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上一卷 太平廣記
卷第四百九十三 雜錄一

夏侯亶 王肅 李延實 李義琛 劉龍 裴玄智 度支郎 虞世南 尉遲敬德 虞世基 來恒 歐陽詢 許敬宗 元萬頃 郭務靜 唐臨 蘇瑰、李嶠子 婁師德 李晦 宋之問 陸元方 陳希閔 李詳
下一卷 

目录


夏侯亶编辑

  梁夏侯亶為九列,家貧而好置樂。妓無衣裝飾,客至,即令隔簾奏曲。時人以簾為夏侯妓衣。(出《獨異志》)

王肅编辑

  後魏尚書令王肅字恭懿,瑯邪人,肅、齊雍州刺史奐之子。贍學多通,才辭美茂,為齊秘書丞。太和十八年,北歸後魏。時高祖新營洛邑,凡所造制,肅博識舊事,大有裨益。高祖甚重之,常呼曰王生。肅在江南之日,聘謝氏女為妻,及至京師,復尚公主。其後謝氏入道為尼,亦來奔肅,見肅尚主,謝作五言詩以贈之。其詩曰:「本為薄上蠶,今作機上絲。得絡逐勝去,頗憶纏綿時。」公主代肅答謝云:「針是貫線物,目中恒任絲。得帛縫新去,何能納故時?」肅甚悵恨,遂造正覺寺以憩之。(出《伽藍記》)

李延實编辑

  後魏太傅李延實者,莊帝舅也。永安中,除青州刺史。將行奉辭,帝謂實曰:「懷磚之俗,世號難治。舅宜好用心,副朝廷所委。」實答曰:「臣年迫桑榆,氣同朝露;人間稍遠,日近松丘。臣已久乞閒退,陛下渭陽興念,寵及老臣,使夜行非人,裁錦萬里。謹奉明敕,不敢失墮。」時黃門侍郎楊寬在帝側,不曉懷磚之義,私問舍人溫子升,子升曰:「吾聞至尊兄彭城王作青州刺史,聞其賓客從至青州者云。齊土之民,風俗淺薄,虛論高談,專在榮利。太守初欲入境,百姓皆懷磚叩頭,以美其意。及其代下還家,以磚擊之,言其向背速於反掌。是以京師謠語曰:獄中無係(「係」原作「擊」,據明抄本改。)囚,舍內無青州。假令家道惡,腸中不懷愁。懷磚之義,起在於此也。」潁川苟(陳校本「苟」作「荀」)濟,風流名士,高鑒妙識,獨出當世。清河崔淑仁稱齊士大夫曰:「齊人者,外矯庶幾,內懷鄙吝。輕同毛羽,利等錐刀。好馳虛譽,阿附成名。威勢所在,促共歸之。苟無所資,隨即捨去。」言囂薄之甚也。(出《伽藍記》)

李義琛编辑

  李義琛,隴西人,居於魏。自咸陽主簿拜監察。少孤貧,唐初草創,無復生業。與再從弟義琰、三從弟上德同居,事從姑,定省如親焉。武德中,俱進士。共有一驢,赴京。次潼關,大雨,投逆旅。主人鄙其貧,辭以客多,不納。(「不納」原作「喑訥」,據陳校本改)進退無所舍,徙倚門旁。有咸陽商客見而引之,同舍多喑嗚。(「嗚」原作「鳴」,據明抄本改)商客曰:「此三人遊學者,今無所止,奈何睹其狼狽?」乃引與同寐處。數日方晴,道開。義琛等議鬻驢以一醉,商客竊知,固止之,乃資以道糧。琛既擢第,歷任咸陽。召商客,與之抗禮,商客不復識,但悚懼遜退。琛語其由,乃悟,因引升堂。後任監察。(出《雲溪友議》)

劉龍编辑

  劉龍後名義節,武德初,進計於高祖曰:「今義師數萬,並在京師,樵薪貴而布帛賤。若彩街衢及苑中樹木作樵,以易帛,歲取數十萬匹。又藏內繒絹,每匹皆有餘軸之饒。使截剩物,以供雜費,動盈萬段矣。」高祖並從之。(出《譚賓錄》)

