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官部三十九 太平御覽
卷二百四十二.職官部四十
職官部四十一 

諸校尉编辑

屯騎校尉编辑

陶氏《職官要錄》曰︰屯騎、越騎、步兵、長水、射聲,五校尉。案︰晋官,晋承漢置,以爲宿衛官,各領千兵。興寧三年,桓溫奏省五校尉。永初元年復置,以叙勛舊。

《東觀漢記》曰︰劉磐字仲興,兼屯騎校尉。時五校官顯職閑,府寺寬敞,輿服光麗,伎巧畢給,故多宗室肺腑居之。

《後漢書》曰︰鄧閶妻耿氏,有節操,痛鄧氏誅廢,子忠早卒,乃養河南尹豹子,嗣爲閶後。耿氏教之書學,遂以通博稱。永壽中,與伏無忌、延篤著書東觀,官至屯騎校尉。

《蜀志》曰︰宗預字德艶,爲屯騎校尉。鄧芝自江州來朝,謂預曰︰「禮,六十不服戎,而卿甫受兵,何也?」預答曰︰「卿七十不還兵,我六十何爲不受耶?」復東聘吳,孫權捉預手,涕泣,遺大珠一斛。

《晋書》曰︰濮陽王允爲屯騎校尉,給千人營,置長史。

《司馬無忌讓屯騎校尉表》曰︰屯騎之任,職典禁旅,御衛事重,必宜其人,豈臣微弱所可克堪?

越騎校尉编辑

《漢書·百官表》曰︰越騎校尉掌越騎。如淳曰︰「越人內附,以爲騎也。」晋灼曰︰「其才力超越。」

《後漢書》曰︰越騎校尉鄧康,以太后久臨朝政,宗門盛滿,數上書長樂宮,諫爭宜崇公室,自損私權。言甚切至,太后不從。康心懷畏懼,永寧元年遂謝病不朝。

又曰︰桓郁遷越騎校尉。詔敕太子、諸王各奉賀致禮。郁數進忠言,多見納錄。

又曰︰《董卓傳》︰越騎校尉汝南伍孚忿卓凶毒,志手刃之,乃朝服懷佩刀以見卓。孚語畢辭去,卓起送至閣,以手撫其背,孚因出刀刺之,不中。卓自奮得免,急呼左右執殺孚,而大詬曰︰「虜欲反耶?」孚大言曰︰「恨不得磔裂奸賊于都市,以謝天地!」言未畢而斃。

謝承《後漢書》曰︰曹節弟破石爲越騎校尉。越騎營伍伯妻有美色,破石從求之,伍伯不敢違。妻執意不肯行,遂自殺。破石淫暴無道,多此類也。

步兵校尉编辑

漢書》曰︰步兵校尉,掌上林苑門。

《東觀漢記》曰︰崔篆,王莽時爲郡文學,以明經征詣公車,太保甄豐舉爲步兵校尉。篆辭曰︰「吾聞伐國不問仁人,戰陣不訪儒士,此舉奚至哉?」遂投劾歸。

又曰︰梁不疑拜步兵校尉,上書曰︰「刊校之職,上應天工,下厭群望,實非過少所任。」

《梁史》曰︰韋粲長八尺,容觀甚偉。初爲麾晋安王參軍,後爲外兵參軍,兼中兵。時潁川庾仲容、吳郡張率前輩,才名與粲同府,幷忘年交好。及王爲皇太子,粲自記室遷步兵校尉。

《後魏春秋》曰︰阮籍以世多故,祿仕而已。聞步兵校尉缺,厨多美酒,營人善釀,求爲校尉,遂縱酒昏酣,遺落世事。

長水校尉编辑

《釋名》曰︰長水校尉,長于水戰、用船之事。韋昭辯云︰「長水校尉,典胡騎,不主水戰也。其厩近水,故以爲名。」

《東觀漢記》曰︰賈宗字武孺。爲長水校尉,數言便宜,賞賜殊特,上美宗既有武節,又兼經術,每燕會,令與當世大儒司徒丁鴻問難經傳。

《蜀志》曰︰秦密爲長水校尉。吳遣張溫來聘,百官皆往餞,而密後往。既至,溫曰︰「彼何人也?」亮曰︰「益州學者也。」及至,溫問密曰︰「君學乎?」答曰︰「五尺童子皆學,何必小人?」……答問如響,應聲而出。溫大敬服之。

