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親部十八 太平御覽
卷一百五十三.皇親部十九 公主中
皇親部二十 

沈約《宋書》曰:山陰公主淫恣過度,謂帝曰:「妾與陛下男女雖异,俱托體先帝,陛下六宮百數,而妾唯一駙馬,事不均平乃如此。」帝爲主置面首左右三十 人,進爵會稽郡長公主,秩同郡王,食湯沐邑二千戶,給鼓吹一部,加班劍二十人。帝每出,主與朝臣常共陪輦。主以吏部褚淵美貌,就帝請以自侍,帝許之。淵侍 主十日,備見逼迫,誓死不回,遂得免也。

又曰:徐達之尚武帝長女會稽宣公主,爲彭城、沛二郡太守。子湛之,字孝源。幼孤,爲武帝所愛,常與江夏王義恭寢食不離帝側。永初三年,詔以「公主一門 嫡長,湛之致節之胤,封枝江縣侯。」數歲,與弟淳之共車行,牛奔車壞,左右人馳來赴之。湛之先令取弟,衆咸嘆其幼而有識。及長,頗涉文義。事祖父母及母, 以孝聞。元嘉中,爲黃門侍郎。祖母年老,辭其朝直,不拜。後拜秘書監。會稽公主身居長嫡,爲文帝所禮,家事大小,必諮而後行。西征謝晦,使公主留止台內, 總攝六宮。每不得意,輒號哭,上甚憚之。初,武帝微時,貧陋過甚,常往新洲伐荻,有衲布衣襖等,皆是敬皇后手自作,武帝既貴,以此衣付公主,曰:「後世若 有驕奢不節者,可以此衣示之。」湛之爲大將軍彭城王義康所愛,與劉湛之等頗相附。及劉湛之得罪,事連湛之,文帝大怒,將致大辟。湛之憂懼無計,以告公主。 公主即日入宮,及見文帝,因號哭下床,不復施臣妾之禮,以錦囊盛武帝納衣,擲地以示上曰:「汝家本貧賤,此是我母爲汝父作此衲衣,今日有長女頓飽食,便殘 害我兒子!」上亦號哭,湛之由此得全。

又曰:王僧綽幼有大成之度,衆便以國器許之。好學,練悉朝典。年十三,父曇首卒,文帝引見,拜便流涕哽咽,上亦悲不自勝。襲封豫寧縣侯,尚文帝東陽獻 公主。初爲江夏王義恭司徒參軍,累遷尚書吏部郎,參掌大選,宏識流品,任舉,鹹盡其分。

又曰:宋世諸公主,莫不嚴妒,明帝每疾之。湖熟令袁忄舀妻以妒賜死,使近臣虞通之撰《妒婦記》。光祿大夫江湛孫尚孝武帝女,上乃使人爲作表讓婚, 曰:「伏承詔旨,當以臨海公主降嬪。臣寒門悴族,人凡質陋,閭閻有對,本隔天姻。如臣素流,家貧業寡,年近將冠,皆已有室,荊釵布裙,足得成禮。自晋氏已 來,配尚公主者,雖累經美胄,亟有名才,至如王敦懾氣,桓溫斂威,真長佯愚以固辭,子敬炙足以求免,王偃無仲都之質,而裸雪于北階,何瑀闕龍工之姿,而諂 投于深井,謝莊迨自害于朦叟,殷沖幾不免于强鉏。制勒甚于僕隸,防閑過于婢妾。行來出入,人理之常,當待賓客,朋從之意。而令掃轍息駕,無窺門之期;廢 筵抽席,絕接對之理。非唯交友離异,仍乃兄弟疏闊。姆爾爭媚,相勸以嚴,妮媼競前,相諂以急。其間又有應答問訊,卜筮師母,乃至殘飲餘食,詰辯與誰,衣 被故弊,必責頭領。或進不獲前,或入不聽出。不入則嫌于欲疏,求出則疑有別意,召必以三晡爲期,遣必以日出爲限,夕不見晚魄,朝不識曙星。至於夜步月而弄 琴,晝拱袂而披卷,一生之內,與此長乖。又聲影才聞,則少婢奔迸,裾袂向席,則醜老叢來。左右整刷,以疑寵見嫌;賓客未冠,以少容致斥。如臣門分,代荷殊 榮,足定家聲,便預提拂,清官美宦,或由才升,一叨婚戚,咸成恩假。是以仰冒非宜,披露丹質。非唯上陳一己,規全身之願;實乃廣申諸門受患之切。伏願天慈 照察,特賜蠲停。若恩制頒降,披請不申,便當刑膚剪,投山竄海。」帝以此表遍示諸主,以諷切之,幷爲戲笑。

