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霸部十五 太平御覽
卷一百三十二.偏霸部十六
偏霸部十七 

梁蕭衍编辑

《梁書》曰:高祖武皇帝諱衍,字叔達,小字練兒,蘭陵中都裏人,漢相國何之後也。皇考諱順之,齊高帝族弟也。參預佐命,封臨湘縣侯。高祖以宋大明八年生于秣陵同夏裏三橋宅。生而有奇异,兩胯駢骨,頂上隆起,有文在右手曰「武」。帝及長,博學多誦,好籌略,有文武才幹,時流名輩咸推許焉。所居室常若雲氣,人或遇者,體輒肅然。起家巴陵王南中郎法曹,遷衛將軍王儉東閣祭酒。儉一見,深相器异,謂廬江何憲曰:「此蕭郎三十內當作侍中,出此則貴不可言。」竟陵王子良開西邸,招文學,高祖與沈約、謝朓、王融等幷游焉。隆昌初,明帝輔政,起高祖爲寧朔將軍,鎮壽春。除太子庶子,給事黃門侍郎,入直殿省。預蕭諶氏任切。等定策勛,封建陽縣男,邑三百戶。

建武二年,魏遣將劉昶、王肅帥衆寇司州,高祖爲冠軍將軍,帥所領自外進戰。魏軍表裏受敵,乃弃圍退走。軍罷,以高祖爲右軍晋安王司馬、淮陵太守。還爲太子中庶子,領軍羽林監。頃之,出鎮石頭。

四年,魏帝自率大衆寇雍州,明帝令高祖赴援。又遣崔惠景督諸軍,高祖等幷受節度。明年三月,惠景與高祖進行鄧城,魏主率十萬餘騎奄至。惠景軍死傷略盡,惟高祖全師而歸。俄以高祖行雍州府事。

明帝崩,東昏即位,始安王遙光、徐孝嗣、江祀更直內省,分日帖敕。高祖聞之,謂從舅張弘策曰:「政出多門,亂其階矣。」時高祖長兄懿罷益州還,仍行郢州事,乃使弘策詣郢,陳計于懿曰:「若隙開釁起,必中外土崩。今得守外藩,幸圖身計。郢州控帶荊湘,西注漢沔,雍州士馬,呼吸數萬,虎視其間,以觀天下,此蓋萬全之策。如不早圖之,悔無及也。」懿聞之色變,心不之許。弘策還。是歲,至襄陽,于是潜造器械,多伐竹木,沉于檀溪,密爲舟裝之備。

二年冬,懿被害信至,高祖密召長史王茂、中兵呂僧珍等謀之。以十一月召僚佐集于廳事,謂之曰:「昔武王會盟津,皆曰紂可伐。今昏主惡稔,窮虐極暴,誅戮朝賢,罕有遺育,生人塗炭,天命殛之。卿等同心疾惡,共興義舉,公侯將相,良在茲日,各盡勛效,我不食言。」是日建牙。于是收集得甲士萬餘人,馬千餘匹,船三百艘,出檀溪竹木裝艦。

東昏以劉山陽爲巴西太守,配精兵三千,使過荊州就行事蕭穎胄以襲襄陽。穎胄伏甲斬之,送首于高祖。仍以南康王尊號之議來告,且曰:「時月未到,當須來年二月;遽便進兵,恐非廟算。」高祖答曰:「所藉義心,一時驍銳,事事相接,猶恐疑怠,天時人謀,有何不利,處分已定,安可中息?」

三年二月,南康王爲相國,以高祖爲征東將軍。高祖發襄陽,移檄京邑。高祖至竟陵,命長史王茂與太守曹景宗爲前軍,輕兵濟江,逼郢城。張沖出軍迎戰,茂等邀擊,大破之。三月,南康王即帝位于江陵,改永元三年爲中興元年。遙廢東昏爲涪陵王。以高祖爲尚書左僕射,加征東將軍、都督征討諸軍事、假黃鉞。五月,東昏遣寧朔將軍吳子陽等救郢州。六月,子陽進據加湖,去郢三十里,傍山帶水,築壘以自固。七月,高祖命王茂潜師襲加湖。俄而大潰,子陽竄走,衆盡溺于江,王茂虜其餘而旋。郢城主程茂以城降。高祖又遣軍主唐修期攻隋郡,幷克之。司州刺史王僧景遣子入質。司部悉平。八月,天子遣黃門勞軍。

