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王部十五 太平御覽
卷九十一.皇王部十六
皇王部十七 

後漢顯宗孝明皇帝编辑

《東觀漢記》曰:孝明皇帝,諱陽,一名莊,世祖之中子也。母光烈皇后,初讓尊位爲貴人,故帝年十二以皇子立爲東海公。三歲進爵爲王,幼而聰明睿智,容貌壯麗,世祖异焉,數問以政議,應對敏達,謀謨甚深。溫恭好學,敬愛師傅,所以承事兄弟,親密九族,內外周洽。世祖愈珍上德,以爲宜承先序。建武十七年十月,詔廢郭皇后,立陰貴人爲皇后,以爲皇太子,治《尚書》,備師法,兼通九經,略舉大義,博觀群書,以助術學,無所不照。中平二年二月,世祖崩,皇后太子即位。永平二年二月。上初臨辟雍。行大射禮。十月,上幸辟雍,初行養老禮。甲子,上幸長安,祠高廟,遂有事十一陵。曆覽館舍邑居舊處,會郡縣吏,勞賜作樂。三年十月,上與皇太后幸南陽章陵,周觀舊廬,召見陰、鄧故人。上在于道所幸見吏,勞賜省事畢,步觀行部署,不用輦。甲夜讀衆書,乙夜盡乃寐,先五鼓起,率常如此。五年十月,上幸鄴,征趙王栩會鄴,賜錢百萬。八年十月,上臨辟雍,養三老、五更。禮畢,上手書赦令,尚書僕射持節詔三公。十年閏月,行幸南陽,祠章陵。以日北至,復祠于舊宅。禮畢,召校官弟子作雅樂,奏《鹿鳴》,上自禦塤篪和之,以娛嘉賓。至南頓勞饗三老、官屬。是時天下安平,人無徭役,歲比登稔,百姓殷富,粟斛三十,牛被野。十三年二月,上耕籍田畢,賜觀者食。有一諸生前舉手曰:「善哉!文王之遇太公也。」上書板曰:「生非太公,予亦非文王也。」十五年二月,東巡狩。三月,幸孔子宅,祠孔子及七十弟子。禦講堂,命太子、諸王說經。幸東平王宮。上憐廣陵侯兄弟,賜以服禦之物。又以聖皇子輿馬,悉賦予之。十七年春,甘露仍降,樹枝內附,芝生前殿,神雀五色,翔集京師。是夜,上夢見先帝、太后,夢中喜覺,因悲不能寐。明旦上,百官胡客悉會,太常丞上言陵樹華有甘露,上令百官采甘露。受賜畢,罷,上從席前伏御床,視太后鏡奩音廉。中物,流涕,敕易奩中脂澤妝具。自帝即位,遵奉建武之政,有加而無損。初,世祖閔傷前世權臣太盛,外戚預政,漢家中興,惟宣帝取法。至于建武,朝無權臣,外族陰、郭之家,不過九卿,親屬勢位,不能及許、史、王氏之半。至永平,后妃外家貴者,裁家一人備列將校尉,在兵馬官,充奉宿衛闔門而已,無封侯預朝政者。自皇子之封,皆减舊制。諸王皆當略與楚、淮陽相比,什减三四,曰:「我子不當與先帝子等。」又國遠而小于王,善節約謙儉如此。八月,帝崩于東宮前殿,在位十八年,時年四十八,謚曰孝明皇帝,葬顯節陵。十二月,有司奏上尊號曰顯宗,廟與世宗廟同曰而祠,祫祭于世祖之堂,共進《武德》之舞,如孝文皇帝祫祭高廟故事。孝明皇帝尤垂意于經學,即位,删定擬議,稽合圖讖,封師太常桓榮爲關內侯,親自製作《五行章句》。每饗射禮畢,正坐自講,諸儒幷聽,四方欣欣。是時學者尤盛,冠帶搢紳游辟雍而觀化者以億萬計。

