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八十五 太平御覽
卷三百五十五.兵部八十六
兵部八十七 

甲上编辑

《釋名》曰:鎧猶塏,塏,堅重之言也。或謂之甲,似物孚甲以自禦也。

《廣雅》曰:函甲,介鎧也。

《說文》曰:鎧,甲也。钅幹,音汗。臂鎧也。钅亞,,音鴉,金遐頸鎧也。

《世本》曰:杼作甲。宋衷曰:少康之子輿也。甲,鎧也。《墨子》同。

《書》曰:惟口起羞,惟甲胄起戎。孔安國曰:甲,鎧也,言不可輕教令,易用兵。

又曰:魯侯伯禽宅曲阜,徐戎幷興。公曰:「善。[A14H]乃甲胄,矯乃幹。」言當善簡汝甲鎧兜鍪,施汝盾,使可用也。

《易·說卦》曰:離爲甲胄。

《詩》曰:《小戎》,美閔襄公也。備其兵甲以討西戎。西戎方彊,而征伐不休。國人則矜其車甲,婦人能閔其君子焉。

又曰:《叔于田》刺莊公也。叔處于京,繕甲治兵,以出于田。國人說而歸之。

又曰:清人在彭,駟介旁旁。介,胄也。

又曰: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于興師,修我甲兵,與子皆行。

《禮記》曰:介胄,則必有不可犯之色。

又曰:介者不拜。言失容也。

又曰:獻甲者執胄。

又曰:甲若有以前之,則執以將命;無以前之,則袒櫜奉胄。鄭玄曰:甲,鎧也。有以前之謂他贄弊也。櫜,鎧衣也。胄,兜鍪也。袒其衣出兜鍪以致命也。

又曰:國家靡弊,則車不幾,甲不組縢,食器不刻鏤,君子不履絲履,馬不常秣。靡弊,賦稅極也。雕,畫也。幾附纏爲圻鄂也。組縢以組飾之也。組以鎧,飾也。

又曰:賓牟賈侍坐于孔子,言及武樂,孔子曰:「武王克殷,濟河而西,車甲釁許靳切。而藏之府庫而弗復用,然後天下知武王不復用兵也。」

又曰:君子耻服其服而無其容,耻有其容而無其辭,耻有其辭而無其德,是故君子端冕則有敬色,甲胄則有不可辱之色。言色稱其服也。

又曰:儒有忠信以爲甲胄,禮義以爲干櫓,戴仁而行,抱義而處,雖有暴政,不更其所自立有如此者。甲,鎧也。干櫓者,大小盾也。

《周禮》曰:司甲:下大夫二人,中士八人。甲今時鎧也,司其甲戈盾官也。

又曰:燕之無函也,非無函也,夫人而能爲函也。鄭玄曰:言其丈夫人人皆能作是器,不須國工也。燕近强胡,胡習作甲胄也。

又曰:函人爲甲,犀甲七屬,兕甲六屬,合甲五屬。屬讀如灌,注之謂上旅下旅扎續之數也。革堅者扎長。鄭司農云:合甲削革裹肉,但取其表合以爲甲也。犀甲壽百年,兕甲壽二百年,合甲壽三百。鄭玄曰:革堅者,支久也。凡爲甲必先爲容,服者之形容。鄭司農云:容謂象式也。然後制革,裁扎之廣袤也。權其上旅與其下旅,而重若一,鄭司農云:上旅謂要以上也,下旅謂要以下也。以其長爲之圍。圍謂扎要廣厚。凡甲鍛不摯則不堅,已敝則撓。鄭司農云:鍛,鍛革也。贄謂質也。鍛革太熟則革敝,無强撓曲也。

《左傳》曰:鄭武公娶于申,曰武薑。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即位,使段居京,謂之京城太叔。後太叔治甲兵,具卒乘,將襲于鄭。夫人將啓,公聞其期,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

