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序一 太平御覽
時序部二
時序三 

五行编辑

《釋名》曰:五行者,言五氣于其方各施行者。

《尚書·洪范》曰: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皆其生數。)水曰潤下,火曰炎上,(言其自然之 常性也。)木曰曲直,金曰從革,(木可以揉曲直,金可以改更者。)土 爰稼穡。(種曰稼,斂曰穡,可以種可以斂也。)潤下作咸,(水鹵所生。)炎上作苦,(焦氣之味。)曲直作酸,(木實之性。)從 革作辛,(金之氣味。)稼穡作甘。(甘味生于百穀,五行以下箕子所陳也。)

《禮》曰:五行之動,迭相竭也。五行,四時,十二月,還相爲本也。

又曰:五行之秀氣也。

《傳》曰:秋,龍見于絳郊。無獻子問于蔡墨,蔡墨對曰:「古有豢龍氏,有禦龍氏。」獻子曰:「今何故知之?」對曰:「五行之官,是謂 五官,實列受氏姓,封爲上公,祀爲貴神,社稷五祀,是尊是奉。木正曰勾芒,(正,官長 也。取木生勾曲而有芒角。)火正曰祝融,(融,明貌也。)金 正曰蓐收,(初秋摧折而可收也。)水正曰玄冥,(水出而陰幽冥也。)土正曰后土」。(土爲群物之主,故曰后土。)獻子曰:「社稷五祀,誰氏之官也?」對曰:「少皞氏有四叔,曰重,曰該,曰修,曰熙,實 能理金木及水,使重爲勾芒,該爲蓐收,修及熙爲玄冥,(二子相代爲水王也。)世 不失職,遂濟窮桑,此三祀也。(窮桑,少昊之號,四子能治其官。)顓頊 氏有子號曰黎,爲祝融,共工氏有子號曰勾龍,爲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爲社稷田正也。(掌 播殖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爲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爲稷,(弃, 周之始祖,能播百穀。湯既勝夏,廢柱而以弃代之也。)自商以來祀之。」

漢書》曰:五行者,五常之形氣也。

又:《律曆志》曰:天以一生水,地以二生火,天以三生木,地以四生金,天以五生土。

《魏略》曰:詔以漢火行,火忌水,故去洛水而加隹;魏于行次爲土,水得土而流,土得水而軟,故除隹加水,變雒爲洛。

《家語》曰:季康子問于孔子曰:「舊聞五帝之名而不知其實,請問何謂?」孔子曰:「昔丘也聞諸老聃,天有五行,木金水火土,分時化育 以成萬物,(一歲三百六十日,五行,行至七十三日化生長育,萬物莫不成也。)其 神謂之五帝。(五帝,五行之神,佐天理萬物者也。而說皆謂之名字,亦爲妖怪而妄也。)古 之王者易代改號,取法五行更王,終始相生,亦象其義也。(法五行更王,終始相生,以木 德王天下,其次所生之行轉相承。)故其生爲明王者,死配五行。是以太皞配木,炎帝配火,少皞配金,顓頊配水,黃帝配土。」康子曰:「太皞氏 其始之木,何也?」孔子曰:「五行用事,先起于木,木,東方也,萬物之初皆出焉。是故王者作而首以木德王天下,則以所生之行轉相承也。」康子曰:「吾聞勾 芒爲木正,祝融爲火正,蓐收爲金正,玄冥爲水正,后土爲土正,此則五行之主也,而不稱何?」孔子曰:「凡五正者,五行之官名也。(言但王五行之官名,安得同名爲帝。)五行佐成上帝而稱五帝,太皞之屬配焉,亦云 帝,從其號。昔者,少皞氏之子有四叔,曰重,曰該,曰熙,曰修,實能理金木水火土。使重爲勾芒,該爲蓐收,修及熙爲玄冥,顓頊氏之子曰黎爲祝融,共工氏子 曰勾龍爲后土,此五者,各以所能業其官職,生爲上公,死爲貴神,別稱五祀,不得同帝也。」(五祀,上公之神耳,故不得稱帝。五正不及五帝,五帝不及天地也。)

