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部二十八 太平御覽
卷六十四.地部二十九 河北諸水
地部三十 

淇水编辑

《說水》曰:淇水,出河內共北山,東入海。

《詩》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又曰:要我乎上宮,送我乎淇之上矣。

又曰:瞻彼淇澳,菉竹猗猗。

又曰:籊々竹竿,以釣于淇。淇水悠悠,檜楫松舟。

《韓子》曰:昔紂爲甲卒百萬,左飲馬于淇,右飲馬于洹,洹水竭,淇水不流,武王甲卒三千破之。

《隋圖經》曰:清淇西自魏郡朝歌縣界入,分爲二派,一在郡東,一在郡西,俱南流入河。酈道元注《水經》云:「淇水南與清水合而入白溝。」石會、宿胥皆瀆之名。淇又一名王莽河,王莽時所穿也。

《冀州圖經》曰:河水西從河內郡界入,至黎陽而東,北至臨河,西至王莽河出焉。又東經澶淵東入武陽,河南即東郡界是。

《水經》曰:淇水,出河內隆慮縣西大號山。注曰:《山海經》曰:淇水出沮如山,水出其側,頽波漰注,衝激橫山,山上合下開,可减六七十步,巨石磥砢,交積隍澗,傾瀾莽蕩,勢同雷轉,激水散氣,暖若霧合。

又曰:詩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毛云:「菉,王芻也;竹,編竹也」。漢武帝塞决河,斬淇園之竹木以爲用,寇恂爲河內,伐竹淇川,治矢百餘萬以輸軍資,今通望淇川,無復此物,惟王芻褊草不异。

黃花水编辑

《隋圖經》曰:黃花水,出隆慮縣西北崖上,高十七里,去地七里,懸水東南注壑岩下,狀若鶏翅,俗謂之鶏翅水,蓋天臺、赤城之流也。至穀潜入地下十里復出,名曰柳水者,是黃花水重發源也。其谷號爲黃花穀,內有仙母冢,穀西有洞穴,謂之聖人窟。

洹水编辑

《隋圖經》曰:洹水,出隆慮縣西北,俗謂安陽河,即聲伯夢涉之所,源出林慮山東平地。

清水编辑

《水經》曰:清水,出河內修武縣之北黑山。注曰:黑山在縣北白鹿山東,清水所出也。上承諸陂散泉以成川,南流西南屈曲,瀑布垂岩懸河,注壑二十餘丈,聲震山谷。左右石壁層深,獸迹不交;隍中散水霧合,視下見底。其水曆澗流飛,清泠洞觀,謂之清水矣。

滏水编辑

《水經注》曰:滏水,發源出石鼓山南,岩下泉奮涌,若釜水之湯矣。其水冬溫夏冷。崖山有魏世所立銘,水上有祠,能興雲雨。滏水又東流注于漳,又謂之合河。

《浮圖澄別傳》曰:石虎時,自正月不雨,澄詣滏口祠,稽首曝露,即日二白龍降于祠下,于是雨遍千里也。

《山海經》曰:神國之山,滏水出焉,東流注于歐水。郭璞注曰:金滏水,在臨水縣西釜山,經鄴西北至列人縣入于漳,其水熱。

漳水编辑

《說文》曰:濁漳,水出上党長子鹿谷山,東入清漳。清漳,出沾山大要穀,北入河。

《呂氏春秋》曰:史起引障水灌鄴田,民初大怨,後轉獲利,相與歌曰:「鄴有聖令曰史公,决漳水灌鄴旁,終古斥鹵生稻粱。

《風土記》曰:南易水,本名漳水,源出三門山。案《趙地記》云:六國時,此水名易水。《埤倉》及《水經》云:洺水之目,不知誰改,俗謂山之下地名洺,水因經之,故曰洺水。按《燕趙記》云:其分有三易,漳爲南易水。

《鄴縣圖經》曰:濁漳水在縣西,水東北津有永樂浦,浦西五里俗謂之紫陌,河北處即俗巫爲河伯娶婦處也。

《水經注》曰:清漳水,東經沙縣,故有沙河之稱。

又曰:濁漳水,出上党長子縣西發鳩山。

又曰:漳水出麓穀山,與發鳩連麓而在南。《淮南子》謂之發苞山,故异名互見也。左則陽泉水注之,右則散蓋水入焉,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爲別耳。

