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官部十四 太平御覽
卷二百一十七.職官部十五
職官部十六 

兵部尚書编辑

《六典》曰︰兵部尚書、侍郎之職,掌天下武官選授及地圖、輿馬、甲仗之政令。其屬有四︰一曰兵部,二曰職方,三曰駕部,四曰庫部,總其職務而行其制命。凡中外百司之事,由于所屬,鹹質正焉。

《五代史·晋史》曰︰王權轉兵部尚書,高祖德契丹屈節以事之,馳馹乘軺,道路交織。一日,敕權爲使,權以前世累爲將相,未嘗自稱臣于戎虜者。謂人曰︰「我雖不才,年今耄矣,豈能稽顙于穹廬之長乎?違詔得罪,亦所甘心。」由是停任。

兵部侍郎编辑

《唐書》曰︰太宗以楊弘禮有文武材,擢拜兵部侍郎,專典兵機之務。弘禮每入參謀議,出則統衆攻戰。駐蹕之陣領馬步二十四軍,出其不意以擊之,所向摧破。太宗自山下見弘禮所統之衆人皆盡力,殺獲居多,甚壯之,謂許敬宗等曰︰「越公兒郎,故有家風矣。」

又曰︰崔遷兵部侍郎,父挹爲禮部侍郎,父子同爲南省副貳,有唐以來未有其事。

兵部郎中兵部員外郎编辑

《六典》曰︰兵部郎中二人,一人掌判帳及天下武官之階品、衛府之名數;一人掌判簿,以總軍戎差遣之名數。員外郎二人。

職方郎中職方員外郎编辑

《六典》曰︰職方郎中、員外郎、掌天下之地圖及城隍、鎮戍、烽候之數,辨其邦國、都鄙之遠近及四夷之歸化者。外夷有每有蕃客至,委鴻臚訁凡其人本國山川風土,修圖以進。

《周禮》曰︰《夏官》職方氏,中大夫之職,掌天下地圖,主四方之職貢。

駕部郎中駕部員外郎编辑

《六典》曰︰駕部郎中、員外郎,掌邦國輿輦、車乘、傳驛、厩牧官私馬牛雜畜之簿籍,辨其出入,司其名數。

《北史》曰︰馮子琮爲尚書駕部郎中,攝庫部。孝昭曾閱簿領試,令口陳,子琮暗對,無有遺失。

《隋書》曰︰辛公義爲駕部郎,勾檢馬牧,所獲十餘萬匹。帝喜曰︰「惟我公義,奉國竭心。」

庫部郎中庫部員外郎编辑

《六典》曰︰庫部郎中、員外郎,掌邦國軍州戎器、儀仗,凡元正、冬至陳設,幷祠祭、喪葬所供之物,皆辨其出入之數,量其繕造之功,以分給焉。

《宋書》︰文帝宴會,有荒外歸化人,帝問尚書庫部顧琛曰︰「庫中仗有幾許?」琛詭對曰︰「有十萬人仗,舊武庫仗多,秘不言。」帝既問失言,及琛跪對,甚善之。

又曰︰江智泉除尚書庫部郎。時高流官序不爲台郎,智泉問孤援寡獨有此選,意甚不悅,固辭不拜。

《唐書》曰︰孔若思遷庫部郎中。若思常謂人仕至郎中足矣,至是持一石止水滿于座右,以示有止足之意。

戶部尚書编辑

《六典》曰︰戶部尚書、侍郎之職,掌天下田戶、均輸錢之政令。其屬有四︰一曰戶部,二曰度支,三曰金部,四曰倉部,總其職務而行其制命。凡中外百司之事,由于所屬,皆質正焉。

漢書》曰︰成帝置尚書五人,其三曰民曹,主人吏上尚書事。

《吳志》曰︰孫休初即位,戶部尚書階下讀奏。

《梁書》曰︰到溉爲左民尚書。溉身長八尺,美風儀,善容止,所莅以清白自修。性又率儉,不好聲色,虛室單床,傍無姬侍;自外車服,不事鮮華,冠履十年一易,朝服或至穿補。傳呼清路,示有朝章而已。

又曰︰何胤,字子季,爲左民尚書,後辭官,隱于若邪山門寺。敕給白衣尚書祿,胤固辭。

又曰︰到洽爲御史中丞,兄溉爲左民尚書。舊制中丞不得入尚書下舍,洽引服親不應有礙,刺省詳决乃許入溉省,亦以其兄弟素篤,不能相別也。

又曰︰周弘正爲左民尚書,夏月著犢鼻禈,衣朱衣,爲有司所彈。其放達如此。

戶部侍郎编辑

《唐書》曰︰李林甫引蕭炅爲戶部侍郎,嘗與何挺之同行慶吊。客次有《禮記》一卷,炅讀之曰︰「蒸嘗伏臘。」炅早從宦,無學術,不識「伏臘」之意,誤讀之。挺之戲問,炅對如初,挺之白張九齡曰︰「省中豈得有伏獵侍郎!」由是出爲岐州刺史。

