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十六 太平御覽
卷三百七十六.人事部十七
人事部十八 

编辑

《釋名》曰:心,纖也。所識纖微,無物不貫也。

《禮記·禮運》曰:欲惡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測度也。美惡皆在其心,不見其色也。欲一以窮之,舍禮何以哉?

又《祭義》曰:致樂以治心,則易直子諒之心油然生矣。易直子諒之心生則樂;樂則安,安則久,久則天,天則神;天則不言而信,神則不怒而威。致樂,以治心者也。

又《緇衣》曰:子曰:「民以君爲心,君以民爲體。心莊則體舒,心肅則容敬。心好之,身必安之;君好之,民必欲之。心以體全,亦以體傷;君以民存,亦以民亡。」

又《大學》曰: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

《左傳·莊公》曰:楚武王伐隨,入告夫人鄧曼曰:「餘心蕩矣。」鄧曼嘆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無虧,王薨于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槾音門。木之下。

又《昭公二十一年》曰:周景王鑄無射。泠州鳩曰:「王其以心疾死乎?」

《毛詩·柏舟》曰: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又《穀風》曰: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又《小弁》曰:我心憂傷,惄焉如搗。

又《巧言》曰:他人有心,予忖度之。

《周易·上系》曰:二人同心,其利斷金。

《尚書·仲虺之誥》曰:以義制事,以禮制心。

又《太甲下》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諸道。人以言拂違汝心,必以道義求其意,勿拒逆之。

又《說命》曰:啓乃心,沃朕心。

又《泰誓》曰:受有臣億萬,惟億萬心。人執异心不和諧。予有臣三千,惟一心。三千一心言同欲。

又曰:朝涉之脛,剖賢人之心。

又《酒誥》曰:誕惟厥縱淫逸于非彝,用燕喪威儀,民罔不[B242]傷心。

又《周官》曰:作德,心逸日休;作僞,心勞日拙。爲德直道而行,于心逸豫,而各日美;爲僞飾巧百端,于心勞苦,而事日拙不可爲。

《論語》曰:七十而縱心所欲,不逾矩。

又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

史記》曰:吳公子季札初使北,過徐君,徐君好季札劍,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爲使上國,未獻。還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其寶劍,系之徐君冢樹而去。從者曰:「徐子已死,尚誰予乎?」季子曰:「不然。始吾心已許之,豈以死倍吾心哉!」

《戰國策》曰:蘇秦爲趙合從于楚威王,王曰:「秦,虎狼之國,不可親。寡人臥不安席,食不甘味,心搖搖然如懸旌無所終薄。」

《漢書·張耳傳》曰:上從東垣過柏人,欲宿,心動,帝曰:「柏人者,迫於人也!」不宿而去。

又《鄭崇傳》曰:尚書令趙彩碟諂,素害崇,知其見疏,因奏崇與宗族通,疑有奸,請治。上責崇曰:「君門如市,人何以欲禁切主上。」崇曰:「臣門如市,臣心如水。」

《東觀漢記》曰:許輔,平原人,爲縣門下小吏。縣令劉雄爲賊所攻,欲以矛刺雄,輔前叩頭,以身代雄。賊等遂戟刺輔,貫心洞背即死。東郡太守捕得賊,具以狀上,詔書傷痛之。

《蜀志》曰:劉琮聞曹公來征,遣使請降。先主在樊聞之,率衆南行,諸葛亮與友人徐庶幷從,爲曹公所追,獲庶母。庶辭先主而指其心曰:「本欲與將軍共圖王霸之業者,以此方寸之地也。今失老母,方寸亂矣,無益于事,請于此別。」遂詣曹公。

《晋書》曰:張華被誅。華曰:「臣先帝老臣,中心如丹。臣不愛死,懼王室之難,禍不可測也。」

又曰:阮咸與籍爲竹林之游,太原郭弈、高爽爲衆所推,見咸而心醉,不覺嘆焉。

又曰:顧和。王導爲揚州,辟從事。月旦當朝,未入,停車門外。周顗遇之,和方擇虱,夷然不動。顗既過,顧指和心曰:「此中何所有?」和徐應曰:「此中最是難測地。」顗入,謂導曰:「卿州吏中有一令僕才。」導亦以爲然。

