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處部十六 太平御覽
卷一百八十九.居處部十七 井
居處部十八 

《釋名》:井,清也;泉之清潔者也。

《風俗通》云:井者,法也,節也;言法制居人,令節其飲食,無窮竭也。久不滯渫,滌爲井泥。《易》云,井泥不食。不停污曰井渫。《易》云:井渫不食。滌井曰浚井。水清曰冽井。《易》云:井冽,寒泉。聚磚,修井也。《易》云:井無咎。

《易傳》曰:井,通也;物所通用也。

《禮記》曰:井與門、戶、灶、ニ爲五祀。

《世本》曰:伯夷作井。

《周書》云:黃帝作井。

《說文》云:八家一井。

《易》曰: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往來井井。

又曰:井洌寒泉。

《周禮》曰:挈壺氏:掌挈壺以令軍井。

《左傳》曰:楚伐蕭,還無社謂申叔展曰:「目於眢井而拯之。」「若爲茅絰,哭井則已。」

又曰:鄭公子歸生受命于楚,伐宋。戰于大棘,宋師敗績,囚華元,獲樂呂。狂狡輅鄭人,狂狡,宋大夫。輅,迎也。入于井,倒戟而出之,獲狂狡。君子曰:「失禮違命,宜其爲禽也。戎昭果毅以聽之之謂禮,聽,謂常在于耳,著于心,想聞其政令。殺敵爲果,致果爲毅。易之,戮也。」

史記》曰:瞽叟使舜穿井,穿井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與弟象共下土實井,從匿空中出,去。

漢書》曰:蜀多鹽井,羅褒以鹽井致富。

又曰:陳遵每大飲會,賓客滿堂,輒閉門,取客車轄投井中。

漢書》曰:元帝時,謠曰:「井水溢,滅灶烟,灌玉堂,流金門。」至成帝,北宮井水溢,王莽之徵也。

又曰:朱博爲御史大夫,府吏舍百餘區井水俱竭,長老异之。後果廢焉。

又曰:王莽時,井得白石上圓下方,有丹書著文曰:「告安漢公莽爲皇帝。」符命之興,自此始矣。莽使群公白太后,太后曰:「此誣罔天下,不可施行。」宗廣劉京上書言:「七月中,齊郡臨淄縣昌興亭長辛當一夕暮數夢,曰:吾,天公使也,公使我告亭長曰:攝皇帝當爲真,即不信我,此亭中當有新井。亭長晨起視亭中,有新井,入地且百尺也。」

《後漢書》曰:琅琊有冰井,冰厚尺餘。

又曰:耿恭之攻匈奴,以疏勒城傍有澗水可固,五月,引兵據之。七月,匈奴復攻恭,恭募先登數千人直馳之,胡騎散走,匈奴遂于城下擁絕澗水。恭於中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吏士渴乏,笮馬糞汁而飲之。恭仰天嘆曰:「聞昔貳師將軍拔佩刀刺山,飛泉涌出。今漢德神明,豈有窮哉!」乃整衣服向井再拜,爲吏士禱。有頃,水泉奔出,衆皆稱萬歲。乃令士揚水以示虜,《東觀記》曰:恭親自挽籠,于是令士且勿飲,先和泥塗城,幷揚示之。虜出不意,以爲神明,遂引去。

又曰:淳于恭門側有井,鄉里小兒爭飲牛,恭惡之,多置水器,汲水滿之。

又曰:張讓劫天子至河,掌璽者投璽井中。後孫堅討董卓至杞國,見井有五色光,後浚井得璽。

《吳書》曰:孫策功曹魏滕有罪譴,欲殺之,左右憂恐,計無所出。夫人乃倚大井召策謂曰:「汝新造江南,其事未集,方當優賢禮士,闡過錄功。功曹在公盡規,汝今殺之,他人明日皆叛汝矣。吾不忍見汝禍及,當先投此中。」策大驚,遽釋滕罪。

《晋書》曰:阮瞻嘗群行,冒熱渴甚,逆旅有井,衆人競趣之,瞻獨逡巡在後,須臾,飲者畢,乃進,其夷退無競如此。

又曰:元帝爲晋王,使郭璞筮,遇豫之睽,璞曰:「會稽當出鍾,以告成功,上有勒銘,應在人家井泥中得之。繇所謂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也。」及帝即位,太興初,會稽剡縣人果于井中得一鍾,長七寸二分,口徑四寸半,上有古文奇書十八字,云「會稽岳命」,餘字時人莫識之。璞曰:「蓋王者之作,必有靈符,塞天人之心,與神物合契,然後可以言受命矣。」

