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郡部十 太平御覽
卷一百六十五.州郡部十一 隴右道
州郡部十二 

秦州编辑

《十道志》曰:秦州,天水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秦始封之邑,秦爲隴西郡。漢武置天水郡。

《史記·秦本紀》曰:周孝王時,非子好馬及善畜養。孝王曰:「昔柏翳爲舜主畜多息,故有土,賜姓嬴。今其後世亦爲朕息馬。」遂分土地爲附庸,邑之秦,使續嬴氏。

《漢志》曰:天水郡,莽曰填戎。明帝改曰漢陽。

《秦州記》曰:郡前有湖水,冬夏無增减。或說天水取名由此湖也。

《漢志》曰:上邽,屬隴西郡。戎邑也。又曰:成紀、清水,幷屬天水郡。莽改清水曰識睦。

《輿地志》曰:石紐,地名;夏禹所生之地。

《續漢書·郡國志》曰:成紀,古帝庖犧氏所生之地。

《漢志》曰:略陽道,屬天水郡。《十二州志》曰:略陽,即故冀城也。

又曰:街泉,戎邑道,屬天水郡。

《續漢書·地理志》有街泉亭。

渭州编辑

《十道志》曰:渭州,隴西郡。春秋及戰國時,羌戎所居。秦昭王伐得義渠戎王,始置隴西郡。

《禹貢》曰:導渭自鳥鼠同穴。

又曰終南、敦物,至于鳥鼠。

《漢志》:豲道,戎邑也。屬天水郡。即今隴西縣地。豲音桓。

《地道記》曰:漢陽有大阪曰隴坻,亦曰隴山。郡處其西,故曰隴西。其山堆旁崩,聲聞數百里,揚雄所謂響若坻頽是也。

蘭州编辑

《十道志》曰:蘭州,金城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秦幷天下,爲隴西郡。

《後漢書·西羌傳》曰:羌無弋援劍曾孫忽留湟中。忽子研立,研最豪健,故羌中號爲研種。秦始皇時,務幷六國,兵不西行,故羌人得蕃息。及秦幷天下,築長城以界之,衆羌不復南渡。漢興,匈奴冒頓强盛,臣伏諸羌。景帝時,研種留何率人求守隴西,于是徙留何于狄道。

《漢志》曰:狄道,屬隴西郡。以其地有狄種,故云狄道。

又曰:浩水出西塞外,東至允吾入湟水。《詩·大雅》曰:「鳧鷖在」,亦其義也。蘭州有浩故城。浩音閣門。

《漢志》曰:金城郡,領縣十三。應劭曰:初築城得金,故曰金城。瓚曰:金,取其堅固也,故《墨子》曰「金城湯池」。

會州编辑

《十道志》曰:會州,會寧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羌地。秦幷天下,屬隴西郡。漢屬金城郡。唐武德二年,平李軌,置西會州。貞觀八年,改爲會州。

《元和郡縣志》曰:後周太祖爲西魏相,來巡,會師于此,因置州,爲名。唐貞觀中,亦爲粟州。

河州编辑

《十道志》曰:河州,安鄉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羌地。秦幷天下,爲隴西郡。漢分置天水郡。

《漢志》曰:孢罕,屬金城郡。故罕羌侯邑也。孢音孚,其字從木。

《禹貢》曰:道河積石,至于龍門。積石山在金城西南。

《西域傳》曰:河注蒲昌海,潜行地下,南出于積石山。

洮州编辑

《十道志》曰:洮州,臨洮郡。《禹貢》雍州之域。秦、漢諸羌之地。

《漢志》曰:洮水出西羌中,北至孢罕,東入河沙。

岷州编辑

《十道志》曰:岷州,和政郡。《禹貢》雍州之域。六國時屬秦,秦幷天下,爲隴西之臨洮縣。

史記》曰:蒙恬築長城,起臨洮。

廓州编辑

《十道志》曰:廓州,寧塞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羌地。

漢書》曰:宣帝時,諸羌數背叛,後將軍趙充國屯隴西羈縻之,諸羌不敢動。

《後漢書·段傳》曰:延熹中,煎當、燒、河、勒姐等八種羌寇隴西、金城,追討,大破之。明年,燒河大豪寇張掖,斬燒河大帥,虜五千餘人。西羌於是弭定。

叠州编辑

《十道志》曰:叠州,合川郡。《禹貢》梁州之域,曆秦、漢、魏、晋,爲諸羌所據。

《後周書》曰:建德六年,西逐諸戎,始統有其地,因置恒香郡。尋改爲叠州。蓋以其地多山重叠,以名郡也。又于三交口築城,置甘松防。又爲三川縣,以隸恒香郡。至建德九年,改三川縣爲常芬縣,仍立芳州,以邑隸焉。取其地多芳草,爲郡之名。

