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親部一 太平御覽
卷一百三十六.皇親部二
皇親部三 

漢太上昭靈后编辑

《詩含神霧》曰:含始吞赤珠,刻曰「玉英生皇」。刻,刻漏,有玉英文也。後赤龍感女媼,劉季興。

《春秋握成圖》曰:執嘉妻含始游洛池,赤珠出,刻曰:「玉英,吞此者爲王客。」以其年生劉季,爲漢皇。爲王客者,爲王者所賓客。

史記》曰:高祖母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時雷電晦冥,父太公往視,見蛟龍于上。已而有娠,遂産高祖。

《帝王世紀》曰:太上皇名執嘉,妃曰媼,爲昭靈後。

《陳留風俗傳》曰:沛公起兵野戰,喪皇妣于黃鄉。天下平定,乃使使者以梓宮招魂于幽野,于是有丹蛇在水自灑濯,入于梓宮,其浴處有遺,故謚曰昭靈後。黃鄉,今小黃縣也。

高祖呂皇后编辑

漢書》曰:高祖後呂皇后,父呂公,單父人也,好相人。高祖微時,呂公見而异之,乃以女妻高祖,生惠帝、魯元公主。後漢王得定陶戚夫人,愛幸,生趙王如意。呂後爲人剛毅,佐高祖定天下。高祖崩,惠帝立,呂后爲太后,乃令永巷囚戚夫人,髡鉗衣赭衣,令舂。戚夫人舂且歌曰:「子爲王,母爲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爲伍!相離三千里,當誰使告汝?」太后聞之大怒,曰:「乃欲倚汝子耶?」乃召趙王,欲誅之。使者三反,趙相周昌不遣。太后召趙相,相至長安。使人復召趙王,王來。惠帝慈仁,知太后怒,自迎趙王霸上,入挾赴王與起居飲食。數月,帝晨出射,趙王不能早起,太后伺其獨居,使人持鴆飲之。迨帝還,趙王死。太后遂斷戚夫人手足,去眼熏耳,飲喑藥,使居鞠域中,名曰:「人彘」。居數月,召惠帝視人彘。帝視而問,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歲餘不能起。使人請太后曰:「此非人所爲。臣爲太后子,終不能復治天下!」以此日飲爲淫樂,不聽政,七年而崩。立孝惠後宮子爲帝,太后臨朝稱制。后治天下八年,病大禍而崩。

高祖薄皇后编辑

漢書》曰:高祖薄姬,文帝母也。父吳人,秦時與故魏王宗女魏媼通,生薄姬。魏豹立爲王,而魏媼內其女于魏宮。許負相薄姬,當生天子。曹參等虜魏王,薄姬輸織室。詔內後宮,歲餘不得幸。始姬少時,與管夫人、趙子兒相愛,約曰:「先貴無相忘!」已而管、趙先幸。漢王四年,坐河南成皋靈台,此兩美人侍,相與笑薄姬初時約。漢王問其故,兩人俱以實告。漢王心凄然憐薄姬,是日召,欲幸之。對曰:「昨暮夢龍據妾胸。」上曰:「是貴征也,吾爲汝成之。」遂幸,有娠,歲中生文帝。高帝幸姬戚夫人之屬,呂後怒,皆幽之不得出宮,而薄姬以希見故,出從子之代。代王爲帝,尊爲皇太后。

《東觀漢記》曰:中元元年,告祠高廟曰:「高皇呂氏不宜配食,薄太后慈仁,孝文皇帝賢明,子孫賴福延至于今,宜配食地高廟,今上薄太后尊號爲高皇后,遷呂太后于園。」

孝惠張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惠張皇后,宣平侯敖女也。敖尚帝姊魯元公主,有女。惠帝即位,呂太后欲爲重親,以公主女配帝爲皇后。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乃使陽爲有身,取後宮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爲太子。惠帝崩,太子立爲帝,呂后崩,大臣正之,以非孝惠子誅之,孝惠後廢處北宮。

孝文竇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文竇皇后,景帝母也。呂太后時以良家子選入宮。會太后出宮人以賜諸王各五人,竇姬家在清河,乃求其主者願歸清河,而主者誤置代籍中。竇姬泣涕而行,及至代,代王獨幸竇姬,生子。文帝立數月,公卿請立太子,而竇姬爲皇后。景帝立,爲皇太后。好黃帝、老子言,景帝及諸竇不得不讀《老子》以尊其術。

