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346

 兵部七十六 太平御覽
卷三百四十六.兵部七十七
兵部七十八 

刀下编辑

陶弘景《刀劍錄》曰:董卓少時,耕野得一刀,無文字,四面隱起作山文,斫玉如木。及貴,示五官郎蔡邕,邕曰:「此項羽刀也。」

又曰:袁紹在黎陽,夢有人授一寶刀。及覺,果在床前。銘曰:「思紹。」思紹,字也。

又曰:郭璞于太原得一刀,文曰:「宜爲將。」後遂爲將軍。及與蜀戰,敗走,遂失此刀。

又曰:王雙曾于市中買得一刀。賣人曰:「得之者貴。」因之不見。雙後佩之,果爲將。將此刀與曹眞,眞以一刀換之。

又曰:鍾會克蜀,于成都土中得一刀。文曰:「太乙刀。」會死,入帳下王伯升。後渡浮江,刀遂飛入水。

又曰:鄧艾年十二,曾讀太山碑。碑下掘得一刀,黑如漆色,長三尺餘。上常有風氣冷凄凄然。時人以爲神賜。

又曰:孫權遣張昭代周瑜爲南郡太守。曾作一刀,背上有「蕩寇將軍」四字,八分書。

又曰:蔣欽拜別部司馬,造一刀。文曰:「司馬」,古隸書。

又曰:周幼平擊曹公勝,拜平虜將軍。因造一刀,遂銘曰:「幼平」。

又曰:董元代少果勇,自打鐵作刀。後討黃祖,蒙沖狹河,元代引刀斷蒙沖纜,分爲二流。大司馬號刀曰「斷蒙刀」。

又曰:潘文偏將軍,爲擒關羽,拜固陵太守。因刻刀曰「固陵」。

又曰:朱理君少愛征討,黃武中,累功拜安國將軍。作佩刀,文曰「安國」。

又曰:關羽爲先主所重,不惜身命,自采武都山鐵爲二刀,銘曰「萬人」。及羽敗,惜刀投于水。

又曰:張翼德初受新亭侯,自命匠煉赤珠山鐵爲一刀。銘刃曰「新亭侯,蜀帝大將也。」後被范强將此刀入吳。

又曰:黃中從先主定南郡,得一刀,赤如血。于漢中擊夏侯軍,一日之中,手刃數百。

又曰:諸葛亮定黔中,從青石祠過,拔刀刺山沒刃,不拔而去。行者莫測。

又曰:蜀主劉備令蒲元造刀五千口,皆連環及刃口,刻七十二煉,柄中通之,兼有二字。

又曰:西晋司馬炎咸寧元年造刀八千口,銘曰「司馬」。

又曰:東晋司馬聃永和五年于房山造五口刀,銘曰「五方」。單符隸書。

又曰:前趙劉元海元熙二年造滅賊刀,長三尺九寸,隸字。

又曰:後蜀主李雄晏平元年造騰馬刀五百口,隸字。

又曰:前凉張紘造刀一百口,無故盡生,文曰「霸」。

又曰:後趙石勒建平元年造一刀,用五金,工用萬人,尖頭,長三尺六寸,銘曰「建平」,隸書。

又曰:石勒未貴時,耕得一刀。銘曰「石氏昌」,篆書。

又曰:石季龍建武十四年造一刀,長五尺,銘曰「皇帝石勒氏」,隸書。

又曰:西凉李駿玄威元年造珠碧刀,銘曰「百勝」,隸書。

又曰:前秦符堅甘露四年造一刀,用五千功,銘曰「神術」,隸書。

又曰:前燕慕容俊元年造二十八口刀,銘曰「二十八將」。

又曰:後燕慕容垂興元元年于中山造刀一口,長三尺六寸,隸書。

又曰:後秦姚萇建初元年造二刀,長七尺,一銘曰「雄」,一曰「雌」,隸字。若叩即鳴。

