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官部二十一 太平御覽
卷二百二十四.職官部二十二
職官部二十三 

散騎常侍编辑

《六典》曰︰唐貞觀初置散騎常侍二員,隸門下省。明慶二年,又置二員,隸中書省,始有左、右之號。幷金蟬、毦貂,左散騎與侍中爲左貂;右散騎與中書令爲右貂,謂之八貂。

又曰︰散騎常侍,晋代此官選望甚重,時與黃門侍郎謂之黃、散。

《漢書·百官表》曰︰散騎、中常侍皆加官,所加或列侯、將軍、卿大夫,正員多至數十人。

應劭《漢官儀》曰︰秦及前漢置散騎及中常侍各一人,散騎騎馬幷乘輿車,獻可替否。

《魏志》曰︰文帝延康元年,置散騎、常侍爲一官。省中置四人,與侍中同掌規諫,不用宦者,宦者爲官不過署令。

《魏略》曰︰散騎常侍比于侍中,貂插右。黃初中始置四人。出入侍從與上談議,不典事。

《蜀志》曰︰魏文帝善孟達之姿才容觀,以爲散騎常侍。

《吳志》曰︰薛瑩既至洛陽,特先見叙,爲散騎常侍,答問處當,皆有條理。

《晋書》曰︰鄭默字思元,爲散騎常侍。武帝出南郊,侍中已陪乘,詔曰︰「使鄭常侍參乘。」

又曰︰阮孚爲散騎常侍。嘗以金貂換酒,復爲所司彈劾,帝宥之。

又曰︰華嶠字叔駿,加散騎常侍,班同中書。寺爲內台,中書、散騎、著作及理音律,天文數術,南省文章,門下撰集,皆典統之也。

又曰︰何劭字敬祖,曾之子也。少與武帝同年,有總角之好,及帝即位,轉散騎常侍,甚見親重。

《晋起居注》曰︰太康七年詔曰︰「尚書馮ヨ忠亮在公,曆職內外,勤恪匪懈,而疾未差,屢求放退。其以ヨ爲散騎常侍,賜錢二千萬,床帳一具。」

又曰︰升平五年詔曰︰「前西中郎謝萬,才義簡亮,宜居獻替,其以萬爲散騎常侍。」

《晋中興書》曰︰庾闡有文章才美,議者以爲宜綜國史,于是召爲散騎常侍。

《晋諸公贊》曰︰司馬駿五六歲能書數,魏王爲帝,駿八歲爲散騎常侍,常侍講。

《齊書》曰︰周盤龍,自平北將軍爲散騎常侍,武帝戲之曰︰「卿著貂蟬,何如兜鍪?」對曰︰「此貂蟬從兜鍪中出耳。」

《齊職儀》曰︰魏氏侍中皆騎從禦,登殿與散騎常侍對挾帝,侍中居左,常侍居右。

《後魏書》曰︰初,高祖以李彪爲散騎常侍,郭祚因入見,高祖謂祚曰︰「朕誤授一人官祿。」對曰︰「豈容聖詔一行而有差异?」高祖曰︰「朕昨誤。」沉吟曰︰「此自應有讓,朕欲別授一官。」須臾,彪有啓云︰「伯石辭卿,子産所惡,臣欲之已久,故不敢讓。」高祖嘆謂祚曰︰「卿之忠諫,李彪正辭,使朕遲回不能復决。」遂不移官。

又曰︰明亮爲常侍,加武勇將軍,進曰︰「臣本官常侍,是第三清;今授武勇,其號至濁。」

又曰︰苟頽,承明元年文明太后令百官舉才堪事、人足委仗者,于是公卿咸以頽應選,征拜散騎常侍。

又曰︰孝文謂散騎常侍元景曰︰「卿等自在集書合省逋墮,致使王言遺滯,起居不修。」

《北齊書》曰︰宋弁爲散騎常侍,遷右將軍,領黃門。弁屢讓,高祖曰︰「散騎位在中書之右;常侍者,黃門之庶兄;領軍者,二衛之假攝。不足空存推讓而弃大委。」

又曰︰朝貴多假常侍以取貂蟬之飾,高隆之自表解侍中,幷陳諸假侍服者,亦請罷之。詔皆如表。

《三國典略》曰︰齊遣散騎常侍崔瞻聘于陳。瞻辭韵溫雅,南人欽服,乃謂之曰︰「常侍前朝何竟不來,今日誰相對者?」

又曰︰賀琛爲梁散騎常侍,梁主與語,常移晷刻,故省中語曰︰「上殿不下有賀雅。」琛容止都雅,故人呼之。

《隋書》曰︰案漢官侍內金蟬左貂,金取剛固、蟬取高潔也。

《董巴志》曰︰內常侍右貂金,銀附蟬,內書今亦同此。今宦者去貂,內史金蟬右貂,納言金蟬左貂。開皇時特加散騎常侍,在門下者貂蟬,至是罷之,惟加常侍。聘外國者特給貂蟬,還則輸納于內省。

《環濟要略》曰︰散騎常侍入侍左右,出則侍事于廊廡之下。

《華嶠集》云︰詔曰︰「散騎以從容侍從,承答顧問,掌贊詔命,平處文籍,故前世多參用文學之士。議郎華嶠有論議著述之才,其以嶠爲散騎常侍兼與中書共參著作事。」嶠表謝云︰「非臣典筆申辭所能陳謝。」