八月,詔高祖平定東夏,幷以便宜從事。是月,豫州刺史申胄弃姑熟走,大軍進據之,遣曹景宗、蕭穎達領馬步進頓江寧。東昏遣李居士率步軍迎戰,景宗擊走之。大軍次新林,命王茂進據越城,曹景宗據皂莢橋。十月,東昏又遣征虜將軍王珍國等列陣于航南大路,精手利器,尚萬人。閹人張倀子持白虎幡督率諸軍。王茂、曹景宗等掎角奔之,鼓噪震天地。珍國之衆,一時土崩,諸軍望之皆潰。茂軍追至宣陽門,李居士以新亭壘、徐元瑜以東府城降,石頭、白下諸軍幷宵潰。高祖鎮石頭,命諸軍圍六門。東昏悉焚燒門內,驅逼營府署官幷入城,有衆二十萬。青州刺史桓和紿東昏出戰,因以衆來降。高祖令諸軍築長圍。

十二月,衛尉張稷、北徐州刺史王珍國斬東昏,送首茂師。高祖命呂僧珍勒兵封府庫及圖籍,收嬖妾潘淑妃及凶党王亘之以下四十八人屬吏。宣德皇后令追廢涪陵王爲東昏侯,依漢海昏侯故事。授高祖中書監、都督揚徐二州諸軍事、大司馬、錄尚書,驃騎大將軍、揚州刺史,封建安郡公,食邑萬戶,給班劍四十人,黃鉞、侍中、征討諸軍事幷如故。高祖入屯閱武堂,下令大赦。二年,天子遣慰勞京邑。贈高祖散騎常侍、左光祿大夫,考侍中丞相。宣德皇后臨朝,入居內殿。詔進高祖都督中外諸軍事,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加前後部羽葆鼓吹。置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掾、屬各四人。又詔進相國,總百揆,揚州刺史,封十郡爲梁公,備九錫之禮。高祖固辭。二月,進梁公爵爲王,以豫州之南譙、廬江、永嘉等十郡益梁國,幷前爲二十郡。三月,命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景辰,齊帝禪位于梁,高祖謙讓不受。太史令蔣道秀陳天文符讖六十四條,幷明著;群臣固請,乃從之。

四月景寅,高祖即皇帝位于南郊,設壇,柴燎,告類于天。大赦,改齊中興二年爲天監元年。封齊帝爲巴陵王。八月,詔中書監王瑩等八人參定律令。十一月,立皇子統爲皇太子。四年正月,詔「九流常選,年未三十,不通一經,不得解褐。若有才同甘、顔,勿限年次。」是歲,大穰,米斛三十。五年三月,魏宣武帝從弟翼率其諸弟來降。陳伯之自壽陽率衆歸降。八年正月,輿駕親祠南郊,赦天下。九年三月,幸國子學,親臨講肆,詔「皇太子及王侯之子年在從師者,可令入學。」十年,親祠南郊,大赦。三月,鄧顒析旨熱切。句山引魏軍,遣鎮遠將軍馬仙按《梁書》,朗名仙婢,及長以婢名不典,遂去女從卑,補鼎切,字書又音駢。討之。十月,馬仙卑大破魏軍,斬馘古獲切。十餘萬,復克句山城。十八年,親祠南郊。