又曰:西秦乞伏國仁建義三年造刀一口,銘曰「建義」,隸字。

又曰:後凉呂光麟嘉元年造一刀,銘曰「背麟」,長三尺六寸。

又曰:南凉禿髮烏孤大初三年造一刀,狹小,長三尺五寸,青色。匠云「當作之時,夢見一人,披朱衣,云『吾是太乙神,故看爾作此刀。有敵至,刀必鳴。』」後落突厥可汗處。

又曰:南凉慕容去明建平元年造刀四口,文曰「建平」,隸書。

又曰:北凉沮渠蒙遜永安三年造刀百口,銘曰「永安」,隸書。

又曰:夏赫連勃勃龍升二年造五刀,背上有龍雀環,兼金鏤作一龍形,長三尺九寸。劉裕破長安得此刀,後入梁。

又曰:北燕馮跋太平八年造一刀,銘曰「太平」,隸書。

又曰:宋高祖劉裕永初元年造一刀,銘其背曰「定國」,小篆書,長八尺。後入梁。

又曰:宋劉義符景平元年造一刀,銘曰「五色」,小篆書。

又曰:劉淮升明元年掘得一刀,銘曰「上血」,其刀光照一室。帝奇之,常服。至二年七月,帝使楊玉夫候織女,玉夫候不得,懼死,因用弑帝,果如其銘。故知吉凶,其兆見矣。

又曰:齊高祖蕭道成建元年克位造一刀,銘曰「定業」,長五尺,篆書。帝自製之。

又曰:明帝鸞建武二年造一刀,銘曰「朝儀刀」,小篆書,長四尺。

又曰:後魏宣武帝以景明元年于白鹿山造白鹿刀,隸書。

又曰:後魏元昭成帝建國元年于赤冶城鑄刀十口,金鏤「赤冶」二字,隸書。

《莊子》曰:庖丁爲惠文君解牛。丁曰:「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刃若新發于硎。彼節者有間,而刀刃者無厚,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其游刃必有餘地,是以十九年而刀刃如新發于硎。」

《列子》曰:周穆王征西戎,獻赤刀,切玉如切泥。

《墨子》曰:墨子見齊王曰:「有刀于此,試之人頭,倅然斷之,可謂利也。」王曰:「利。」墨子曰:「刀則利矣,孰將受其不祥?」王曰:「刀受其利,試者受其不祥。」墨子曰:「幷國覆軍,賊殺百姓,孰謂受其不祥?」王俯仰曰:「我受其不祥。」

《孔叢子》曰:秦王得西戎利刀,以之割玉如割木。

《淮南子》曰:屠牛坦一朝解九牛,而刀可以剃毛。

又曰:鉛不可以爲刀,銅不可以爲弩,鐵不可以爲弓,木不可以爲斧。

又曰:金勝木者,非以一刀殘林也。土勝水者,非以一業塞江也。業,塊也。

《法言》曰:刀不利,筆不,宜加諸礪。

《阮子》曰:裁國無利器,猶鉛刀而望其巧。

《抱朴子》曰:金丹以塗刀,辟兵萬里。

《論衡》曰:世諱礪刀井上,恐刀墮井中。或說以爲刑之字井與刀也,厲刀井上,井刀相見,恐被刑也。

《典論》曰:魏太子丕造百辟寶刀三,其一長四尺三寸六分,重三斤六兩,文似靈龜,名曰「靈寶」。其二采似丹霞,名曰「含章」,長四尺四寸三分,重三斤十兩。其三鑒似崩霜,刀身劍鋏,名曰「素質」,長四尺三寸,重二斤九兩。又造百辟露陌刀一,長三尺二寸,重二斤二兩,狀似龍文,名曰「龍鱗」。