裴玄智编辑

  武德中,有沙門信義,(《兩京新記》「信義」作「信行」)習禪,以三階為業,於化度寺置無盡(「盡」原作「晝」,據許本改。)藏。貞觀之後,舍施錢帛金玉,積聚不可勝計。常使此僧監當。分為三分,一分供養天下伽藍增修之備,一分以施天下饑餒悲田之苦,一分以充供養無礙。士女禮懺闐咽,施捨爭次不得,更有連車載錢絹,舍而棄去,不知姓名。貞觀中,有裴玄智者,戒行精勤,入寺灑掃。積十數年,寺內徒眾,以其行無玷缺,使守此藏。後密盜黃金,前後所取,略不知數,寺眾莫之覺也。因僧使去,遂便不還。驚疑所以,觀其寢處,題詩云:「放羊狼頷下,置骨狗前頭。自非阿羅漢,安能免得偷!」更不知所之。(出《辨疑志》)

度支郎编辑

  貞觀中,尚藥奏求杜若,敕下度支。有省郎以謝朓詩云:「坊州彩杜若」,乃委坊州貢之。本州曹官判云:「坊州不出杜若,應由讀謝朓詩誤。郎官做如此判事,豈不畏二十八宿笑人耶?」太宗聞之大笑,改授雍州司法。(出《國史》,明抄本、陳校本作出《國史纂異》)

虞世南编辑

  太宗將致櫻桃於酅公,稱奉則尊,言賜則卑。問於虞世南。世南對曰:「昔梁武帝遺齊巴陵王稱餉。」從之。(出《國史》,明抄本、陳校本作出《國史纂異》)

尉遲敬德编辑

  尉遲敬德善奪槊,齊王元吉亦善用槊,高祖於顯德殿前試之。謂敬德曰:「聞卿善奪槊,令元吉執槊去刃。」敬德曰:「雖加刃,亦不能害。」於是加刃。頃刻之際,敬德三奪之。元吉大慚。(出《獨異志》)

虞世基编辑

  虞世南兄世基與許敬宗父善心,同為宇文化及所害。封德彝時為內史舍人,備見其事。因謂人曰:「世基被戮,世南匍匐以請代;善心之死,敬宗蹈舞以求生。」(出《譚賓錄》)

來恒编辑

  來恒,侍中濟之弟,弟兄相繼秉政,時人榮之。恒父護兒,隋之猛將也。時虞世南子無才術,為將作大匠。許敬宗聞之,歎曰:「喊事之倒置,乃至於斯!來護兒兒為宰相,虞世南男作木匠。」(出《大唐新語》)

歐陽詢编辑

  文德皇后喪,百官坷。率更令歐陽詢狀貌醜異,眾指之。中書舍人許敬宗見而大笑,為御史所劾,左授洪州司馬。(出《譚賓錄》)

許敬宗编辑

  太宗征遼,作飛梯臨其城。有應募為梯首者,城中矢石如雨,因競為先登。英公李世勣指之謂中書舍人許敬宗:「此人豈不大健?」敬宗曰:「非健,要是未解思量。」帝聞,將罪之。(出《國史纂異》)

元萬頃编辑

  元萬頃為遼東道管記,作檄文,譏議高麗,「不知守鴨綠之險」。莫離支報云:「謹聞命矣」。遂移兵守之。萬頃坐是流於嶺南。(出《譚賓錄》)

郭務靜编辑

  滄州南皮丞郭務靜性糊塗,與主簿劉思莊宿於逆旅,謂莊曰:「從駕大難。靜嘗從駕,失家口三日,於侍官幕下討得之」。莊曰:「公夫人在其中否?」靜曰:「若不在中,更論何事?」又謂莊曰:「今大有賊。昨夜二更後,靜從外來,有一賊,忽從靜房內走出。」莊曰:「亡何物?」靜曰:「無之」。莊曰:「不亡物,安知其賊?」靜曰:「但見其狼狽而走,不免致疑耳。」(出《朝野僉載》)

唐臨编辑

  唐臨性寬仁,多恕。常欲弔喪,令家僮歸取白衫,僮乃誤持餘衣,懼未敢進。臨察之,謂曰:「今日氣逆,不宜哀泣,向取白衫且止。」又令煮藥不精,潛覺其故,乃謂曰:「今日隱晦,不宜服藥,可棄之。」終不揚其過也。(出《傳載》)

蘇瑰、李嶠子编辑

  中宗常召宰相蘇瑰、李嶠子進見。二子皆僮年,上迎撫於前,賜與甚厚。因語二兒曰:「爾宜憶所通書,可謂奏吾者言之矣。」頲應之曰:「木從繩則正,後從諫則聖。」嶠子亡其名,亦進曰:「斮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上曰:「蘇瑰有子,李嶠無兒。」(出《松窗錄》)