孝景薄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景薄皇后,孝文薄太后家女也。景帝立,立薄妃爲皇后,無子無寵。立六年,薄太后崩,皇后廢。

孝景王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景王皇后,武帝母也。父仲,槐裏人。初嫁爲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曰兩女當貴,欲倚兩女,奪于金氏。金氏怒,不肯與决,乃內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夢日入其懷中,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征也。」景帝即位,立爲皇后,男爲太子。景帝崩,武帝即位,爲皇太后也。

孝武陳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武陳皇后,長公主嫖女也。武帝得立爲太子,長公主有力,取主女爲妃。及帝即位,妃立爲皇后,擅寵驕貴,十餘年而無子,聞衛子夫得幸,幾死者數焉。上愈怒。後又挾婦人媚道,頗覺。元光五年,上遂窮治之,女子楚服等坐爲皇后巫蠱祠祭祝詛,大逆無道,相連及誅者三百餘人,楚服裊首于市。賜後策曰:「後惑于巫祝,不可以承天命,其上璽綬,罷退居長門宮。

司馬相如《長門賦》序曰:孝武皇帝陳皇后得幸頗爲妒,別在長門宮,愁悶悲思,聞相如天下工爲文,奉黃金百斤爲相如、文君取酒,因求解悲愁之辭,而相如爲頌以奏主上,皇后復得親幸。

孝武衛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武衛皇后字子夫,生微賤,爲平陽主謳者。武帝即位,數年無子。平陽主求良家女子十餘人,飾置家。帝祓灞上,祓,除也。於霸水上自祓除。今三月上巳祓禊也。還過平陽主。主見所待美人,帝不悅。既飲,謳者進,帝獨悅子夫。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還坐忻甚,賜平陽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送入宮。子夫上車,主拊其背曰:「行矣!强飯勉之。即貴,願無相忘!」入宮歲餘,不復幸。武帝擇宮人不中用者斥出之,子夫得見,涕泣請出,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元朔元年生男據,遂立爲皇后。據,即戾太子也。

孝武李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武李夫人,本以倡進。初,夫人兄延年性知音,善歌舞,武帝愛之。每聞新聲曲,聞者莫不感動。延年侍上起舞,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傾國,佳人不可再得!」上嘆息曰:「善!世豈有此人乎?」平陽主因言延年有女弟,上乃召見之,實妙麗善舞。由是得幸,生一男,是爲昌邑哀王。李夫人少而蚤卒,上憐憫焉,圖畫其形于甘泉宮。及衛思後廢後四年,武帝崩,大將軍霍光緣上雅意,以李夫人配食,追上尊號曰孝武皇后。

初,李夫人病篤,上自臨候之,夫人蒙被謝曰:「妾久病,形貌毀壞,不可以見帝。願以王及兄弟爲托。」上曰:「夫人病甚,殆將不起,一見屬托王及兄弟,豈不快哉!」夫人曰:「婦人貌不修飾,不見君父。妾不敢以燕墮見帝。」上曰:「夫人若一見我,將加賜千金,予兄弟尊官。」夫人曰:「尊官在帝,不在一見。」上復言欲必見之,夫人遂轉向壁欷而不復言。于是上不悅而起。夫人姊讓之曰:「貴人獨不可見上屬托兄弟耶?何爲恨上如此?」夫人曰:「所以不欲見帝者,乃欲以深托兄弟也。我以容貌之好,得從微賤愛幸于上。夫以色事人者,色衰則愛絕,愛絕則恩絕。上所以戀戀顧念我者,乃以平生容貌也。今見我毀壞,顔色非故,必且畏惡有吐弃我意,尚復追思閔錄其兄弟哉!」及夫人卒,上以厚禮葬焉。

孝昭趙太后编辑

史記》曰:鈎弋夫人姓趙氏,河間人也。得幸武帝,生子一人,即昭帝也。武帝年七十,乃生昭帝。昭帝立時,年五歲。衛太子廢,上居甘泉宮,召畫工圖畫周公負成王。于是左右群臣知武帝意欲立少子。後數日,帝譴責鈎弋。夫人脫簪珥叩頭。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獄。」夫人還顧,帝曰:「趨行,女不得活!」夫人死雲陽宮。時暴風揚塵,百姓感傷。使者夜持棺往葬之,封識其處。其後帝間居,問左右曰:「人言雲何?」左右對曰:「人言以爲且立其子,何爲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國家所以亂也,由主少母壯。女主獨居驕蹇,淫亂自恣,莫能禁也。汝不聞呂後邪?」故諸爲武帝生子者,無男女,其母莫不譴死,豈可謂非賢聖哉!