普通元年正月,改元,大赦。五年六月,龍鬥于曲阿王陂,因西行至建陵城,所經處樹木倒折。七年,赦死罪已下。大通元年三月,幸同泰寺捨身。甲戌,還宮,赦天下,改元。二年十月,以魏北海王元顥爲魏主,遣東宮直閣將軍陳慶之衛送還北。魏豫州刺史鄧獻以地內屬。中大通元年九月,幸同泰寺捨身,公卿以下以錢一億萬奉贖。十月,輿駕還宮,大赦,改元。三年十月,幸同泰寺,升法座,爲四部衆說大般若涅盤經義。六年春,親耕籍田。四月,熒惑在南斗。大同元年正月,改元,大赦。二年三月,詔「文武在位,舉爾所知,公侯將相,隨才擢用。」十年三月,幸蘭陵,謁建寧陵。十一年四月,魏遣使來聘。中大同元年四月,於同泰寺講說法會。大赦,改元。十月,以前東揚州刺史岳陽王詧爲雍州刺史。

太清元年二月,魏司徒侯景以豫章、廣、穎、洛陽等十三州內屬。以景爲大將軍,封河南大行台,承詔如鄧禹故事。四月,大赦,改元。八月,以大將軍侯景錄行台尚書事。二年八月,侯景舉兵反。十月,景自橫江濟于采石。景至京師,臨賀王正德率衆附賊。十月,攻陷東府城,三年三月,前司州刺史羊鴉仁等進軍東府北,與賊戰,大敗。賊攻陷宮城,縱兵大掠。侯景自爲都督中外諸軍事、大丞相、錄尚書。四月,高祖以所求不供,憂憤寢疾。五月景辰,崩于淨居殿,時年八十六。十一月,進尊爲武皇帝,廟號高祖。葬于修陵。

《梁書》曰:高祖生知淳孝。少而篤學,洞達儒玄。雖萬機多務,猶卷不輟手。後宮職司貴妃已下,皆衣不曳地,傍無錦綺。不飲酒,不聽音樂。曆觀古昔帝主人君,恭儉莊敬,藝能博學,罕或有焉。

蕭綱编辑

《梁書》曰:太宗簡文皇帝諱綱,字世贊,小字六通,高祖第三子。天監五年,封晋安王。中大通三年四月,昭明太子薨。五月,立爲皇太子。太清三年五月,高祖崩,即皇帝位。

大寶元年正月,大赦,改元。西魏寇安陸,執同州刺史柳仲禮,盡沒漢東之地。二月,邵陵王綸自尋陽至于夏口,郢州刺史南平王恪以州讓綸。侯景逼帝幸西州。夏,大饑,人相食,京師尤甚。前司州刺史羊鴉仁自尚書省出奔西州。八月,湘東王繹遣領軍將軍王僧辯率衆逼郢州。侯景自進位相國,封二十郡爲漢王。邵陵王綸弃郢州走。十月,侯景自加宇宙大將軍、都督六合諸軍事。

二年三月,侯景自率衆西寇,自石頭至新林,舳艫相接。四月,至西陽。景分遣魏將宋子仙、任約襲郢州。閏月,景進寇巴陵,王僧辯連戰不能克。五月,湘東王遣游擊將軍胡僧祐、信州刺史陸法和援巴陵。景遣任約帥衆拒援軍。六月,僧祐等擊破任約,擒之。景解圍宵遁,王僧辯督衆軍追景。攻魯山城,克之。七月,景還至京師。王僧辯軍次湓城。八月,侯景遣衛尉卿彭俊率兵入殿,廢帝爲晋安王,幽于永福省。害皇太子大器、尋陽王大心及潯陽王諸子二十人。矯詔禪于豫章嗣王棟,大赦,改元。十月,帝崩于永福省,時年四十九。賊僞謚曰明皇帝,廟稱高宗。明年三月,王僧辯率百官奉梓宮升朝堂,世祖追崇爲簡文皇帝,廟曰太宗。葬莊陵。

《梁書》曰:太宗見幽縶,題壁自序云:「有梁正士蘭陵蕭世贊,立身行道,終始如一,風雨如晦,鶏鳴不已。弗欺暗室,豈况三光,數至于此,命也如何!」又爲《連珠》二首,文甚凄愴。