《聖證論》曰:昔國家有優曰史利,漢氏舊優也。雲梁冀有火浣布、切玉刀。一朝以爲誕而不信也。正始初,得火浣布,乃信。

《楚辭》曰:師望在肆昌何識,師望謂太公也。昌,文王名也。言太公在市肆而屠,何以知識之。鼓刀揚聲後乃喜。後謂文王。

又曰:鉛刀進禦,違弃太阿。太阿,劍名。

張衡《西京賦》曰:吞刀吐火,雲霧杳冥。畫地成川,流渭通涇。

劉禎《瓜賦》曰:折以金刀,四剖三離。

曹植《寶刀賦》曰:建安中,家父魏王乃命有司造寶刀五枚,三年乃就,以龍、虎、熊、馬、雀爲識。太子得一,余及余弟饒陽侯各得一焉。其餘二枚,家王自杖之。賦曰:「有皇漢之明後,思潜達而玄通。飛文義以博致,揚武備以禦凶。乃熾火炎爐,融鐵挺英。烏獲奮椎,歐冶是營。扇景風以激氣,飛光鑒于天庭。爰告祠于太乙,乃感夢而通靈。然後礪以五方之石。鑿以中黃之壤,規員景以定衆,攄神思而造像。垂華紛之葳蕤,流翠采之晃養。陸斬犀象,水斷龍舟;輕擊浮截,刃不氵流。逾南越之巨闕,超有楚之太阿。實眞人之攸禦,永天祿而是荷。」

《樂府歌》曰:秦家有好女,自名曰女休,休年十四五,爲宗行報仇。左執白陽刀,右據宛景矛。

張華詩曰:吳刀鳴手中,利劍嚴秋霜。

《古詩》曰:美人贈我金錯刀,何以報之雙瓊瑤。

後漢馬敬通《刀陽銘》曰:修爾甲兵,用戒不虞。見危授命,臨事而懼。

又《刀陰銘》曰:溫溫穆穆,配天之威。苗裔無疆,福祿來綏。

後漢李尤錯《佩刀銘》曰:佩之有錯,抑武揚文。豈爲麗好,將戒其身。

又《金馬書刀銘》曰:巧冶煉剛,金馬托形。黃文錯鏤,兼勒工名。

魏文帝《露陌刀銘》曰:于鑠良刀,胡練亶時,譬諸麟角,靡所任茲。不逢不若,永世寶持。

曹植《寶刀銘》曰:造茲寶刀,旣礱旣礪。匪以尚武,予身是衛。麟角匪觸,鸞距匪蹶。

王粲《刀銘》曰:相時陰陽,制法利兵。陸犀兕,水截鯢鯨。君子服之,式章威靈。

何晏《斫猛獸刀銘》曰:徒摶不共,作戎宣丘。用造斯器,螭獸是劉。制禽允良,昏明亶時,永厘厥後,蠲民之灾。一作《斬虎刀銘》曰:螭虎是劉。

晋張協《把刀銘》曰:奕奕名金,昆吾遺璞。裁爲把刀,利亞切玉。時文斯偃,含精內燭。威助雖化,武不可黷。

裴景聲《文身刀銘》曰:良金百煉,名工展巧。寶刀旣成,窮理盡妙。文繁波回,流光霆一作「電」。照。在我皇世,戢而不耀。

張協《露陌刀銘》曰:露陌在服,威靈遠振。遵養時晦,曜得崇信。

魏武《軍策令》曰:孤先在襄邑,有起兵意,與工師共作卑手刀。時北海孫賓碩來候孤,譏孤曰:「當慕其大者,乃與工師共作刀耶?」孤答曰:「能小復能大,何害!」

曹植表曰:昔歐冶改視,鉛刀易價;伯樂所眄,駑馬百倍。

表曰:孫皓出案行石頭,還,左右兵皆跳刀大呼,云:「要當爲國家一死戰决之勝。魏帝尚以千人定天下,况今有數萬衆,自足辦事。」皓意大喜,便開庫藏盡出金寶以賜予之。小人無狀,得便持走。

