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0381

 人事部二十一 太平御覽
卷三百八十一.人事部二十二 美婦人下
人事部二十三 

《莊子》曰:西施、毛嬙,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高飛。

《尹文子》曰:齊有黃公者,好謙卑。有二女皆國色,常謙辭毀之,以爲醜惡。醜惡之名遠布,年過而一國無敢聘者。衛有鰥夫失時冒娶之,果國色。

《闞子》曰:西施自窺于井,不恃其美,猶佐湯沐;堯舜自窺于世,不恃其賢,猶須才德。况中庸而距諫!嫫母自窺于井,以爲媚于西施;桀紂自窺于世,以爲賢于堯舜。

《韓子》曰:魏王遺楚王美女,王甚悅之。

《慎子》曰:毛嬙、西施,天下之至姣也,衣以皮褐則見者皆走,易以玄錫則行者皆止。

《淮南子》曰:曼顔皓齒,形誇骨佳,不待脂粉芳澤而美者,西施、陽文也。許慎注曰:陽文,楚好女也。

又曰:蔡之幼女,衛之稚質,纂組奇彩,抑黑質,揚赤文,纂組,織紀也,如今之綬也,沒黑見赤其工也。湯禹之知不能逮也。言不能及二國女之行也。

《神仙傳》曰:介象字玄則,會稽人。入山求仙,見谷上有石,皆紫色,如鶏子,象取二枚,見一美人,被五彩。象向之叩頭,乞長生,女曰:「汝急送手中物,還著故處。汝未應取此。」象乃送石還,女授丹方一首。

《穆天子傳》曰:赤烏之人獻二女于天子,女聰、女列。赤烏氏,美人之地也。

劉向《列仙傳》曰:蕭史者,秦穆公時人,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鶴。穆公女弄玉好之,公以妻焉,一朝隨鳳飛去。

《漢武內傳》曰:西王母乘紫雲之輦,履玄瓊之舄,下輦上殿,呼帝共坐,命侍女許飛瓊鼓雲和之簧。

《續列女傳》曰:曹節弟破石爲越騎校尉。越騎營伍伯妻有美色,破石從求之,伍伯不敢違。妻執意不肯行,遂自殺。

《襄陽耆舊記》曰:楚襄王游夢,望朝之餘,上有雲氣,宋玉曰:「昔先王游高唐,怠而晝寢,夢一婦人,曖乎若乎若星,將行未至,如浮如傾,對曰:我帝季女,名曰瑤姬,未行而喪,封乎巫山之台,精魂爲草,實爲靈芝。」

《西京雜記》曰:卓文君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肌膚柔如脂。十七而寡,爲人放誕風流,故悅長卿之才,而越禮焉。長卿作《美人賦》以自刺。

王子年《拾遺記》曰:魏文帝所愛美人,姓薛名靈芸,常山人也。靈芸年十七,容貌絕世。時明帝選良家子入宮,靈芸別父母,欷累日,泪下沾衣。至升車就路之時,玉唾壺承泪,壺即如紅色。及至京師,壺中之泪凝如血矣。

又曰:蜀先主甘後,沛人,生微賤,里中相者云:「此後後貴,位極宮掖。」及後長,體貌特异。年十八,玉質柔肥,態媚容冶。先主置後白綃帳中,戶外望者如月下聚雪。河南獻玉人高三尺,乃取玉人置後側,常稱:「玉人之所貴,比德君子,况爲人形,而不可說乎!」後與玉人潔白齊色,觀者殆相亂惑。嬖者非惟嫉于後,亦妒在玉人。後欲毀之,乃誡上曰:「昔子罕不以玉爲寶,《春秋》美之。今吳、魏未滅,安以妖玩經懷,勿復進也?」上乃徹玉人,衆嬖皆退。當時以甘後爲神知婦人。

又曰:吳王潘夫人父坐法,夫人輸入織室,容態少儔,江東絕色。同幽者百餘人,謂夫人曰「神女」,敬而遠之。有司陳于吳主,使圖其容。夫人憂戚不食,减瘦改形。工人寫之以進吳主,主見喜,以虎魄如意撫案嗟曰:「此神女也!愁貌尚能感人,况在歡樂!」乃納于後宮。