漢書》曰:孝武鈎弋趙婕妤,家在河間。武帝巡狩過河間,望氣者言此室有奇女天子氣,使使召之。既至,兩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時伸。由是得幸,號曰拳夫人。進爲婕妤,居鈎弋宮,大有寵,太始三年生昭帝,號鈎弋子。妊身十四月乃生,上曰:「聞堯十四月乃生,今鈎弋亦然。」乃命其生門曰堯母門。昭帝即位,追尊爲皇太后。

《漢武故事》曰:拳夫人進爲婕妤,居鈎弋宮,解黃帝素女之術。從上至甘泉,因幸,告上曰:「妾相運正應爲陛下生一男,男七歲妾當死,今年必死,宮中多蠱氣,必傷聖體。」言終而臥,遂卒。既殯,香聞十餘里,因葬陵。上哀悼,又疑非常人,發冢室,棺無尸,惟履存。爲起通靈台于甘泉。常有一青鳥集臺上,至宣帝時乃止。

《列仙傳》曰:鈎翼夫人姓趙,少好學沉靜,病臥六年,右手拳,飲食少。望氣云「東方有貴人氣」,推而到,姿色甚偉。帝披其手,得一鈎,而手尋伸。生昭帝。既而,帝害之。殯,尸不臭而香。數月,昭帝即位,更葬之,棺空,但有衣履。故名其宮曰鈎翼,後避諱改爲弋。

孝昭上官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昭上官皇后,隴西上邽人。祖父桀,因材力親近爲侍中。昭帝始立,年八歲,帝姊鄂邑長公主居禁中,共養帝。後交安因主親近丁外人,聞之長公主,召入爲婕妤,月餘爲皇后,年甫六歲。安以後父封侯。後桀謀反發覺,後以少不預謀,亦以霍光外孫,不廢。宣帝即位,合葬平陵。

衛太子史戾后编辑

漢書》曰:衛太子史良娣,宣帝祖母也。太子有妃,有良娣,有孺子,妻妾凡三等,子皆稱皇孫。史良娣生男進,號史皇孫。武帝末,巫蠱事起,衛太子及史良娣、史皇孫皆遭害。

史皇孫王悼后编辑

漢書》曰:史皇孫王夫人,宣帝母也,名公碩,太始中得幸于史皇孫。皇孫妻妾無號位,皆稱家人子。政和二年,生宣帝。帝生數月,衛太子、皇孫敗,家人子皆坐誅,莫有收葬者,惟宣帝得全。即尊位後,追尊母夫人謚曰悼后,祖母史良娣曰戾后,皆改葬。

孝宣許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宣許皇后,元帝母也。父廣漢,昌邑人,爲暴室嗇夫。廣漢有女平君,十四五,當爲內者令歐侯氏子婦。臨當入門,歐侯子死。其母將行卜相,言當大貴,母獨喜。張賀聞許嗇夫有女,乃置酒請之,酒酣,爲言曾孫可妻也。廣漢許諾。明日,嫗聞之,怒。廣漢重令爲媒介,遂與曾孫。及立爲帝,平君爲婕妤。是時,霍將軍有小女,與皇太后有親。公卿議更立皇后,皆心儀霍將軍女,亦未有言。上乃詔求微時故劍,大臣知指,白立許婕妤爲皇后。明年,許皇后當娠,病。女醫淳于衍受霍氏指,取附子以飲,皇后遂崩。謚曰恭哀皇后。

孝宣霍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宣霍皇后,光女也。母顯,既使女醫陰殺許后,顯因爲女成君衣補,治入宮。

漢書》曰:孝宣許后起微賤,登至尊,從官車服甚節儉,五日一朝皇太后于長樂宮,親奉案上食,以婦道供養。及霍后立,亦循許后故事。而皇太后親霍後之姊子,故常竦體,敬而禮之。皇后輿駕侍從甚盛,賞賜官屬以千萬計,與許后時懸絕矣。

孝宣王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宣王皇后,父奉光少時好鬥鶏,宣帝在民間數與奉光會,相識。奉光有女,年十餘,每欲適人,所當適者輒死,故久不行。及宣帝即位,召入後宮,稱爲婕妤。霍皇后廢後,上憐太子蚤失母,幾爲霍氏所害,于是乃選後宮素謹樸而無子者,遂立王婕妤爲皇后,令母養太子。元帝即位,爲皇太后。成帝即位,爲太皇太后。時成帝母亦姓王氏,故號太皇太后爲邛成太后。年七十餘,崩。以後父奉光封邛成侯,故號之。