又曰:狄伐衛。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祿位,余焉能戰。」

又曰:楚成王欲黜太子商臣,其師潘崇曰:「能行大事乎?」曰:「能。」以宮甲圍成王。杜預曰:太子宮甲也。

又曰:秦晋師于河曲,秦軍掩晋上軍,趙穿追之不及,返,怒曰:「裹糧坐甲,固敵是求。敵至不擊,將何俟焉!」乃以其屬出。

又曰:宋華元獲于鄭,逃歸。後宋城,華元爲植,巡功。植,將主也。城者謳曰:「旱其目,皤其腹,弃甲而復,旱,出目大。皤,大腹。弃甲,謂亡師也。于思于思,弃甲復來。于思,須之貌。使其驂乘謂之曰:「牛則有皮,犀兕尚多。弃甲則那?」那,猶何也。役人曰:「縱有其皮,丹漆若何?」

又曰:晋侯飲趙盾酒,伏甲將攻之。其右提音峙。彌明知之,趨登曰:「臣侍宴過三爵,非禮也。」遂扶以下。公嗾夫獒焉,明搏而殺之。盾曰:「弃人用犬,雖猛何爲?」鬥且出,提彌明死之。

又曰:晋楚戰于必阝。楚王乘左廣以逐趙旃,趙旃弃車而走林。屈蕩搏之,得其甲裳。下曰裳也。

又曰:齊晋陳于鞍。齊頃公曰:「余姑剪滅此而朝食。」姑,且;剪,盡。不介馬而馳之,晋郤克傷于矢,曰:「餘病。」張侯曰:「擐甲執兵,固即死也。擐,貫也。即,就也。病未及死。吾子勉之!」

又曰:使呂相絕秦曰:「文公躬擐甲胄,跋履山川,征東之諸侯,虞夏商周之胤而朝諸秦。」

又曰:晋楚戰于鄢陵。潘之子黨與養由基蹲甲而射之,徹七札。蹲,聚也。一發達七札。以示王曰:「君有二臣如此,何憂于戰也。」

又曰:晋胥童、夷羊五帥甲八百將攻郤氏。長魚矯請無用衆。旣殺三郤,胥童以甲劫欒書、中行偃于朝。矯曰:「不殺二子,憂必及君。」公曰:「一朝而尸三卿,吾不忍也。」

又曰:楚子重伐吳,爲簡之師,簡,選練也。克鳩茲至于衡山,使鄧廖帥組甲三百、被練三千馬融曰:組甲,組爲甲里,公族所服,被練爲里,甲者所服。杜預曰:組甲成組,文被練。練,袍也。以侵吳。吳人要而擊之,獲鄧廖。其能免者組甲八十、被練三百而已。

又曰:宋灾,樂喜爲司城以爲政,使皇鄖命校正出馬,工正出車,備甲兵,庀武守。

又曰:諸侯會且,遂伐Τ陽。狄彌建大車之輪,而蒙之以甲以爲櫓,杜預曰:狄彌,魯人也。蒙,覆也。櫓,大盾也。左執之,右拔戟成一隊。百人爲隊。

又曰:鄭子孔之爲政也專,國人患之,乃討西宮之難。尉止等作難于西宮,子孔知而不言。子孔當罪。以其甲及子革、子良氏之甲守。以自守。子展、子西率國人伐之,殺子孔而分其室。

又曰:欒盈帥曲沃之甲,因魏獻子以晝入絳。

又曰:崔杼稱疾不視事。莊公問崔子,問疾。遂從薑氏。侍人賈舉止衆從者,而入閉門。爲崔子閉公也。甲興,公登臺而請,弗許。請自刃于廟,弗許。遂殺之。

又曰:楚掩爲司馬,子木使庀賦,庀,治。數甲兵,閱數也。賦車、籍馬,籍,疏其毛色、歲齒,以備軍用。賦車兵徒甲、步卒。甲盾之數。使器仗有常數。旣成,以授子木,禮也。

又曰:鄭伯有嗜酒,爲窟室,而夜飲酒擊鐘焉。子以駟氏之甲,伐而焚之。伯有奔雍梁,雍梁,鄭地。聞子皮之甲不與攻己,喜,曰:「子皮與我矣!」晨,自墓門之竇入。駟帶率國人伐之。伯有死於羊肆。

