而沒,乃是蝦有所見耳。(《越絕書》云,海鏡蟹為腹,水母蝦為目。)南中好食之,雲性暖,治河魚之疾,然甚腥,須以草木灰點生油再三洗之,瑩淨如水精紫玉。肉厚可二寸,薄處亦寸餘,先煮椒桂或荳蔻,生薑縷切而炸之,或以五辣肉醋,或以蝦醋,如鱠食之。最宜蝦醋,亦物類相攝耳。水母本陰海凝結之物,食而暖補,其理未詳。(出《嶺表錄異》)

编辑

  蟹,八月腹內有芒,芒真稻芒也,長寸許,向東輸與海神,未輸芒,不可食。(出《酉陽雜俎》)

百足蟹编辑

  善苑國出百足蟹,長九尺,四螯。煎為膠,謂之螯膠,勝鳳喙膠也。(出《酉陽雜俎》)

螗蟹编辑

  平原郡貢螗蟹,彩於河間界,每年生貢。斲冰火照,懸老犬肉,蟹覺犬肉即浮,因取之。一枚直百錢,以氈密束於驛馬上,馳之至京。(出《酉陽雜俎》)

䱜魚编辑

  䱜魚,章安縣出焉。子朝出索食,暮還入母腹,中容四子。頰赤如金,甚健,網不能制,俗呼為河伯健兒。(出《酉陽雜俎》)

鸚鵡螺编辑

  鸚鵡螺,旋尖處屈而咮,如鸚鵡嘴,故以此名,殼上青綠斑,大者可受二升。殼內光瑩如雲母,裝為酒杯,奇而可玩。(出《嶺表錄異》)

紅螺编辑

  紅螺,大小亦類鸚鵡螺,殼薄而紅,亦堪為酒器。刳小螺為足,綴以膠漆,尤可佳尚也。(出《嶺表錄異》)

鴦龜编辑

  初寧縣裡多鴦龜,殼薄狹而燥,頭似鵝,不與常龜同,而能齧犬也。(出《南越志》)

鯢魚编辑

  鯢魚如鮎,四足長尾,能上樹。天旱,輒含水上山,以草葉覆身,張口,鳥來飲水,輒吸食之。聲如小兒,峽中人食之,先縛於樹鞭之,身上白汁出,如構汁,去此方可食,不爾有毒。(出《酉陽雜俎》)

编辑

  鱟雌常負雄而行,漁者必得其雙。南人列肆賣之,雄者少肉。舊說,過海輒相積於背,高尺(「尺」原作「丈」,據明抄本改。)餘,如帆,乘風遊行。今鱟殼上有物,高七八寸,如石珊瑚,俗呼鱟帆。至今閩嶺重鱟醬。十二足,殼可為冠,次於白角。南人取其尾為小如意。(出《酉陽雜俎》)

飛魚编辑

  飛魚,朗山朗水有之,魚長一尺,能飛,即凌雲空,息即歸潭底。(出《酉陽雜俎》)

虎蟹编辑

  虎蟹,殼上有虎斑,可裝為酒器,與紅蟹皆產瓊崖海邊,雖非珍奇,亦不易彩得也。(出《嶺表錄異》)

编辑

  蠔即牡蠣也,其初生海島邊,如拳石,四面漸長。有高一二丈者,巉岩如山,每一房內,蠔肉一片,隨其所生,前後大小不等。每潮來,諸蠔皆開房,伺蟲蟻入,即合之。海夷盧亭者以斧楔取殼,燒以烈火,蠔即啟房,挑取其肉,貯以小竹筐,赴虛市,以易西骨米。蠔肉大者醃為炙,小者炒食,肉中有滋味。食之即甚,壅腸骨。(出《嶺表錄異》)

赤鯶公编辑

  鯉脊中鱗一道,每鱗上有黑點,大小皆三十六鱗。唐朝律,取得鯉魚,即宜放,仍不得吃。說赤鯶公,賣者決六十。(出《酉陽雜俎》)

雷穴魚编辑

  興州有一處名雷穴,水常半穴,每雷聲,水塞穴流,魚隨流而出。百姓每候雷聲,繞樹布網,獲魚無限。非雷聲,漁子聚鼓擊於穴口,魚亦輒出,所獲半於雷時。韋行規為興州刺史時,與親故書,說其事。(出《酉陽雜俎》)

虯尾编辑

  東海有魚,虯尾似鴟,鼓浪即降雨,遂設像於屋脊。(出《譚賓錄》)

牛魚编辑

  海上取牛魚皮懸之,海潮至,即毛豎。(出《譚賓錄》)

蝤𥒥编辑

  蝤𥒥,大者長尺餘,兩螯至強。八月能與虎鬥,虎不如。隨大潮退殼,一退一長。(出《酉陽雜俎》)

奔䱐编辑

  奔䱐,一名瀱,非魚非蛟,大如舡,長二三丈,若鮎,有兩乳在腹下,雄雌陰陽類人。取其子著岸上,聲如嬰兒啼。項上有孔,通頭,氣出哧哧作聲,必大風,行者以為候。相傳懶婦所化,殺一頭,得膏三四斛,取之燒燈,照讀書紡績輒暗。照歡樂之處則明。(出《酉陽雜俎》)

係臂编辑

  係臂如龜,入海捕之,必先祭。又陳所取之數,則自出,因取之。若不信,則風浪覆舡。(出《酉陽雜俎》)

雞嘴魚编辑

  李德裕幼時,常於明州見一水族,有兩足,嘴似雞,身如魚。(出《酉陽雜俎》)

劍魚编辑

  海魚千歲為劍魚,一名琵琶魚,形似琵琶而喜鳴,因以為名。虎魚老則為蛟;江中小魚,化為蝗而食五穀者,百歲為鼠。(出《酉陽雜俎》,明抄本作出《述異記》)

懶婦魚编辑

  淮南有懶婦魚,俗云,昔楊氏家婦,為姑所怒,溺水死為魚。其脂膏可燃燈燭,以之照鼓琴瑟博奕,則爛然有光,若照紡績,則不復明。(出《述異記》)

黃雀化蛤编辑

  淮水中,黃雀至秋化為蛤,至春復為黃雀,雀五百年化為蜃蛤。(出《述異記》)

天牛魚编辑

  天牛魚,方員三丈,眼大如斗,口在肋下,露齒無唇,兩肉角如臂,兩翼長六尺,尾五尺。(出《南越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