又曰:《尚書》所謂覃懷底績,至于衡漳也。孔安國曰:衡,橫也,言漳水橫流也。

易水编辑

《水經》曰:易水,出涿郡故安縣閻鄉西山。

《燕丹子》曰:荊軻入秦,不擇日發,太子送之于易水之上。荊軻起爲壽,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固安圖經》曰:易水,又名安國河,亦名北易水。

汾水编辑

《說文》云:汾,水出太原晋陽山,西南入河。

《山海經》曰:管涔之山,其山無木,而下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流注于河。

《十三州志》曰:出武周之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其山重阜修層,有草無木,泉源導于南麓之下。

《莊子》曰:堯治天下之民,平海內之政,往見四子于姑射之山,汾水之陽,窅然喪其天下焉。

《說苑》曰:智伯圍趙襄子于晋陽,决晋水以灌之,晋陽之城不沒者三版。智伯曰:「吾始知水之可以亡人國,汾水可以灌安邑,絳水可以灌平陽。」

《淮南子》曰:汾水濛濁而宜麻。

《水經》曰:汾水,南過冠爵津。注曰:津,汾名也,在介休縣之西南,俗謂之雀鼠穀,數十里間道隘,水左右悉結編梁閣道,累石就路,縈帶岩側,或去水一丈,或高五六丈,上戴山阜,下臨絕澗,俗謂之魯般橋。蓋通古之津隘,亦在今之地險。

文水编辑

《水經》曰:文水,出大陵縣西山文穀東,東入于汾。注云:縣西南山下,武氏穿井給養,井至幽深,後一朝水溢平流,東南注文水。

又曰:文水又南徑縣右,會隱泉水口,水出竭泉山之上頂,俗雲暘雨愆時,是謁是禱,故山得其名,非所詳也。其山石崖絕險,壁立崖半,有一石室,去地可五十餘丈,爰有層松飾岩,列柏綺望,惟西側一處,得曆級升陟,頂上平地一十許頃,沙門釋僧光表建二刹。泉發于兩寺之間,東流,瀝石沿注山下,又東津渠隱沒而不恒流,故有隱泉之名也。雨澤豐澍,則通入文水,又南經茲氏縣故城東,爲文湖,東西一十五里,南北三十里,世謂之西河,在縣直東一十里,湖之西側,臨湖又有一城。

澮水编辑

《水經》曰:澮水,出河東絳縣東澮交東高山。注云:澮水東出詳高山,亦曰河南山,西南徑翼城北,合諸水,謂之澮交。《左傳》曰,晋悼公謀去故絳,欲居郇瑕,魏獻子曰:「不如新田,有汾澮以流其惡。」遂居新田。又謂之絳,蓋在絳澮之陽。又西南過虒祁宮南,入于汾。

晋水编辑

《水經注》曰:《山海經》曰:「懸瓮之山,晋水出焉。」今在縣之西南,昔智伯之遏晋水以灌晋陽,其川上源,後人踵其遺迹畜以爲沼。沼西際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側有凉堂,結飛梁于水上,左右雜樹交陰,希見曦景,晋川之中,最爲勝處。

嬀水编辑

《地理記》曰:河東郡首山之東北山中,有二泉,水南流者曰嬀水,北流曰汭水,二水西經歷山下,异流同歸渾流而注入于河。

《水經注》曰:《尚書》所謂「厘降二女于嬀汭」。孔安國曰:「舜居嬀水之汭。」王肅曰:「嬀汭虞地名。」皇甫謐曰:「納二女于嬀水之汭。」馬季長曰:「水所入曰汭。」然則汭似非水名,今則見有二水异源同歸,渾流西注而入于河。

沁水编辑

《水經》曰:沁水,出上黨涅縣謁戾山。注云:沁即洎水也。

《水經注》曰:沁水南徑石門。石門是晋安平獻王司馬孚之爲魏野王典農中郎將之所造也。案其表云:「孚言,臣被明詔,興河內水利。臣既到檢行,沁水源出銅堤山,屈曲周回,水道九百里,自太行以西,王屋以東,層岩高峻,天時霖雨,衆穀走水,小石漂迸,水門朽敗,稻田泠濫,歲功不成。臣輒按行去堰五里以外,方石可得數萬餘枚,臣以爲累方石爲門,若天旱增堰進水,若天霖雨,陂澤充溢,則閉防斷水,空渠衍澇,足以成河。雲雨由人,經國之謀,暫勞永逸,聖王所許,願陛下特出臣表,敕大司農府給人工,勿使稽延。」詔書聽許。于是夾岸累石,結以爲門,用代木門矣。