《齊書》曰:陸惠曉匪躬清恪,風神俊朗。何點每嘆曰:「惠曉心如明鏡,遇形觸物,無不朗然。」

又曰:南陽宋玄卿,有志行,早孤,爲祖母所養。祖母病,玄卿在遠輒心痛。大病則大痛,小病小痛,以此爲常。

《南史》曰:賀道養工下筮,經遇工歌女,人病死,爲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之歌耳。」乃以土塊加其心上,俄頃而蘇。

《唐書》曰:憲宗問宰臣爲理之要何先?裴對曰:「先正其心。」上深然之。

又曰:魏州節度使田布以牙將史憲誠離間三軍,度衆終不爲用,乃密表陳情,號哭拜授。其從事李石乃入啓父靈,抽刀刺心曰:「上以謝君父,下以示三軍。」言訖而絕。

又曰:昭宗龍紀玄年,杭州刺史錢Α攻宣州,下之,擒劉浩,剖心以祭周寶。

《國語》曰:觀其容而知其心矣。

又曰:諺曰:「衆心成城。」

《老子》曰: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爲心。

《管子》曰:心之在體,君之位也。九竅之有職,官之分也。心處其道,九竅修理。故曰上離其道,下失其事。

《晏子春秋》曰:景公田于署梁,十八日不返,晏子往見,公曰:「夫子何遽,得無有故乎?」對曰:「國人皆以君安野而好獸。」公曰:「夫以獄訟不正,則太士子牛存焉;社稷宗廟不享,則太祝子游存矣;倉廩不實,申田存矣;國家之有餘不足騁乎,則吾子存焉。寡人有吾子,猶心有四支,故心得佚。」晏子曰:「若心有四支而得佚,則可令四支一日無心乎?」公罷田而返。

又曰:崔杼殺莊公,敢不盟者戟鈎其頸,劍承其心。晏子不與盟而出,上車,其僕將馳,晏子撫其手曰:「鹿生于山野,命懸于庖厨,嬰命有所懸矣!」成節而去。

又曰:一心可以事百君,百心不可以事一君。仲尼聞之曰:「小子記之:胩子以一心事百君。」

《文子》曰:心者,形之主也;神者,心之寶也。

《列子》曰:魯公扈、趙嬰齊同見扁鵲,鵲曰:「公扈志强而氣弱,足于謀而寡斷;嬰齊志弱而氣强,故少于慮而傷于專。若換汝之心,則均于善矣。」遂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救以神藥,既寤如初。于是公扈反嬰齊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不識。嬰齊反公扈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亦不識也。

又曰:龍叔謂文摯曰:「吾有疾,子能已乎?」文摯乃命龍叔背明而立,文摯從而向明理望之。既而曰:「噫!見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虛矣,幾聖人也!子心六孔通流,一孔不達舊說聖人心有七孔。今聖知爲病者,或由此乎?」

