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部二十七 太平御覽
卷三百八十七.人事部二十八
人事部二十九 

黑子编辑

漢書》曰:高祖左股有七十二黑子。

又《賈誼傳》曰:今淮陽之比大諸侯,僅如黑子之著面,不足以有所禁禦。

范曄《後漢書》曰:黃昌字聖真,遷蜀郡太守。初,昌爲州書佐,其婦寧于家,遇賊被獲,遂流轉入蜀爲民妻。其子犯事,乃詣昌訟。昌疑母不類蜀人,因問所由,云:「本會稽黃昌妻也,嘗爲賊所掠至此。」昌驚曰:「何以識黃昌邪?」曰:「昌左足心有黑子,常自言當至二千石。」昌乃出足示之,因相持泣,還爲夫妻。

《楚國先賢傳》曰:來陽顧紹,字伯蕃,年十八爲郡門下,迎太守許荊,視荊跖下而笑。荊怒問之,紹曰:「見明府跖下有黑子,紹足亦有之,欣而故笑。」

编辑

《說文》曰:汗,身液也。

《釋名》曰:汗,氵旱也。出其衣氵旱々然。

《易·渙卦》曰:渙汗其大號。

史記》曰:蘇秦說齊王曰:「臨淄舉袂成帷,揮汗成雨。」

《東觀漢記》曰:光武詔曰:「平陽丞李善稱故令范遷于張堪,令人面熱汗出,其賜堪家雜繒百匹,以表廉吏。」

《獻帝傳》曰:舊儀三公領兵見,令虎賁執刃扶之,曹操顧左右,汗流背,自後不敢復朝請。

《江表傳》曰:孫權即尊位,請會百官,歸功周瑜。張昭舉笏欲褒贊功德,未及言,權曰:「如張公計,今已乞食矣。」昭大慚,伏地汗出。

《魏志》曰:初,太和中中護軍蔣濟上疏,宜遵古封禪。詔曰:「聞濟斯言,使吾汗晨足。」

王隱《晋書》曰:華表字偉容,平原高唐人。侍中石苞朝出,表問國家如何,苞曰:「武帝更生也。」表聞,汗出沾背。

《晋書》曰:大司馬桓溫來朝,頓丘新亭召侍中王坦之、吏部尚書謝安石,將害之。坦之恐,將欲出奔,謝安止之曰:「晋祚存亡,在此一行,君何所逃?」既見溫,之前,大懼,倉惶倒執手板,汗流沾衣。安石後至,從容高視良久,坐定,謂溫曰:「安聞諸侯有道,守在四方,明公何須壁後置人?」溫笑曰:「不能不爾。」遂却兵歡語,移日而罷。

《續晋陽秋》曰:桓玄嘗詣會稽王道子,道子已醉,對玄張眼屬四坐云:「桓溫作賊。」玄見此辭,勢難測,伏席流汗。長史謝重斂板正色曰:「故大司馬公廢昏立明,功全社稷。風塵之論,宜絕聖聽。」

《唐書》曰:張又新等構李紳,貶端州司馬,朝臣表賀,又至中書賀宰相。及門,門者止之曰:「請少留,緣張補闕在齋內與相公談。」俄而又新揮汗而出,旅揖群臣曰:「端溪之事,又新不敢多讓。」人皆辟易憚之。

《淮南子》曰:今夫徭者,揭鍤,負籠土,徭,役也。籠,受土籠也。鹽汗交流,喘息薄喉。白汗鹼如鹽,故曰鹽。

《風俗通》曰:傳曰後稷觸冬墾田,流汗而種,田不生者,人力非不至,天時不與。

《世說》曰:鍾毓、鍾會少有令譽,年十三,魏文帝聞之,召見,問毓曰:「卿何汗?」曰:「戰戰惶惶,汗出如漿。」復問會:「卿何不汗?」對曰:「戰戰栗栗,汗不敢出。」

又曰:桓公既廢太宰父子,仍上表欲除之,簡文手答書云:「所不忍言,况過于言?」桓又重表,簡文復手答云:「若使晋祚靈長,明公便應奉行此詔;若大運去矣,請避賢路。」桓公讀詔,手戰汗流,于此而止。