又曰:孫亮作綠琉璃屏風,每于月下清夜舒之。常愛寵四姬,皆振古絕色:一名朝姝,二名儷居,三名潔華,四名洛寶。

又曰:周成王時有因祗國,去王都九萬里,獻女工一人,善于工巧,體貌輕潔,被纖羅雜綉之衣,長袖修裾。風至,則結其襟帶,恐飄搖不能自止。善織,以五色絲引而結之,則成文錦。

《吳會分地記》曰:土城者:勾踐時索美女,欲以獻吳,于羅山得西施、鄭旦,作土城貯之,使近道習見人,令賢傅母教之三年。

段龜龍《凉州記》曰:隱王美人張氏,色艶,出家爲道。乃自投門樓,雙股頻折,口誦經,顔色自若,俄而死。

《鄴中記》曰:廣陵公陳逵妹,才色甚美M袖長七尺,石虎以爲夫人。

《三國典略》曰:崔孝芬取貧家子賈氏以爲養女,有姿色。騰納之,請以邑號。

又曰:齊武成曾有疾,自雲初見空中有五色物,稍近變成一美婦人,去地數丈,亭亭而立。徐之才云:「此至靈所致」,即進湯服一劑,便覺稍遠;又服,還變成五色物。數劑疾平。

《帝王世紀》曰:紂以鬼侯爲三公,鬼侯有女美,而進之于紂,紂悅之。妲己乃泣而譖之,紂怒鬼侯女,遂殺之,而醢鬼侯。

何集《續帝王世紀》曰:張天錫疾篤。閻、薛二姬幷有國色,天錫謂曰:「吾死之後,汝二人豈可更爲他妻?」皆曰:「尊若不諱,請效死尊前,誓無他志。」二人自殺。天錫有瘳,追悼二姬,葬以夫人禮。

《說苑》曰:齊王起九重之台,募國中有畫者,賜之錢,狂卒敬君居常饑寒,妻端正。敬君工畫,貪賜畫台,去家日久,思念其妻,像向之嬉笑。旁人瞻見之,以白王,王即設酒與敬君相樂,謂敬君曰:「國中獻女無好者,以錢百萬,謂妻可乎?不者,殺汝。」敬臼甸忄章惶聽許。

《世語》曰:太祖下鄴,文帝先入袁尚府,有婦女被髮垢面,立紹妻後,文帝問之,答曰:「是熙妻」,顧攪,以袖拭面,姿貌絕倫。遂納之。

《世說》曰:漢玄帝宮人既多,乃令畫工圖之,欲有呼者,輒披圖召焉,其中皆行貨賂。王昭君,姿容甚麗,志不可苟求。工遂毀爲甚醜,終身不召。後匈奴來和,求美女于帝,以昭君充行,既召見而嘆之。

又曰:桓宣武平蜀,以李勢妹爲妾,主始不知,既聞,與數十婢拔白刃襲之。溫尚明帝女南康長公主。正值梳頭M袖籍地,膚色玉耀,不爲動容。徐曰:「國破家亡,以至今日,若能見殺,乃其本懷。」主慚而退。

《俗說》曰:宋禕是石崇妓綠珠弟子,有色,善吹笛,後在晋明帝處。帝疹患篤,群臣進諫:請出宋禕,帝曰:「卿諸人誰欲得之?」阮遙集時爲吏部尚書,對曰:「願以賜臣。」即與之。

《典說》曰:司隸馮方女,國色也,避地揚州,袁術登城見而遂納焉。諸婦害其寵,紿言將軍以貴人有志節,但見時示憂色,必長見敬重。馮氏如其言,術益哀之。諸婦因絞懸之厠,言自殺。術誠以爲不得志而死,乃厚葬之。

《方言》曰:娥、贏,音盈。好也。秦曰娥言娥娥也。宋謂之嬴也。秦晋之間,凡好而輕者謂之娥。自關而東,河淆之間謂之苗,今關西人亦呼好爲苗,吾交切。或謂之姣,言姣潔也,音交。趙魏燕岱之間曰姝,音妹,亦四方通語耳。或曰豐。豐容也,音蜂。自關而西,秦、晋之間故都曰懺。秦舊都,今扶風雍縣也。晋舊都,今太原晋陽縣也。其俗通呼好爲懺,五幹切。