孟子曰:人皆知糞其田,莫知糞其心,糞田不過苗利得粟,糞心易行而得所欲。何謂糞心?博學多聞。何謂易行?一欲止淫。

又曰:見孺子入井,皆有惻隱之心,非子父母也。無此心者,非人也;無善惡之心,非人也。

《莊子》曰:孔子曰:「凡人心險于山川,難知于天。」

又曰:萬惡不可納于靈台。司馬注曰:心爲神聖之台。

又曰:至人之用心若鏡,郭象注曰:鑒物無錯。不將不迎,應而不藏。來即應,去即止。

《韓子》曰:西門豹性急,佩韋以自緩;已董安于心緩,佩弦以自急。

《子思子》曰:百心不可得一人,一心可得百人。

《孫卿子》曰:君子之學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支,動靜皆可爲法。

《公孫尼子》曰:心者,衆知之要,物皆求于心。

《淮南子》曰:夫心者,五藏之主也。所以制使四支,流行血氣,馳騁于是非之境,而出入于百事之門戶者是也。

《抱朴子》曰:昔西施心病,臥于道側,蘭麝芬芳,見者咸美其容。

《篤論》曰:杜怒,與宋瓘書曰:「吾年五十不見廢弃者,遭明達君子,亮其本心,若不見亮,便刳心著地,正數斤肉耳,何足有所明耶!」

《傅子》曰:心有管龠,須言而發。

又曰:人皆知滌其器,而莫知洗其心。

《异苑》曰:鄭玄師馬融,三載無聞,融鄙而遣還。玄過樹陰下假寐,夢見一父老以刀開其心,謂曰:「子何學矣?」於是寤而即反,遂精洞典籍。融嘆曰:「《詩》、《書》、《禮》、《易》,皆已東矣。」

《列女傳》曰:王子比干諫,紂以爲妖言,妲己謂曰:「吾聞聖人之心有七竅,竅有九毛。」遂剖視之。

《括地圖》曰:無咸民食土死即埋之,其心不朽,百年復生,去玉關四萬六千里。

《風俗通》曰:俗說無恙,無病也。凡人相問無病也。案《易傳》:上古露宿患恙蟲噬食人心,凡相訪,問曰:「無恙乎?」非謂病也。

《世說》曰:魏武云:「人欲危已,己輒心動。」因語所親小人曰:「汝懷刀密來我側,我必心動,使戮汝,但勿言,當厚相報。」懷刀者信焉,遂斬之。謀逆者挫氣。

又曰:簡文帝入華林園,顧謂左右曰:「會心處不必在遠,翳然林木,便自有濠梁想,覺魚鳥自來見親。」

《諸葛亮書》曰:吾心如秤,不能爲人作輕重。

编辑

《說文》曰:肝,火藏也。

《釋名》曰:肝,也,于五行屬木,故其體狀有枝也。凡物以木爲也。

《樂動聲儀》曰:五藏肝仁,肝所以仁者何?肝,木之精也。仁者好生,東方者,陽也。萬物始生,故肝象木色而有枝葉。

史記》曰:盜跖日殺不辜п,肝人之肉,暴戾恣雎,聚黨數千人,橫行天下,竟以壽終。

漢書》曰:蒯通說韓信曰:「今劉項分爭,使人肝腦塗地,流離中野,不可勝數。」

又曰:息夫躬絕命辭曰:「涕泣流兮蘭,心結忄骨音骨兮傷肝。」

《魏末傳》曰:諸葛誕殺文欽。及城陷,欽子鴦虎先入,殺誕,啖其肝。

《續晋陽秋》曰:會稽太守謝琰拒孫恩,恩帳下都督張猛于後斫馬,琰墮地,遂殺之。高祖左里之捷生禽猛,送琰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

崔鴻《十六國春秋·北凉錄》曰:馬權兄爲凉將綦母詡所殺。權後殺詡,食其肝。

《括地圖》曰:細民肝不朽,死八年復生,穴處,衣皮。

《莊子》曰:盜跖居太山,膾人肝而食之。

《呂氏春秋》曰:衛懿公有臣弘演,有所使。翟人攻衛,殺懿公,盡食其肉,獨舍其肝。弘演至,報使見肝,盡哀而止曰:「臣請爲衤暴。」音博「因自殺,先出其肝,內公之肝。」齊桓公聞之復衛。高誘注曰:衤暴,表也。