《語林》曰:何晏美姿容,明帝見之,謂其傅粉,賜之湯餅。晏食之,汗出流面,以巾拭之,色轉皎然。

揚雄《長楊賦》曰:高祖是鍪生蟣虱,甲胄被沾汗。

左思《齊都賦·序》曰:連衽有覆之陰,揮汗有雨灑之濡。

又《吳都賦》曰:流汗,則中逵泥濘。

《司馬遷書》曰:每念斯耻,汗未嘗不發背沾衣。

编辑

《說文》曰:唾,口液也。

《左傳·僖三十三年》曰:晋襄公獲秦三帥,文嬴請之。先軫朝,問秦囚。公曰:「夫人請之,吾舍之矣。」先軫怒曰:「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隳軍實而長寇仇,亡無日矣。」不顧而唾。

史記》曰:孟嘗既廢而復用,馮迎之。未到,孟嘗君太息曰:「文嘗好客,遇客無所敢失。文一日廢,皆背文而莫顧文者,如復見面,文必唾面。」

《戰國策》曰:趙太后新用事,秦急攻之,求于齊,曰:「必以長安君爲質,兵乃出。」大臣强諫,太后謂左右曰:「復言長安君爲質者,老婦必唾其面。」

沈約《宋書》曰:僕射謝景仁,性矜嚴整潔,居宇清麗,每唾,轉唾左右人衣,事畢,即聽浣濯。每欲唾,左右爭來受之。

《趙書》曰:石虎娉崔氏爲夫人,無寵。所愛鄭夫人有百日女病,謂崔與藥,以告。後石虎作威問之,崔言:「外舍見小子以少唾其容,作實非藥也。」後石乃射之一箭,通中而死。

《秦記》曰:苻朗渡江,嘗與朝士宴集。時賢幷機蓐壺席,朗欲誇之,唾則令小兒跪而張口就唾而含出,坐者爲不及之遠矣。

《呂氏春秋》曰:齊莊公之時,有士曰賓卑聚,夢有壯士,白縞之冠,練布之衣,素屨,黑劍,從而叱之,唾其面,惕然而寤,徒夢也。終坐不决,明日,召其友而告之曰:「吾少好勇,無所挫辱。今夜辱,吾將索之,得之則可,不得將死。」每朝立于衢,三日不得,退而自刎。

又曰:伍員出奔過鄭,問許公,許公東向唾。員知所歸矣,乃奔吳。

《莊子》曰:玄謂蛇曰:「子見夫唾者乎?噴則大者如珠,小者如霧,雜而下者不可勝數也。」

《風俗通》曰:彭祖壽年八百歲,猶恨唾遠。

《周生烈子》曰:人君其尊重矣,音聲振于金玉,咳唾甘于醴泉。

《九州春秋》曰:公孫瓚曰:「始天下兵起,吾謂其唾掌可决。」

《樊英別傳》曰:樊英既見陳畢,西南向唾,天子問其故,對曰:「成都今日失火。」後蜀郡太守上火灾,言時雲雨從東北來,故火不爲害。

《列仙傳》曰:丁次卿欲還峨眉山,語主人云:「當相爲作漆,以罌十枚,盛水覆口,從唾之。一日乃發,皆成漆。」

《神仙傳》曰:楚夫人者,劉綱妻也,俱行道術,各自言勝。綱唾盤中水即成鯉魚,夫人唾盤中水成獺,食魚。與試術,事事不如。

《述异記》曰:有人乘船從下流還縣,有一人通身黃衣,擔兩籠黃瓜,求寄載之。黃衣人乞食,船主與之。船至岸下,乃唾盤上,徑上岸直入去。船主取向食器視之,見盤上唾悉是黃金。

《列异傳》曰:南陽宗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鬼所忌,鬼答云:「惟不喜人唾。」伯便擔鬼著頭上急持行之,徑至市中,下著地,化爲一羊,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五千。

《幽明錄》曰:漢武帝在甘泉宮有玉女降,嘗與武帝圍棋相娛。女風姿端正,帝密悅,乃欲逼之,玉女唾帝面而去,遂病瘡經年。故《漢書》云「避暑甘泉宮」,此其時也。

趙壹《嫉邪賦》曰:勢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披褐懷金玉,蘭蕙化爲芻。

涕泪泪事已多見在「泣」篇。编辑

《說文》曰:涕,鼻液也。

《周易·離卦》曰:六五,出涕沱若,戚嗟若,吉。

《毛詩·北阝·柏舟》曰:之子于歸,遠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又《穀風·大東》曰:眷言顧之,潸焉出涕。