陶侃表曰:伏承大官厨器損失,謹奉獻狼炙刀盤二具。

張衡《與特進書》曰:以爲鉛刀,强可一割。

謝尚《與張凉州書》曰:今致五尺金斷頭刀一口。

班固《與竇箋》曰:今月中舍以令賜固刀把曰:「此將軍少小時所服,今賜固。」伏念大恩,且喜且慚。

謝尚《與楊征南書》曰:雲今餉五尺金頭刀、碧綾車中盾。

梁簡文帝《謝敕賚善勝威勝刀啓》曰:冰鍔含采,琰表飾。名均素質,神號脫光。五寶初成,曹丕先荷其一;二勝今造,愚臣總被其恩。錫韓非之書,未足爲比;給博山之筆,方此更輕。

梁劉孝儀爲晋安王《謝東宮賜玉環刀啓》曰:苗峰珍鋌,利極。謹當擁以雄身,借而安體。

匕首编辑

《通俗文》曰:匕首,劍屬。其頭類匕,故曰匕首。短而便用。

《周禮·冬官桃氏》曰:桃氏爲劍,葛廣二寸有半寸,葛,謂兩刀也。兩從半之。鄭司農云:謂劍脊兩面殺趣鄂者也。以其臘廣爲之莖,圍長倍之。鄭司農云:莖謂劍夾,人所握,鐔以上也。玄謂:莖在夾中者,莖長五寸也。參分其葛廣,去一以爲首,廣而圍之。身長五其莖長,重九鋝,音刷。謂之上制,上士服之。身長四其莖長,重七鋝,謂之中制,中士服之。身長三其莖長,重五鋝,謂之下制,下士服之。上制長三尺,重三斤十二兩;中制長二尺,五寸,重二斤十四兩三分;下制長二尺,重二斤一兩三分,兩之一。此今之匕首也。各以其形貌大小帶之。此上謂國勇力之士,能用五兵者也。《樂記》:武王克商,裨冕縉笏而虎賁之士,說劍也。

史記》曰:燕丹使荊軻刺秦王,預求天下名匕首。趙人徐夫人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藥淬之。以試人,血濡縷無不立死者。摘秦王不中,見誅。

漢書》曰:王莽避火宣室,持虞帝匕首。

《東觀漢記》曰:鄧遵破匈奴,得劍、匕首二三千枚。

《魏志》曰:典韋好節俠。襄邑劉氏與睢陽李禮爲仇,韋爲報之,懷匕首入殺禮,徐步而去。

《後魏書》曰:叔孫俊字醜歸少聰敏。十五內侍左右,以便弓馬轉獵郎。太宗初,以俊爪牙與磨渾等拾遺左右,遷衛將軍,賜爵安城公。朱堤王悅懷刃入禁,欲爲大逆,俊覺悅動有异,便引手于悅懷中,得兩刃匕首,遂執悅殺之。太宗以俊功重,軍國大計,皆委之。

《說苑》曰:秦王以五十里封鄢陵君,鄢陵君辭不受。使唐且謝秦王。秦王怒曰:「嘗見天子之怒乎?一怒,伏尸百萬,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嘗聞布衣韋帶之士怒乎?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其匕首起曰:「今將是矣!」王變色長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秦破韓滅魏,鄢陵獨以五十里存者,徒用先生故乎!」

《零陵先賢傳》曰:劉璋請劉備。璋將楊懷數諫備誤主人,請璋子禕及懷,酒酣,備見懷佩匕首,備出其匕首謂曰:「將軍匕首好,孤亦有,可得觀乎?」懷與之,備得匕首謂懷曰:「汝小子何敢間我兄弟之好邪?」懷駡言未訖,備斬之。

《典論》曰:昔周魯之寶赤刀孟勞,楚越稱太阿,純鈎。餘善擊劍,能以短乘長,故選茲良金,命彼國工,精而煉之,至于百辟。其始成也,五色充爐,巨橐自鼓,靈物仿佛,飛鳥翔舞,以爲三劍三刀三匕首。因姿定名,以銘其拊,惜乎不遇薛燭青萍也。其三劍:一曰飛景,長四尺二寸;二曰流采,長四尺二寸;三曰華鋌,色似彩虹,長四尺二寸。其三刀:一曰靈寶,長四尺二寸,似靈龜;二曰含章,采似丹霞,長四尺四寸;三曰素質,長四尺三寸,刀身而劍鋏。其三匕首:一曰清剛,長二尺三寸,光似堅冰;二曰楊文,長二尺一寸,重一斤六兩,曜似朝日;三曰龍鱗,狀似龍文。