鄯州编辑

《十道志》曰:鄯州,西平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之地。

《漢志》曰:允吾,屬金城郡。今龍支縣即其地。

凉州编辑

《十道志》曰:凉州,武威郡。《禹貢》雍州之域。六國至秦,戎狄肢居焉。漢初,爲匈奴右地。

《釋名》曰:西方寒凍,或云河西土田薄,故曰凉。

《晋書》曰:姑臧城,匈奴所築舊蓋臧城,語訛後雲姑臧。

又曰:惠帝末,張軌求爲凉州,于是大城此地爲一會府以據之,號前凉。後呂光復據之,號後凉。

《禹貢》曰:原隰績,至于猪野。織皮昆侖、析支、渠搜,西戎即叙。

《續漢書》曰:西羌自賜支以西,濱河首左右居。今河關西可十餘里有河曲,羌謂之賜支。

《异物志》曰:古渠搜國,當大宛北界。猪野,今姑臧界猪野澤是。

劉昞《敦煌實錄》曰:晋安帝隆安元年,凉州牧李駿微玄服出城,逢虎道邊,虎化爲人,遙呼暠爲西凉君,暠因彎弧待之。又遙呼暠曰:「有事告汝,無疑也。」暠知其异,投弓于地。人乃前曰:「敦煌空虛,不是福地。君之子孫王于西凉,不如徙酒泉。」言訖,乃失。暠乃移都酒泉。

《後漢書》曰:安帝時,匈奴寇常山。于是西北有事,民饑,民用不足。大將軍鄧騭欲弃凉州,專務北邊,曰:「譬若家人衣壞,敗一以相補,猶有所完。若不如此,將兩無所保。」郎中虞詡曰:「大將軍之策,不可者三:先帝辟境,而今弃之,不可一也。弃凉州,即以三輔爲塞,園陵單外,不可二也。諺曰:『關西出將,關東出相。』烈士武臣,多出凉州;風土壯猛,便習兵事。今羌所以不過三輔,爲腹心害者,以凉州在其後也。」

甘州编辑

《十道志》曰:甘州,張掖郡。《禹貢》雍州之域。六國至秦,戎狄肢居焉。漢爲匈奴右地。

《尚書·禹貢》曰:道弱水,至于合黎。

《十道志》曰:今張掖有合黎水。

《漢志·西域傳》曰:月支本居祁連、敦煌間。《霍去病傳》曰:濟居延,遂臻小月氏,攻祁連。即此道也。

《漢志》曰:張掖郡,匈奴昆邪王地,武帝時開之。莽曰設屏。應劭曰:張國臂掖,故曰張掖也。

又曰:觻得,屬張掖郡。有千金渠西至樂涫入澤中。莽曰官式。

又曰:删丹,屬張。莽曰貫虜。

肅州编辑

《十道志》曰:肅州,酒泉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月支所居。漢爲武威、酒泉郡也。

漢書》曰:武帝元狩二年,昆邪王殺休屠王,將其衆來降。以其地爲武威、酒泉郡。

又《匈奴傳》曰:漢置酒泉郡以隔絕胡與羌通路。又西通月支、大夏,以公主妻烏孫王,以分匈奴西方之援國。其水甘若酒,故名酒泉。

《後漢書》曰:班超久在西域,年老思土,上書曰:「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願生入玉門關。玉門屬敦煌,今沙州也,去長安三千六百里。酒泉,今肅州也,去長安二千八百五十里路。

瓜州编辑

《十道志》曰:瓜州,晋昌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戰國時,烏孫、月支居焉。漢初爲匈奴右地,後爲武威、酒泉二郡。

《漢志》曰:冥安,屬敦煌郡。冥水出焉,又名籍端水,出羌中,西入澤。冥安即晋昌地。

又曰:廣至,宜禾都尉治昆侖障。莽曰廣桓。即常樂地,有宜禾故城。

沙州编辑

《十道志》曰:沙州,敦煌郡。《禹貢》雍州之域,古西戎地。秦屬西戎。漢置敦煌郡。

《左傳》:范宣子數戎子駒支曰:「昔秦人追逐乃祖吾離于瓜州,蒙犯荊棘,以來歸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與汝剖分而食之。」瓜州,地在敦煌。

漢書》曰:武帝元鼎六年,分酒泉置敦煌郡,徙人以實之。應劭曰:敦,大也,煌,盛也。

又《西域傳》曰:東則接漢,扼以玉門、陽關。今壽昌有陽關及玉門故關。

《漢志》曰:敦煌縣龍勒縣有陽關、玉門關。

伊州编辑

《十道志》曰:伊吾郡,本伊吾盧地,在敦煌之北,大磧之外,南去玉門八百里。

《後漢書》曰:永平十六年,明帝命將北征,取伊吾盧地,置宜禾都尉以屯田。

又《西羌傳》曰:伊吾地宜五穀、桑、麻、葡萄,其北有柳中,皆膏腴之地,故漢與匈奴爭車師、伊吾之地以制西戎。

西州编辑

《十道志》曰:西州,交河郡。

《漢書·西域傳》曰:車師後王國有新道通玉門關,戊己校尉徐普欲開以省道里半,以避白龍堆之扼。車師後王姑勾以道通爲不便,即馳突出高昌壁,入匈奴。

《後魏書》曰:以其地勢高峻,人物昌盛,因名高昌。

庭州编辑

《十道志》曰:庭州,雍州之外,流沙之西北,前漢烏孫舊地,東與匈奴接,歷代爲胡虜所居。

《漢書·西域傳》曰:貳師伐西域,諸國震懼。自敦煌西至鹽澤,往往起亭,而輪台、渠黎多有田卒。

《後漢書》曰:班超將兵擊伊吾于蒲類海。

 州郡部十 ↑返回頂部 州郡部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