鴦漿水编辑

《山海經》曰:解縣南有壇道山,山下有水潜出,停而不流,俗爲鴦漿水。水發于上而潜于下,厥頂方平,有良藥。

石臼河编辑

《水經注》曰:漢永平中,治呼沱、石臼河。案司馬彪《後漢郡國志》,常山南行唐縣有石臼谷,蓋資承呼沱之水,轉山東之費,自都盧至羊腸倉,將憑汾水以漕太原用實。秦晋苦役連年,轉運所經,凡三百八十九隘,死者無算。拜鄧訓爲謁者,監護水功,訓隱括知其難,言于肅宗,從之,全活數千人。和熹鄧後之立也,後叔父以爲訓積善所致也。

滹沱编辑

《禮》曰:晋人將有事于河,必先有事于滹沱。

《隋圖經》曰:滹沱在深澤縣界。光武爲赤眉所追,至滹沱河欲渡,導吏還,乃言水深無船,左右懼。上使王霸陷,霸恐驚衆,乃言冰堅可渡。比至,冰合,囊沙布冰上乃渡,未畢數車,冰陷。今名其處爲危渡口是也。魏改曰清寧河。此水常有蛟,入五月恒暴變爲人,于岸上與人幷行,至懸岸處推之與人俱下。

衡水编辑

《信都記》曰:衡水,亦曰長蘆水,即濁漳之下流也。水有袁潭渡,曆下博城北而逶迤東北注,謂之九爭曲水,味鹹苦,俗稱苦河,亦謂之黃漳河是也。

白溝水编辑

《信都記》曰:白溝水,地接館陶界,隋煬帝導爲永濟渠,亦名御河。南自相州洹水縣界流入,又北難河出焉。蓋魏時河難所以導,以利行故瀆,故此瀆有難之稱矣。

屯氏河编辑

注《水經》曰:大河故瀆北爲屯氏河。

《漢書溝洫志》曰:自塞宣防,河復北决于館陶,分爲屯氏河,廣深與大河等。

鳴犢河编辑

《漢書地理志》曰:河水自靈縣別出爲鳴犢河。

《溝洫志》曰:元帝永光五年,河决清河鳴犢口,而屯氏河絕滅。

滭發水编辑

《隋圖經》曰:滭發水,今俗亦名妒女泉,大如車輪,水色青碧,百姓祀之,婦人不得艶妝衣新彩臨之,必興雨雹,故云妒女,介子推妹也。

窮魚水编辑

《竹書記年》曰:晋荀瑤伐中山,取窮魚之丘。

《水經》云:水出魚山,山石若巨魚,水發其下。

漏水编辑

《水經》曰:漏水,一名澧水,一名鴛鴦水,俗謂之百泉,源出龍岡縣東南平地,以道其源,納總衆泉合成一川故也。亦謂之鴛鴦水,《魏都賦》所雲鴛鴦交穀是也。

桑乾河编辑

《水經》曰:桑乾河水潜承太原汾陽縣北燕京山天池也,天池一名大池,俗謂之衣連汭,在靜樂縣北百四十里。注《水經》云:桑乾河水潜承燕京之池,池在山東之上,周回里餘,其水澄停鏡淨,潭而不流,若安定朝那之湫池也,池內曾無片草,及其風籜有淪,輒有小鳥翠色,投池銜水出,若會稽之耘鳥矣。

巨馬河编辑

注《水經》曰:拒馬河即淶水也,東北經郎山,西望衆崖競舉若鳥翼,立石巉岩似劍戟之狀。又南流經刀山,層岩直上于霄,望崖側若積刀環。

五渠水编辑

邢子勵記曰:後魏延興初,文安縣人孫願捕魚于五渠水中,有群魚從西來,共以柴塞之。忽有人謂願曰,須臾當大得魚,若願多求,宜勿殺也。後願下網,果得大魚,其狀如鯉而大,願以爲异物,遂殺食之,俄然風雨晝昏,惟聞鳥飛聲。比風息雨霽,有人乘船至者,雲前見群魚無數飛入于海,願遂不復漁矣。因呼入海之處爲飛魚口也。

金河编辑

《郡國志》曰:雲中郡有紫河鎮,界內有金河水,其泥色紫,故曰金河。

 地部二十八 ↑返回頂部 地部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