《梁書》曰:武帝諸女,臨安、安吉、長城三主幷有文才,而安吉最得令稱。

又曰:王琳,字孝璋。位司徒左長史。琳齊代娶梁武帝妹義興昭長公主,有子九人,幷知名。長子銓,字公衡。美風儀,善占吐,尚武帝女永嘉公主,拜附馬都 尉。銓雖學業不及弟錫,而孝行齊焉。時人以爲錫、銓二王,可謂玉昆金季。母長公主疾,銓形貌瘠貶,人不復識。及居喪,哭泣無常,因得氣疾。位侍中丹陽尹, 卒于衛尉卿。

又曰:柳偃,字彥游。年十二,梁武帝引見,詔問:「讀何書?」對曰:「《尚書》。」又問:「有何美句?」對曰:「德唯善政,政在養民。」衆鹹异之。詔 尚武帝女長城公主,拜駙馬都尉。

又:謝覽,字景滌。尚齊錢塘公主,拜駙馬都尉。武帝平建業,朝士皆拜,覽時二十餘,爲太子舍人,長揖而已。意氣雅,視瞻聰明,武帝目送良久,謂徐勉 曰:「覺此生芳蘭竟體,想謝莊正當如此。」自此乃被賞味。

又曰:謝眺及殷睿素與梁武以文章相得。帝以大女永興公主適睿子鈞,第二女永世公主適眺子謨。及帝爲雍州,二女幷暫隨母向州。及帝即位,二公主始隨內 還。武帝意薄謨,又以門單,欲更彌張弘策子,弘策卒,又以與王志子。而謨不堪嘆恨,爲書狀如詩贈公主。公主以呈帝,甚加矜嘆,而婦終不得還。尋用謨爲信 安縣,稍遷王府諮議。

又曰:殷睿子鈞尚武帝永興公主。自宋、齊已來,公主多驕淫無行,永興公主加以險虐。鈞形貌短小,爲公主所憎,每被召入,先滿壁爲殷睿字,鈞輒流涕以 出,主命婢束而反之。鈞不勝怒而言于帝,帝以犀如意擊主,碎于背,然猶恨鈞。

又曰:張纘,字伯緒。纘年十一,尚武帝第四女富陽公主,拜駙馬都尉,封利豪亭侯。召補國子生。起家秘書郎,時年十七,身長七尺四寸,眉目疏朗,神采爽 發。武帝异之,嘗曰:「張壯武雲,後八世有逮吾者,其此子乎!」

《後魏書》曰:金根車,公主封君皆乘之,但有騑而已。

又曰:太祖嘗引崔玄伯講論《漢書》,至婁敬說高祖欲以魯元公主妻匈奴,善之,嗟嘆良久。是以諸公主皆降于賓附之國。

又曰:陸昕之風望端雅,尚常山公主,拜附馬都尉。公主奉姑,有孝稱。初與穆氏琅琊長公主茲幷爲女侍中,又性不妒忌,以昕之無子,爲納妾媵,而皆育女。 公主有三女,無男,以昕之從兄希道第四子彰爲嗣。

又曰:蕭寶寅尚南陽長公主,賜帛一千匹,幷給禮具。公主有婦德,事寶寅盡肅雍之禮,好合雖積年,而敬事不替。寶寅每入室,公主必立以待之,相遇如賓, 自非太妃疾篤,未曾歸休。寶寅器性溫順,自處以禮,奉敬公主,內外諧穆。清河王懌親而重之。

又曰:馮穆尚順陽公主。宋翻爲河陰令。公主家奴爲劫,攝而不送。翻將兵圍主宅,執主婿馮穆,步驅向縣。時正炎暑,立之日中,流汗沾地。

又曰:陳留公主寡居,泰州刺史張彝意願尚主,主亦許之。僕射高肇亦望尚主,主意不可。肇怒,譖彝于世宗。停廢數年。

又曰:高道穆爲御史中尉。莊帝姊壽陽公主犯行清路,執赤棒卒呵之不止,穆令棒破其車。公主深以爲恨,泣以訴帝。帝謂主曰:「高中尉清貞之人,彼所行 者,公事,豈可以私責之!」

又曰:宿石,元明帝時拜中壘將軍,嘗從獵,帝親欲射虎,石扣馬諫,引帝上高原上。後虎騰躍殺人。詔:石爲忠臣,切諫,免虎之害。賜馬一匹,尚上穀公 主,拜駙馬都尉。

又曰:劉昶尚武邑公主,主薨,更尚建興公主,又尚平陽長公主。及昶終,與三公主同塋异穴。

又曰:劉輝,字重冒。正始初,尚蘭陵長公主,世宗第三姊也。公主頗嚴妒,輝嘗私幸主侍婢,有身,主笞殺之,割其孕子,節解以草裝,實婢腹,裸以示輝。 輝遂忿憾,疏公主。公主姊因入聽講,言其故靈太后。太后初敕清河王懌窮其事,懌與高陽王雍、廣平王懷奏其不知之狀,無可爲夫婦之禮,請離婚,削除封位。太 後從之。