蕭繹编辑

《梁書》曰:世祖孝元皇帝諱繹,字世誠,小字七符,高祖第七子也。天監十三年,封湘東郡王。大同六年,出爲都督江州諸軍事、江州刺史。太清元年,徙爲都督荊雍湘司郢等九州諸軍事、鎮西將軍、荊州刺史。

三年三月,侯景寇沒京師。太子舍人蕭歆至江陵宣密詔,以世祖爲侍中、假黃鉞、大都督中外諸軍事、司徒承制,餘如故。是月,世祖徵兵於湘州,湘州刺史河東王譽拒而不遣。七月,遣世子方等帥衆討譽,戰敗。又遣將軍鮑泉伐討譽。九月,雍州刺史岳陽王詧舉兵反,來寇江陵,世祖嬰城拒守。詧將杜﹀七力切。及楊混各率其來降,詧遁走。鮑泉攻湘州不克,又遣左衛將軍王僧辯代將。大寶元年五月,王僧辯克湘州,斬河東王譽,湘州平。

二年二月,魏遣使來聘。三月,侯景悉兵西上,會任約軍。王僧辯帥衆屯巴陵。景進寇巴陵,世祖遣將軍胡僧祐、陸法和帥衆下援巴陵,任約敗,景遂遁走。僧辯帥衆軍追景,所至皆捷。八月,僧辯下次湓城。十月,王僧辯等表稱:「侯景弑逆皇帝,賊害太子,宗室在寇庭者,幷罹禍酷。」世祖奉諱,大臨三日,百官縞素。司空南平王恪率宗室,將軍胡僧祐率群僚,幷奉箋勸進。世祖固讓。三年二月,王僧辯衆軍發自潯陽,世祖馳檄告四方,有能縛侯景及送首者,封萬戶開國公。三月,王僧辯等平侯景,傳其首于江陵。告明堂、太社。

四月,益州刺史、新除假黃鉞、太尉、武陵王紀竊位于蜀,改號天正元年。世祖遣司空蕭太拜謁塋陵,修復社廟。五月,以尚書令、征東將軍、江州刺史王僧辯爲司徒。斬賊左僕射王偉、尚書呂季略于江陵市。是月,魏遣太師潘洛辛等寇秦郡,王僧辯遣杜﹀帥衆拒之。以陳霸先爲征北大將軍、南徐州刺史。是月,魏遣使賀平侯景。八月,蕭紀率巴蜀大衆東下,遣護軍陸法和屯巴峽以拒之。是月,四方征鎮、王公、卿士復勸世祖即尊號,表三上,乃從之。

承聖元年十一月景子,即皇帝位於江陵。立太子方矩爲皇太子。尊所生妣阮修容爲文宣太后。二年,西魏遣大將尉遲迥襲益州。三年三月,以郢州刺史陸法和爲司徒。四月,以征北大將軍陳霸先爲司空。九月,魏遣其柱國萬紐于瑾率大衆來寇。冬十月,魏軍至于襄陽,蕭詧率衆會之。內外戒嚴,輿駕出行栅。征王僧辯等軍。十一月,魏軍至栅下,徵廣州刺史王琳入援。辛卯,魏軍大攻,世祖出枇杷門,親臨陣督戰。六軍敗績,反者斬西門以納魏師,城陷于西魏。世祖見執。十二月,西魏害世祖,遂崩焉,時年四十七。太子皆見害。明年四月,追尊元皇帝,廟曰世祖。

《梁書》曰:世祖聰悟俊朗,天才英發。年五六歲,高祖問:「汝讀何書?」對曰:「能誦曲禮。」高祖曰:「汝試言之。」即誦上篇,左右莫不驚嘆。既長,好學,博總群書,下筆成章,出言爲論,才辯敏速,冠絕一時也。