又曰:建武四年五月甲申,皇子陽生,豐下銳上,顔赤色,有似于堯。上以赤色名之曰陽。至十三年通《春秋》,上循其頭曰:「吳季子。」陽對曰:「愚戇無比。」及阿乳母以問師傅,曰:「少推誠對。」師傅無以易其辭。

華嶠《後漢書》曰:明帝性褊察,嘗以事怒郎樂崧,以杖撞崧。崧走入床下,上怒甚,疾言曰:「郎出,郎出!」崧曰:「天子穆穆,諸侯皇皇,未聞人君自起撞郎。」上乃赦之。

又曰:世祖既以吏事自嬰。帝尤任文法,總攬威柄,權不借下。值天下初定,四民樂業,戶口衣食滋植,斷獄得情,號居前世之十二。中興已來追踪宣帝。夫以鍾離意之廉法,諫諍懇切,以寬和爲首。以此推之,斯亦難以德言者也。

薛瑩《漢紀贊》曰:明帝自在儲宮而聽允之德著矣。及臨萬機,約身率禮,恭奉遺業,一以貫之。雖夏啓、周成,繼體持統,無以加焉。是以海內乂安,四夷賓服,斷獄希少,有治平之風。號曰顯宗,不亦宜乎。

《潜夫論》曰:明帝時,公車以及支日不受章奏。帝聞而怪曰:「民廢農,遠來詣闕,而復拘以禁忌,豈爲政之意乎?」于是遂蠲其制。

《後漢書》曰:明帝遵奉建武制度,無敢違者。後宮之家不得封侯與政。館陶公主光武之女。爲子求郎,不許,而賜錢千萬,謂群臣曰:「郎官上應列宿,出宰百里。苟非其人,則人受其殃,是以難之。」故吏稱其官,民安其業,遠近肅服,戶口滋殖焉。

《後漢書論》曰: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達。外內無幸曲之私,在上無矜大之色。斷獄得情,號居前世之十二。故後之言事者,昔不先建武、永平之政。然而鍾離意、宋均之徒,常以察慧爲言,夫豈弘人之度未優乎?

肅宗孝章皇帝编辑

《東觀漢記》曰:孝章皇帝諱烜,孝明皇帝太子。永平三年二月,以皇子立爲太子。年四歲,幼而聰達才敏,多識世事,動容進止,聖表有异。壯而仁明謙恕,溫慈惠和,寬裕廣博,親愛九族,矜嚴方厲,威而不猛。既志于學,始治《尚書》,遂兼《五經》,周覽古今,無所不觀,于是上敬重之,每事諮焉。永平十八年,孝明皇帝崩,帝即位。

范曄《後漢書》曰:章帝建初元年,詔有司,明選舉,進柔良,退貪猾,順時令,理冤獄。又詔以上林池禦田賦與貧人。四年,詔曰:「蓋三代導人,教學爲本。漢承暴秦,褒顯儒術,建立《五經》,爲置博士。其後學者精進,雖曰承師,亦別名家。孝宣帝以爲去聖久遠,學不厭博,故遂立大、小夏侯《尚書》,後又立《京氏易》。至建武中,復置嚴氏、顔氏《春秋》,大、小戴《禮》博士。此皆所以扶進微學,廣道藝也。孔子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于戲,其勉哉!于是下太常,將、大夫、博士、議郎、郎官及諸儒會白虎觀,講議《五經》同异,使五官中郎魏應承制問,侍中淳于恭奏,帝親稱制臨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作《白虎議奏》。今《白虎通》也。元和二年正月,詔曰:「人有産子者,復勿算三歲。今諸懷妊者,賜胎養穀三斛,復其夫,勿算一歲,著以爲令。」又詔三公曰:「方春生養,萬物莩甲,宜助萌陽,以育時物。其令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章和元年八月,南巡狩,幸梁。遣使祠沛高原廟,豐枌榆社。二年正月,帝崩于章德前殿,在位十二年,時年三十一,遺詔無起寢廟,一如先帝法制。葬敬陵,廟曰肅宗。《論》曰:「魏文稱,明帝察察,章帝長者。帝素知人厭明帝苛切,事從寬厚。感陳寵之義,除慘獄之科。深元元之愛,著胎養之令。奉承明德太后,盡心孝道。割裂名都,以崇建周親。平徭簡賦,而人賴其慶。又體之以忠恕,文之以禮樂。故乃藩輔克諧,群後德讓。謂之長者,不亦宜乎!」