又曰:昔周魯寶鹿狐之戟,屈盧之矛,狐父之戈,徐氏匕首,凡斯皆上世名器,君子雖文事,必有武備矣。

諸葛亮《教》曰:作部仲匕首五百枚,以給騎士。

《鹽鐵論》論:荊軻懷數年之謀,事不就者以尺八匕首不足恃也。

《神仙傳》曰:有書生姓張,就李仲文學隱術,久無所得,患之。張懷匕首斫之,仲文笑曰:「我寧可殺?」

《拾遺記》曰:漢太上皇微時,常佩一刀,長三尺,上有名字。雖難識,疑是殷高宗伐鬼方時物也。上皇游豐沛山中,寓居窮穀。里有冶鑄,上皇息其傍,問曰:「此鑄何器?」工笑答曰:「天子鑄劍,愼勿泄。」上皇謂戲辭,無疑色。工人曰:「今所鑄剛礪,制器難成,若得翁腰間佩刀,雜而冶之,即成神器,可以克定天下。昴星爲輔,以殲三猾。木衰火盛,此爲興何。」上皇曰:「吾此物爲匕首,其利難儔。水斷虬龍,陸斬虎豹。魑魅魍魎,莫能逢之。切玉鐫金,其刃不卷。」工人曰:「若不得此匕首以和鑄,雖歐冶專精,越礪斂鍔,終爲鄙器。」上皇即解之以投爐中。俄而烟焰沖天,日爲之晦。及乎劍成,殺三牲以釁祭。工問上皇曰:「何時得此匕首?」答曰:「秦昭襄王時,余時行,逢一野人于野,授余雲是殷高宗初時物,此世世相傳。上有古書字記其年月。」及成劍,工人視之,其銘尚存,葉前疑也。工人即持以授上皇。上皇賜高祖,高祖長佩于身,以殲三猾。天下已定,呂後藏于寶庫之中。守藏者見白氣如,出戶外如龍蛇。庫名曰靈禽藏。及諸呂擅權,白氣亦滅。案鈎命决,蕭何爲昴星精,項羽、陳勝、胡亥,爲之三猾。

晋張載《匕首銘》曰:先民造制,戒豫爲惟謹。匕首之設,應速用近。旣不忽備,亦無輕忿。利以形彰,功以道隱。

编辑

史記》曰:馮諼聞孟嘗好客,見之。君置之傳舍。五日,彈其劍鋏而歌曰:「長鋏歸來兮,食無魚!」遷之幸舍。五日,彈其鋏歌曰:「長鋏歸來兮,出無輿!」又遷之代舍。五日,又彈其劍鋏歌曰:「長鋏歸來兮,無以爲家!」一出《戰國策》。

曹子建詩曰:長鋏鳴鞘中。

晋張協《長鋏銘》曰:五才幷建,金作明威。長鋏陸離,弭凶防違。素刃霜厲,溢景橫飛。

又《短劍銘》曰:器用名品,詭制殊觀,亦有短鋏,清輝載爛。昔在光明,戢兵靜亂。惟皇寶之,優而弗玩。

左思《吳都賦》曰:毛群以齒角爲矛鋏。劉淵林注曰:鋏刀身劍鋒有長有短也。

编辑

《說文》曰:鎩,鈹有鐔也。鈹,普皮切。

《左傳·昭二十七年》曰:吳公子光伏甲于窟室而享王。門階戶席,皆王親也,夾之以鈹。羞者薦體,抽劍刺王,鈹交于胸。

左思《吳都賦》曰:羽族以嘴距爲刀鈹。鈹,兩刃小刀也。

 兵部七十六 ↑返回頂部 兵部七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