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054

 地部十八 太平御覽
卷五十四.地部十九
地部二十 

编辑

《說文》曰:岩者,崖也,山邊謂之崖。

《書》曰:高宗夢得說,使百工營求諸野,得諸傅岩。孔安國注曰:使百官以所夢之形象經營求之外野,得之于傅岩之溪。

《晋書》曰:許詢移居皋屯之岩,常與沙門支遁及謝安石、王羲之等同游往來,今皋屯呼爲許度岩。

《齊書》曰:徐伯珍宅南九里有高山,班固謂之九岩山,後漢龍丘萇隱處也。山多龍鬚檉柏,望之五采,世呼爲婦人岩。

盛弘之《荊州記》曰:平樂縣有山臨水,岩間有兩目如人眼,極大,瞳子白黑分明,名爲目岩。

又曰:始興機山東有兩岩,回向鴟尾,石室數十所,行過者皆聞有金石絲竹之聲。

《南康記》曰:陽道士葬岩室,臨終語弟子等,可送吾尸置彼石室中,巾褐香爐,此外無所須也。葬數年,尸猶儼然,今舟行者過其山渚,長聞香氣,鹹嘆异焉。

《水經注》曰:層山石室中有積書卷帙,而世士罕有達者,因謂之積書岩。《鄱陽記》曰:香岩在貴溪縣東五里,舊名腥腥岩。昔術者許旌陽斬蛟于此岩下,因此名焉。又以板塞岩口尋蛟,潜通洪州橫泉井,每至天景澄霽,見水底板木存焉。後人惡其名,遂改焉。

又曰:弋陽嶺上多密岩,元嘉中有人見其岩內有三鐵鑊,可容百斛,中生蓮花,他日往尋,不知所在。

编辑

《說文》曰:穴,土室也。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

《詩》曰:穀則异室,死則同穴。

《禮記月令》曰:季秋之月,蟄蟲在穴內,皆墐其戶。墐謂塗閉之也,避殺氣也。

史記》曰:司馬遷登會稽山,探禹穴。

范曄《後漢書》曰:光武郭皇后父昌,生後及子况,况遷大鴻臚,賞賜金錢縑帛豐盛莫比,京師號况家爲金穴。

《山海經》曰:熊山有穴曰熊穴,恒出神人,夏啓而冬閉。是穴若冬啓夏閉,乃必有兵。郭璞曰:今鄴西有鼓山,上有石鼓象懸蓍山旁。鳴則有軍事,與此穴殊象而同應。

《莊子》曰:越人三世殺其君,王子搜患之,逃于丹穴,越人無君,從之丹穴,王子搜不肯出,越人熏之以艾,承以玉輿。

《淮南子》曰:治鼠穴而壞里閭。

《水經注》曰:昔巴蠻有五姓,未有君長,俱事鬼神,乃共擲劍于石穴,約能中者衆奉以爲君,巴氏子務相乃中之。又各令乘土船,約浮者當以爲君,惟務相獨浮,因共立之,是爲廩君。

又曰:江陵有駕部口,宋文帝車駕發江陵至此,黑龍躍出,負帝乘舟,左右失色,上謂長史王曇首曰:「此乃夏禹所以受天命矣,何德以堪之。」故名穴爲龍穴焉。

又曰:夏平縣有重山,即列山也,山下有一穴,父老相傳是神農所生處也。

又曰:大洪山,岩嶂皆數百許仞,入石門,又得鍾乳穴,穴上有素崖立,非人迹所及,穴中多鍾乳,凝膏下垂,望齊冰雪,微津細液,滴瀝不斷,幽穴潜遠,行者不極。

《風土記》曰:太湖山中有洞穴,傍行地中,無所不通,謂之洞庭。

《續搜神記》曰:長沙醴陵縣有小水,二人乘船取樵,見岸下土穴中水流出,有新斫木片,逐水流,上又深山,有人迹,异之。相謂曰:「可試入水中,看何由爾?」一人便以笠自鄣入穴,穴才容人,行數十步,便開明朗然,不异世上。

