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官部二十七 太平御覽
卷二百三十.職官部二十八
職官部二十九 

衛尉卿编辑

《六典》曰︰衛卿之職,掌邦國器械、文物之事,總武庫、武器、守宮三署之官屬;少卿爲之貳。凡大祭祀、大朝會,則供具羽儀、節鉞、金戟、帷帟、茵{草席}之屬。

《漢書·百官表》曰︰衛尉,秦官也,掌宮門衛屯兵。漢因之。景帝初,更名中大夫,後元年改爲衛尉。

《東觀漢記》曰︰光武二十三年,太尉鮑昱兼衛尉。永元三年,司徒丁鴻兼衛尉。

《後漢書》曰︰銚,音遙。期字次况,潁川人也。拜衛尉卿,期重于信義,憂國憂主,其有不得于心,必犯顔諫諍。

《續漢書》曰︰陰興爲衛尉,每諸將出征伐,身行勞問,無所愛惜。

又曰︰馬光字叔山,爲衛尉卿。上以光謹敕小心,周密畏慎,特親異之。

又曰︰竇固字孟孫,爲衛尉卿。兩宮宿衛見重當時,仁厚謙恭,甚有名稱。

又曰︰趙喜字伯陽,爲衛尉,盡心事上,夙夜匪懈。母沒,上疏乞守服,不許,遣使釋服。

又《百官志》曰︰衛尉卿,秩中二千石,掌官服、衛士、公車令、百官衛士、左右都虞候、宮掖門司馬皆屬焉。

《魏志》曰︰辛毗爲衛尉,清平。與徐邈、胡質,皆以憂國忘私,不營産業,賜二千斛、錢三十萬,布告天下。

又曰︰田預爲幷州刺史。征爲衛尉。屢乞遜位,司馬宣王以預克壯,書諭未聽。預書答曰︰「年過七十而以居位,譬猶鐘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遂因稱疾。

又曰︰辛毗字佐治,爲衛尉卿。帝方修殿舍,毗諫曰︰「詩云︰民亦勞止,汔可小康。」

《吳志》曰︰嚴爲孫權立吳及稱尊號。嘗爲衛尉,祿賜皆散之親戚知故,家常不充。

《晋書》曰︰石崇拜衛尉,與潘岳諂事賈謐。謐與之親善,號「二十四友。」廣成君每出,崇降車路左,望塵而拜,其佞如此。

《宋書》曰︰南郡王義宣子恢爲侍中,領衛尉。晋氏過江不置衛尉,世祖欲重城禁,故復置衛尉,自恢爲始也。

《唐書·官品志》曰︰衛尉卿位視侍中,掌宮門屯兵,卿每月、丞每旬行宮僥,糾察不法,統武庫令、公車司馬令。

《漢官解詁》曰︰衛尉主宮闕之內,衛士于垣下爲廬,各有員部。凡居宮中者,皆置籍于門,按其姓名,有醫巫僦人當入者,本官長吏爲封啓,傳審其印信,然後內之。人有籍者,皆復有符,用木長二寸,以所長官兩字爲鐵印分符。當出入者,按籍畢,復齒符乃引內之也。其有官位得出入者,令執御者各傳呼,前後以相通,從昏至晨分部行夜。夜有行者輒前曰︰「誰!誰!」若此不懈,終歲更始,所以重慎宿衛也。