《賈子》曰:武王伐紂,紂鬥而死,弃之王門外。民蹈其腹,蹙其腎,踐其肺,履其肝。武王以幃守之,民褰而入,以石抵之者猶未止。

《唐書》曰:天寶三年,有星如月,墜于東南,墜後有聲。京師訛言:「官遣棖捕人肝以祭天狗。」人相恐,畿縣尤甚。發使安之。

《談藪》曰:徐擒好爲體語,嘗體一人病癰,曰:「朱血夜流,黃膿晝寫,斜看紫肺,正視紅肝。」

编辑

《說文》曰:肺,水藏也。

《釋名》曰:肺,勃也,其氣勃鬱也。

《毛詩·蕩·桑柔》曰:自有肺腸,俾民卒狂。

《博物志》曰:Α音留民其肺不朽,百年復生。

《白虎通》曰:肺所以義者何?肺者金之精,義者斷决西方,亦殺成萬物。故肺象金色,白系于鼻。

编辑

《說文》曰:脾,金藏也。

《釋名》曰:脾,裨也,在胃下,裨助胃氣,主化也。

陳思王《辯道論》曰:甘始論車師之西國,兒生,劈背出脾,欲其食少而努行也。

《白虎通》曰:脾之爲言幷也,所以幷積氣。

又曰:脾所以信何?脾者土之精,土尚任,養萬物,無所私,信之至也。故脾象土色黃,系于舌。

编辑

《說文》曰:腎,水藏也。

《釋名》曰:腎屬水,主引水氣灌注諸脉也。

《尚書·盤庚》曰:今我其敷心腹腎腸,曆告爾百姓于朕志。布心腹,言輸誠于百姓以告志。

《文子》曰:腎主鼻。

《白虎通》曰:腎所以知何?腎者水之精;知者進止,無所疑惑,水亦進而不惑,北方水,故腎黑陰,故腎雙居。

编辑

《說文》曰:膽,連肝之府也。

史記》曰:吳既赦越王勾踐返國,苦身焦思,置膽于坐,臥即仰飲膽曰:「汝忘會稽之耻乎?」

《魏志》曰:樂進字文謙,陽平衛國人。容貌短小,心膽烈,從太祖,爲帳下吏。

又曰:袁紹在黎陽,將南渡,時程昱有七百兵守鄄城。太祖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紹擁十萬衆,自以所向無前,今見昱兵少,必不來攻。」太祖從之,紹果不往。太祖謂賈詡曰:「程昱之膽,過于賁育。」

又曰:袁紹既幷公孫瓚,兼四州地,衆十餘萬,諸將以爲不可敵。公曰:「紹志大而知小,色厲而膽薄,土地雖廣,糧食豐,所以爲奉吾也。」

《吳志》曰:呂蒙病篤,孫權問曰:「卿如不起,誰可代者?」對曰:「朱然膽有餘,愚以爲可任。」蒙卒,權假朱然節,鎮江陵。

又曰:朱然長不過七尺,氣候分明,內行修潔,其所文彩,惟施軍器,餘皆質素,終日欽欽。常存戰場,臨急膽定,尤過絕人。

《管輅別傳》曰:輅年十五,琅琊太守單子春雅有才度,欲見輅,輅造之,客百餘人,有能言之士。輅謂子春曰:「府君名士,加有雄貴之姿,輅既年少,膽未堅剛,若欲相觀,懼失精神,請先飲三升清酒,然後而言。」子春大喜,酌三升,獨使飲之。于是輅與人人答對,言皆有餘。

《趙雲別傳》曰:字子龍。先主入益州,留守營。曹公爭漢中地,運米北山下,數千萬囊。黃忠以爲可取,過期不還,將數十人出圍視忠。值曹公揚兵大出,雲爲前鋒所擊,且鬥且却,公軍散走,已復合,雲陷敵,還入營,更大開門,偃旗息鼓。公疑雲有伏兵,引去。鼓震,以戎弩于後射公軍,公軍驚駭,因相蹂踐,墮漢水死者甚多。先主明日自來視昨戰處,曰:「子龍一身都爲膽。」

《宋書》曰:太學生會稽魏淮,以才學爲王融所賞。既欲奉子良,而淮鼓成其事。太學生盧義、丘園賓竊相謂曰:「竟陵才弱,王中書無斷,敗在目中矣。」及融誅,召淮入,舍人省詰問,遂懼而死,舉體皆青。時人謂淮膽破。

《唐書》曰:武懿宗撫河北諸州。先是百姓有脅從賊者,後得歸來,懿宗以爲同反,盡生刳,取其膽,然後行刑,流血盈前,言笑自若。

又曰:孫思邈對盧昭鄰曰:「膽欲大而心欲小。」

黃帝《素問》曰:膽者,中心之官,斷决出焉。

《白虎通》曰:膽者肝之府,肝者木之精,主仁。仁者苦不忍,故以膽斷。是以仁者有勇,故膽斷也。肝膽异處何?以其相爲府也。肝者木精,木之爲言牧也。人怒,無不色青目振張者,是其效也。