《外國圖》曰:風山之首高三百里,春穴方三十里,春風自此出也。

又曰:神丘有火穴,其光照千里,去琅琊三萬里。

《荊州圖記》曰:盧縣有馬穴山,傍有地道,漢時常有百匹馬出其中,形皆小似滇池馬,今遂名其處曰馬穴。

又曰:縣北九十里有趙屬山,傍有石台,高十五丈,廣三丈,有穴深一里,內甚平整虛寂,謂之仙穴。

《錢塘記》曰:靈隱山有石穴,傍入行十數步,有水廣丈餘。昔有人采鍾乳見龍迹,聞穴裏搔搔有聲出。

《宜都記》曰:佷山縣有文石穴,平居無水,有渴者至,請乞輒得水;戲乞則不得。

又曰:自西陵北行三十里,有石穴名馬穴。嘗有白馬出食,人逐之入穴,潜行出漢中,漢中人失馬,亦嘗出此穴,相去數里。

《武昌記》曰:蕪菁山有龍穴,其水深暗,少得入者。人采鍾乳,乘火而入,下有水深數尺,多有蝙蝠來撲火。

《江乘地記》曰:西南二十里木廬山有鍾乳穴。

鄭緝之《東陽記》曰:北山西崖有石床,流水繞灌其側。又有石田如稻田,雲堂裏有洞穴,有人常于此采鍾乳,入十餘日,糧絕而穴不可窮。

王韶之《神境記》曰:滎陽郡有孤山,直長百餘丈,東北有二穴,寥寥然,杳杳然,便是雲霞中館矣。

又曰:滎陽郡北三十里有何家岩,傍有一穴,始入幽狹而甚暗,昔有采鍾乳者至此,見有書三卷,竹一枝。

《潯陽記》曰:赤山下有石穴,有人取鍾乳者,經宿不知所窮,水恒流出,深處浮乃得過,數里,輒見有光明,聞裏有聲若霹靂。此人遽出,竟無以測遠近,有仙鼠撲火。

鄧德明《南康記》曰:西南有通天穴,四壁石色似畫,丈六像下有石床,有石子彈丸,聚有一角。

又曰:平固縣西覆笥下有洞穴,穴口可廣五六尺,高五尺餘。昔有人采鍾乳,入深爲瞑,不得出,遂留住宿,忽聞頭上有篙船之聲。

《北征記》曰:姑熟有井山,有九穴與江通。

《吳郡臨海記》曰:虞縣有穿山,下有洞穴,昔有在海中行者,舉帆從穴中過。

盛弘之《荊州記》曰:宜都佷山縣有山,山有風穴,口大數尺,名爲風井,夏則風出,冬則風入。樵人有冬過者,置笠穴口,風吸之,經月還,涉長陽溪而得其笠,則知溪穴潜通。

《玄中記》曰:蜀郡有青城山,有洞穴分爲三孔,西北通昆侖。

《輿地記》曰:太湖中小山名洞庭,絕石巉岩,本惟松柏,山有三穴;東頭北面一穴,不容人;西頭南面一穴亦然,幷有清泉流出;西北一穴,傴僂才得入。穴外石盤礴,形勢驚人,穴裏如一間堂屋,上高丈餘,恒津潤,四壁石色青白,南壁開處,側肩得入,潜行二道,北通琅琊,東通武縣,西通長沙巴陵湖。吳大帝使人行三十餘里而反,雲上聞有浪聲,有大蝙蝠如鳥,拂殺人火,穴中高處,火照不見。穴有鵝管鍾乳,冰寒可得入,春夏不可入。

《郡國志》曰:虔州歸義山,夢水出焉,有石室金色,號爲金穴,室內常有金鼠出入。

又曰:瓜州常樂縣有風穴,恒以大石棧之,若開,暴起風連日。

又曰:循州有龍穴,潜通于海,傍于洞庭。《吳都賦》云:「目龍川而帶坰。」是此也。

又曰:虢州揚震宅西有龍望原,南崖有太尉公藏書穴,太元初,人入穴見古書二十餘卷焉。

《會稽記》曰:郡有禹穴,案《漢書司馬遷傳》云:「上會稽,探禹穴。」又有禹井。

《揚都賦》云:入洞穴,出蒼梧。注云:在零陵,言人從禹穴入,至蒼梧出也

《周地圖記》曰:順政郡丙穴,以其口向,因以爲名。沮水經穴間而過,或謂之大丙水,每春三月上旬,復有魚長八九尺,或二三日聯綿從穴出躍,相傳名爲嘉魚,即左太沖《蜀都賦》所謂「嘉魚出于丙穴」是也。

《武陵記》曰:鹿山有穴,昔宋元嘉初,武陵溪蠻入射鹿,逐入一石穴,穴才可容人,蠻人入穴,見有梯在其傍,因上梯,豁然開朗,桑果靄然,行人翱翔,不似戎境。此蠻乃批樹記之,其後尋之,莫知其所處。

编辑

《說文》曰:泉通川曰谷。

《易》曰:入于幽谷,三歲不覿,凶。

《詩》曰:葛之覃兮,施于中谷,惟葉萋萋。

又曰:惴惴小心,如臨于谷。

又曰: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

又曰:皎皎白駒,在彼空谷。

《左傳》曰:莫敖縊于荒谷。盛弘之《荊州記》曰:今竹林是也。

《爾雅》曰:水注溪曰谷。

《蜀志》曰:谷口,今之斜谷是也。

《唐書》曰:王龜,字大年,性簡淡蕭灑,不樂仕進,少以詩酒琴書自適,不從科試。京城光福裏起第,兄弟同居,斯爲宏敞。龜意在人外,倦接朋游,乃于永達裏園林深僻處創書齋,吟嘯其間,目爲半隱亭。及侍父起在河中,于中條山谷中起草堂,與山人道士游,朔望一還府第,後人目爲郎君谷。