《漢書舊儀》曰︰衛尉寺在京內,胡廣云︰「宮闕之內,衛士于周垣下爲廬者,若今之伏宿屋矣。」

武庫令编辑

《六典》曰︰武庫令掌藏邦國之兵仗器械,辨其名數,以備國用;丞爲之貳。

《漢書·百官表》曰︰執金吾屬官,有武庫令。

又曰︰杜欽爲大將軍,武庫令職閑無事,欽所好也。

又曰︰武庫令一人。昔武王伐紂,散牛放馬,倒載干戈,韜以虎皮而藏諸武庫。武庫之職,由來尚矣。

《續漢書》曰︰武庫令一人,秩六百石,主兵器。

《晋書》曰︰樂廣欲會荊楊士人,武庫令黃慶進陶侃于廣。人或非之,慶曰︰「此子終當遠到,復何疑也。」

守宮令编辑

《六典》曰︰守宮令掌邦國供帳之屬,辨其名物,會其出入。凡大祭祀、大朝會及巡幸,則設王公、百官位于正殿南門外。

《續漢書》曰︰少府屬官有守宮令、丞,主御紙筆墨及財物諸用,幷封書泥之事。

《魏志》曰︰荀字文若,年少時,南陽何顒異之,曰︰「王佐才也。」舉孝廉,拜守宮令。

董巴《漢中官傳》曰︰守宮,禁內署令,秩千石,在省內用中人,省外士人。

《齊職儀》曰︰守宮,周掌舍之職,王行爲帷宮,即其任也。

公車令编辑

漢書》曰︰張釋之爲公車令。

《續漢書》曰︰公車司馬令,掌宮南門。凡吏民上書、四方貢獻及征詣公車者,皆掌之。

又曰︰周垂字子居,拜侍御史、公車司馬令,不畏强御,以是見怨于幸臣。

應劭《漢官儀》曰︰公車司馬令,周官也,秩六百石,冠一梁,掌殿司馬門。僥夜宮中,天下上事及闕下凡所徵召,皆總領之。李邵以公車司馬入爲侍。

宗正卿编辑

《六典》曰︰宗正卿之職,掌九族、六親之屬籍,以別昭穆之序,幷領崇玄署;少卿爲之貳。

漢書》曰︰宗正,秦官也。應劭曰︰周成王時,形伯入爲正。掌親屬。

又曰︰劉德字路叔,修黃老術,有智略,少時數言時事,召見甘泉宮。武帝謂之「千里駒」。昭帝初爲宗正丞,後爲宗正卿。德妻死,大將軍欲以女妻之,德不敢,畏盛滿也。

又曰︰劉向字子政,元帝時蕭望之、周堪薦向宗室,忠直明經有行,爲宗正。

《東觀漢記》曰︰劉般字伯興,遷宗正。在朝廷竭忠盡節,勤身憂國,夙夜不怠,數納嘉謀,州郡便宜,清淨畏慎,受職修治,振施宗族。

又曰︰劉平字公子,以仁孝著聞。永平三年,爲宗正卿。

《後漢書》曰︰劉軫字君文,梁孝王胤爲宗正,卒官,遂代掌宗正焉。

《續漢書》曰︰宗正卿一人,秩二千石,掌序錄王國嫡庶之次,及諸宗室親屬遠近,郡國歲計,上宗室名籍。

《晋起居注》曰︰咸寧元年,以太中大夫王覽爲宗正卿。

又曰︰太始二年,以侍中中書監朱整爲宗正卿。

《後魏書》曰︰杜銓。初,密太后父豹喪在濮陽,世祖欲命迎葬于鄴,謂司徒崔浩曰︰「天下諸杜,何處望高?」浩對京兆爲美。世祖曰︰「朕今方改葬外祖,意欲取京兆杜中長老一人,以爲宗正,命營護凶事。」浩曰︰「中書博士杜銓,其家今在趙郡,是杜預之後,于今爲諸杜最。」即命詔之。及見,銓器貌瑰雅,世祖感悅,謂浩曰︰「此真吾所欲也。」以爲宗正。

《唐書·官品志》曰︰宗正卿,位視列曹尚書,主皇室外戚之籍,以宗室爲之。

《石氏星經》曰︰宗正二星,在帝座東南。

《山公啓事》曰︰羊祜忠篤寬厚,然不長理劇,宗正卿缺,不審可轉作否?

宗正少卿编辑

《後魏職令》曰︰宗正卿第四品上,第二清用懿清和識參教典者,先盡皇宗,無則用庶姓。

宗正丞编辑

《六典》曰︰宗正丞,掌判寺事。

太僕卿编辑

《六典》曰︰太僕卿掌邦國厩牧、車輿之政令,總乘黃、典厩、典牧、章府四署及諸監、牧之官屬;少卿爲之貳。凡國有大禮及大駕行幸,則供其五輅屬車之屬。

《尚書·冏命》曰︰穆王命伯冏爲周太僕正,伯冏戍名爲太僕,作大御中大夫也。作《冏命》曰︰「昔在文武,聰明齊聖,小大之臣,咸懷忠良。今予命汝作太僕正,正于群僕侍御之臣。」

《周禮》曰︰太僕正,掌正王之服位,出入王之大命,掌諸侯之復逆。王視朝,前正位而退,入亦如之。建路鼓于大寢之門外而掌其政,以待達窮者與遽令;聞鼓聲則速逆御僕與御庶子。祭祀、賓客、喪紀,正王之服位,詔法儀,贊王牲事。王出入,則自在左馭而前驅。