《東觀漢記》:序曰:「孝乎惟孝,友于兄弟,聖之至要也。朝乾夕惕,寅畏皇天,帝王之上行也。明德慎罰,湯、文所務也。密靜天下,容于小大,高宗之極致也。肅宗兼茲四德,以繼祖考。臣下百僚,力誦聖德,紀述明詔。不能辯章,豈敢空言增廣,以累日月之光。」

袁山松《後漢書》曰:孝章皇帝弘裕有餘,明斷不足,閨房讒惑,外戚擅寵。惜乎!若明、章二主,損有餘而補不足,則古之賢君矣。

薛瑩《漢紀》贊曰:章帝以繼世承平,天下無事。敬奉神明,友于兄弟。息省徭賦,綏靜兆民。除苛法,蠲禁錮,抑有仁賢之風矣。是以陰陽協和,而百姓安樂,衆瑞幷集,不可勝載,考之圖籍,有征云爾。

《帝王世紀》曰:孝章皇帝以中元三年生于京師,其母姓秘不出,號其墓曰長信冢。

《三輔决錄注》曰:何敞,字文高,爲汝南太守。章帝南巡過郡,有刻鏤屏風,爲帝張設。詔命侍中黃香銘之曰:「古典務農,雕鏤傷民。忠在竭節,義在修身。」敞懼,禮賢命士,改修德化。

穆宗孝和皇帝编辑

《東觀漢記》曰:孝和皇帝諱肇,章帝之中子也。母曰梁貴人,早薨。上自岐嶷,至于總角,孝順聰明,寬和篤仁。孝章由是深珍之,以爲宜承天位。年四歲,以皇子立爲太子,初治《尚書》,遂兼覽書傳,好古樂道,無所不照。章和二年春二月,章帝崩,太子即位。永元三年春正月,帝加元服。四年六月,大將軍竇憲潜圖弑逆。幸北宮,詔收捕憲黨,使謁者收憲大將軍印綬,遣憲及第篤、景就國,到皆自殺。五年正月,宗祀五帝于明堂,遂登靈台,望雲物,大赦天下。自京師離宮果園、上林廣成囿,悉以假貧人,恣得收捕,不收其稅。十三年春正月上日,上以《五經》義异書傳意殊,親幸東觀,覽書林,閱篇籍。朝無寵族,政如砥矢,惠澤沾濡,鴻恩茂篤。外憂庶績,內勤經藝,自左右近臣,皆誦《詩》《書》。德教在寬,仁恕幷洽。是以黎元寧康,方國協和,貞符瑞應八十餘品,帝讓而不宣,故靡得而記。元興元年十二月,帝崩于章德前殿,在位十七年,時年二十七。葬順陵,廟曰穆宗。

《東觀漢記》序曰:穆宗之嗣世,正身履道,以奉大業。賓禮耆艾。動式舊典。宮無嬪嬙鄭衛之䜩,囿無槃樂游畋之豫。躬履玄德,虛靜自損。是以屢獲豐年,遠近承風云爾。

《後漢書》曰:自竇憲誅後,帝躬親萬幾。每有灾异,輒延問公卿,極言得失。舊南海獻龍眼、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堠,奔騰險阻,死者相繼。時臨武長汝南唐羌,縣接南海,乃上書陳狀。帝下詔曰:「遠國珍羞,本以薦奉宗廟。苟有傷害,豈愛人之本。其敕令太官勿復受獻。」由是遂省焉。