《梁書》曰:巴郡忽有地自開成井,方六丈,深三十二丈。

《帝王世紀》曰:堯時,老人擊壤于路而歌曰:「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南史》曰:延陵縣季子廟沸井之北,忽聞金石聲,疑有异,鑿深三尺,得沸井,奔涌若浪。其地又響,即復鑿之,復得一井,涌沸亦然。井中得一木簡,長一尺,廣二分,上有隱起字曰:「廬山道人張陵再拜謁。」簡文堅白,字色乃黃。

魚豢《魏略》曰:明帝九龍殿前爲玉井綺欄。

《高士傳》曰:管寧所居井,會汲者,或男女雜錯,或爭井鬥。寧乃多買器,分置井傍,汲以待之。

《唐書》曰:長慶中,長安主簿鄭剪主役太清宮禦院。忽於院前西序見一白衣老人云:「此下有井,正直皇帝過路,汝速實之。不然,罪出不測。」翦惶恐,遽領役人視之,其處已陷數尺,發之,則一古井宛然。驚顧之際,已失老人所在。剪以聞。上既至宮,群臣及供奉官于馬前蹈舞賀。有詔命翰林學士韋處厚紀述,以表其异。

《孟子》曰:有爲者譬若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猶爲弃井也。有爲,仁義也。軔,八尺也,雖深,不及泉。喻有爲者中道而盡弃前行也。

《莊子》曰:公孫龍問于魏牟曰:「龍困百家之智,窮衆口之辨,以爲至達,今吾聞莊子之言,茫然异之,無所開吾喙。」公子牟笑曰:「子獨不聞玄井之蛙謂東海之鱉曰:吾跳梁乎井之上,入休乎缺之岸;赴水則接掖持頤,蹶泥則滅足沒跗;還幹蟹與科鬥,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寺坎井之樂,亦至矣。夫子奚不時來入觀乎!」東海之鱉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縶矣。于是逡巡而却,告之海若曰:「夫萬里之遠,不足舉其大;千仞之高,不足極其深。禹之時十年九潦,而水不爲加益;湯之時八年七旱,而崖不爲加損。夫不爲頃久之推移者,此亦東海之大樂。」于是坎井之蛙聞之,然驚,規規然自失。

《墨子》云:備城五十步一井。

《範子》曰:直木先伐,甘井先竭。

《孫子兵法》曰:地多陷曲曰天井。

《墨子》云:二舍共一井。

《抱樸子·內篇》曰:臨沅縣有寥氏,家世老壽。後子孫輒夭殘折,他人居其故宅復世壽,乃知是宅所爲,不知何故,疑井中赤,乃掘井左右,得古人埋丹砂數十斛,丹汁入井,是以飲其水而得壽。

《呂氏春秋》曰:天下之美者,昆侖之井。

又曰:宋丁氏無井,常一人溉汲于外。及自穿井,喜而告人:「吾穿井得一人。」人傳之者聞于宋君,召問其故,對曰:「得一人之使,非得一人於井中也。」

《說苑》曰: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有羊。以問孔子言得狗。孔子曰:「以吾所聞,非狗乃羊也。木之怪夔罔兩,水之怪龍罔象,土之怪棼羊也,非狗也。」桓子曰:「善哉!」

《管子》曰:桓公將與管仲飲,十日齋戒,掘新井而柴焉。注:新井以柴蓋覆之,取其清潔,示敬也。

《葛仙公傳》曰:仙公取數十錢,使一人投井水,公從井上呼,錢又一一飛從井中出,入公器中也。

《桂陽列仙傳》曰:蘇躭啓母曰:「有賓客來會,躭受性當仙,今招躭去,違于供養。今年多疫,竊有此井水,飲之可得無恙,賣此水過于供養。」使賓客隨去焉。

《水經注》曰:華林園蔬圃中有古井,悉瑉玉爲之,以繢石爲口,玉作精密,獨不變古,粲焉如新。

《异苑》曰:蘭陵昌慮縣兒阝城有華山,山上有井,鳥巢其中,金喙黑色而團翅,此禽見則大水。井又不可窺,窺者盈歲輒死。

又曰:廣陵郡東界有黃公冢高墳二所,前有一井,面廣數尺,每旱不竭,有于其中得銅釜及罐各一。

又曰:謝晦,字宣明。宅南路上有古井,以元嘉二年汲者忽見三龍甚分明,行道往觀,莫不嗟异。有人入井,始知是磚隱起作龍形。

又曰:潯陽曇椿世居長沙,宅有古井,每夜輒聞有如炮竹聲,相承謂爲龍咤。

《風俗通》曰:龐儉,父先逃走,隨母流宕。後居鄉里,鑿井得銅,生遂致富。後買奴,曰:「堂上者,我婦也。」問其故?奴曰:「我婦姓艾,字阿宏。足下有黑子,腋下有赤志。」母曰:「我翁也。」遂爲夫妻。時人曰:「鑿進得銅,買奴得翁。