婁師德编辑

  天後朝,宰相婁師德溫恭謹慎,未嘗與人有毫髮之隙。弟授代州刺史,戒曰:「吾甚憂汝與人相競。」弟曰:「人唾面,亦自拭之而去。」師德曰:「只此不了,凡人唾汝面,其人怒也。拭之,是逆其心。何不待其自乾?」而其保身遠害,皆類於此也。(出《獨異志》)

编辑

  則天禁屠殺頗切,吏人弊於蔬菜。師德為御史大夫,因使至於陝。廚人進肉,師德曰:「敕禁屠殺,何為有此。廚人曰:「豺咬殺羊。」師德曰:「大解事豺。」乃食之。又進鱠,復問何為有此。廚人復曰:「豺咬殺魚。」師德因大叱之:「智短漢,何不道是獺?」廚人即雲是獺。師德亦為薦之。(出《御史臺記》)

[1]

李晦编辑

  李晦為雍州長史,私第有樓,下臨酒肆。其人嘗候晦言曰:「微賤之人,雖則禮所不及,然家有長幼,不欲外人窺之。家逼明公之樓,出入非便,請從此辭。」晦即日毀其樓。(出《譚賓錄》)

宋之問编辑

  宋之問,天後朝,求為北門學士,不許。作《明河篇》以見其意。詩云:「明河可望不可親,願得乘槎一問津。更將織女支機石,還訪城都賣卜人。」則天見其詩,謂崔融曰:「吾非不知之問有才調,但以其有口過。」蓋以之問患齒疾,口常臭故也。之問終身慚憤。(出《本事詩》)

陸元方编辑

  陸元方為鸞台鳳閣侍郎,居相國。則天將有遷除,必先訪之。元方密以進,不露其恩,人莫之知者。先所奏進狀章,緘於函中,子弟未嘗見。臨終,命焚之。曰:「吾陰德於人多矣,其後福必不衰也。吾本當壽,但以領選曹,銓擇流品,吾傷心神耳。」言畢而終。(出《御史臺記》)

陳希閔编辑

  司刑司丞陳希閔以非才任官,庶事凝滯。司刑府史,目之為「高手筆」,言秉筆之額,半日不下,故名「高手筆」。又號「按孔子」,言竄削至多,紙面穿穴,故名「按孔」。(出《朝野僉載》)

李詳编辑

  李詳字審己,趙郡人。祖機衡,父穎,代傳儒素。詳有才華膽氣,放蕩不羈。解褐鹽亭尉。詳在鹽亭,因考,為錄事參軍所擠。詳謂刺史曰:「錄事恃乣曹之權,當要害之地,為其妄褒貶耳。若使詳秉筆,亦有其詞。」刺史曰:「公試論錄事考狀。」遂授筆。詳即書錄事考曰:「怯斷大按,好勾(「勾」原作「勻」,據明抄本改。)小稽。自隱不清,言他總濁。階前兩競,鬥困方休。獄裡囚徒,非赦不出。」天下以為談笑之最焉。(出《御史臺記》)

 上一卷 下一卷 
太平廣記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白話譯文:   武則天當朝時,宰相婁師德溫和謙恭謹慎,不曾跟人家有絲毫的隔閡。婁師德的弟弟被委任為代州刺史,婁師德告誡他說:「我很擔心你跟人家相爭。」弟弟說:「人家吐我的臉,我就自己擦去走了就是了。」師德說:「只做到這點還不夠。凡是人家吐你臉,那個人一定是很生氣的,擦掉它,這就違背了那人的心,為什麼不等它自己乾呢?」那些保護自身,遠離危害的事,都跟這類似。   另外,武則天禁止屠殺很嚴厲,小吏們苦於只吃蔬菜。師德為御史大夫,因出差到了陝西,吃飯時廚師送上了肉,師德說:「皇上禁止屠宰,為什麼有這東西?」廚師說:「豺咬死的羊。」師德說:「這個豺太懂事了!」於是吃了肉。又端上了切細的魚肉,又問為什麼有這種東西。廚師又說:「豺咬死了魚。」師德於是大聲斥責他:「缺心眼的漢子!為什麼不說是獺咬死的?」廚師馬上說是獺咬死的。師德也替他推薦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