又曰︰李絳爲戶部侍郎,嘗因次對,憲宗曰︰「戶部比有進獻,至卿獨無何也?」絳曰︰「將戶部錢獻入內藏,是用官物以結私恩。」上聳然,益嘉其直。

又曰︰長慶中孟簡代崔群爲戶部侍郎。是官有二員,其判使案者別居一署,謂之左戶。元和以還號爲清重之最,宰輔登用多由此而去。

又曰︰張平叔長慶中爲戶部侍郎。平叔狡險大言,因王播以進。既掌財用,常屈公利,以便嬖幸多狎之。既有寵于上,進退便僻雜以優諧,或自稱老奴,無復大臣之體。嘗奏事畢,降階復升。又有論奏佻蕩輕脫,上每爲笑容之,在班列間,玩狎郎吏,嘩肆無忌。請變榷鹽法,請宰相爲之使,因以自求樞機之任。每月內制出,輒疑授已,整衣冠以俟,後人多笑之。

又曰︰庾敬休字順之,爲戶部侍郎,奏兩川米價騰踴,百姓流亡,請糶兩川闕官職田祿米以救貧人。從之。

戶部郎中编辑

《六典》曰︰戶部郎中、員外郎,掌分理戶口、井田之事,凡天下十道,任土所出而爲貢賦之差。

《隋書》曰︰高構征拜比部侍郎,尋轉民部。時內史侍郎晋平東與兄子長茂爭嫡,尚書省不能斷,朝臣三議不决。構斷而合理,上以爲能,召入內殿,勞之曰︰「我聞尚書郎上應列宿,觀卿才識,方知古人之言信矣。嫡庶者,禮敬之所重,我讀卿判數過,詞理愜當,意所不能及也。」賜米百石。由是知名。

《唐書》曰︰韋維少習儒業,博涉文史,舉進士,自大理丞累至戶部郎中,善于剖判。時員外郎宋之問工于詩,時人以爲戶部有二妙。

戶部員外郎编辑

《唐新語》曰︰呂太一遷戶部員外。戶部與吏部鄰司,吏部移牒戶部,令墻宇悉竪棘以防令史交通。太一報牒曰︰「眷彼吏部銓綜之司,當須簡要清通,何必竪籬插棘?」省中賞其俊拔。

度支尚書编辑

《晋書》曰︰初,魏文帝置度支尚書,專掌軍國支計,朝議以征討未息,動須節量。及明帝嗣位,欲用安平王孚,問左右曰︰「有兄風不?」答曰︰「似兄。」帝曰︰「吾得司馬懿二人,復何憂哉!」轉爲度支尚書。

又曰︰當陽侯杜元凱爲度支尚書,內以利人,外以救邊,備物致用,以濟當時之益者五十餘條。

朱鳳《晋書》曰︰文帝立度支尚書,軍糧計校一由之,以司馬孚爲之。

《晋起居注》曰︰咸寧五年詔曰︰「一年不收,使公私俱匱;不惟天時,乃人事有不盡也。故總要者,正在度支尚書也。其以散騎常侍中書令張華爲度支尚書。」

《後魏書》曰︰陽平王子匡除度支尚書。匡與尚書令高肇不平,常無降下之色。時世宗委政于肇,朝廷傾憚,惟匡與肇抗衡。先自造棺置于廳事,意欲輿棺詣闕論肇罪惡。

《隋書》曰︰長孫平,開皇三年徵拜度支尚書。平見天下州縣多罹水旱,百姓不給,奏令民間每秋家出粟麥一石已下,貧富爲差等,儲之閭里以備凶年,名曰義倉。

度支郎中编辑

《唐書》曰︰崔仁師爲度支郎中,嘗奏度支財物數千言,手不執本,太宗怪之。令黃門侍郎杜正倫賫本,仁師對唱,一無差殊。太宗大奇之。

《六典》曰︰度支郎中、員外,掌判天下租賦少多之數、物産豐約之宜、水陸道路之利,每歲計其所出而支其所用。凡物之精與地之近者以供國,物之固與地之遠者以供軍,皆料其遠近、時月、衆寡、好惡而節制之。

度支員外郎编辑

《唐書》曰︰張爲度支員外郎,黃巢將逼關輔。托疾,請告侍其母,挈族避亂商州。賊犯京師,僖宗出幸,途無供須,衛軍不得食。漢陰令李康獻糗餌數百騾綱,軍士始得食。僖宗召康問之曰︰「卿爲縣令,安操心及此?」康對曰︰「臣爲塵吏,安敢有此進獻。張員外教臣也。」帝异之。

金部郎中金部員外郎编辑

《隋書》曰︰盧昌衡字子均,爲僕射祖孝征所薦,遷尚書金部郎。孝征每曰︰「吾用盧子均爲尚書郎,自謂無愧幽明矣。」

《六典》曰︰金部郎中、員外郎,掌判天下庫藏錢帛出納之事,頒其節制,而司其簿錄。

倉部郎中编辑

《六典》曰︰倉部郎中、員外郎,掌判天下倉儲,受納租稅,出給祿廩之事。凡中外文武官品秩有差,歲再給之。

《唐書》曰︰畢П曆駕部員外郎、倉部郎中。故事,勢門子弟鄙倉、駕二曹,居之者不悅,惟П受命,恬然恭遜,口無异言,執政多之。

倉部員外郎编辑

《唐書》曰︰長慶中孟簡遷倉部員外郎,屬順宗登極,王叔文竊政,驟爲戶部侍郎。簡爲其屬,中立正色,挺然不附。叔文心忌而不敢退黜,言于宰相韋執誼,換刑部員外郎。

 職官部十四 ↑返回頂部 職官部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