又曰:諸侯將盟于宋西門之外。楚人衷甲,甲在衣中,欲因會擊晋。伯州犁固請釋甲。子木曰:「晋楚無信久矣。事利而已,苟得志焉,焉用有信。」太宰伯州犁也。告人曰:「令尹將死矣。」爲明年,子木死。

又曰:鄭徐吾犯之妹美,公孫楚聘之,楚子南也。公孫黑又使强委禽焉。禽,雁也。納【糸采】用雁。子南戎服入,左右射,超乘而出。女自房觀之曰:「抑子美夫!」言丈夫。適子南氏。子怒,旣而櫜甲以見子南,欲殺之而取其妻。子南擊之以戈,傷而歸。

又曰:楚靈王伏甲饗蔡靈侯,醉而殺之,刑其士七十人。公子弃疾帥師圍蔡。傳言楚無道也。

又曰:齊子尾卒,子旗欲治其室。子旗,欒施也。欲幷治子尾之家政。殺梁嬰梁嬰,子尾家宰。而立子良氏之宰。子良,子尾之子高疆也。子旗爲子良主宰。其臣曰:「孺子長矣,孺子謂子良也。而相吾室,欲兼我也。」授甲將攻之。陳桓子善于子尾,亦授甲將助之。或告于子旗,子旗不信,則數人告。將往,又數人告于道,遂如陳氏。桓子將出矣,聞之而還,聞子旗至。游服而逆之,去戎備,著常游戲之服。請命。問桓子所至也。對曰:「聞彊氏授甲將攻子,子聞諸乎?」曰:「弗聞。」曰:「子盍亦授甲,無宇請從。」無宇,桓子名也。

又曰:齊惠欒、高氏皆嗜酒,欒高二族,皆出于惠公也。信內多怨彊于陳鮑氏而惡之。夏,有告陳桓子曰:「子旗、子良將攻陳、鮑。」鮑氏遭子良醉而騁,欲及子良醉,故馳告鮑文子也。遂見文子,文子國鮑也。則亦授甲矣。使視二子,二子,子旗、子良。則皆將飲酒。桓子曰:「彼雖不信,彼傳言也。聞我授甲,則必逐我。及其飲酒也,先伐諸?」陳、鮑方睦,遂伐欒、高氏。欒施、高强來奔。

又曰:晋荀躒如周,籍談爲介。王曰:「闕鞏之甲,武所以克商也。闕鞏國所出鎧。唐叔受之,以處參虛,匡有戎狄。」

又曰:魯昭公伐季平子。叔孫氏之司馬戾言于其衆曰:「凡有季氏與無,于我孰利?」皆曰:「無季氏,是無叔孫氏也。」戾曰:「然則救諸。」帥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陷公圍也。公徒釋甲執冰而踞,言無戰心也。遂逐之。逐公徒也。公遜于齊。

又曰:吳子光伏甲于窟室而享王僚,掘地爲室。王使甲坐於道。及其門,坐道邊,至光門。門階戶席皆王親也。

又曰:楚郤宛直而和,國人說之。令尹子常賄而譖郤宛焉。謂子常曰:「子惡欲飲子酒。」子惡,郤宛。又謂子惡:「令尹欲酒于子氏。」無極曰:「令尹好甲兵,子出之,吾擇焉。擇取以進子常。取五甲五兵曰寘諸門,令尹至必觀之而從以酬之。」曰無極辭。及饗日:「惟諸門左。」張帷張兵甲其中也。無極謂令尹曰:「吾幾禍子。子惡將爲子不利,甲在門矣。子必無往。」令尹使視卻氏,則有甲焉,不往。遂令攻郤氏,盡滅郤氏之族黨。

又曰:齊伐晋夷儀。東郭書讓登,讓衆使後而己先登。書與王猛息,戰迄,共止息也。猛曰:「我先登。」書斂甲曰:「曩者之難,今又難焉。」斂甲起,欲擊猛。猛笑曰:「吾從子,如驂之靳。」靳,車中馬也。猛不敢與書爭,言己從書,若驂馬之相隨靳也。