《遁甲開山圖榮氏解》曰:五龍受爰皇后君也。兄弟四人,皆人面龍身。長曰角龍,木仙也;次曰羽龍,水仙也;父曰宮龍,土仙也。父子同 得仙,治在五方,今五行之神也。

《白虎通》曰:五行者,何謂也?謂金木水火土。言行者,欲言爲天行氣之義也。地之承天,猶婦之事夫,臣之事君也,其位卑,卑者親視 事,故自同于一行,尊于天也。《尚書》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位在北方者,陰氣在黃泉之下任養萬物。水之爲言准也,陰化沾濡任生木。 木在東方者,陽氣始動,萬物始生,木之爲言觸也。陽氣動躍。火在南方,陽在上,萬物垂枝,火之爲言委隨也。萬物布施,火之爲言化也,陽氣用事萬物變化也。 金在西方者,陰始起,萬物禁止,金之爲言禁也。土在中央,中央者土,土主吐萬物,土之爲言吐也。

《樂記》曰: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土所以不名時者,地,土之別名也,比于五行最尊,故自居部職也。

又曰:萬物懷任交易,變化始起,先有太初,然後有太始,形兆既成,名曰太素。混沌相連,視之不見,聽之不聞,然後剖判。清濁既分,精 曜出布,庶物生。精者爲三光,粗者爲五行。五行生情性,情性生汙中,汙中生神明,神明生道德,道德生文章。

四時编辑

《釋名》曰:四時,四方各一時。時,期也,不失期也。

《書》曰:乃命羲和,敬授民時。

《禮》曰:天有四時,春秋冬夏,無非教也。

《周禮》曰:典瑞掌玉器之藏,土圭以致四時日月。(度其影至不 至,以知其形失也。)

《爾雅》曰:四時和爲玉燭。

又曰:春爲青陽,夏爲朱明,秋爲白藏,冬爲玄英。

《論語》曰:天何言哉?四時行焉,萬物生焉。

《周禮》曰:凡四時成歲,歲者春夏秋冬,各有孟、仲、季,以名十有二月。月中氣以著時應,春三中氣,雨水,春分,穀雨;夏三中氣,小 滿,夏至,大暑;秋三中氣,處暑,秋分,霜降;冬三中氣,小雪,冬至,大寒。閏無中氣,鬥指兩辰之間。萬物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天地之正,四時之極,不易 之道。

《春秋繁露》曰:四時天之四選,春者少陽之選,夏者太陽之選,秋者少陰之選,冬者太陰之選。四時之行,父子之道也;天地之志,君臣之 義也;陰陽之理,聖人之法也。

《廣雅》曰:四方各一時,時,期也,物之生死各應節期而止也。

又曰:時,司空也。(司空,主也。各主一方物之生死。)

京房《易妖占》曰:海燕自來,衆燕隨之,穀不登。君失春政則蒼燕見于邑,民多流亡,失夏政則赤燕見于邑,失秋政則白燕見于邑,失冬政 則黑燕見于邑,皆如春占。

《管子》曰:歲有四秋而分四時。故曰,農事既成,農夫賦其耜鐵,此之謂春之秋;大夏且至,絲纊之所作,此之謂夏之秋;秋成五穀之所 會,此之謂秋之秋;營室中,女事紡績,緝縷之所作也,此之謂冬之秋。

又曰:東方曰歲星,其時曰春,其氣曰風,風生木。南方曰日,其時曰夏,其氣曰陽,陽生火。西方曰辰,其時曰秋,其氣曰陰,陰生金。北 方曰月,其時曰冬,其氣曰寒,寒生水。

《淮南子時則》曰:六合:孟春與孟秋爲合,仲春與仲秋爲合,季春與季秋爲合,孟夏與孟冬爲合,仲夏與仲冬爲合,季夏與季冬爲合。孟春 始盈,孟秋始縮,(盈,長也。縮,短也。)仲春始出,仲秋始內,(二月播植也,八月取斂也。)季春大出,季秋大內,孟夏始緩,孟冬始急,(緩,四月陽炎也。急,十月寒縮也。)仲夏德畢,季冬刑畢。(德畢,陽施窮也。刑畢,陰殺盡也。)