《續漢書》曰:孝和年十四,能折外戚驕橫之權,即昭帝斃上官之類矣。朝政遂一,民安職業,勤恤本務,苑囿希幸,遠夷稽服,西域開泰。郡國言符瑞八十餘品,鹹懼虛妄,抑而不宣云爾。

范曄《後漢書》曰:自中興以後,逮于永元,雖頗有弛張,而俱存不擾,是以齊民歲增,辟土世廣。偏師出塞,則漠北地空;都護西指,則通驛四方。豈其道遠三代,術長前世?將服叛懷來,自有數也。

孝殤皇帝编辑

《東觀漢記》曰:孝殤皇帝諱隆,和帝之少子也。和帝皇子數十,生者輒夭,故殤帝養于民。元興元年十二月,和帝崩。是日倉卒,殤帝時生百餘日,乃立以爲皇太子。其夜即位,尊皇后鄧氏爲皇太后。帝在繈褓,太后臨朝。延平元年八月,帝崩于崇德前殿,年二歲,葬康陵。

又曰:孝殤繈褓承統,寢疾不豫,天命早崩,國祚中絕,社稷無主,天下熬然,賴皇太后臨朝。孔子稱「有婦人焉」,信哉!

恭宗孝安皇帝编辑

《東觀漢記》曰:孝安皇帝諱祐,清河孝王第二子也。少聰明敏達,慈仁惠和,寬容博愛,好樂施予。自在邸第,數有神光赤蛇嘉應,照耀于室內,盤紆殿屋床笫之間,孝王常异之。年十歲,善史書,喜經籍,和帝甚喜重焉,號曰:「諸生」。數燕見在禁中,特加賞賜,下及玩弄之物,諸王子莫得與比。殤帝即位,鄧後臨朝,以帝幼小,詔留于清河邸,欲爲儲副。殤帝崩,以王青蓋車迎,齊于殿中,拜爲長安侯,乃即帝位。謙讓恪勤,孜孜經學,志在供養,委政長樂宮。永初元年十一月,上始講《尚書》,耽于典藝。二年春正月,帝加元服。延光四年三月,帝崩于葉縣,在位十九年,時年三十二。禦車所止,飲食、百官、鼓漏、起居、車騎、鹵簿如故。及還宮,皇后與兄顯,中常侍江京、樊豐等共與僞詐,不欲令群臣知上道崩,欲僞道得病,遣司徒等分詣郊廟社稷,告天請命,誣罔靈祗,以亡爲存。其夕發喪,群寮百姓如喪考妣,塞外蠻夷致祭涕泣。葬恭陵。

范曄《後漢書》論曰:孝安皇帝雖稱尊享御,而權歸鄧氏,至乃損徹膳服,克念治道。然令自房帷,威不逮遠,始失根統,歸成陵弊。遂復計金授官,移民逃寇,推咎台衡,以答天眚。《詩》云「哲婦」亦「惟家之索」矣。

薛瑩《漢紀贊》曰:安帝之初,委政太后,十有餘年。及親萬機,佞邪始進,閹官用事,寵加私愛,阿母主聖,勢傾朝廷。遂樹奸党,搖動儲副,山陵未乾,蕭墻作難,兵交禁省,社稷殆危。

《典略》曰:安帝永初元年,以灾故免司空尹勤。凡以灾寇故輒免三公,多以卿爲之,或再三退而還,復其故,桓、靈又甚,自此始也。

少帝北鄉侯编辑

《續漢書》曰:安帝崩,太子前已廢,后無餘子,皇后與兄閻顯謀以北鄉侯續爲帝嗣。三月,立北鄉侯,皇太后臨朝。十月辛亥,北卿侯薨,顯及江京等征濟北河間王子,欲以爲嗣。中黃門孫程、王康等十九人,共討京等,迎立濟陰王。

《皇德傳》曰:安帝崩,北鄉侯即尊位。十月,北鄉侯薨,以王禮葬。未即帝位不成君,故以王禮葬。

 皇王部十五 ↑返回頂部 皇王部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