漢書》曰︰夏侯嬰自上初起沛,常爲太僕,竟高祖世以太僕事惠帝,惠帝崩,以太僕事高後。高後崩,代王之來,嬰與東牟侯入清宮,以天子駕迎代王,共立文帝,復爲太僕。

又曰︰《百官表》曰︰「太僕掌輿馬。屬官有大厩、未央厩、象馬三令。又車府、路令、音靈。騎馬、駿馬四令丞;又龍馬、閑駒、橐泉余、承華五監長丞;又邊郡六牧苑令,各三丞;又牧橐、昆蹄令、丞皆屬焉。

《東觀漢記》曰︰祭側界切。彤膂力過人,常貫三百斤弓,馬爲太僕;從帝過孔子講堂,帝指子路室曰︰「太僕,吾之御侮也。」

《後漢書》曰︰征祭彤爲太僕。彤在遼東幾三十年,衣無兼副。顯宗既嘉其功,又美彤清約,拜日賜錢一百萬、馬三匹、衣被、刀劍下至居屋什物,大小無不悉備。

《續漢書》曰︰趙岐字台卿,獻帝以爲太僕,持節安慰天下。

又《百官志》曰︰太僕秩中二千石,掌車馬。天子出,奉駕;大駕則馭。

《魏志》曰︰國淵字子尼,遷太僕。居列卿位,布衣疏食,祿賜散之舊故宗族,以恭儉自守。

又曰︰潘尼字正叔,侍中爲太僕,造《乘輿箴》。

《漢舊儀》曰︰太僕牧師諸苑三十六所,分布北邊,以郎爲苑監官。奴婢三萬人,分養三十萬頭,擇取給六厩,牛羊無數,以給牲犧。

《漢雜事》曰︰石慶爲太僕御出,上問車中幾馬,慶以策數馬畢,舉手曰︰「六馬!」慶于兄弟中最爲簡易,而猶如此。

又曰︰公孫賀以太僕爲丞相,子敬聲代爲太僕。

《晋諸公贊》曰︰郭展爲太僕,留心于養生,是以厩馬充刃;其後征吳,得以濟事。

《唐書·官品志》曰︰太僕卿位視黃門侍郎,統南馬牧、左右牧、龍厩、內外厩丞。

乘黃令编辑

《六典》曰︰乘黃令掌天子車輅,辨其名數與馴馭之法;丞爲之貳。

《宋書》曰︰乘黃令,晋官也。主乘輿金根車及安車、追鋒諸衆車馬。

《齊職儀》曰︰乘黃,獸名也。龍翼馬身,黃帝乘之而仙,後人以名厩。

厩令编辑

《六典》曰︰典厩令掌系飼馬牛,給養雜畜之事;丞爲之貳。

漢書》曰︰太僕屬官有大厩、未央厩、象馬三令,各五丞一尉。又車府、輅令、騎馬、駿馬四令、丞;晋約曰︰漢儀注,大厩,名也,主馬萬匹也。又龍馬、閑駒、橐泉、如淳曰︰厩在橐泉宮下。餘、承革五監長、丞;牧橐、昆蹄令丞。應劭曰︰橐,橐駝。昆蹄,好馬名也。如淳曰︰因以名厩也。武帝太初元年,更名象馬爲桐馬。應劭曰︰主乳馬取其汁,桐洛之味酢可飲,因以名官相動。

又曰︰蘇武爲茤中監。移中,厩名,音移。

又曰︰上官桀遷未央厩,上體不安,及愈,見馬瘦,上怒曰︰「汝以我不復見馬耶!」桀曰︰「聖體不安,日夜憂懼,意誠不在馬。」言未卒,泣數行下,上以爲忠。

《齊職儀》曰︰諸厩有圉師、牧人,養馬之官;校人,掌王之馬正也。

車府令编辑

《六典》曰︰車府令掌王公已下車駱,辨其名數及馴馭之法,丞爲之貳。

史記》曰︰趙高爲秦車府令。

《漢書·百官表》曰︰太僕屬官,有車府令一人,六百石;丞一人。

《東觀漢記》曰︰永平中,車駕出,信陽侯陰就幹車騎突鹵簿,車府令齊國徐匡就車收御者送獄,詔書譴匡,匡自系不出。吳良上書言︰「信陽侯驕慢,幹突車騎,無大臣禮,大不敬。匡執法守正而下獄,臣恐陛下政化由是隳矣。」于是詔出匡,左遷爲即丘長。

《齊職儀》曰︰車府署,周有巾車典輅之職,辨五輅之制。

 職官部二十七 ↑返回頂部 職官部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