孝元王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元王皇后,王莽之姑也。王賀字翁孺,爲武帝綉衣御史。逮捕魏郡盜,皆縱不誅。以奉使不稱免,嘆曰:「吾聞活千人者有封,吾所活者萬餘人,後世其興乎!」翁孺既免,而與東平陵終氏爲怨,乃徙魏郡元城委粟裏,爲三老,魏郡人德之。元城建公元城,縣;建公,姓名也。曰:「昔春秋沙麓崩,晋史卜之,曰陰爲陽雄,土火相乘,此龜繇文。陰,元後;陽,漢也。王氏,舜后土也;漢,火也,故曰土火相乘。陰盛而沙麓崩。故有沙麓崩,後六百四十五年,宜有聖女興,其齊田乎!今王翁孺徙,正直其地,日月當之。元城郭東有麓之墟,即沙麓地也。後八十年,有貴女興天下」云。翁孺生禁,字稚君。禁生女政君,即元後也。

初,母李親妊政君在身,夢月入其懷。及壯大,婉順得婦人道。常許嫁未行,所許者死。後東平王聘政君爲姬,未入,王薨。禁獨怪之,使卜數者相政君,「當大貴,不可言。」禁心以爲然,乃教書,學鼓琴。五鳳中,獻政君,年十八矣,入掖庭爲家人子。皇后擇後宮可以娛侍太子者,政君與在其中。及太子朝皇后,乃見政君等五人。微令旁長禦問知太子所欲,太子殊無意于五人者,不得已于皇后强應曰:「此中一人可。」是時政君坐近太子,又獨衣縫緣,遂送政君于太子宮,見丙殿。得禦幸,有娠。甘露三年,生成帝于甲館畫堂,爲世嫡皇孫。

宣帝崩,太子即位,是爲孝元皇帝。立太孫爲太子,以母王妃爲皇后。哀帝即位,爲太皇太后。哀帝崩,無子,以莽爲大司馬,共徵立中山王奉哀帝後,是爲平帝。平帝年九歲,常被癧,太皇太后臨朝。平帝崩,無子,莽立孺子,踐祚居攝。太后不以爲可,力不能禁,于是莽遂爲攝皇帝。其後,莽遂以符命自立爲真皇帝。漢傳國璽,以孺子未立,璽藏長樂宮。及莽即位,請璽,太后不肯以授莽。莽使安陽侯舜諭指。舜素謹飭,太后雅愛信之。既見,太后知其爲莽求璽,怒駡之曰:「而屬父子宗族蒙漢家力,富貴累代,既無以報,受人寄托,乘便利時,奪取其國,不復顧恩義。人如此者,狗猪不食其餘,天下豈有而兄弟耶!且若自以金匱符命爲新皇帝,變更正朔服制,亦當自更作璽,傳之萬世,何用此亡國不祥璽爲,欲求之?我漢家老寡婦,旦暮且死,欲與此璽俱葬,終不可得!」太后因泣涕,莽欲脅之,乃出璽投之地。莽改號,太后爲新室文母,絕之于漢。太后年八十四,建國五年二月癸丑崩。三月乙酉,合葬渭陵。

孝元傅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元傅昭儀,哀帝祖母也。父河內溫人。昭儀少爲上官太后才人,自元帝爲太子,得進。

漢書》曰:孝元傅皇后,帝即位,爲婕妤,甚有寵。爲人有才略,善事人,下至宮人左右,飲酒酹地,皆祝延之。

信都馮太后编辑

漢書》曰:孝元馮昭儀,平帝祖母也。元帝即位二年,以選入後宮。後五年,就館生男,拜爲婕妤。父奉世。婕妤內寵與傅昭儀等。建始中,上幸虎圈鬥獸,後宮皆坐。熊佚出圈,攀杆欲上殿。左右貴人傅昭儀等皆驚走,馮婕妤直前當熊而立,左右格殺熊。上問:「人情驚懼,何故前當熊?」婕妤對曰:「妾聞猛獸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故以身當之。」元帝嗟嘆,以此倍敬重焉。