又曰:陰陽之專精爲四海,四時之散精爲萬物。四時者,天之吏也。

又曰:以天爲蓋,以地爲輿,四時爲馬。

又曰:日回而月周,時不與人游。

徐整《三五曆記》曰:北斗當昆侖,昆侖氣連注天下,春夏爲露,秋冬爲霜。

晋張華詩曰:四氣鱗次,寒暑環周。

晋陸機詩曰:年往迅勁矢,時來諒急弦。

编辑

《說文》曰:閏餘分之月,五歲再閏也。告朔之禮,天子居宗廟門中,故其字從王在門中也。

《白虎通》曰:月有閏何?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十二月日不匝十二度,故三年一閏,五歲再閏也。明陰不足,陽有餘。閏者,陽之 餘也。

《書·堯典》曰:帝曰:「諮,汝羲暨和,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成歲。」(諮,嗟;暨,與也。匝四時曰期,一歲十二月,月三十日,正三百六十日,除小月六爲六日,是爲一歲。有十二日未盈,三歲足得一月則置 閏焉。以定四時之節氣,成一歲之曆象。)

《傳》曰:閏月不告朔,非禮也。先王之正時也,履端于始,舉正于中,歸余于終。(杜預注曰:步曆之始,以爲術之端首也。日月之行,有遲有速,必分十二月,舉中氣以正月也。餘日則歸于終,積爲閏也。)履 端于始,序則不愆;舉正于中,人則不惑;歸余于終,事則不悖。

又曰:閏月戊寅,濟于陰阪。注以爲門五日,蓋誤以門字與五字合爲閏月也。

《公羊傳》曰:閏月不告朔。曷爲不告朔?天無是月也。閏月矣,何以謂之天無是月?月非常月也。(所在無常,故無正也。)

《穀梁傳》曰:閏月者,附月之餘日也,(一歲三百六十日,餘六 日,又有小月,積五歲得六十日而再閏,故曰附月之餘日也。)積分而成于月者也。天子不以告朔,而喪事不數也。

《禮·玉藻》曰:聽朔于南門之外,(諸侯聽朔于廟,天子聽朔于明 堂,諸侯告朔于祖,則天子告朔于文武也。)閏月則闔門左扉,立乎其中。(閏 無中氣無時令,故不聽于堂也。門謂廟門,立其中當視朝。)

《周禮·春官》曰:閏月,太史詔王居門終月。(門謂路寢門也。鄭 司農云:《月令》十二月令在青陽明堂總章玄堂左右之位,惟閏無,居于門。故于文,王在門謂之閏。)

《春秋元命包》曰:三年一閏以起紀。(宋均注曰:紀,法也。三年 加以一閏以會成歲也。)

史記》曰:黃帝起消息,正閏餘。

《漢書音義》曰:歲之餘爲閏。

《文士傳》曰:陸續,字公紀,作《渾天說》,曰:「閏月無中氣,鬥斜指二辰之間。」

《荊楚歲時記》曰:周禮雲,王出居寢門,故爲字門中從王也。是月也,不舉百事,以非中氣也。

编辑

《釋名》曰:歲,越也,越故限也。年,進也,進而前也。祀,已也,新氣生,故氣已也。載,載生物也。

《白虎通》曰:年者,仍也,年以紀事。歲者,以紀氣物,據日爲歲,據月言年。載之爲言成也,載成萬物終始也。五帝言載,三王言年。 《世本》曰:「後益作占歲。」

《易》曰: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

《洪範》曰:葉用五紀,一曰歲。(孔安國曰:所紀四時也。)

《禮》曰:日窮于次,月窮于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歲且更始。(歲 者四時一終日一周天之名也。言前至孟春之月,日復在營室,月復建寅,昏復參中,旦復尾中,故曰更始也矣。)

《爾雅》曰:太歲在甲曰閼逢,在乙曰旃蒙,在丙曰柔兆,在丁曰强圉,在戊曰著雍,(著,孫炎音猪略切,《郭璞音義》曰:著者,或作祀黎是也。)在己曰屠維,在庚曰上章,在辛曰重光,在壬曰玄黓,(郭璞音翼。)在癸曰昭陽。太歲在寅曰攝提格,在卯曰單閼,在辰曰執徐,在巳曰大 荒落,在午曰敦牂,(郭璞音孑郎反。)在未曰協洽,在申曰涒灘,(郭璞曰:涒音湯昆反。灘音湯幹反。)在酉曰作噩,(孫炎音愕。)在戌曰閹茂,在亥曰大淵獻,在子曰困敦,在醜曰赤奮若。

又曰:夏曰歲,商曰祀,周曰年,唐虞曰載。(郭璞注曰:歲取星行 一次,祀取四時一終也,年取禾一熟也,載取物終歲更始者也。)

