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27

 時序部十一 太平御覽
卷二十七.時序部十二 冬下
時序部十三 

《呂氏春秋》曰: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成剛;地不成剛,則凍閉不開。天地之大,四時之化,而猶不能以不信成物,又况人乎?

《周書時訓》曰:小寒十二月節,雁北鄉;雁不北鄉,即臣不懷忠。鵲始巢;鵲不巢,即邊方不寧。又云一國不寧。野鶏始鴝;野鶏不鴝,即國乃大水。又云:不雊,來年雷乃收聲。

又曰:大寒十二月中,鶏始乳,鶏不乳;即淫婦亂男。鷙鳥厲疾;鳥不厲疾,即國不除人。水澤腹堅;不腹堅,即言無所從。

《梁元帝纂要》曰:冬日玄英,亦曰安寧,亦曰玄冬、三冬、九冬;天曰上天;風曰寒風、勁風、嚴風、厲風、哀風、陰風;景曰冬景、寒景;時曰寒辰;節曰嚴節;鳥曰寒鳥、寒禽;草日寒卉,黃草;木曰寒木、寒柯、素木、寒條。

又曰:十月孟冬,亦曰上冬,亦曰陽月。此時純用事,嫌其時無陽,故曰陽月。十二月季冬,亦曰暮冬、杪冬、餘月、暮節、暮歲。

《風俗通》曰:夏宮冬律,雨雹必降;冬宮夏律,雷必發聲。夫音樂至重,所感者大。故曰:知禮樂之情者能作,識禮樂之文者能述。

又曰:趙仲讓爲梁冀從事中郎,冬月坐庭中向日,解衣捕虱。

又曰:十月之應鍾何?應者,應也,鍾者,動也,言萬物應陽而動,不藏也。《論衡》曰:陽氣動于下,而陰氣應之也。

又曰:十二月律謂之大呂何?大者,太也,呂者,拒也,言陽氣欲出,陰不許也。呂之言拒者,旅抑即拒難之也。

《太玄經》曰:罔,北方也,冬也,未有形也。罔,無也。未有形,故爲罔也。言冬萬物深藏黃泉。

《莊子》曰:魯遽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

又曰: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則積薪,冬則煬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

又曰:宋人有善爲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爲事。吳人有百金買不龜手之藥,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令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則所用之异也。按絖古纊字,絮也。洴澼,浣溧斫絮於水中也。洴,扶經切。澼,普曆切。

《太公金匱》曰:夏桀之時,有芩山之水,桀常以十月發民鑿山穿陵通于河。民諫曰:「孟冬鑿山穿陵,是泄天氣,發地之藏,天子失道,後必有敗。」桀殺之。期年芩山崩爲大澤,湯率諸侯伐之。

《文子》曰:冬冰可折,夏條可結。

又曰:民有饑者,食不重味;民有寒者,冬不被裘。與民同苦樂,即天下無哀民。

《列子》曰:瓠巴學琴于師襄,當冬而叩徵弦,以激蕤賓,陽光熾烈,堅冰立散。

《孟子》曰:子産聽治國之政,以其乘輿濟人于溱洧。孟子曰:「子産惠而不知爲政。歲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民未病涉也。」徒杠,獨木小橋,可通徒行。輿梁,通車之橋。十一月,夏九月。十二月,夏十月。

《鶡冠子》曰: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鄧析子》曰:爲君自當若冬日之陽,夏月之陰,萬物自歸,莫之使也。恬臥而功自成,優游而政自治。豈在振目扼腕,手操鞭樸,而後爲治歟?

《管子》曰:冬作土功,發地藏,則夏多暴雨,秋霖不止。

《鄒子》曰:冬取槐檀之火。

《尸子》曰:冬爲信,北方爲冬,冬,終也。北方,伏方也,是萬物冬皆伏,貴賤若一,美惡不伐,信之至也。

《傅子》曰:夏令披裘,冬令披褐,雖有嚴令,終不肯從者,逆時也。

《韓子》曰:帝堯之王天下,冬月鹿裘。

又曰:管仲、隰朋從桓公而伐孤竹,春往冬返,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馬可用也」,乃放老馬而隨之,遂得道。行山中無水。隰朋曰:「蟻冬居山之陽,夏居山之陰,蟻壤一寸而仞有水。」乃掘地,遂得水。

《荀卿子》曰:天不爲人之惡寒而輟其冬。

《淮南子》曰:以冬鑠膠,以夏造冰,天道無私就也,無私去也。能者有餘,拙者不足。言以非時,鑠膠造冰難也。成天道無私就,無私去,能行道者有餘,不能者不足。

又曰:貧人冬則羊裘蔽體,短褐不掩形,而煬灶口。冬日之陽,夏日之陰,萬物歸之而莫使之然。冬日仁,物歸陽,夏日猛,物歸陰,非使之然,自如是也。

又曰:稷辟土墾草,以爲百姓力農,然不能使禾冬生。豈其人事不至哉?其勢不可也。

又曰:孟冬之月,招搖指亥,爨松燧火。

又曰:冬爲權,權者,所以權萬物也。

又曰:閶闔風,四十五日不周風至,四十五日廣莫風至。坎卦之風。不周風至則修宮室,繕邊城。立冬節土功其始,故治宮室,修邊城,備寇難也。廣莫風至則閉關梁,斷刑罰。象冬閉藏,不通關梁也。罰刑之疑者,于是順時而决之。