侯景编辑

侯景,河朔人也。少不羈。高歡以爲將軍。雄勇冠時,征伐數有大功。嘗謂歡曰:「若假景三萬人,當橫行天下,要須縛取蕭衍老翁,遣作太平寺主。」

後高歡死,景乃以河南降于梁。高澄使慕容紹宗圍長社,景謂紹宗曰:「欲送客耶?將定雄雌耶?」紹宗曰:「吾將决戰。」景乃令將士皆披甲,持短刀,但低視砍人脛足,遂敗紹宗軍。礻卑將斛律光尤之,紹宗曰:「吾戰多矣,未見此賊之難。」相持連月,景食盡,其將暴顯等降紹宗,景衆乃潰。景與腹心數騎濟淮,稍收散卒,得馬步八百人。晝夜兼行,追軍不敢逼。使謂紹宗曰:「景若就擒,公復何用?」紹宗乃縱之。

遂攻壽陽,下之而據其城。梁武以爲河南王。招集戰士,乃請錦萬匹,爲軍人作袍。帝不與,以青布給之。又請娶于王、謝,帝曰:「王、謝門高,非其偶;可朱、張已下訪之。」景恚曰:「弘將胡兒女以配奴。」景既爲朝廷所疑。武帝使謂景曰:「譬如貧家畜十客,尚能得志,朕惟有一客,致有忿言,是朕之失也。」明日,遂將兵于瀝陽濟江。

聞邵陵王綸督衆軍,景乃謀于王偉。王偉曰:「莫若直掩京都,臨賀反于內,大王攻于外,天下不足定也。兵法曰:巧遲不如拙速。今便須進路,不然邵陵及矣。」景遂晨夜兼行至都。百道攻城,縱火焚諸城門。城中倉卒未有備,乃鑿門樓,下水沃火,久之方滅。景又于城南、城西各起土山以臨城內,內亦作兩山以應之,簡文以下皆親執畚音本。楚洽切。景又募人先爲奴者,賞以不次。朱异家黥奴逾城投賊,景以爲儀同,使至闕下以誘城內,乘馬披錦袍詬曰:「朱异五十年仕宦,方得中領軍。我始事侯王,已爲儀同使。」於是奴僮競出,盡皆得志。景决石闕前水,百道攻城,晝夜不息,城陷。

景自爲丞相,以甲士五百人自衛,帶劍升殿。帝謂景曰:「卿久在戎,得無勞乎?」景不對。帝曰:「卿是何州人?而至此。」又默然,左右任約代對。及出,景謂約曰:「吾嘗據鞍對敵,矢刃交下而意無怖。今見蕭公,使人自懾,豈非天威難犯,吾不可以再見之矣。」先是,城中積尸不暇埋瘞,又有已死未斂,或將死未絕,景悉命聚而焚之。尚書郎鮑正疾篤,賊曳出而焚之,宛轉火中,久而方絕。

武帝崩,立簡文,又立豫章王,景皆殺之,遂篡位。國號漢,年稱太始。王偉請立七廟,景曰:「何謂七廟?」偉曰:「古者天子祭七代祖考,故致七廟。」幷請七代諱,敕太常具祭祀之禮。景曰:「前代吾不復憶,惟記得阿爺名大礻票,且在朔州伊那得來啖。」衆聞鹹笑。

景頻爲王僧辯所破,將走,王偉按劍諫曰:「自古豈有走天子,今宮中衛士尚可一戰,寧可便走。」景曰:「我在北時打賀拔勝,破葛榮,揚名河朔,與高王一種人。今來直渡大江,取台城如反掌,打邵陵王于北山,摧柳仲禮于南岸,皆爾所親見也。今日之事,恐是天亡。爾好守城,吾當一决。」乃與百騎東走。至松江,乃與腹心數十人乘舸入海,至湖豆州,舍人羊鯤殺景。景左足上有肉瘤,狀似龜,戰勝應克捷則隱起分明,如不勝則低。是日,瘤陷肉中。遂傳首于江陵。

 偏霸部十五 ↑返回頂部 偏霸部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