又曰:钅小、錯眇切。洛夭切。好也。青徐海岱之間曰钅小,或謂今通呼小姣潔喜好者爲眇。好,凡通語也。朦龐鴟ζ豐也。自關而西,秦晋之間凡大貌謂之朦,或謂之龐。豐,其通語也。娃烏佳切。諾過切。途了切。艶,美也。吳楚衡淮之間曰娃,南楚之外曰,宋衛晋鄭之間曰艶,陳楚周南之間曰窕。自關而西秦晋之間,凡美色或謂之好,或謂之窕。故吳有館娃之宮,秦有柒音七娥之台。秦晋之間美貌謂之娥,美狀爲窕,美色爲艶,美心爲窈。奕、亻,容也。自關而西凡美容謂之奕,或謂之弈弈、,皆輕麗之貌也。

《竹書紀年》曰:桀伐岷山,獻女于桀,二女曰琬,曰琰。桀受女,刻其名于苕華之玉,苕是琬,華是琰。

《楚辭》曰:誇容修態ㄌ洞房,娥眉慢睃目騰光。

又曰:粉白黛黑施芳澤。

又曰:美人既醉朱顔酡。

又曰:室中之觀多珍怪,蘭膏燭明華容備。

《山海經》曰:丹山西即巫山也,帝女居焉。宋玉所謂我帝之季女,名曰瑤姬。其間首尾一百六十里,謂之巫峽,蓋因山爲名也。

崔豹《古今注》曰:魏文帝宮人有莫瓊樹、薛夜來、陳回衣、陳巧笑。瓊樹始制蟬鬢,望之縹緲如蟬翼,故號曰「蟬鬢」。

桓譚《新論》曰:或曰陳平爲高帝解平城圍,隱而不傅,子能知乎?曰:「陳平說閼氏,言漢有美女,其容貌天下無有,今急馳使歸迎,欲進單于,單于見必愛之,則閼氏言之單于而得免也。

《六韜》曰:紂囚文王里。散宜生受命而行宛懷、條塗之山。山有玉女三人,宜生得之,因費仲而獻之于紂,以免文王。

何承天《纂文》云:孚瑜,美色也。

服虔《通俗文》云:容麗曰莫豹切。形美曰湯火切。容媚曰烏活切。南楚以好爲娃烏佳切。肥骨柔弱曰烏果切。奴果切。頰妍美曰嫵媚,容茂曰樂。羊灼切。

《越絕書》曰:越王勾踐得采薪二女西施、鄭旦,以獻吳王。

崔駰《七依》曰:閭И之孕既麗且閑,紫唇素齒,雪白玉輝,回眸百萬,一笑千金。孔子傾于阿穀,浮屠忘其桑門,彭祖飛而溶集,王喬忽而墮

司馬相如《上林賦》曰:若夫青琴、宓妃之徒皆古神女名也。絕殊離俗,妖冶閑都,靚妝刻飾。

又《美人賦》曰:臣之東鄰有一女子,玄發豐艶,蛾眉皓齒,顔盛色茂,景曜光起。離宮閑館,寂寞重虛;門閣晝掩,曖若仙居。芳香郁烈,黼帳高張;有女獨處,婉然在床;奇葩逸麗,素質艶光。辭不具載。

蔡邕《協初賦》曰:其在近也,若神龍彩鱗翼將舉。其既遠也,若披掃漢見織女。

陳思王《洛神賦》曰:其形也,翩若驚鴻,蜿若游龍。榮輝秋菊,華茂春松。仿佛兮若輕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谷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綠波。Ο纖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禦。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辭不具載。

曹植《扇賦》曰:情駘蕩而外得,心悅豫而內安。增吳民之姣好,發西子之玉顔。

阮籍《清思賦》曰:靨白玉以爲面,披丹霞以爲衣。襲九英之曜精,佩瑤光以發輝。

袁弘《夜酣賦》曰:開金扇,坐瓊筵。衛姬進,鄭女前。形窈窕以纖弱,艶妖冶而清妍。似春蘭之齊秀,象明月之雙懸。

宋玉《神女賦》曰:楚襄王游于夢之浦,使宋玉賦高唐之事。王夢神女,其狀甚麗,王异之。明日以白玉,玉曰:「其夢若何?」王曰:「見一婦人,狀甚奇异,撫心定氣,復有所夢。其始來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進也,皎乎若明月舒其光。穠不短,纖不長,步裔裔兮耀殿堂。忽兮改容,蜿若游龍乘雲翔。」王曰:「此盛矣,試爲寡人賦之。」玉曰:「夫何神人妖麗兮,含陰陽之渥飾。被華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奮翼。其象無雙,其極毛嬙。」