王隱《晋書》曰︰下邳王晃,起家爲長水校尉,給千人營,置長史司馬。

射聲校尉编辑

漢書》曰︰射聲校尉,掌待詔射聲。應劭曰︰士工射者冥中聞聲射之則中,因以名也。須待所命而射,故曰待詔射聲。

《東觀漢記》曰︰班超在西域三十一歲,還洛陽,拜爲射聲校尉。

《續漢書》曰︰曹褒遷射聲校尉。案行營舍,不葬者悉爲買空地葬之,設祭,吏士咸稱其仁。

王隱《晋書》曰︰武帝詔曰︰「射聲校尉胡奮,外掌方任,內參九列,不宜同之常例,勿使入直。」

何法盛《晋興中書》曰︰劉超字世逾,中書郎遷爲射聲校尉。時軍校無兵,義興人多義隨,超因領之,號爲君子營,以實宿衛。

中壘校尉编辑

漢書》曰︰中壘校尉武帝置。世祖中興省更置北軍中候掌兵官。掌北軍壘門內外。

胡騎校尉编辑

漢書》曰︰胡騎校尉,掌池陽胡騎,不常置。

虎賁校尉编辑

漢書》︰虎賁校尉掌輕車,武帝初置,有丞、司馬,秩二千石。

城門校尉编辑

《後漢書》曰︰赤眉與李松戰,生得松。時松弟爲城門校尉,赤眉使使謂之曰︰「開城門,活汝兄。」即開門。

《環濟要略》曰︰城門校尉,高祖置,秩二千石,出從緹騎百二十人。

嫖姚校尉漢書》爲嫖姚。服虔音剽搖。師古曰︰勁疾之貌。编辑

漢書》曰︰霍去病以皇后姊子,年十八爲侍中,善騎射,爲嫖姚校尉。

護羌校尉编辑

《東觀漢記》曰︰鄧訓爲護羌校尉,諸胡皆喜,義從。羌胡俗耻病死,每疾臨困,輒以刀自刺。訓聞其困者,輒拘持纏束,不與兵刀,使醫藥療理,愈者非一,小大莫不感悅。及訓病卒官,吏人羌胡愛惜,旦夕臨者數千人。