又曰:齊伐魯,魯孟孺子泄帥右師,孺子,孟懿子之子武伯也。顔羽禦,邴泄爲右;二子,孟氏臣。冉求帥左師,管周禦,樊遲爲右,季氏之甲七千,冉有以武城人三百爲已徒卒,老幼守宮,次于雩門之外,南城門也。五右師從之。及齊師戰于郊,師獲甲首八十,冉求所得。齊人不能師。

又曰:哀公會吳子伐齊。甲戌,戰于艾陵,展如敗高子,國子敗胥門,巢王卒助之,大敗齊師,獲革車八百乘,甲首三千,以獻于公。公以兵從,故以勞公。

又曰:吳王夫差敗越于夫椒,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于會稽。

又曰:衛孔文子將攻大叔氏,訪于仲尼。仲尼曰:「胡簋之事則嘗聞之矣,甲兵之事未之聞也。」退,命駕而行。

又曰:侯犯以後阝叛。武叔懿子圍後阝,弗克。駟赤謂侯犯曰:「且盍多舍甲于子之門,以備不虞。」侯犯曰:「諾。」乃命舍甲焉。侯犯請易于齊,齊有司觀後阝,將至。駟赤使周走而呼曰:「齊師至矣。」後阝人大駭,介侯犯之門甲,以圍侯犯。

又曰:晋周綽射殖綽,殖綽齊中大夫肩,兩矢夾ㄕ,曰:「止,將爲三軍,獲;不止,將取其衷。」乃弛弓而縛郭最。皆衿甲面縛。

《公羊》曰:成元年,始作丘甲。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丘使也。何休一解曰:四井爲邑,四邑爲丘。甲,鎧也。譏始使丘民作田鎧也。

《周書》曰:年不登,甲則纓縢宮室不容。甲不以組也。

《戰國策》曰:陘山之事,趙且與秦伐齊。齊王懼,蘇代爲齊獻書穰侯曰:「臣聞往來者之言曰:秦且益起甲兵四萬人以伐齊,臣竊必是之。弊邑之王曰:秦王明熟于計,穰侯智而習于事,必不益趙甲兵以伐齊也。」

《國語》曰:晋平公射安不死,使竪襄搏之,逸。公怒,拘將殺之。叔向聞之曰:「君必殺之。昔吾先君唐叔射兕于徒林,殪,以爲大甲。今君射安不死,搏之不得,是揚吾君之耻也。」賈逵注曰:以兕革爲大甲。安音晏。

又曰:勾踐云:「今夫差衣水犀之甲者億有三千,水犀,獸名。不患其志行之少耻也,而衆之不足也。」

史記》曰:晋趙鞅取晋陽之甲以逐荀寅與士吉,射君側之惡人也。

漢書》曰:甲不堅密,與袒裼音錫同。此將不省兵之禍也。

又曰:周亞夫曰:「介胄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爲之動容。」

又曰:魏氏武卒衣三屬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負矢五十。

《後漢書》曰:朱浮被彭寵攻,懷懼,上疏曰:「今秋稼已熟,復爲漁陽所掠。張豐狂悖奸黨曰增,連年拒守,吏士疲勞,甲胄生蟣虱,弓弩不可施。」

又曰:曹操攻袁譚。弟尚曰:「我鎧甲不精,故前爲曹操所敗。」

《東觀漢記》曰:祭遵薨,賜朱輪容車,遣校尉教騎士四百人披玄甲。

又曰:將軍劉尚擊武陵,沒。議復遣將。馬援年六十二,自請曰:「臣尚能披鎧上馬。」光武試焉。旣上馬,據鞍左右顧眄。上曰:「矍鑠哉!是翁也。」

又曰:劉盆子與丞相二十餘萬人詣宜陽降光武,積兵甲于宜陽城西,高與熊耳山等。

《魏志》曰:景元三年,肅愼國獻皮骨鐵雜鎧二十領。

又《東夷傳》曰:漢時扶夫王葬用玉甲,常以付玄{草免}音免郡王死則迎取。公孫淵誅,得之玄{草免}庫。

《晋書》曰:桓伊爲江州刺史,卒。初,伊有馬步鎧六百領,預爲表,令死乃上之。表曰:「臣過蒙殊寵,受任西藩。淮南之捷,逆兵奔北,人馬器鎧隨處放散。于時,收拾破敗不足貫連,比年營繕幷已修整。今六合雖一,餘燼未滅,臣不以朽邁,猶欲輸力效命,仰報皇恩,此志永絕,銜恨泉壤。謹奉輸馬具裝百具,步鎧五百領,幷在尋陽,請勒所屬領受。」詔曰:「忠誠不遂,益以傷懷。」乃受其所上之鎧。