《史記曰·天官書》曰:臘之明日,人衆卒歲一會,飲酒,發陽氣,故曰初歲。

《魏略》曰:董遇好學,讀書常以三餘,冬,歲之餘,夜與陰雨,日之餘。

《晋書》曰:博士張亮議曰:「俗謂臘之明日爲初歲,秦漢以來有賀,此皆古之遺語也。」

《易乾鑿度》曰:孔子曰:「歲三百六十日而天氣周,八卦用事,各四十五日而備歲事。」

《尚書大傳》曰:凡六沴之作,歲之朝,月之朝,日之朝,後王受之;歲之中,月之中,日之中,則正卿受之,歲之夕,月之夕,日之夕,則 庶民受之。鄭玄曰:自正月盡四月爲歲之朝。後志曰:凡六氣相傷謂之沴。

《尚書考靈曜》曰:天地開闢,元曆紀名,月首甲子,冬至日月五緯俱起牽牛。初,日月若懸璧,五星若編珠,青龍甲子攝提格孳。(青龍,歲也。歲在寅曰攝提格。孳猶生也。)

《春秋元命苞》曰:歲之爲言遂也。(遂,出也。出行事于所直辰 也。)

《淮南子》曰:太陰治春,則欲行仁惠溫良;(木德仁,故柔良。)太 陰治夏,則欲布施宣明;(火德陽也,故布德遍明。)太陰治秋,則欲修備 繕兵;(金德剛斷,故修兵也。)太陰治冬,則欲猛毅剛强。(水德純陰,冰凍閉固,故堅强也。)三歲而改節,六歲而一衰,(衰,疫疾也。)十二歲而一荒。(蔬不熟爲荒也。)

《淮南子》曰:見一葉之落,知歲之將暮。

《呂氏春秋》曰:天行不信,莫能成歲。

《師曠占》曰:黃帝問師曠曰:「吾欲知歲苦樂吾惡,可以知否?」師曠對曰:「歲欲豐,甘草先生,薺也;歲欲饑,苦草先生,葶藶也;歲 欲惡,惡草先生,水藻也;歲欲旱,旱草先生,蒺藜也;歲欲溜,溜草先生,蓬也;歲欲病,病草先生,艾也。」

《廣志》曰:青龍、天一、太陰,太歲也。

袁子《正書》語曰:歲在申酉,乞漿得酒;歲在辰巳,嫁妻賣子。夫盛衰更代,豐荒相半,天之常道也。

《楚辭》曰:獻歲發春兮。(獻,進也。)

又曰:開春發歲兮。(承陽施惠,養百姓也。)

歲除编辑

《呂氏春秋注》曰:前歲一日,擊鼓驅疫癘之鬼,謂之逐除,亦曰儺。(《論 語》曰:鄉人儺,孔子朝服立于阼階。張衡《東京賦》曰:卒歲大儺。)

《荊楚記》曰:歲暮家家具肴蔌,謂宿歲之儲,以迎新年,相聚酣飲。

又曰:歲前又爲藏鈎之戲。(《辛氏三秦記》曰:昭帝母鈎弋夫人手 拳而國色,帝披之得鈎。人人學藏鈎亦法此。鈎亦作驅。)

又曰:留宿歲飯至新年,十二月則弃之街衢,以爲去故納新也。

唐太宗文皇帝《守歲詩》曰:暮景斜芳殿,年華麗綺宮。寒辭去冬雪,暖帶入春風。階馥舒梅素,盤花卷燭紅。共歡新故歲,迎送一宵中。

又曰:歲陰窮暮紀,獻節啓新芳。冬盡今宵促,年開明日長。冰消出鏡水,梅散入風香。對飲歡經宴,傾壺待曙光。

又《于太原召侍臣賜宴守歲詩》曰:四時運灰琯,一夕變冬春。送寒餘雪盡,迎歲早梅新。

梁庾肩吾《歲盡應令詩》曰:歲序已雲殫,春心不自安。聊開百葉酒,試奠五辛盤。金薄圖神燕,朱泥印鬼丸。梅花應可折,惜爲雪中看。

隋薛道衡《歲窮應教詩》曰:故年隨夜盡,初春逐晚生。方驗從軍樂,飲至入西京。

 時序一 ↑返回頂部 時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