員外散騎常侍编辑

《晋書》曰︰吏部郎李重啓︰東莞太守曹嘉之,才翰學義先代之後,宜補員外常侍。

《晋起居注》曰︰咸康八年,司徒王導表員外常侍孫朝,八年告老,弃身茨宇,永絕榮祿,宜給本官秩俸以終餘年。

《梁書》曰︰賀琛,字國寶,遷員外散騎常侍。舊尚書南座無貂,貂自琛始也。

通直散騎常侍编辑

陶氏《職官要錄》曰︰晋太始十年,詔東平王爲員外常侍,通直殿中,與散騎常侍通直。通直之號,蓋自此始也。

朱鳳《晋書》曰︰左軍陳與騫之子以父老求去職,宿衛不宜曠,詔以爲通直常侍。

《宋書》曰︰通直散騎常侍,員四人,魏末散騎常侍又有在員外。晋武帝使二人與散騎常侍通員直,故謂之通直散騎常侍。晋江左置四人。

《梁書》曰︰鮑泉嘗乘高幰車,從數十,左右傘蓋,服玩甚精。道逢國子祭酒王承,承疑非舊貫,遣訪之。泉從者答曰︰「鮑通直。」承怪焉,復欲辱之,遣逼車問︰「鮑通直復是何許人,而得如此!」都下少年,遂爲口實,見尚豪華人相戲曰︰「鮑通直復是何許人,而得如此!」以之爲笑謔。

《北齊書》曰︰張景仁除通直散騎常侍,及奏,御筆點通直字,遂爲正常侍也。

《隋書》曰︰許善心加通直散騎常侍,聘于隋,遇高祖伐陳,禮成而不獲反命,累表請辭,上不許,留縶賓館。及陳亡,高祖遣使告之,善心素服,號哭于西階之下,藉草東向,經三日,敕書唁焉。明日有詔就館,拜通直散騎常侍,賜衣一襲。善心哭,盡哀,入房改服復出,北面立,垂涕再拜受詔。明日乃朝,伏泣于殿下,悲不能興。上顧左右曰︰「我平陳國,惟復此人,既能懷其舊君,即是我誠臣也。」敕以本官直門下省,賜物千段,馬二十匹。

散騎侍郎编辑

《魏志》曰︰文帝延康元年,置散騎常侍、侍郎各四人。

又曰︰鍾敏字雅叔,年十四爲散騎侍郎,機捷談笑,有父之風。

《魏略》曰︰孟康字公休,安平人。黃初中,以于郭后有外屬,幷受九親賜拜,遂轉爲散騎常侍。是時,散騎皆以高才英儒充其選,而康獨緣妃嬙,雜在其間,故于時皆共輕之,號爲阿九。康既才敏,因在冗官,博讀書傳,後遂有所彈駁,其文義雅而切要,衆人乃更加意。

《晋陽秋》曰︰荀顗,字景倩。帝見而奇之曰︰「荀令,君子也。」擢拜散騎侍郎。

干寶《晋紀》曰︰處士馮恢,志行過人,以爲散騎侍郎。張華曰︰「臣請觀之,若不見臣,上也;見而有傲世之容,次也。敬而爲賓主者,固俗士也。」及華至,恢待之恭,于是時人少之。

《唐書》曰︰高祖初平長安,拜舞人安叱奴爲散騎侍郎,既在朝列,咸陪游宴。禮部尚書李綱諫曰︰「臣案《周禮》,均工樂胥,不得預于士伍。雖復才如子野,妙等師襄,皆終身繼世,不易其業。故魏武帝欲使禰衡擊鼓,先解朝服露體而擊之,問其故,對曰︰」不敢以先王法服而爲伶人之衣也。」惟齊末高緯封曹妙達爲王,安馬駒爲開府,有國家者以爲殷監。今新定天下,開太平之基,起義功臣,行賞未遍,高才碩學,猶滯草菜,而先令舞胡致位五品,鳴玉曳組,趨馳廊廟,故非創規模貽子孫之道也。」高祖不納。

《桓氏家傳》曰︰延康元年初,置散騎之官,皆選親舊文武之才,以爲賓宴之臣,遷桓範爲散騎侍郎。

陶氏《職官要錄》曰︰案漢初有騎郎,常侍有資者得爲騎郎,資滿五萬爲常侍郎。張釋之以資爲常侍郎,蓋此官也。

《華嶠譜叙》曰︰華歆有三子,表字偉容,年二十餘,爲散騎侍郎。時同寮諸郎共平尚書事。年少幷厲鋒氣,要名譽。尚書事至,或有不便,故遺漏不視,及傳書者去,即深文論駁。惟表不然,事有不便,輒與尚書共論,盡其意,主者固執,不得已,然後共奏。司空陳恭等以此稱之。

員外散騎侍郎编辑

《晋起居注》曰︰大興四年詔曰︰「今以前司空從事中郎盧諶爲散騎侍郎,在員外。」

《晋中興書》曰︰苻堅青州刺史苻朗降,烈宗詔曰︰「朗深識逆順,望風歸化,既嘉此誠,亦簡其才,可員外散騎侍郎,幷賜給之。」

《宋書》曰︰員外散騎侍郎,置無員。

《後魏書》曰︰梁三益,字敬安,于南陽內附,高祖與語,善之。曰︰「三益,三益,殊不亞,拜員外散騎侍郎。

通直散騎侍郎编辑

《晋大興元年起居注》曰︰置通直散騎侍郎四人。

沈約《宋書》曰︰晋元帝使員外散騎侍郎二人與散騎通直,故謂之通直散騎侍郎。

《後魏書》曰︰李瑾字道瑜,美容貌,頗有文才,遷通直散騎侍郎,與黃門王遵業、尚書郎盧觀典修儀注。臨淮王式謂瑾等三俊,共掌帝儀,可謂舅甥之國。王、盧,即瑾之外兄也。

 職官部二十一 ↑返回頂部 職官部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