又曰:馬隆討凉州,或夾道累磁石。賊負鐵鎧,行不得前。隆卒悉被犀甲,無所留礙,賊咸以爲神。轉戰千里,殺傷以千數。

又曰:杜曾,新野人。少驍勇絕人,能披甲游于水中。凡有戰陣,勇冠三軍。

《魏末傳》曰:司馬文王秉政,征諸葛誕。旣被征,詣諸牙門,置酒飲宴,謂衆人曰:「前作千人鎧仗始成,欲以擊賊。今當還洛,不復得用,欲出,將見人游戲。須臾還耳,諸君且止。」乃嚴鼓將七百人出,遂殺樂

《吳曆》曰:魏文帝與吳王明光鎧。

王隱《晋書》曰:馬隆爲武威太守。之郡,惡虜窟局樹機能等斷道圍隆。隆作八陣圖,地廣則鹿角車營幷進,狹則木屋施輪,幷戰幷前。智謀從橫,出其不意,以磁石累夾道側,賊鎧不得過。隆兵著牛皮鎧得過,賊以爲神。

又曰:陶侃夢見司馬與侃鎧者,長史陳協以爲:司馬者,國姓也;鎧者,國之器也;節下當進位。俄轉都督湘州刺史。

崔鴻《後燕錄》曰:苻丕遣石越討慕容豐,皆勸豐逆擊之。豐曰:「我無兵仗,彼有銳鉀,音甲不如待暮一戰而定之。」

《三十六國春秋》曰:太康之初,吳寇新殄,未盈一紀,干戈已尋。蟣虱生乎甲胄,燕雀處于帷幄。

車頻《秦書》曰:苻堅使熊{辶貊}造金銀細鏤鎧,金爲綫以縲之。糸延,音綫。

《宋書》曰:四年不期爲虜所陷。沈文秀被圍三載,外無援兵,士卒爲之用命,無離叛者。日夜戰鬥,甲胄生蟣虱。

《隋書》曰:長孫平爲相州刺史,甚有能名,在州數年。會正月十五日百姓大獻戲,畫衣裳爲鍪甲之象。上怒而覓之。俄而,念平鎮淮南時事,進位大將軍。

又曰:張ち于倫切。累破賊有功,征入朝,拜大將軍。高祖命升御座而宴之,謂ち曰:「卿可爲朕兒,朕爲卿父,今日聚集,示無外也。」其後賜綺羅千匹,綠沉甲獸文具裝。

又曰:權武少果勁,勇力絕人,能重甲上馬。嘗倒投于井,未及泉,復躍而出。其拳捷如此。

《唐書》曰:元和中,以尚書左丞呂膺檢校工部尚書,充東都留守。舊例,命留守必賜旗甲,與方鎮略同。及元膺受任,竟無所賜。朝論以東有寇虞時用元膺,尤不當削其儀制,以沮威望。諫官上疏曰:「華、汝、壽三州例賜戎械,居守之重固宜寵借。」上曰:「此數處幷不當與。」其後遂皆停。

《五代周史》曰:唐景思爲偏將。顯德初,河東劉崇帥衆來寇,世宗親總六師以禦之。及陣于高平,景思于世宗馬前距躍數四,且曰:「願賜臣堅甲一聯,以觀臣之效用。」世宗由是知其名。因以高平陣所得降軍數千人署爲效順指揮,命景思董之,使屯于淮上。三年春,世宗親征淮甸,景思繼有戰功。

 兵部八十五 ↑返回頂部 兵部八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