又曰:龐儉鑿井,得錢數萬。

又曰:郤子路行飲馬,投錢井中。

《續漢禮義志》曰:夏至日,浚井改水。冬至日,鑽燧改火。

《淮南子》曰:伯益作井而黃龍登。

《异物志》曰:盧陵城中有一井,井中有二色,半青半黃,黃者似炭汁,作麋粥皆金色,因名之金井。

《幽明錄》曰:山陰縣九侯神山上有靈壇。壇前有古井,常無水。及請告神,即水涌出,供用足乃復漸止。

《潯陽記》曰:盆城,漢灌嬰所築。孫權經此城,自立В井,令人掘,得故井,銘曰:「潁陽侯所開,三百年當塞,不滿百年,爲當運者所開。」權忻,以爲瑞井。江中風浪,井水輒動。

《豫章記》曰:厭源山西北餘侔村五六里有洪井,說雲洪崖先生之井。

《蜀都賦》曰:火井熒于幽泉。注:蜀都有火井,欲出其火,先將家火投之,隆隆如雷聲,須臾火出,光耀十里,以竹筒盛之,其光不滅。

《博物志》曰:臨邛有火井,縱廣五尺,深二三丈,在縣南百里。昔時有竹木投之以取火。諸葛丞相往視之,後火轉盛勢,以盆著井,煮鹽得鹽。後以燭火投井中,即滅。迄今不復也。

盛弘之《荊州記》:隨郡北界有廟鄉,村南有重山,山下有一村,父老相傳,雲是神農所生村。西有重塹,內周回一頃二十畝,地中有九井。相傳神農既育,九井自穿。又云:汲一井則衆井水動。則以地爲神農社,年常祀之。

《潯陽記》:龍窟有深泉,泉側常見龍。曾有人于水邊洗銅碗,忽浪起水漲,便失碗,此人沒水逐取,既出,復失去。後人見龍銜碗在城裏井邊。

《幽明錄》曰:襄邑縣南有瀨鄉老子廟,廟中有九井,潔齋入者,溫清隨人意念。

《瀨鄉記》:老子廟中有九井,汲一井,餘井水幷動。

《廣志》曰:臨邛有粉井,得其水汰粉,則益光。

《嵩山記》:少室山有雲母井,出雲母。

《洛陽記》:宮墻西有兩銅井連禦溝,名曰汜。

《羊頭山記》:衛青破月支,月支有井,色如酒,因名曰酒井。

又曰:東阿城北門有大井,深七尺,煮之得膠,貢之。

又曰:雍丘縣有神井,興霧雹,享祭不輟。

又曰:盤固山有大井,銅人嘗守之,五十年一踴,水起數十丈,銅人每以手掩之,即止。

又曰:零浦有鹽井二十四,其一出火,筒取密閉,萬里不滅。

又曰:金龍井,西京太極殿上有之,金龍負山于上,兼金鹿盧。

《山海經》曰:昆侖山墟,在西北帝之下都,高百仞,面有九井,以玉爲杆。

《洞冥記》:珠甜水去虞淵八十里,有甜溪水如蜜。東方朔游此水,還,將數斛以獻帝。帝投陰井,井裏遂恒甜而寒,洗肉肌理柔滑。瑤琨去玉門九萬里,有碧草如麥,銼之以釀,則味如酒而驗烈,看之則顔色如醉,飲一合則三旬不醒,啜甜水則隨飲隨醒。

又曰:長安東七百里有山,山頭有井,從中出,若土德王則黃出,火德王則赤出,水德王則黑雲出,金德王則白雲出,木德王則青雲出。

《荊州記》:風井,夏則風出,冬則風入。

又曰:益陽縣有岡,岡上有金井數百尺。傳云:昔有金人以杖撞地而輒成井。

王子年《拾遺記》:峻鍰山名下有金井,白氣冠其上,井中金桑,弱可緘滕。

又曰:范蠡相越,致千金,僮者萬人。收四海難得之貨,盈于越都,以爲兵器,銅錢之類如山阜者。或藏之井{漸土},謂之寶井。奇容麗色溢于閨房,謂之游宮。自曆古以來,未之有也。