又《登徒子賦》曰:夫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减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太白,施朱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

又《高唐賦》曰:昔者先王嘗游高唐,怠而晝寢,夢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爲高唐之客。」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唐之,朝爲行,暮爲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王曰:「朝始出狀若何?」玉對曰:「其始出也,對兮若松時;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袂。障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駕駟馬,建羽旌。湫兮如風,凄兮如雨。風止雨霽,無處所。」

王粲《神女賦》曰:似玄鑒,鬢類刻成。質素純皓,粉黛不加。朱顔熙曜,曄若春華。口譬含丹,目若瀾波。美姿巧笑,靨輔奇牙。

傅毅《舞賦》曰:鄭女出進,二八飾侍。眉連娟以增繞,目流睇而橫波。

劉楨《魯都賦》曰:衆媛侍側,鱗附盈房。娥眉青眸,顔若濡霜。含丹吮素,巧笑妍詳。掖耀日之珍笄,珥明月之珠。圭衣紛衤非,振佩鳴璜。

應㻛《神女賦》曰:騰玄眸而俄青陽,離朱唇而耀雙輔。紅顔曄而和妍,時調聲以笑語。

張衡《舞賦》曰:裾若飛烟,袖如回雪。若霆震,瞥若電滅。于是粉黛施兮玉質燦,朱簪挺兮緇亂。

謝靈運《江妃賦》曰:小腰微骨,朱顔皓齒。綿視騰采,靡膚膩理。天臺二娥,宮庭雙媛。青晨接。紫衣形見,或飄翰淩烟,或潜泳浮海。萬里俄頃,寸陰未改。辭不具載。

魏文帝《與繁欽書》曰:今之妙舞,莫巧于絳樹,清歌那激于宋臘。

《古詩》曰: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又曰:燕趙多佳人,美者顔如玉。被服羅衣裳,當戶理清曲。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願爲雙飛燕,銜泥巢君屋。

梁簡文帝《晚景出行詩》曰:細樹含殘影,春閨散晚香。輕花鬢邊墮,微汗粉中光。

梁徐悱妻詩曰:東家挺奇麗,南國擅容輝。夜月方神女,朝霞喻洛妃。

晋阮籍詩曰:妖冶閑都子,英曜何芬葩。玄鬢髮朱顔,睇盼有光華。

又曰:西方有佳人,皎若白素光。被服織羅衣,左右佩雙璜。

又詩曰:抖晰游江濱,逍遙順風翔。交甫懷玉佩,婉孌有芬芳。

左思《嬌女詩》曰:吾家有嬌女,嬌女白雲。小字爲紈素,口齒自清曆。髻覆廣額,雙耳似連璧。明朝弄梳台,黛眉類掃迹。五言。

傅玄歌曰:有女懷芬芳,是步東厢。蛾眉雙翠羽,明硇蔻清光。丹唇翳皓齒,秀顔若圭璋。巧笑露靨輔,衆媚不可詳。令儀希世出,無乃古毛嬙。首戴金步搖,耳系明月

李延年歌曰: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豈不言傾城國,佳人難再得!

陸機《艶歌行》曰:美目揚玉澤,蛾眉象翠翰。

古樂府《陌上桑行》曰: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秦氏有好女,自言名羅敷。羅敷善蠶桑,采桑城南隅。青絲爲籠繩,桂枝爲籠鈎。頭上墮髻,耳中明月珠。

鮑昭《堂上行》曰:臚輝朱顔酡,紛紛織女梭。滿堂皆美女,目我對湘娥。箏笛更彈吹,高唱好相和。

曹植《美女篇》曰:美女妖且閑,采桑歧路間。桑條芬苒苒,落葉何翩翩。攘袖見素手,皓腕約金環。頭上金雀釵,腰佩翠琅玕。

 人事部二十一 ↑返回頂部 人事部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