又曰:嵇拔世爲訖奚部帥,其父根,皇始初率衆歸魏太祖,嘉之。拔尚華陰公主,生子敬。元紹之逆也,公主有功,超授敬大司馬,封長樂王。

又《蠕蠕》曰:太昌元年六月,阿那環遣使朝貢,幷爲長子請尚公主。孝武詔以范陽王誨之長女琅琊公主許之,未及成婚,帝入關東、西魏競結阿那環爲婚好, 西魏文帝乃以孝武時舍人元翌子女稱爲化政公主,妻那環兄弟塔寒。

又曰:阿那環遣使朝貢,復因求婚。詔發常山王騭樂安公主許之,改封爲蘭陵郡長公主。阿那環奉馬千匹以爲娉禮,請迎公主。詔兼宗正卿元壽、兼太常卿孟韶 等送公主。自晋陽北邁,資用器物,咸出豐渥。阿那環遣迎公主于新城之南。

《陳書》:沈君理美風儀,博涉,有識覽。陳武帝鎮南徐州,深見器重,命尚會稽長公主。及帝受禪,拜駙馬都尉,封永定亭侯。出爲吳郡太守。時兵革未寧, 百姓荒弊。君理總集士卒,修飭器械,深以理見稱。

又曰:蔡凝,字子君。美容止。及長,博學,有文辭,尤工草隸。累遷太子中舍人。以名家子選尚信義公主,拜駙馬都尉、中書侍郎,遷晋陵太守。及將之郡, 更令左右修中書廨宇,謂賓友曰:「庶來者無勞。」尋授吏部侍郎。凝年位未高,而才地爲時所重,常端坐西齋,自非素貴名流,罕所交接,趨時者多譏焉。宣帝常 謂凝曰:「我欲用義興主婿錢肅爲黃門郎,卿意何如?」凝正色曰:「帝戚恩由聖旨,則無所復問。若格以僉議,黃散之職,故須人門兼美。」帝默然而止。肅聞而 不平,義興公主日譖之。尋免官,遷交趾。

《後周書》:尉遲侯兜,性弘裕,有鑒識,尚太祖姊昌樂大長公主,生迥。及侯兜病且卒,呼二子,撫其首曰:「汝等幷有貴相,但恨吾不見爾,各宜勉之。」

《隋書》曰:文帝時,蘭陵公主寡,上爲求夫,選親衛柳述及蕭㻛等以示相者孫鼎。鼎曰:「㻛當封侯,而無貴妻之相;述亦通顯,而守位不終。」上曰:「位 由我耳。」遂以主降述。

又曰:蘭陵公主,字阿五,高祖第五女也。美姿儀,性婉順,好讀書,高祖于諸女中特所鍾愛。初嫁儀同王奉孝,卒,適河東柳述,時年十八。諸姊幷驕踞,主獨折節遵于婦道,事舅姑甚謹,遇有疾病,必親奉湯藥。高祖聞之大悅。由是述漸見寵遇。初,晋王廣欲以主配其妃弟蕭㻛,高祖初許之,後遂適述,晋王因不悅。及述用事,彌惡之。高祖既崩,述徙嶺表。煬帝令主離絕,將改嫁之。公主以死自誓,不復朝謁,上表請免主號,與述同徙。帝大怒曰:「天下豈無男子,欲與述同徙耶?」主曰:「先帝以妾適于柳家,今有罪,妾當從坐,不願陛下屈法申恩,」帝不從,主憂而卒。

又曰:南陽公主,煬帝長女也。美風儀,有志節,造次必以禮。年十四,嫁許國公宇文述子士及,以謹肅聞。及述病且卒,主親調飲食,手自奉上,世以此稱之。及宇文化及逆弑,主隨至聊城,而化及爲竇建德所敗,士及自濟北西歸大唐。時隋代衣冠幷在其所,建德引見之,莫不惶懼失常,唯主神色自若。建德與語,主自陳國破家亡,不能報怨雪耻,泪下盈襟,聲辭不輟,情理切至。建德及觀聽者莫不爲之動容隕涕,鹹肅然敬异焉。及建德誅化及,時主有一子,名禪師,年且十歲。建德遣武賁郎將于士澄謂主曰:「宇文化及躬行弑逆,人神所不容。今將族滅其家,公主之子,法當從坐,若不能割愛,亦聽留之。」主泣曰:「武賁既是隋室貴臣,此事何須見問!」建德竟殺之。主尋請建德削髮爲尼。士及,右衛將軍述之子也。以父勛封新城縣公。隋文帝常引入臥內與語,奇之,令尚煬帝女南陽公主。

 皇親部十八 ↑返回頂部 皇親部二十 

[[Category:太平御覽|卷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