孝成許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成許皇后,平恩侯嘉女。元帝悼傷母恭哀後居位日淺而遭霍氏之辜,故選嘉女以配皇太子。侍送者還白太子忻說狀,元帝喜謂左右:「酌酒賀我!」左右皆稱萬歲久之。及成帝即位,立許妃爲皇后。後聰慧,善史書,自爲妃至即帝位,常寵于上,後宮稀得進見。久之,皇后寵亦益衰,而後宮多新愛。姊平安侯夫人謁等爲媚道祝詛後宮有身娠者,太后大怒,下吏考問,謁等誅死,許後坐廢處昭台宮。

孝成趙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成趙皇后,本長安宮人。初屬陽阿主家,學歌舞,號曰飛燕。成帝嘗微行出,過陽阿主,作樂。上見飛燕而說之,召入宮,大幸。有女弟復召入,俱爲婕妤,貴傾後宮。父臨爲咸陽侯。後月餘,乃立婕妤爲皇后。後寵以衰,而弟絕幸,爲昭儀。居昭陽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切皆銅沓黃金塗,白玉階,璧帶往往爲黃金釭,函謂璧中之橫帶。承蘭田壁,明珠、翠羽飾之,自後宮未嘗有焉。

孝哀丁太后编辑

漢書》曰:定陶丁姬,哀帝母也。河平四年,生哀帝。丁姬爲太后。建平三年,丁太后崩。起陵恭皇之園。王莽秉政,乃奏貶傅太后號曰定陶恭王母,丁太后號曰丁姬。元始五年,莽復奏:「恭王母及丁姬葬渭陵,冢高與元帝山齊,禮有改葬,請發王母及丁姬冢徙歸定陶。」太后以爲既已之事,不鬚髮。莽固爭之,太后詔曰:「因故棺爲致椁作冢,祠以太牢。」既發傅太后冢,崩壓殺數百人;開丁姬椁戶,火出焚四五丈,吏卒以水沃滅得入,燒燔椁中器物。莽復奏言:「前恭王母生,僭居桂宮,皇天震怒,灾其正殿,丁姬死,葬逾制度,今火焚其椁。此天見變以告,當改如媵妾也。恭共王母及丁姬椁棺皆名梓宮,珠玉之衣非藩妾服,請更以木棺代,去珠玉,葬丁姬媵妾之次。」奏可。既開傅太后棺,臭聞數里。掘平恭王母、丁姬故冢,二旬間皆平。莽又周棘其處以爲時戒云。時有群燕數千,銜土投冢中。

孝哀傅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哀傅皇后,定陶傅太后弟子也。哀帝爲定陶王時,傅太后欲重親,取以配王。王入爲漢太子,傅氏女爲妃。哀帝即位,立爲皇后。帝崩,王莽白太后,令孝哀皇后退就桂宮。後月餘,復與孝成趙皇后俱廢爲庶人,就其園自殺。

孝平母衛姬编辑

漢書》曰:中山衛姬,平帝母也。父曰子豪。子豪女弟爲宣帝婕妤,生楚孝王;長女又爲元帝婕妤,生平陽公主。成帝時,中山孝王無子,上以衛氏吉祥,以子豪少女配孝王,生平帝。平帝年二歲,孝王薨,代爲王。哀帝崩,無嗣,太皇太后與莽迎中山王,立爲帝。莽欲顓國權,衛姬及外家不當得至京師,乃賜衛姬璽綬,即拜爲中山王后。莽長子宇非莽隔絕衛氏。衛氏日夜啼泣,思見帝,而但益戶邑。宇復教令上書求至京師。會事發覺,莽殺宇,盡誅衛氏支屬。莽篡國,廢爲家人,後歲餘卒,葬孝王旁。

孝平王皇后编辑

漢書》曰:孝平王皇后,莽女也。莽欲依霍光故事,以女配帝。帝崩,莽立孝宣帝玄孫嬰爲孺子,莽攝帝位,尊皇后爲皇太后。三年,莽即真,以嬰爲安定公,王皇太后號爲安定太后。時年十八,爲人婉罪慝有節操。自劉氏廢,常稱疾不朝會。莽敬憚傷哀,欲嫁之,乃號爲皇室主,令立國將軍成新公孫建世子豫飾將醫往問疾。后大怒,笞鞭其旁侍御。因發病,不肯起,莽遂不敢强也。及漢兵誅莽,焚燒未央宮,后曰:「何面以見漢家!」自投火中而死。

 皇親部一 ↑返回頂部 皇親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