又曰:古之君人者,其慘怛于民也。國有饑者,食不重味;民有寒者,冬不披裘。與同饑寒。冬伐薪蒸,以爲民資。大者曰薪,小者曰蒸。資,用。

又曰:北方水也,其帝顓頊,顓頊,黃帝之孫,以水德王天下,號曰高陽氏,死托田祀于北方也。其佐玄冥,執權而治冬。

又曰:冬行春令泄,象春氣布散發泄也。行夏令旱,旱象陽炎。行秋令霧。秋氣陰,故亂霧。

又曰:太陰理秋,則欲修備繕兵。金德斷剛,故修兵也。太陰理冬,則欲猛毅剛强。純陽閉固,水澤冰,故剛强。

又曰:北方之極,自九澤窮夏晦之極,北至令正之穀,九澤,北方之澤。夏,大也。晦,暝也。有凍寒、積冰、雪雹、霜霰、漂潤群水之野。顓頊,玄冥之所司者,萬二千里。顓頊,黃帝之孫也,以水德王天下,號爲高陽氏,死爲北方水德之帝。其神玄冥者,金天氏有適子曰昧,爲玄冥師,死祀爲主水之神也。

《月令》曰:申群禁,固閉藏,修障塞,繕關梁,禁外徒,斷刑罰,守門閭,大搜客,止交游,禁夜樂,早閉晏開,以索奸人,已得,報之必固,天節已幾,刑殺無赦,雖有盛尊之親,斷以法度。毋發藏,毋釋罪。應陰殺也。

又曰:十月失政,四月草木不實。實,長也。

《語林》曰:羊稚舒冬日釀酒,令人抱瓮,須臾復易人,速成而味好。

《說苑》曰:衛靈公天寒鑿池。宛春諫曰:「天寒起役,恐怠民也。」公曰:「寒乎?」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是以不寒;民寒甚矣。」公乃罷役。

《世說》曰:石崇爲客冬天設萍齏,王愷乃密賄崇帳下都督及禦車人,問所以。對曰:「萍齏是搗韭根雜以麥苗耳。」

殷芸《小說》曰:晋孝武帝即位,時年十三四,冬天晝日不著復衣,但著單絹裙衫五六重,夜則累茵褥。謝公云:「體宜令有常。陛下晝過冷,夜過熱,非攝養之術。」帝曰:「夜靜故也。」謝公嘆曰:「上理不减先帝。」

崔鴻《前趙錄》曰:王延九歲事母,母冬月思生魚,杖延流血。延尋汾河扣淩而哭,得魚而饋母。

《山海經》曰:鍾山之神,名曰燭陰。燭,龍也,是燭九有因名云。視爲晝,瞑爲夜,吹爲冬,呼爲夏。不飲不食不息,息則爲風。息,氣息也。身長千里。

《地鏡經》曰:十二月中,草木獨有枝葉垂者,下有美玉。

蔡邕《月令章句》曰:冬,終也,萬物于是終也。

崔寔《四人月令》曰:十月農事畢,五穀既登,家備儲畜,乃順時令也。

《祠令》曰:季冬藏冰,仲春開冰,幷用黑牡秬黍,祭司寒之神于冰室。其開冰加以桃弧棘矢,設于神座。

又曰:七日祀,祀行以冬。

漢·桓譚《新論》曰:太原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月,雖有疾病急緩,猶不敢犯,爲介子推故也。

漢·崔實《政論》曰:僕前爲五原太守,土人不知緝績,冬積草伏臥其中,若見吏,以草纏身,令人酸鼻。吾乃賣儲峙,得二十餘萬,詣雁門、廣武迎織師,使巧手作機乃紡,以教民織。

漢書》曰:于定國飲酒至數石不亂。冬月治獄請讞,飲酒益精明。

《後漢書》曰:虞詡祖父經,爲郡縣獄吏,案法平正,務存寬恕。每冬月上狀,恒流涕隨之。嘗稱曰:「東海于公高爲裏門,而其子定國卒至丞相。吾决獄六十年矣,雖不及于公,其庶乎!子孫何必不爲九卿耶?」故字詡升卿。