《老子》曰:谷得一以盈,谷無有盈將恐竭。

又曰:江海能爲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也,故能爲百谷王。

又曰:知其辱,爲天下谷。

《桓子》曰:昔齊桓公入谷,問父老曰:「此何穀?」答曰:「謂臣愚,名爲愚公谷。」

《風俗通》曰:南陽酈縣有甘泉谷,水甘美,雲其山上有菊花,水從山中流下得其滋液,谷中三十餘家,不復穿井,仰飲此水,上壽者一百二十,中者百餘歲。

《漢武故事》曰:上微行,至于柏谷,宿于逆旅。

劉向《別錄》曰:方士傳言,鄒衍在燕,有谷,地美而寒,不生五谷,鄒子居之,吹律而溫氣至,而生黍谷。今名黍谷。

《博物志》曰:夏桀之時,爲長宮于深谷之中,三旬不出,大風揚沙,一夕填此宮谷也。

虞喜《安天論》曰:日月行于飛谷,謂地中也,不聞列星復流于地;且谷有水,體日爲火精,水火不共器,得無傷日之明乎?

《水經注》曰:令居庸縣西北,塞外瓦街谷,水文成龍,試擾破之,隨手成龍,畜將飲,皆畏而走。

又曰:敦煌西有馬蹄谷,漢武帝聞大宛有天馬,遣李廣利伐而得之,甚以爲奇,故賦《天馬之歌》。

《秦州記》曰:古有神婦,負土欲塞谷,繩絕墜負押木,因成二樹,其大數圍。

《尋陽記》曰:廬山西南有康王谷,又北嶺有劉成谷,天欲雨,輒聞鼓角簫笳之聲。

戴延之《西京記》曰:梓澤去洛城六十里,澤在金谷之中,朝賢所集賦詩,是石崇所居。

《郡國志》曰:武都沮水之西有角弩谷,即蜀將薑維剿五部溪羌之所。

又曰:王喬谷,俗謂太公谷,即王喬所隱處,谷有喬堂,歲常祀之。

《雲陽記》曰:龍谷水出雲陽宮東南。

又有鄭泉,雲漢時鄭樸,字子真,隱于谷中,不屈其志,耕于岩石之下,名震京師,時人亦因子真所居以爲名也。又有冶谷,《封禪書》所謂穀口是也。去雲陽宮八十里,出鐵,冶鑄之所,因以爲名。入穀便流潦沸騰,飛泉激兩岸,峭壁孤竪,盤橫枕穀口,凜然凝沍,常如八九月中,朱明盛暑,當晝暫暄,凉秋曉候,縕袍不暖,所謂寒門也。

又曰:入冶谷二十里,有百里槐樹,樹北有泉,名曰金泉。按此樹猶存金泉西南百步谷中,今有毛原監也。

《十道志》曰:大谷在鞏縣東五里。

張衡《東京賦》曰:孟津達其後,大穀通其前。陳思王《洛神賦》曰:經過大谷。潘岳《閑居賦》曰:張公大穀之梨。皆謂此也。

编辑

《廣州記》曰:有五嶺,大庾、始安、臨賀、桂陽、揭陽是也。

《南康記》曰:秦始皇略定揚越,謫戍五方,南守五嶺:第一塞上嶺,即南康大庾嶺是;第二騎田嶺,今桂陽郡臘嶺是;第三都龐嶺,今江華郡永明嶺是;第四甿渚嶺,亦江華郡白芒嶺是;第五越城嶺,即零陵郡南臨源嶺是也。

《談藪》曰:光州西北有一嶺高峻,北臨滄江,齊尚書郎崔挺遷光州,于嶺上欲立觀宇,故老雲,北嶺秋夏之際常有暴風迅雨,岩石盡落,相傳雲是龍道,不可久立。挺曰:「人神相去何遠之有,虬龍恍忽,豈惟一路乎?」遂營之。數年果無風雨之患。挺還歸,尋爲雷風所毀,後不能立。

《吳地志》云:南野縣有大庾嶺,通廣州。

《晋太康地志》曰:嶺峻阻,螺轉上,逾九磴,二里至頂,下七里,平行十里至亭,一名橫亭,一名塞上嶺。

《建安記》曰:建安縣有禱嶺,與泉州分界,言嶺高,禱而方過。又有飛猿嶺,喬木造天,猿猱之所飛走,故曰飛猿嶺。

《歙州圖經》曰:海寧有容嶺,有木石糖,出空樹石罅中,百姓每采之。

又曰:黝縣有墨嶺,上有石如墨色軟膩,士人取以爲墨。

又曰:婺源有甘子嶺,此地本無甘樹,惟此忽有一株,因以爲名。

《輿地志》曰:東陽畢嶺之下有錢嶺,往往人于此嶺下獲大錢,俗謂之錢嶺。

又曰:贊皇縣有孔子嶺,上有石堂寬博,其石相拒若楹柱,有一石人,象執卷之狀。

雷次宗《豫章記》曰:西山中峰最高頂名鶴嶺,即子喬控鶴經過之所,壇在鶴嶺之側。雲景鮮美,草木秀潤,异于它山。山側有土,名控鶴鄉。

 地部十八 ↑返回頂部 地部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