《西京雜記》曰:秦有方鏡,廣四尺,高五尺九寸。表里有明,人直來,照之影則倒見;以手掩心而來,即見腸胃、瘟糯曆然。人有疾病,在內藏掩心照之,即知病之所在。女有邪心則膽張心動。秦始皇帝以照宮人,膽張心動者則殺之。

《世說》曰:姜維死時見剖,膽大如鬥。

编辑

《說文》曰:胃,府也。

《釋名》曰:胃,圍也,受食物也。

《春秋玄命苞》曰:胃者,脾之府,主禀氣;胃者,之委。故脾禀氣也。

《魏略》曰:陳思王精意著作,食飲損减,得反胃病也。

《物理論》曰:腹胃五藏之府,陶治之大化也。

编辑

《說文》曰:腸,大小腸也。

《釋名》曰:腸,暢也。暢胃氣,去滓穢也。

史記》曰:聶政刺殺韓累,因自披面抉眼,自屠出腸,遂以死。

又曰:衛綰爲中郎將,郎官有譴,常蒙其罪,不與他將爭;有功,常讓他將。上以爲廉,忠實無他腸。

《後漢書》曰:董卓將兵擊韓遂,詔徵卓爲少府,不肯就,上書言:「所將湟中義從及秦胡兵牽挽臣車,使不得行。羌胡弊腸狗態,言羌胡心腸畢弊惡,情態如狗也。臣禁不能止。」

《魏略》曰:丁沖爲司隸校尉,後數歲,遇諸將飲,美不能止,醉,爛腸而死。

《吳書》曰:孫堅母懷堅,夢腸出繞吳昌門,寤而懼之,告鄰母,母曰:「安知非吉徵。」

《梁書》曰:王偉嘗爲侯景作檄,檄湘東王。及景敗,獲偉,王怒,釘其舌,抽其腸而死。

《抱朴子》曰:欲得長生腸中清,欲得不死腸無屎。

《白虎通》曰:大腸小腸,心之府也,主禮。禮有分理,腸亦大小相承受也。

王子年《拾遺錄》曰:北有浣腸之國,從口中引腸出,出而浣濯之,更遞易其五藏。浣畢,嘯傲而飛焉。

《楚辭·九章》曰:惟郢路之遼遠,腸一夕而九回。

膀胱编辑

《廣雅》曰:膀胱謂之脬。音胞

《釋名》曰:胞,𩎘步交切。也。𩎘,虛空之言也,主以虛承水汋也。或曰膀胱,言體短而橫廣也。

《春秋玄命苞》曰:膀胱者,肺之府也。肺者斷决,膀胱亦常張有勢,故膀胱决難也。

编辑

《說文》曰:隹,尻也。隹,音誰。

《釋名》曰:尻,寥也,所在寥牢深也。

漢書》曰:文帝嘗夢欲上天,不能,有一黃頭郎推之上天,顧見其衣尻帶後穿。師古曰:衣尻帶後,謂衣當尻上,而居革帶之下處也。覺而之漸台,以夢中陰目求推者郎,見鄧通,其衣後穿,夢中所見也。召問其姓名,文帝甚悅,尊幸之。

王隱《晋書》曰:成都王攻洛,大駕幸北城。上觀看孟豺,軍人擘尻面天子。豺後降長沙王,以豺軍人辱帝,東市斬之。

《晋中興書》曰:胡毋輔之子謙之醉,與父語,常呼父字,輔之亦不怪也。常窺輔之,厲聲曰:「彥國老年,不得爲爾!將令我尻背東壁。」輔之遽呼入,與共飲酒。其爲放達如此。

京房《易妖占》曰:人生子無尻,國主以仇亡。

《淮南子》曰:北方人下尻。

 人事部十六 ↑返回頂部 人事部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