晋‧皇甫謐《玄晏春秋》曰:餘家貧,晝則湣于勞作,夜則甘于寢寐,以三時之務,卷帙生塵,篋不解緘,唯季冬末才得一旬學爾。

晋《嵇康集序》曰:孫登于汲郡北山土窟中住,夏則編草爲裳,冬則披髮自覆。

《論衡》曰:夫雲出于丘山,降散則爲雨矣。人見從上,則謂之天雨水。冬日天寒,則雨凝爲雪。皆由雲氣發于丘山,不從天降集于地,明矣。

《瑞應圖》曰:芝草常以六月生,春夏紫,秋白,冬黑。

《曆義蔬》曰:小寒,月之初氣也,陰氣小極,故曰小寒。大寒,月之中氣也,言十二月已半,陰氣大極,故曰大寒。

《三輔决錄》曰:孫辰,字允公,家貧不仕,居杜城中,織箕爲業。明《詩》、《書》,爲郡功曹。冬月無被,有槁一束,暮臥其中,旦收之。

《會稽典錄》曰:盛吉爲廷尉,每至冬月,罪囚當斷,其妻執燭,吉持丹筆,相向垂泣。

《齊民要術》曰:孟冬之月,天氣上騰,地氣下降,天地不通,閉塞而成冬。勞農以休息之。黨正屬民飲酒,正齒位次序也。

《荊楚歲時記》曰:十二月八日沐浴,轉除罪瘴。

干寶《搜神記》曰:漢代十月十五日,以豚酒入靈女廟,擊築而奏上弦之曲,連臂蹋地,歌赤鳳來,乃巫俗也。

《皇覽冢墓記》曰:蚩尤冢在東郡壽張縣闞城中,人常以十月朔,望見有氣如匹絳,自上屬下,號曰蚩尤旗。

《獨异志》曰:晋武帝哭羊祜,冬月涕泗交下,凝須爲冰。

《博物志》曰:宋國有田夫,常衣敝縕,僅以過冬,暨春,每自曝于日,不知天下有廣厦奧室,綿纊狐貉。顧謂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將有重賞。」

《乙巳占》曰:人君當以冬時,候辰星爲政,則辰星見伏以時。天子當以冬時賞死事,恤孤獨,察阿党,謹蓋藏,修積聚,坯城郭,戒門閭,修鍵閉,慎管籥,固封疆,備邊境,防要塞,謹關梁,塞蹊徑,飾喪紀,不爲淫泆,命伏藏之處,講武習射禦角力戰事,省婦事,則辰星順行矣。人君淫泆,非道縱恣,不禁近習,不恤刑獄,起衆發征,開泄藏氣,則辰星失行。伏見不常而有芒角,則民多疾疫,隨之以喪亡,國不昌也。人君以冬時行春令,則歲星之氣幹之,色青而君憂,刑獄變動,生死不當,地疏不密,人乃流亡,蟲蝗爲灾,水泉鹹竭,民多疥癘,胎夭多傷,國多固疾,斷獄官凶。以冬時行夏令,則熒惑之氣幹之,色赤而小昧,刑禍幷起,兵旱薦臻,國多暴風,方冬不雪不寒,氛霧冥昧,雷乃發聲。以冬行秋令,則太白之氣幹之,色白而有芒,野戰幷作,獄訟軍旅同時而興,霜雪不時,小兵時起,土地侵削,四鄙入保。

《輦下歲時記》曰:此月戶部奏,大閱天下貢物于都堂,其日放朝,宰相與百官皆赴戶部宴饌,一時特盛。開元中,曾以大閱一日貢物賜李林甫,九州任土盡歸人臣之家。國史書其事也。

晋·陸機《感時賦》曰:悲夫冬之爲氣,亦何憯懍以蕭索。天悠悠其彌高,霧鬱鬱而漠漠。夜綿邈其難終,日晼晚而易落。敷曾雲之萎蕤,墜零露之揮霍。寒冽冽而浸興,風謖謖而屢作。謖,起也。所六切。

陸云《歲暮賦》曰:淪重陽于潜戶,征積陰于司寒。

袁宏《北征賦》曰:于時天高地涸,木落水凝;繁霜夜灑,勁風晨興。日暖曖其已頽,月亭亭而虛升。

鮑照《舞鶴賦》曰:窮陰殺節,急景雕年。凉沙振野,箕風動天。悠悠苦霧。皎皎悲泉。冰塞長河,雪滿群山。既而昏氛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漢回,曉月將落。感寒鶏之早晨,憐霜雁之違漠。臨驚風之蕭條,對流光之照灼。

傅玄詩曰:季冬時慘烈,猛寒不可勝。嚴風截人耳,素雪墜地凝。林上飛霜起,波水自生冰。未夕結重衾,崇朝不敢興。

鮑照《登峴山詩》曰:孟冬十月交,殺盛陰欲終。風冽無勁草,寒盛有雕松。軍井冰晝結,士馬氈夜重。晨登峴山首,霜霧凝未通。

王褒《歲暮詩》曰:歲晚悲窮律,他鄉念索除。寂寞灰心盡,摧殘生意餘。産空交道絕,財殫密戚疏。空悲趙一賦,還著虞卿書。

 時序部十一 ↑返回頂部 時序部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