又曰:頻思之國,人皆多力拳頸,不食五穀,日中無影,飲桂漿露,羽毛爲衣。大如縷,堅韌如筋,申之裁至一丈,置則自縮如螺。繢此人以爲繩,以汲丹井之水,至久方得升合之水。水中有白蛙兩翅,去來常在井上,仙者食之。至周王子晋臨井而窺,有青雀銜土杓以授,子晋取而飲之,乃有雪飛,子晋以衣袖雪,則雪自止,白蛙化爲雙白鳩入

又曰:王傅,先時家貧,穿井得鐵印,銘曰:「傭力得富至億庾,一土三田軍門主。」果大富。永初中,以錢買官,至中壘校尉。三田一土,乃壘字也。

《郡國志》曰:姑衍州有凉風井,穴深不可測,常有微風,雖三伏盛暑猶須衣裘。

又曰:恒州常穿井,得白玉,方四尺,下有石,石有龜,長二尺許。

又曰:連渾府姑衍州遙火山西有火井,深不可見底,炎氣上,常若微電,以草爨之則烟騰火發其山,似火從他發,故名熒台。

又曰:濮州姚墟有二井,是舜井也。以物投一井,即二井水皆動。耕于曆山,漁于雷澤,即此也。

又曰:硤州宜陽山有風井,穴大如瓮,夏出冬入。有樵人置笠穴口,風翕之入,後于長溪口得笠,則知潜通也。

又曰:朔州有神泉,人歌曰:紇真山頭有神井,入地千尺絕骨冷。

又曰:貴州有司命井,半甘半淡,潜涌江波,虛盈如勢。

又曰:衡山侯曇山,山有溪豪神祠壇。壇旁有石井,常無水,人祀之即水出,事了即乾。

又曰:柳州昔相嶺西麓下有潮井,廣半畝,一日三涌三落。

又曰:堯井在汜水縣東十五里,漢高祖敗,項羽追之,入此井得免。見井中有雙鳩飛出,有蜘蛛網,因而得免。

又曰:濟州城,管仲私邑。今城內有夫子五井焉。

又曰:洪州龐源山,山上有風雨池,言山高水深,流激著樹,灑如風雨,雲是洪崖之井。

又曰:廣州越井岡,一雲越王井。雲趙佗誤墜酒杯于井,遂浮出石門。故詩云「石門通越井」是也。

又曰:儋州氵公井與淪水通,有人以竹置井中口,淪水得之。俚人呼竹爲滔氵公,因以爲名。

師曠問天老曰:人家忌臘日殺生于堂上,有血光,一不祥;井上種桃,花落井,二不祥也。

《天文志》曰:玉井四星,在參左足下。水以符瑞,王者清淨,則浪井出。

《符瑞圖》曰:浪井者,不鑿自成。王者清淨,則有仙人主之。

《丹陽記》曰:句容縣有沸井,亦曰沸潭。

《兩京記》曰:醴泉坊,本名承明坊。開皇初,繕築此坊,忽聞金石之聲,因掘,得甘泉浪井七所,飲者疾愈,因以名坊。

《水經注》云:襄國西石岡上有井,大如車輪。《圖志》雲此井光武營庫所鑿。《魏都賦》曰:墨井鹽池。注:鄴西高陵有石墨井。

《嶺表錄》:綠珠井在白州雙角山下。昔梁氏之女有容貌,石季倫爲交趾使,以珍珠三斛買之。梁氏之居舊井存焉。

《渚宮故事》云:江陵城東二十里有天井,周回二里,其深不測,旱而禱之,即大雨即至。

《隋圖經》云:常山唐縣中山城西北隅有一大井,俗名趙母井。昔云「醇酎千日」,即是此井所醞。後以石蓋之,人不敢開,齊刺史博陵王濟欲開之,即有雲霧隱蔽,懼不敢開。

魏文詩曰:雙桐生空井,枝葉自交加。

《白澤圖》曰:井神曰吹簫女子。

江文通《井賦》曰:穿重壤之千仞兮,構玉之百節,營之不日,既汲既渫。

晋郭璞《井賦》曰:爾乃冠玉檻,鱗錯,鼓轆盧,揮勁索。

魏明帝《猛虎行》曰:雙桐生空井,枝葉自交加,通泉浸其根,玄珪潤其柯。

 居處部十六 ↑返回頂部 居處部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