《禮記·檀弓上》曰:孔子合葬于防,封之,崇四尺。孔子先反,門人後。雨甚至。孔子問曰:「爾來何遲也?」曰:「防墓崩。」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墓。」

又曰:孔子至衛,遇舊館人之喪,入而哭之哀。出,使子貢脫驂而賻之。子貢曰:「脫驂于舊館,無乃已重乎?」夫子曰:「予向者入而哭之,遇一哀而出涕;予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又曰:將軍文子之喪,既除喪而後越人來吊。主人練冠待于廟,垂涕泪。

又《內則》曰:父母唾涕不見。輒刷去之。

《左傳·襄四》曰:孟孫卒。臧孫入,哭甚哀,多涕。出,其禦曰:「孟孫之惡子也,而哀如是。季孫若死,其若之何?」

《公羊傳·哀公》曰:西狩獲麟。孔子曰:「孰爲來哉?孰爲來哉?」反袂拭面,涕沾袍。何休注曰:「袂,衣襟。」

史記》曰:蘇秦說鬼谷先生,泪下沾襟。

《東觀漢記》曰:來歙、蓋延攻公孫述,蜀人大懼,使客刺歙未死。馳告蓋延,延見歙,悲哀不能仰視,歙叱曰:「欲屬以軍事,而乃效兒女之涕泣乎?」

又曰:更始害齊武王,光武飲食語笑如平常,獨居輒不禦酒肉,枕席有涕泣處。

蕭子顯《齊書》曰:魚復侯子響,字音,世祖弟四子也。死時年二十二,上憐子響死,後游華林見猿對樹跳子鳴,上留目久之,因嗚咽流涕。

崔鴻《後燕錄》曰:秦宦人光祚先入晋,晋以祚爲河北郡。至是來歸,慕容垂見祚,流涕曰:「秦主知我理深,吾事之亦盡。淮南之敗,吾效忠節,每思疇昔之顧,未嘗不中宵忘寢。」祚亦欷。

又曰:慕容熙苻後卒,制百僚于宮內,設位哭,令沙門素服,使有司按檢哭者,有泪以爲忠孝,無則罪之。于是群臣振懼,莫不含辛以爲泪焉。

《尸子》曰:曾子每讀《喪禮》,泪下沾襟。

又曰:費子陽謂子思曰:「吾念周室將滅,涕泣不可禁也。」子思曰:「然今一人之身,憂世之不治,而涕泣不禁,是憂河水濁而泣清也。」

《邴原傳》曰:原五幼孤,過學舍而泣。師曰:「何泣?」原曰:「孤者易感。夫學者皆有父母也,一則顯其不孤,二則顯其學。故惻然涕零。」師哀原,曰:「欲書取書,不須費也。」

《管寧別傳》曰:寧身長八尺,龍鬚秀目。每祭,未嘗不伏地流涕。

《三齊略》曰:鄭司農常居其城南山中教受。黃巾亂,乃遣生徒崔琰,諸賢于此揮涕而散。所居山下,草如薤葉,長尺餘許,堅紐异常,時人名爲康成書帶。

《世說》曰:晋玄帝過江飲酒,王茂弘與帝有舊,流涕諫之。帝許之,從是遂斷。

《語林》曰:王太保作荊州,有二兒亡,一兒還葬舊塋,一兒留葬。太保垂涕曰:「不忘故鄉,仁也;不戀本土,達也。惟仁與達,吾二子有焉。」

《素問》曰:肝液爲泪。

编辑

《釋名》曰:欠,也。開張其口,唇然。

《說文》曰:欠,張口出氣也。

《禮記·曲禮》曰: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屨、視日之蚤暮,侍坐者請出矣。

又《內則》曰: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欠伸、跛倚、睇視。

《宋玄嘉起居注》曰:尚書僕射孟顗于後堂敕見,亢聲大欠,有違儀禮,被劾,詔無所問。

音帝编辑

《釋名》曰:嚏,聲乍嚏而出也。

《毛詩·衛風》曰:寤言不寐,願言則嚏。

《禮記·月瘤路曰:季秋行夏令,則人多齀嚏。

又《內則》曰:在父母舅姑之所,不敢噦噫嚏咳也。噦,于越切。噫,於界切。咳,開代切。

 人事部二十七 ↑返回頂部 人事部二十九