護烏桓校尉编辑

《續漢書》曰︰護烏桓校尉一人,主烏桓校尉,比二千石。

應劭《漢官儀》曰︰護烏桓校尉,孝武帝時,烏桓屬漢,始于幽州置之,擁節、監領,秩比二千石。

《魏略》曰︰毋丘儉,字仲恭,爲荊、幽二州刺史,持節,領護烏桓校尉。

戊巳校尉编辑

《東觀漢記》曰︰耿恭,字伯宗。永平中始置西域都護戊巳校尉,乃以恭爲戊巳校尉。

南蠻校尉编辑

傅暢《晋諸公贊》曰︰王戎爲荊州刺史、揚烈將軍,領南蠻校尉。

南夷校尉编辑

沈約《宋書》曰︰護南夷校尉,晋武帝立,領治寧州,江左改曰鎮蠻校尉。

西夷校尉编辑

沈約《宋書》曰︰護西夷校尉,晋武帝立,治寧州,江左平蜀後治涪城,終晋世。晋太康三年置。永嘉中益州刺史領西夷校尉。太元末殷荊州表復之,又治涪城也。

西域校尉编辑

沈約《宋書》曰︰護西域校尉,晋武帝立,治雍州。江左廢,安帝元興中又置,寄治西陽。

寧蠻校尉编辑

沈約《宋書》曰︰寧蠻校尉,晋安帝置,治襄陽郡,以授魯宗之。

三巴校尉编辑

《齊職儀》曰︰三巴校尉,銀印、青綬、虎冠、絳朝服,宋太始五年置,以巴東、巴西、梓潼、建平四郡隸焉。建元二年省校尉,改置巴州刺史。

忠義校尉编辑

《吳志》曰︰是儀從孫權討關羽,拜忠義校尉。儀上表陳謝,權令曰︰「孤雖非趙簡子,卿安得不自屈爲周舍耶?」

懷義校尉编辑

《吳志》曰︰太傅馬日磾仗節案兵集東關,在壽春以禮辟孫策,表拜懷義校尉。

折衝校尉编辑

《吳志》曰︰袁術表孫策爲折衝校尉,行殊寇將軍。

翊軍校尉编辑

王隱《晋書》曰︰太康中伐吳還,欲以王爲五官校尉而無缺,始置翊軍校尉,班同長水步兵,以梁、益所省兵爲營。

材官校尉编辑

《魏略》曰︰材官校尉,黃初中置,秩比二千石,主天下材官,屬少府。

驍騎校尉编辑

《魏略》曰︰董卓表太祖爲驍騎校尉,又被征爲典軍校尉。

典農校尉编辑

《魏略》曰︰典農校尉,太祖置,秩比二千石。

司農度支校尉编辑

《魏略》曰︰司農度支校尉,黃初四年置,比二千石,掌諸軍兵田。

建義校尉编辑

《吳志》曰︰《朱據傳》︰孫權諮嗟將帥,追思呂蒙、張溫,以爲據才兼文武,可以繼之,由是拜建義校尉,領兵屯姑孰。

武衛校尉编辑

《吳志》曰︰朱才字君業。爲人精敏,善騎射,權愛異之,常侍從游戲。少以父任爲武衛校尉。

滅虜校尉编辑

《吳志》曰︰賀景爲滅虜校尉,御衆嚴而有恩,兵器精飾。

西園八校尉编辑

范曄《後漢書》曰︰中平五年初,置西園八校尉。

東宮三校尉编辑

沈約《宋書》曰︰武帝永初二年,置東宮屯騎、步兵、翊軍三校尉。

羽林監编辑

《漢書·百官表》曰︰羽林掌送從,飛期門,武帝太初元年置,名曰建章營騎,後更名羽林,取從軍死事之子孫,教以五兵,號曰羽林孤兒。

又曰︰甘延壽字君况,以良家子,善騎射,爲羽林。投石、拔距,絕于等倫,超逾羽林亭樓,由是遷爲郎。

《續漢書》曰︰羽林左右監,皆冠鶡冠。

應劭《漢官儀》曰︰羽林者,言其爲國羽翼如林盛也。一名爲嚴郎,言其御侮嚴厲。其後簡取五營高才,別爲左右監,監羽林左右騎,父死子繼,與虎賁同。

《漢雜事》曰︰竇固以羽林監爲中郎將,征西羌,還中郎印綬,復爲羽林監。

《漢名臣奏》曰︰曹上疏「王者莫不制禮樂」,詔褒即先序禮樂,以帝新制一篇冠首,擢監羽林左騎。

《魏略》曰︰桓範字元則,爲羽林左監,以才學與王象等典集《皇覽》。

《魏志》曰︰夏侯玄字太初,弱冠爲黃門侍郎。嘗進見,與皇后弟毛曾幷坐,玄耻之,不悅,形于色。明帝恨,左遷羽林監。

《梁冀別傳》曰︰冀妻孫壽從弟安,以童幼拜黃門侍郎、羽林監。

期門僕射编辑

漢書》曰︰建元三年,上微行始出,北至池陽,西至黃山,南獵長楊,東游宜春。微行常用飲酎,八九月中與侍中、常侍、武騎及待詔隴西北地良家子能善射者,期諸殿門,故有期門之號,自此始也。

《後漢書》曰︰陰興守期門僕射,典將武騎,從征伐,平定郡國。興每從出入,常操持小蓋,障翳風雨,躬履塗泥,率先期門。光武所幸之處,輒先入清宮,甚見親信。

冗從僕射编辑

《續漢志》曰︰冗從僕射,秩比六百石。武帝置期門郎,有僕射。常從游獵,或以宦者爲之,號冗從黃門僕射,居則直門戶,行則騎從。桓帝永壽三年置冗從僕射。

《續漢志》曰︰先臘一日,大儺逐疫鬼,冗從僕射將之,逐惡鬼于禁中。

《魏志》曰︰冗從僕射畢軌表尚書僕射王思精勤舊吏,忠亮計略不及辛毗,宜以毗代思。

《晋武起居注》曰︰東莞王世子瑾貞固和詳,有識見才幹,以爲冗從僕射。

傅暢《晋諸公贊》曰︰司馬滕字元邁,文獻王泰之第三子也。性沉壯,起家爲冗從僕射。滕意欲業官以自顯,出爲郡守。

 職官部三十九 ↑返回頂部 職官部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